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再回菩提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神玉佛缘 书名:神玉佛缘
    张玉的肌肤之上,泛起淡淡的金属光泽,隐约有一种金刚之势。

    二天二夜的时光很快过去了,那店小二来了房间五六次,见房门紧闭,细细听来内部传来气息之声。

    这店小二在这店中混迹多年,也知道一些江湖规矩。一些奇人异士在练功之时,是不希望被人打扰的,店不二只得好生照看千里马,静静的等候张玉。

    第三天一大早,店小二刚给千里马喂完草料,在张玉房前驻足片刻,正要离去。

    张玉突然从房中走出,叫声:“小二哥结帐!看这够吗?”

    银光一闪,一锭足有十两重的银子,稳稳的飞入小二手中,店小二呆愣片刻,猛的醒悟,傻笑道:“够了,足够了!”

    张玉笑道:“还请小二哥,帮了准备十坛上等美酒,我要马上赶路了。”说着又是十两银子送到店小二手中。

    那店小二连连应诺,飞快的跑去准备了,不到半盏茶的时光,一切准备就绪。小二把马牵到张玉旁,殷勤的笑道:“小少爷,一路顺风,一路多保重呀!”

    张玉飞上马,朝着菩提门的方向,快马加鞭,急速奔去。张玉归心似箭,途中再不耽搁,那真是渴饮山泉水,夜宿山洞之中,人马朝行夜宿,途中虽有险峰、飞瀑,奇石、异花,张玉也无心欣赏。

    张玉心中,都是师父圆通的影,满脑子想着自己的师兄林凡等人,他除了赶路,还是赶路。这一路之中,他也不知道走过了多少个省府,穿过了多少个县镇,走了多少路程,二个月后,张玉终于来到方寸山前。

    张玉立马扬鞭,驻足望去,就见群山连绵不断,山中郁郁葱葱,其中五座山峰高耸入云,甚是险峻。

    方寸山中飞瀑如练,白云似洗,碧绿的天空之下,佛光普照,一派佛门详和景象。

    张玉看着方寸山,心中血沸腾,一股亲切的感觉,油然而生。

    “方寸山!方寸山!方寸山!师父我回来了!师兄我回来!”张玉对着方寸山大声喊道,浑厚的声音,在山谷之中,产生了无数的回音,不停的激

    忽然一声鸟鸣,打断了张玉的呼喊,就见两只老鹰似的大鸟,展翅飞翔而来,那大鸟越飞越近,张玉就看见那大鹏鸟之上,各自站立着一名僧人,其中一人,对着张玉厉声喝斥:“来者何人,竟敢在我佛门清静之地,大声喧哗。”

    张玉看那僧人,方面大耳,国字脸,双目如电,两道卧蚕眉,狮鼻海口,一派庄严之像,忙道:“两位师兄,我是藏经阁圆通座下收养小童张玉,因试练山修练与众师兄失散,几经辗转回到门派,望师兄明签!”

    两只大鹏鸟之上的僧人互望一眼,另一位道:“好像听素心师兄说过此事,那小童……好像是叫……玉,不是坠入妖谷之中……”

    张玉听他一说,忙道:“我就是张玉,坠入妖谷之中不假,但我侥幸不逃过一劫,几经辗转才来到门派,还望二位师兄代为通传一声!”

    “国”字脸的僧人道:“我们是罗汉堂的执事僧人,我叫素空,这是我师弟素静,既是小师弟回归山门,请随我们到山门外等候,我们速速通报!”

    张玉起手施礼:“有劳二位师兄,这是我在历练途中,偶然拾到的储物袋,还有强体丹、养气丹各五十颗,不成敬意还请二位师兄笑纳!”

    素空、素静猛的听到储物袋,还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等到张玉一手一个袋子送到二人面前,二人顿时喜笑颜开,素空道:“师弟真是客气了,初次见面便如此多礼,真是够豪爽!够大方!”

    张玉道:“师兄当值辛苦了,这是应该的,以后还请师兄多多照顾呢!”

    素空、素静见张玉如此人练达对这个从未谋面的小师弟,甚是喜欢。素空赶紧对素静道:“素静师弟你速速去通报掌门,就说张玉师弟大难未死,现今荣归山门了。”

    素静应答一声,驾起大鹏鸟眨眼消失在山色之中。素空见素静离去,笑道对张玉道:“还请师弟把骏马暂留在此,和师兄一块驾大鹏赶至山门,我会派人接取师弟的骏马的。”

    原来在菩提门中,有世俗弟子和真传弟子的分别,世俗弟子也就是一般的弟子,由门派统一传授功法,但是却不享受门派福利,修行所需要的各种物品,都是靠自己对门派的贡献获取的,没有特殊贡献的,一个月只能得到一颗强体丹和一颗养气丹。

    世俗弟子平常都是用大力丸和理气丸,来淬练体,积蓄元气的。真传弟子也就是极乐大典选出的弟子,除了一年的试练期发放百颗强体丹、百颗养气丹外,平常每月各三颗,其他和世俗弟子一样,都是靠门派贡献获取。

