第十五章 属于他的邪恶

    不理会惊声尖叫,四处奔逃的居民和蓝夏刀下因为缺少尿不湿,而丑态百出的天龙人,蓝夏仍然站在原地,思索着,手上的刀已经缓缓收回,那朝雾般凝重的杀气和yīn沉也随之散去。

    “嘿嘿,喂,贵族大人,你看,我饶了你这条小命,你就帮我个忙如何。”

    蓝夏此时气势全无,仿佛真正人畜无害的正太一样,笑嘻嘻的用手上的太刀,拍了拍面前这个天龙人的脸。

    虽然蓝夏口中说是让对方帮忙,但却是肯定的语气,其实完全没有问他的意思,而天龙人此时已经吓的完全说不出话了,呆滞的脸在不断的抽搐着...蓝夏手上的刀,向着一侧虚空刺了几下,速度之快,让旁人根本看不清不断消失、出现的刀尖。

    “喂,你们,嗯,就是你们...”蓝夏抬手指了指天龙人后那些,看着这所谓世界贵族的惨象,幸灾乐祸的奴隶们,人数还真不少,看来是刚去大收购了吗?蓝夏叫了他们两声,这些人才反应过来,都不知其意的看向蓝夏:“伟大的天龙人,世界贵族大人刚才为了积德行善,救自己小命,大发慈悲了哟,你们,被释放了,zì yóu了哦,快走吧!”

    奴隶们仍然奇怪的看着蓝夏,仿佛不明白他的意思一般,等到其中一人反应过来,正yù逃走,刚踏出一步,却顿住了,奴隶们上,可是有那个天龙人给他们带上的奇怪项圈,逃跑就会爆...咣当...当奴隶们上的镣铐和项圈相继掉到地上时,爆发了,这群人大声欢叫、抽泣着,一窝蜂的四散而去,不过其中还是有人记住了,那个披着海军大衣,现在仍然站在吓呆的天龙面前,笑嘻嘻的看着他们逃走的矮小影。

    “哼,阿夏,又做这种事,真是的...不过,阿夏还是阿夏太好了...”

    听到女孩的话语,微笑着,蓝夏转看着媞娜,看着她那副担心的神sè,已经散去的小脸,脸上的笑意更加深沉,几步走到她面前,深深的将这个一直陪着自己的女孩拥入怀里,闻着她樱sè长发那淡淡的兰花香味,这丫头不知从何时起,上的清淡皂香味,就变成蓝夏最喜欢的兰花香...

    “少将,这个天龙人已经...”好嘛,气氛破坏者的角sè还是出现了,跟着媞娜一起来的海兵,例行公事的检查了一下,不要留下证据什么的,却发现...

    听到有人说话,媞娜小脸通红的推开蓝夏,用变的有些水蒙蒙的大眼睛,狠狠的瞪了说话的家伙一眼。

    说话的海兵也知道自己的得罪这个小姑nǎinǎi了,心里暗恨自己不长眼神的同时,满脸悲苦的看向蓝夏,不过蓝夏却也在瞪某个人,一旁萨龙这个混球在那傻笑着,但大大的眼球却在四处乱转...

    “好了,别一脸蔫样,媞娜也不会把你怎么样,顶多让你重新降职回军曹...”蓝夏瞪了某巨人一会,无果,只能笑嘻嘻的转头,对刚被升为准尉的悲催海兵道。

    准尉,哦,曾经和以后的军曹,表更加苦涩了,这还叫不会怎么样吗?明显公报私仇...不过他也知道自己说不通什么...还是老实点吧,继续道:“少将,这个天龙人被...吓傻了...”

    “哈!”这不止蓝夏、媞娜和萨龙,连带来的那群海兵都震惊了,这,这个天龙人,胆气也忒大了吧?

    本来嘛,也就是敲诈加恐吓他一下,现在倒好,都吓傻了,这次轮到蓝夏悲催了,想低调行事,不引起注意来着,先不说战国一顿骂是少不了了,那曾经的便宜老爹要是听到传闻,在感兴趣的打听一下,到时一旦有个万一,那自己...那自己...也绝不能承认...

    ......

