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别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神玉佛缘 书名:神玉佛缘
    罗安答应一声,飞快的去准备了。张玉从储物袋中拿出地炉炼制的强体丹、养气丹各四百颗,分给风铃儿、罗兰兄妹每样一百颗,张玉从剩下的丹药当中拿出一百颗强体丹分给了罗峰夫妇,说是让他们强健体用的。

    罗峰夫妇拿着那异香扑鼻的强体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一个劲的说:这怎么使的,这怎么使的。张玉叮咛他们每月服用一颗,可使他们强体壮,延年益寿。只喜的二老嘴都合不上,不住的傻笑。

    罗通兄妹和罗峰夫妇相见的场面感动了在场的每一个人,风铃儿也是泪眼汪汪,想起了自己的父母,思家之心顿生。张玉从小由师父圆通照顾,见到如此场面,也油然而生一种思念之,他想起了师父圆通,想起了林凡等人,内心深处产生了一个大大的问号:我的父母又在哪里呢?

    罗峰夫妇的酒席安排的可谓是相当丰盛,但是张玉和风铃儿在欢笑之余,不知不觉之中被罗峰夫妇看出了心思。

    罗峰夫妇也是通达理之人互相对看一眼,举杯对二人说:“二位恩公有什么心事能否对我们说说下?”

    风铃儿看了一眼张玉,张了张嘴把要说的话又咽了下去。张玉听罗峰夫妇开口询问忙道:“我和铃儿都是修道中人,因为历练遇险才和老伯一家人相遇,今离宗门一年有余心中思念之倍增,说不得就要和你们分别了,还请你们多多保重。”

    罗峰夫妇道:“思乡之人皆有之,还请二位恩公再小住几,我为二位安排行程,为二位送行。”

    张玉和风铃儿拗不过罗峰,只能答应再住几。罗峰安排下人每天一小宴,三天一大宴,五天必定安排酒楼把酒言欢,奈何张玉、风铃儿二人思乡心切,食之无味。

    罗峰夫妇见二人思乡心切,也不再挽留,十天以后给二人各自安排一匹千里马,送黄金百两,白银千两,送张玉和风铃儿起程。

    张玉和风铃儿把全的强体丹、养气丹都送给了罗兰兄妹叮嘱二人练功不可懈怠。罗兰、罗通一直送了二人十来里路,才依依惜别。

    张玉和风铃儿同行了二十多里,二人辩明方向,风铃儿拿出蛇王金角送给张玉留作纪念,约好以后凭此物相认,二人便挥泪分离。

    张玉目送风铃儿远去,飞上马也不用马鞭,手掌在马股上轻轻一拍,那千里马虽神俊异常,马高大雄壮,可毕竟是凡马,练体神力境的张玉轻轻一拍之下,这千里马长嘶一声,四蹄如飞,击起无数尘土,载着张玉急驰而去。

    张玉归心似箭,纵马狂奔,突然之间,嗖、嗖、嗖三道白光直奔张玉而来,张玉淬体八重神力境,在世俗之中已是武道宗师级人物,自然是耳目聪明,看见三道白光直奔自己而来,一俯贴在马背之上,三道白光贴着张玉的后脑勺急飞而过。

    张玉躲过攻击,右手一提马缰,千里马前蹄高高抬起,一声马鸣停在当地。

    张玉抬眼望去,就见前方出现数十名着银衣的武士,那些武士个个人高马大,强力壮,太阳高高鼓起,一看就是内外兼修的武道高手。这些武士,有的手握银弓,有的手握如蛇状弯曲的银剑,双眼凶光毕现,虎虎眈眈的看着张玉一人一马。

    为首一人手握银蛇剑,剑之上紫电环绕,上银色道袍隐有雷电之势,整个人浑透着一股霸气,手中银蛇剑一指张玉道:“来人可是菩提门张玉,速速放下上之物,我饶你而去,要不然定让你横尸当场!”

    张玉猛的想起,当和罗兰等人逛街之时,曾和紫电门林飞有过一段争斗,想不到时过半载人家在这里等着自己呢,张玉心中明了说道:“我还以为是强盗打劫呢,原来是紫电门来讨债的呀,当你家门主也没有提起此事呀,你们胆量不小竟敢半路围堵于多,传将出去不怕坏了紫电门的名头吗?”

    为首之人道:“既是被你看穿,我便让你死个明白,我乃是紫电门银蛇堂堂主紫电银蛇李虎,奉二爷之命取回紫电银锤,教训教训你小子。”

    张玉心道:好个紫电门,这也叫教训呀,我要是躲的慢小命就没了。想到这里张玉嘿嘿冷笑道:“想不到紫电门为了教训我这小子,竟然出动了数十名武士,还用暗箭伤人,你们的手段我张玉领教了,出招吧!”

