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苏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神玉佛缘 书名:神玉佛缘
    天空中飞舞的降魔杖和青剑,在明空和青木的心念*控之下,轰!的一声变成水桶般粗细,长达丈许的庞然大物,每一击都有千钧之力,直打的赤色金龙皮开绽,赤色的龙鳞、龙不断的落在地上,金色的龙血不断的流淌而出。

    雷电、青剑、降魔杖、佛光疯狂的打向赤色金龙,金龙彻底的狂暴了,一声龙啸翠屏山再次更加剧烈的抖动,庞大的龙再次暴涨,龙头猛的撞向空中的一百零八颗念珠。

    明空大叫一声“不好”,口中念动佛语,双手法诀快如电光石火,不断打出,明空双目通红,上佛衣哗啦作响,“爆!”明空一声狂喝,那一百零八颗念珠,陡然变大,每一颗念珠都是金光涌现,金色的念珠之上黑色的裂纹越来越多,金色的佛光不断的从裂缝之中涌出。

    原来明空见金龙狂暴难降,无奈之下施出了“定珠降魔功”的最后杀招,定珠自爆。

    青木见明空要自爆念珠,大声喊道:“师兄不要!”但为时已晚,一百零八颗念珠,同时引爆,刺眼的金光把方圆数里都照的亮如白昼。

    庞大的爆炸之力以念珠为中心,带起强大的力场,无穷的气浪如海浪般不断扩展,四周的树木花草片刻间化为灰烬,山顶之上巨大的山石瞬间碎裂,嘭!嘭!之声不绝于耳。

    那赤色金龙被罩在金光之中,被炸的血模糊,体瞬间收缩,眨眼之间那条庞大的巨龙化为了一条长不到一丈的小龙。龙头躺在地上,龙嘴之中金色的液体不断流出,显然也是受了重伤。

    这念珠和明空心神相连,倏的引爆,明空心神受到巨大的损伤,就见明空右手护,鲜血如注,不断的从口中流出。

    明空对着青木道:“师弟快用缚龙索,速速将它捆住!”

    说时迟,那时快青木手中银光一闪,一条银色光练,眨眼间就把金龙缠住,那金龙还想挣扎,但青木法诀紧打,金龙躯还在扭动,但却被绑了个结结实实。

    青木、明空相视一眼,哈哈大笑,青木开一飘来到明空跟前道:“师兄伤势如何!可需小弟疗伤。”

    明空淡淡笑道:“念珠乃是我的本命法器,如今引爆,我心神受到牵连,并无大碍,调理一会儿就好了,师弟不用担心,你还是先去料理那庚金之龙吧,相比之下受点伤也值呀。”

    青木听明空如此一说,飘然来到那庚金之龙旁,手握青剑就要杀龙取丹,冷不防那金龙大嘴一张:“一颗球般大小的赤色金珠,从龙嘴中喷出,那金珠化作一道流光向空中飞去。”

    那庚金之龙既然口吞人言,狂笑道:“好歹毒的人类修士,竟然要杀我取丹,我死也不让你们顺利得逞!”说罢龙头一摆,自行了断了。

    青木见龙珠飞走,招呼明空驾起法宝,紧追而去。那龙珠乃是庚金之精,二人岂肯放过,化作青金两道流光,一路追去。

    张玉躲在隐藏之处,惊的大气都不敢出。这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让他大开眼界,也让他对修真之途有了重新的认识。

    法宝攻敌,御宝飞行这才是修士,像他这样的充其量算个武道宗师,不是真正的修士。

    张玉感慨一番,青木、明空早已不见踪影。张玉小心的走到庚金之龙旁,小心翼翼的用紫电银锤碰了碰龙头,龙头软软的,看来是死透了。

    张玉正在发愁,如何把这长大丈许的金龙带走呢。就见那庚金之龙上金光渐渐消散,躯不断缩小,眨眼间化作一尺大小的金石之龙。

    张玉毫不犹豫,快速的收起缚龙索,抱起金龙向着客栈急驰而去。

    张玉归心似箭,很快的就回到了自己房间之中。张玉躺在上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屋外红红的太阳升起,清晨的微风轻轻的吹着,天空蓝的就像是一大块蓝色的水晶,蓝的甚是可。张玉轻揉双眼,双臂一展,探手取出昨晚得到的金龙,昨晚的景依然历历在目。

    张玉唏叹不已,这修真的世界里真是神秘莫测呀!在看那一尺多长的金龙,通体透亮浑散发着浓郁的赤金之气,龙角峥嵘,龙须弯曲,龙眼圆睁气势*人。

    张玉不释手,不停的抚摸金龙。这时店小二来敲门,来送饮食和洗刷物品,张玉赶紧收起金龙。

    店小二进的门来,双眼不住打量张玉,张玉被看的浑不自在,笑道:“我上有什么不妥之处吗。”

    店小二忙道:“小哥见怪,我看你上隐隐带有赤色毫光,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还请勿怪,勿怪!”说着麻利的放下东西,退了出去。

    张玉洗漱完毕,吃过早餐,闲得无聊,正取也金龙再次把玩,脑海之中传来龟灵的声音:“少侠真是福缘深厚呀,那庚金之龙,乃是翠屏山矿脉之气凝聚而成,业已修成内丹龙,假以时必能化为人。少侠虽未得到庚金之精,但这龙也庚金之气所化,是炼之法宝的上选之材,真是天赐良缘!”