    “白痴、笨蛋,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你要跟你师傅像到什么程度啊!你说你...”

    蓝夏一手撑着脑袋,一手戳着桌子上,不断发出巨龙般怒吼的瓜牛,一脸惊叹,好家伙,石头叔的肺活量真是rì渐惊人啊!

    “哈哈哈,咔嚓,不愧是我教出来的徒弟...咔嚓...咔咔咔...”

    “卡普你这个混蛋!吓傻天龙人,你以为跟杀他有区别吗?别给我幸灾乐祸,不就是有个孙子吗!回来就兴奋到现在,还有,该死的,别吃了!还有你们三个,一直看着他干什么?就那么想吃吗?”

    好吧,听着对面不着调的话语,蓝夏笑了...看来这件事已经解决了。

    同时,圣地玛丽乔亚。

    “你认为这样真的好吗...不过如果你做出这种决定,当然,我也可以期待...”

    “当然,请期待吧,养在窝中的雏鸟,给他再多,也无法成为雄鹰,而现在,就算距离再远,我也会一直看着他,不管是他自己从窝里跳出去的,还是我推出去的,我相信他一定可以展开双翼,总有一天,这个世界将只属于他...因为他是我的儿子,只要他想要,我会将一切都给他...”

    一张英俊却也带着泡泡头的脸,眼神中闪烁的锐利光芒,一看就知道,这是个与其他天龙人完全不同的男人,坐在一间巨大而华贵堂皇的房间中,面前是一只通话中的电话虫,不管是房间内墙上的壁画还是,一旁几百列排宝树亚当制成的书架,甚至是男人坐着的阳树夏娃制成的椅子和书桌,都说明这一切的奢侈,这个男人,如果此时让蓝夏看到,就知道是谁了,他就是蓝夏那在天龙人都属于另类的老爹...

    ......

    蓝夏坐在香波地群岛的海军支部大楼顶,俯视着下方人来人往,这些人都是海贼,是,都是海贼,而至于为什么这些人会出现在这里,原因也简单,蓝夏曾经对雷利说过,不管是准备居住在此地的海贼还是路过的海贼,都必须到这里签到,而且也命令过手下海兵,将这个要求,写成告示一般的东西,每个区都贴上不少...

    当然,海贼怎么会那么听话,不过这对抓着海贼致命点的蓝夏来说根本没有难度,如果想要不签到,就通过这里去新世界,那是绝对做不到的事,因为像玛丽乔亚那种戒备森严的地方海贼过不去,剩下的办法就只有在香波地镀膜,经过鱼人岛去往新世界,而其中的致命点,就是镀膜这关,不镀膜,无法进入海底航线,这是常识,而现在,如果不到海军签到,就镀膜,强行进入海底航线的话,那就真死定了,因为以蓝夏那已经经过不断锻炼和强化的能力,进行这种还不算很远的远距离攻击,已经极为轻松了,这层膜又能经过蓝夏几次刺击呢?不,仅仅一次就会消失(不要想歪了,想歪了的都是怀银。)...原因就和蓝夏曾经接触泡泡车一样...他上那不稳定的气息,对这层仅仅是气泡的膜是致命的...

    所以,蓝夏所驻守的海军支部,开始对海贼进行管理,根据通缉令和通缉理由进行辨认和申请,为了梦想前进,不管是处正道,还是走上邪道,蓝夏都不会去管他,就让他们过去,因为没有坚定的信念就想进入新世界,只会被轻轻一碰就会化为灰烬,而那些作恶多端且贪婪暴虐的海贼,实力弱的,敢反抗,都已经死了,而实力强的,蓝夏就只能根据本部的指令,或者带上海楼石镣铐押送至推进城,或者有肯遵从蓝夏的指令,留下成为海军将功赎罪,当然其中不乏稀有的元素果实能力者,至于问他们为什么会输,蓝夏只能说从海军本部带来的海楼石太刀,很犀利。

    但不管怎么说...这就是强者的权力,顺者生,逆者亡...同样,这份强者的权力,也是蓝夏绝不会抛弃的邪恶...

重要声明:小说《被惊醒的沉睡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