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佛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神玉佛缘 书名:神玉佛缘
    “天地有变,从今天起,各弟子的门派福利都加一成,希望你们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以便在将来的风云变幻之中发展壮大。”掌门方丈觉心禅语一出,各位弟子俱是一惊。

    聚集的人群渐渐散去,张玉也跟随师父圆通来到了藏经阁。

    师徒二人好久不见,心中都有很多的话要向对方叙说。二人秉烛夜谈,不知不觉间便已到了深夜。

    巨大的藏经阁中,一盏油灯的火苗渐渐的暗了下来,张玉道:“师父,我去给油灯加点油。”

    张玉法敏捷,片刻间便加好油,回到了圆通边。

    “真是奇怪,其它油灯的灯盏之内油还很多,这盏灯却燃的一干二净,师父你说奇怪不。”张玉迅速来到圆通边,疑惑的说道。

    “是呀,这都好多年了,每次都是那盏灯!”圆通随声附和道。

    “等明天,我仔细看看,看到有什么独特的地方,发光不多,耗油不少。”张玉孩子气的说道。

    虽然张玉现在也是十六、七的少年郎了,但是他在圆通面前,还是孩子气十足。

    “师父,时辰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张玉看到圆通略有困意,赶紧说道。

    “唉,人老了,精神也就不行了,你也早点休息吧!”圆通打了哈欠,去藏经阁的副休息去了。

    张玉伸了伸懒腰,来到自己的房间,扑通一声躺在了上,连来的劳累,使他神魂疲惫不堪,他躺在上,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张玉在睡的正香,一阵喧闹之声,把他从睡梦中惊醒。“小玉师弟!太阳都照着股了,还不起啊。”林凡那熟的声音,从藏经阁外传来。

    “玉儿,你林师兄他们来找你来了,快点起了。”圆通亲切的呼唤着张玉,就像父亲呼唤着自己的儿子一样。

    “知道了,师父,让他们进来吧,我马上起。”张玉不好意思的说道。

    “哈哈哈,小玉师兄,还赖在上啊,我可进来了。”祖龙紧跑几步,率先进入了张玉的房间。

    林凡、李风等人也先后走进了张玉的房间。这时候,张玉也已经收拾妥当,他见几位师兄弟进来,高兴的笑道:“昨晚和师父聊的有点晚了,睡过头了。你们怎么有空来藏经阁啊,今天不修炼了。”

    祖龙笑容一收,看了几位师兄一眼,小声说道:“本来是要修练的,但是今天早上掌门方丈接到了蜀山掌门的屠魔令,说是蜀山封印妖魔的炼妖塔,封魔大阵破裂,万千妖魔破塔而出,隐入人间。蜀山派向各仙道门派发出屠魔令,号召仙道门派弟子下山历练,降妖除魔,我们明天就要出发了,今特来向小玉师兄告别的。”

    林凡走到张玉张玉微笑道:“能够出去历练,就好像是苍鹰飞向了蓝天,这是磨练自己的好机会啊,只是周通师弟法宝被抢,我心中略有遗憾而已。”

    周通道:“小玉师弟,还想着这事呢,掌门方丈为了这次真传弟子的历练,每人赏赐了一件极品灵器的降魔杖,众位师兄弟知道我没有合适的法宝,便把自己的降魔杖都给了我,掌门方丈知道以后又特意传授了我一降魔阵法,数件降魔杖同时祭出,组成大阵威力很是惊人。”

    “既然如此,那我今天就为诸位送行。”张玉从自己的储物手镯中,取出了几坛风铃儿送给他的灵酒,十位师兄弟就在这藏经阁中开怀畅饮。

    菩提门虽是修行的佛门功法,但是却没有世俗佛门的清规戒律。弟子饮用灵酒,也不算是违反门规戒律的行为。

    圆通见几位少年,意气风发,也不来打扰,张玉送给他一坛灵酒,他也乐得自斟自饮。

    圆通一手捧佛卷,一手拿酒杯,看着这一群少年弟子,满脸笑容,自得其乐。

    张玉和这几位师兄弟,同手足。他们从菩提门对佛子的试练开始,十多年来,患难与共,经历过多少的生死考验。

    这次张玉被逐出真传弟子的队伍,几位师兄弟明天又要去世俗之中历练修行了。

    “人自古伤别离”,这几位师兄弟,义相投,不自不觉中便多喝了几杯,直到玉兔照耀在天空之上,众人才在圆通的劝说之下,依依不舍的离去。

    张玉目送着几位师兄弟离去,心中空的,脑海之中一片空白。

    自己从记事开始,只知其师,不知父母是谁。他曾经问师父圆通,自己的父母是谁?圆通说自己也是奉掌门方丈之命,负责照自己的常起居,对自己的世也是全然不知。

    张玉几次询问方丈,得到的答案却是当年把自己送来的人是一对年过古稀的老夫妇,他们也是受人所托。

    张玉的心中,有太多的疑惑,他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双眼之中流出了几滴晶莹的泪珠。

    圆通看在眼里,也是老泪纵横。他慢慢的走到张玉跟前,关切的道:“玉儿,不要伤心了,人生本就无常。世俗之中一出生就没有父母的大有人在,你不是还有师父吗。”

    “师父!”多以来,压抑在张玉心中的委屈,如决堤的洪水,猛烈的倾泄而出。

    “玉儿,你也长大了,是该自己去寻找答案的时候了。”圆通抚摸着张玉的脑袋,意味深长的说道。

    张玉擦拭掉脸庞之上的眼泪,坚定的说“人生无常,修道更多虚幻,为师去休息了!”圆通边走边说,像是在对张玉述说,又像是在自言话语。

    张玉送走了师父圆通,独自坐在宽敞的藏经阁中,看着那一盏盏的佛灯,默默的发呆。

    巨大的佛像前,一盏盏的佛灯,把整个藏经阁照的亮如白昼。

    张玉漫不经心的打量着这些佛灯,忽然之间他发现其中一盏佛灯,火焰虚弱眼看就要熄灭了。

    “又是这盏佛灯”张玉心中嘀咕一声,取了灯油,走了过去。这是一盏由石龟托着的佛灯,石龟的脖子伸的长长的,光光的脑袋之上顶着这盏佛灯。

    张玉看着那即将熄灭的火焰,慢慢的把灯油倒进了灯盏之中。

    佛灯又亮起来了,张玉用手轻轻的拨弄了几下灯芯,灯光更亮了。

    张玉刚要离去,他猛的发现这盏佛灯的灯盏之中还有一个灯芯。他用手触摸了下那个灯芯,感觉这灯芯凉凉的,光光的,很是油腻。

    “哦,原来是这石龟的舌头,我说怎么每次都是这盏佛灯的油先用完呢,原来是你这石龟在偷吃呀。”张玉醉眼蒙胧,围着这石龟转了几圈。

重要声明:小说《神玉佛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