    今天两人一下得到平常四年才能得到的丹药,外加一个梦寐以求的储物袋——这可是份和地住的象征呀。

    两人心中高兴,所以对张玉格外的殷勤。张玉体内的地炉由于吸收了庚金龙体,炉灵苏醒现在每能提供五十颗强体丹和五十颗状气丹,他当然出手大方了。

    素空指挥大鹏降落在张玉面前,张玉纵向一跃,跳到大鹏的鸟背之上,这大鹏鸟大有丈许,张玉和素空站在它的背上一点儿都不显得拥挤。

    大鹏双翼一展,缓缓的离开了地面。那大鹏也不高飞,双翼不时而扇动几下,飞行甚是平稳。

    张玉第一次体验这飞行的感觉,全血液唰的沸腾起来,刚开始时心脏狂跳不已,过不多时见这大鹏飞的甚是平稳,心才渐渐平静下来。

    素空一面驾驭大鹏飞行,一面把菩提门的形说给张玉听。原来张玉掉进妖谷之年,掌门方丈也曾多次派人去妖谷寻找,时间久了才不得不放弃了。

    其他的佛小早就通过了门派考核成了真传弟子,二人正说之间,一座气势雄伟的山门出现在前方,大门之上“菩提门”三个金色大字苍劲有力,张玉从大鹏背上向下看去,熟悉的一切再次应入眼睑,他的师父圆通还有林凡等人早已等候在门外,大鹏一个盘旋稳稳的降落在地上,圆通看着张玉双眼含着泪水,喊道:“小玉你可回来,叫为师好想呀!”

    张玉扑到圆通怀中哭的像个泪人,都说出家人斩断红尘,没有七,现在这一幕难道是圆通修行不足,没有斩断红尘。

    林凡、叶开等人抱着张玉,一阵欢呼雀跃,欢快之声响彻云霄。圆通看着众人,口宣佛号道:“此地不是畅谈之所,还请诸位到藏经阁小坐畅谈。”

    众人簇拥着张玉来天藏经阁,原来那天素心见张玉掉进妖谷之中,想要进去寻找又担心林凡等人遭遇不测。素心把其他人送回菩提门,禀明方丈集全派之力搜巡张玉,但好几天都没有找到,只能放弃。

    张玉也简单说了自己的经历,现在林凡等人都是心峰的真传弟子,在方丈的亲自指导下修为大有精进,个个都是生龙活虎,丹田紫府内元气充沛,最低都是淬体、练气四重天的境界,神勇无比。

    众人感甚好,近两年不见心中都有说不完的话,一直聊了很久,众人方才在圆通多次相劝之下很不愿的起告辞回房休息。

    次清晨,张玉刚刚起不久,就见师父圆通引一名执事僧人来宣读方丈的法旨。法旨大意是说张玉本是极乐大典上选之徒,本应该通过入门考核成为五峰真传弟子,但中途生出变故错过了考核机会,现暂定为世俗弟子,享受真传弟子三分之二的待遇,就在罗汉堂修行。

    原来这菩提门分为罗汉堂、般若堂、戒律堂、传功院、菩提院、长老院等诸多院堂分管菩提门各种事务,真传弟子由五峰峰主亲自传授,由长老院直接管辖。

    那执事僧人读完法旨,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箱子放在地上告诉张玉这是门派的入门福利并叮嘱他要严守门规戒律,勤加修行若是今后对门派贡献大,机缘深厚也能成为真传弟子。

    张玉生淡泊也不在乎这些,送走了执事僧人,张玉打开箱子查看。

    箱子里面有:极品凡器僧衣一,穿上不惧凡间水火。另有几道符纸,一柄极品凡器的降魔杖,张玉把降魔杖放在一旁,仔细查看那些符:第一道是水符,就好像是一个小型的水箱,里面蕴含纯净水;第二道是清洁符,佛门讲究清净无忧,此符可用来清洁衣物;第三道是火符,里面蕴含火精,可以随时取火。第四道是疗伤符,体若是被凡间刀枪所伤,能化於生肌,使伤口愈合。还有几本小册子,是介绍修真符文,门派戒律,仙魔门派,修真天文、地理的书籍。还有一本小册子叫神念祭宝(或者叫滴血祭炼,佛门重修心所以这里就叫神念千里),是一门针对修行低下的修士无法*控法宝而专门创设的一门功法,就是把自己的精血滴入法宝之中,和法宝产生一种血脉相通的感觉,通过神念驱使法宝,御敌防的一种段。

    但是能够能祭炼的法宝最低也要是法器,所以能够运用这门神通的世俗弟子少之又少。法器一般都是由天人境的修士用本精、气、神祭练而成,可一般到这种境界的修士谁还肯浪费心神祭练这低级物品,偶尔有之也是为亲近之人练之,就像是一个大人给自己的孩子动手制造个玩具而已。

    法器虽然炼制较易,但在修真界中也是不多,高等级的法器更是凤毛麟角。

    张玉对这很感兴趣,看了几眼以后才又查看箱子弟,见别无他物,便换了佛衣,把符纸放进储物袋中。

    PS:这一章是一个过渡章节,精彩马上就要开始了,大家支持一下呀。

重要声明:小说《神玉佛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