    张玉一惊道:“你是通过什么在和我交流呀!”

    龟灵笑道:“少侠勿惊,我们在你丹田紫府之,是通过神念在和你对话。们只剩一缕残魂不能随意现,只能这样和你交流了。”

    张玉笑道:“这样更为方便,不知龟老现有何指教。”

    龟灵听张玉如此一问,一阵迟疑没有说话。这是仙鹤开口说话了:“少侠此事实难开口,但为了地炉师兄,我们也只能说了。”

    张玉道:“二位不要客气,以后就叫我小玉好了,我称你们为龟、鹤二老,我们和参娃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龟鹤二老听张玉如此一说,心中激动万分,仙鹤忙道:“少侠大义,我们兄弟三人感激不尽,实不想瞒我们本是太上道君门下,寻药觅宝的神鹤仙龟,地炉师兄负责炼之丹药宝物,偶然遭遇变故,太上道君无奈砸炉毁宝,当时我和龟师弟寻宝在外,虽未遭受大劫,但我们兄弟三人一脉想连,我和龟师弟放弃,守护地炉师兄千年,就是希望有朝一,地炉师兄能够恢复,我们再续前缘……”

    仙鹤激动不已,竟然说不出话来,龟灵接着说道:“幸蒙少侠不弃,让我们寄养在紫府之中,少侠大义本不该再有所求,但我们一缕残魂,想要让地炉师兄恢复那真是镜中花,水中月,可望而不可及呀。前些子就是地炉师兄吞噬了银蛇箭,紫电银蛇剑,紫电刀,化为庚金之气修补本体,地炉师兄之伤竟然奇迹般的有了好转,我们斗胆想借少侠手中的庚金龙体,帮师兄恢复元气,不知少侠……”

    张玉道:“哦,原来那天吞掉紫电银蛇剑的就是地炉呀!幸亏被他吞掉了那么多兵器,要不然我小命早就完了,这庚金之龙我虽然喜欢,但还是帮地炉恢复本体伤势要紧!”

    龟鹤二老一听,心中大喜,连忙道:“多谢少侠!”

    张玉听龟鹤道谢,神秘的一笑说道“但是我有一个条件,不知你们三位能否答应?”

    龟鹤二老道:“但有吩咐,莫敢不从”。

    张玉调皮的一笑道:“请你们以后不要再叫我少侠了,好不好啊!”

    龟鹤二老听后,一阵阵哈哈大笑,连连应道:“是、是、是,小玉、小玉。”

    一阵大笑从张玉的房子里传出,惊奇的店小二不住的看向哪里。

    张玉从储物袋中取出庚金之龙,盘膝而坐,那一尺长的庚金之龙,被他放在双腿之上紧贴丹田紫府。

    张玉刚刚坐稳,就见万道霞光从自己紫府之中倾泄而出,瞬间就把庚金之龙包裹住,霞光一闪而没,张玉就觉得丹田之在一股暖流缓缓升起。张玉知道那是地炉开始炼化庚金之龙了,连忙收敛心神,神念引那股暖流开始淬体。

    地炉用霞光把庚金之龙吸入炉中,并不能马上炼化,因为炉灵极度虚弱,吸纳宝物大多是凭地炉本能反应。炉灵感觉到庚金之龙入体,极力催动体内融天化地的火焰炼化庚金龙体。

    那庚金龙体在地炉火焰不断炼化之下,终于开始融化,化为一滴滴的赤色液体,那赤色液体被炉焰烘烤化为一丝丝的赤色庚金之气。

    庚金龙体慢慢的炉焰融化,龙体渐渐变小,那赤色的液体,不断渗透进每一处地炉本体的裂纹之中,逐渐和炉体融和。那一丝一缕的庚金之气,不断被炉灵吞入口中,一阵舒爽畅快的笑声传来,只听那炉灵道:“真是痛快呀!痛快,千年啊!一千多年了,想不到我才炉还能重见天,哈!哈!哈!……哈!哈!哈!”

    张玉知道是地炉之灵苏醒,也不理他,神念全力引导那股暖流,引导自炉中溢出的庚金之气,温养全的经脉,他全的经脉,经过这庚金之气的淬体,韧倍增,强力无比。

    经脉中的血液如波涛般汹涌澎湃,滋补着全每一寸肌肤。

重要声明:小说《神玉佛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