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神玉佛缘 书名:神玉佛缘
    闹的长安城,风和丽。绿树,红花的映衬之中,不时传来这都市,繁华的声音。

    突然,一陈锣鼓之声,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只见微波漾的湖中,一绝色女子,微微欠,施礼道:“小女子我是西洋人氏,偶来贵国,看到河水泛滥,百姓流离失所,皇帝陛下,民如子,已有安民良策,贵国子民,人人为国担忧,我有感于圣人教化,虽非本国人,也愿为民,出一己之力,广结善缘,救助民生。今小女子,独坐船中,凡是有人,能用金银珠宝,击中我者,小女子,定当以相许,不中者,财物,捐赠灾民。小女子,在此待缘七天,为取信于大家,特立下卖契约。”

    此言一出,人们议论纷纷,小船离岸,不过二丈,船窄小,众使此女,有通天段,也没有用武之地。金银过来,如何躲避。在看此女,一双眼睛,蓝蓝的,深邃如海,充满了自信。一头金发如瀑布般随风而动,体态婀娜,神态庄严。莞尔一笑,金银似雨点般飞向小船。只见那女子,左右飘渺,体态转盈,竞没有一丝,打到上。人海沸腾了,喧哗声,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纨绔子弟,富贾世商。小湖四周,人山人海,一把把的碎银了,抛了过去,一把把的珍珠,飞向小船,一盆盆的金叶子,撒向天空,落向湖中。整个湖面,水花四溅,银光,金光,珠光,宝光,交织辉映,只听到噼噼啪啪,不一会,小船已被钱财压的,几近沉没。可就是没有人,能打到,这奇女子。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每天,来到湖边,散财的富豪贵胄,数以万计,湖中的水里边,都浮出了一座座的,金山银山,珠光宝气,弥漫了小船四周,可就没有一个人能打中这个女子。人群浮动,喧躁声,更甚。只见那女子,轻拂金发,明眸一转,朱唇轻启:“诸位心,月可鉴,今之举,实为百姓之福。这几天来,大家散斗金,在这最后一天里,我为感谢大家,将独坐船中,焚香告天,在香熄之前,凡有财物击中我者,便是有缘人。”人海再次沸腾,人们心中那不可控的**,再一次,被这位女子,推向了极致。

    正在这时,只见一位年轻男子,分开众人,一双星目,凝神看向,船中女子,但见女子周笼罩一层七彩光环,金银珠宝,触之即落。女子闭目打坐,一派庄严安详之色。旁边香炉之中,天香即将燃尽。人群之中,嗟叹之声响起。女子,缓缓站起,双手抱拳,刚要说话,就见四面八方,无数散银,轰然而至,女子猝不及防,慌乱之中,运起七色光环,但仍有一小粒银子,打在了,小腿之上,女子连惊带痛,双手扶住护栏,才稳住形。双目急看,香炉之中,天香刚刚熄灭,女子,羞的粉腮绯红,极目望去。只见岸上,一男子,玉树临风,面如白玉,星目流转,嘴角含笑,四目想对,双方都是一震。一种双方都没有过的感觉,流转全。人群大哗,嫉妒之声,懊悔之声不断。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那女子也不忸怩,找来官府之人,清点钱物,得金十二万九千六百两。官府如何发放,赈灾物资,暂且不叙。且说,那女子收拾行装,大大方方,走到那男子边,道:“见过相公,不知相公,肯接纳妾否?”那男子,道:“幸甚至哉!”两人互通家常,原来,这男子,姓张。女子姓白。

    二人就于这长安城中,择一偏僻雅居,遍请乡邻,天地为证,成就夫妻。

    婚后的生活,平静而又幸福,一年后,他们有了自己的儿子,取名张玉,小字典儿。幸福的一家人,男耕女织,劳作之余,小院里充满了,欢声笑语。

    张玉三岁的时候,他的父母说是要出门做生意。把他寄养在了佛门之中,他的父母此去之后,音讯全无,儿时的张玉,年幼无知,只是每天随师,练功,诵经。谁都想不到,一家人的下次团聚,世间几度沧海桑田。这是后话,暂且不说。