    张玉唰的取出紫电银锤一晃道:“银锤在此,有本事的自己来拿。”

    紫电银蛇李虎也不着急,对着手下道:“银箭手准备,瞄准目标银箭齐发,他个透心凉。”

    张玉见李虎指挥冷静,先用弓箭对付自己,连忙把千里马赶到一边,双手握紧银锤,双眼一扫四周,寻思对敌之策。

    李虎原先还以为张玉会依靠马匹躲闪飞箭,现在见张玉把马匹赶走,心道: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呀,这是你自己找死,可怨不得别人。

    “放箭!”一声厉喝,银箭带着电光,破空直奔张玉而去,张玉手握紫电银锤,以锤代刀“破戒刀法”使的风雨不透,右眼黑光一闪,“天魔眼”瞬间施出,呼啸而来的银箭速度忽的下降,张玉挥动银锤叮叮铛铛,几下就把银箭击落。

    这一来直惊的李虎等人差点喊出妈来。紫电银蛇李虎原本以为凭借人多,*的张玉使出“天魔淬体功”,以人多耗到他魔功失效,自己再痛下杀手,杀人取宝。自己只不过是牺牲几个炮灰而已,却是大功一件。

    现在也不见张玉施展什么法术,银箭好像是着了魔似的,速度锐减,箭这玩意要是没有了速度,还有什么用呀,一点穿透力也没了,一个寻常武者就能把它击落。

    紫电银蛇恼羞成怒,对着那些弓箭手狂吼:“人员分散开,把弓拉开,使用连术,数箭齐发乱箭把它死,银剑手寻机攻击,勿必把它杀死。”

    哪些弓箭手也是训练有素,唰的分散而开,人人银弓之上,都是三箭上弦,那一张银弓拉的似满月一般。嗖嗖嗖,嗖嗖嗖,银箭破空之声响成一片,银箭似雨点般向张玉,张玉右眼再次黑光一闪,银箭速度再次减缓,但比上次快了许多,显然张玉天魔眼功力足,张玉舞动银锤,不断击落飞箭。

    那些手持银剑的武士,也是蜂拥而上,手中银剑电光闪闪呼啸着奔向张玉。张玉四面受敌,银剑手很快便来到张玉跟前,张玉刹那间体一转,背对飞箭,正面面对银剑手,张玉紫电银锤全力挥动,铛!铛铛!铛!铛铛!银剑不断的被张玉震开,张玉的勇猛之势,直杀的众人一阵后退。

    李虎在一旁看的真切,在张玉震退银剑手的同时,飞箭已经来挨到张玉上,李虎正在得意自己算计成功,忽的霞光一闪,飞箭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带着电光的银色飞箭,在张玉上连个响声都没弄出来,就没了踪迹。

    “都他母亲的哪去了!真是活见鬼了。”李虎一阵大骂,他也久经战场,什么场面没有见过呀,口中大骂可手中并没有停留。

    他运转法力,手中紫电银蛇剑中品法器,化为一条紫色电蛇,猛的把张玉缠住,张玉击退银剑手正要进攻,冷不防被一条碗口粗的紫色电蛇缠绕,心中大惊正施展“天魔淬体功”作生死相搏,就听李虎大声叫道:“不好,我的紫电银蛇剑!”,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事,心想你瞎喊什么呀,紫电银蛇剑不是把张玉给缠住了吗,咱们再给他几下不就都解决了吗,你这么大呼小叫的,我们没被人家打死,反倒被你吓死了。

    众人双眼齐刷刷看向缠住张玉的紫电银蛇剑,就见银蛇剑以眼看的见的速度,正在慢慢消失,李虎运足法力,就想从张玉上收回紫电银蛇剑。

    可是太晚了,大半个紫电银蛇剑消失了,李虎手上只握着剑柄和一小截残剑。

    其他人都看的呆了,紫电银蛇剑那可是中品法器呀,就这么消失了,下品法器已能变化大小,这中品法器可是能改变形状的呀,极其难得。

    一个修为低下的修士,在很大程度上是要依靠一件神兵灵器的,李虎仗以成名的紫电银蛇,就这样被这个少年给毁了,心中有中滴血的感觉。

    李虎紫电银蛇被毁,气的哇哇大叫。他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柄长把大刀,迎风一展,那刀哗啦一声化为一把丈二有余大刀,李虎手握大刀,运转法力,护体罡气环绕周,对准张玉狠狠的劈下。

    其他剑手看到堂主这副嘴脸,已然知道头儿今天是拼命了,口中呐喊一声,全力攻向张玉。

    张玉见李虎大刀凶猛,手下更是来势凶凶,银牙一咬,“天魔淬体功”二重天,二倍力量。

重要声明:小说《神玉佛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