    且说。张玉拜师的佛门。及是有名的佛家门派,位于方寸山的,菩提门。方寸山,方圆八百里,共有五座主峰,分别以天、地、人、佛、心为名。心为主峰,佛门注重心。由此可见一斑。心峰最小,其它四峰,环绕四周,心峰之顶,有一平地,方圆三百六十丈,因之为名,方寸山。张玉师父,并不是什么佛门大贤,而只是藏经阁中的一名值事僧人。除了每照顾张玉常起居外,都在藏经阁中度过。小张玉,虽不认的经文。然师父,每诵经,也是他大有慧根,佛缘深厚。耳染目濡之下,他的心空明,佛渐明。每沐浴在佛法之中,他的头部,偶尔闪耀出,金色的光环,满脸的祥和、庄严。

    “咦”,他的师父,圆通。惊奇的注视着,这个不满四岁的小童,满脸的震惊之色。这佛光环,是本的显露,如此孩童,佛这般明朗,实为罕见。心喜之余,圆通对这个徒弟,照料更为倚重,常起居,更是细致入微,诵经之时,把张玉,放于旁。下意思增加了,诵经的时间。

    时光荏苒,转眼之间,小张玉业已六岁。在圆通有意的佛法浸染下,佛环显时,已达三丈。这一天,突然寺钟,响了三下,浑厚的钟声,响彻云霄,进入菩提门每一位弟子的心中。这是门中的召集法令,三下钟声响过,圆通激动非常,他知道百年一次的,菩提门往生极乐大典,即将面向全天下,选拔佛徒。

    百年一次的极乐大典,面向全天下,选拔慧根,佛,心俱佳的幼童,其过程,就像古代的,科举考试,经过,乡试,会试,试。乡试选中的,才能参加会试,会试选中的才能参加试。乡试取三千名,会试取八十一名,试取三十六名。然后由五峰峰主,选徒授业。

    每次的极乐大典,都是菩提门的盛事。各峰派执事弟子,奔向各地,监察,选拔事项。凡有舞弊者,已经查出,人即终生,不得入佛门,门中执事,面壁百年。

    三个月的时光过去了,选拔的36名佛小,集结在,心峰之上,接受,最后的考验。

    只见人峰峰主了尘,大手一挥,万丈金光,将36佛小笼罩其中,试第一关,万丈红尘,正式开始。

    36佛小,顿时都成为了弱冠年华的,风华少年。这些少年,有的经历一世的乞丐生涯,有的经历了一生的宦海浮沉,有的经历了刀光血影的沙场征战,有的就是平凡人的生老病死,有的经历了纸醉金迷的商海捞金。虽然,人生的历程,千姿百态。但当考验结束时,个个面色详和。更有五名小童,周被一圈金光笼罩,佛光大盛。

    只看的各峰主,和方丈惊喜不已。菩提门,数千年未见如此异象。佛光渐渐升高,化为一条金龙,腾空而去。众人正惊奇不已,忽然,金龙又盘旋而下,面向方丈,目光之中满是诧异不解之色,龙嘴几度张合,言又止,但终开口道:“请方丈及各峰主随我一行。”

    说罢,又腾空而起,一道金光,直飞藏经阁,众人大惊,忙驾佛光,紧随其后。

    那佛龙引众人,直入藏经阁,随化为金色佛衣,罩在张玉上,这时的小张玉,双手合十,双目微合,口诵佛经。对刚才发生的事,浑然不觉,只惊的其师,圆通张口结舌。两眼求助似的看向,紧跟而来的。方丈和各峰主。

    方丈和众峰主,面面相觑,此般景象见所未见,闻所未闻,见此佛光,未曾有半点不吉之色。此刻天香缭绕,仙乐声声。

    再看佛衣袈裟,其上夜明珠、如意珠、摩尼珠、辟尘珠、定风珠。又有那红玛瑙、紫珊瑚、夜明珠、舍利子,缕缕仙气,朵朵祥光,照彻了整个藏经阁。

    方丈正在参悟,只听外边,知事僧来报,“禀方丈,众弟子,愿睹此象”。方丈高宣佛号“阿弥陀佛,好吧。望有能悟此意者。”

    藏经阁外,金光汇聚。人声鼎沸,惊动了张玉,张玉睁开星目,不知所措,忙站起来,询问圆通“师父,发生了什么事”,圆通正不知如何回答,佛衣,突然,升在空中,化为斗大金色大字,“神体天成,无量道尊,三位一体,佛结有缘,”转眼消失不见。

    方丈及各峰主,面面相觑,只得跪送佛光离去,“我佛慈悲,佑我佛门。”但谁都参不透禅机,只听方丈起道:“众位师弟,本届大典,为我佛门,前所未有,先有佛光护佛子,后有佛光化龙,透禅机,实为我佛门之幸,现随我安抚众弟子,进行大典第二步练体。

    方丈和众峰主走出藏经阁,看到门中弟子,凝目以待,心中大喜,双手合十,大声说道:“今佛降吉祥,实为我菩提门大幸,佛光化龙,语露禅机,更是闻所未闻,佛法讲机缘,明天起我门将开始修真之路,新选三十六名弟子及张玉,都要到试练山中淬练,积累元气,稳固佛心。本次修练,为期一年,乃为试最后一关。现在各弟子回房休息,明,清晨,进山修行。

    红红的太阳,刚露出半边脸,新选的三十七名弟子,张玉、林凡、祖英、武正男、刘传雄、王清心、李道清等,早已在大前等候,当太阳的金光,普照整个大时,方丈、众峰主及执事僧也飘然而来,众执事僧,发给每人一粒辟谷丹、记录菩提门入门功法及修真常识的玉简,一把斧头、一个储物袋、几张护符纸以及绳索之类的东西。

    方丈大袖一挥,众人只觉眼前景色一变,来到一座高山脚下,这高山险峻峭拔,郁郁葱葱、时不时传来,几声野兽的叫声,不远处,几间小茅屋,想必就是他们的落脚步之地,众弟子虽说幼小,但不愧是选出来的上上之选,很快的便分成几个小队,各自打理小屋,不到小半天的时间,此处地方,便焕然一新,空闲之余,几个小队长,还做了围栏,大门。远远望去,一派乡村小园景象。

    众弟子,服下辟谷丹,便各自,打开玉简,修行菩提门的入门功法。这入门功法,分为淬体,练气,天人,三阶功法,每阶九重,每重九段。练体功法有金刚不坏神功,练气功法有菩提心经、天人功法有诸天道。

    前两阶功法,可以同时修行,而天人功法,则需要修士,强悍、元气充盈,内外合一,方能天人。

    这些弟子,白天进山砍伐树木,锻炼体力,像猿猴似的上树采摘野果,锻炼灵巧度,偶尔也有那幸运的弟子采摘到灵果,修为更是精进。晚上,众弟子,便是吐纳练气,引天地精华之气入体,淬练,凝聚元气。

    一轮圆月,高挂天空,张玉盘膝坐在地上,意念引导太之气,星辰之气,山川草木之气,汇集紫府丹田之中,张玉周笼罩在淡淡的光环之中,各种精气不断进入他的体,淬练着他的体,张玉面色安详,进入了一种无我的境界。

    要是现在有旁观者,准认为此子,是个练气高手,修真名士,内心的苦闷只有张玉一个知道,第一次砍树,其他的人拼尽力气,一次不过毫厘,而他也是高高举起斧头,一斧下去,大树应声而倒,他整个人由于惯摔倒在地,刚开始,他以为是自己的斧头锋利之故,可跟别人换过斧头后,也是如此,这让他惊异不已,好在其他人,都在伐木,没人注意他,以后伐木他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只能轻轻的磨擦树木,别人累的满头大汗,筋疲力尽,而他是装的心神疲惫。

    采摘野果的时候,别人爬树,攀岩,几经艰险,而他却是装的险象环生,六七岁的孩子,如此异禀而又不显露,真是难得。

    白天奇异的张玉,到了晚上更是奇异,别的弟子练气好的当时就能得气,半个时辰就能气入紫府,引起练体,弟子林凡更是卓越超群,三两天周天小圆满,元气充盈,而他,这都将近半年了,每倍加努力,紫府之中却无一丝元气,更不要谈引起练体,周天元满。

    一个月的时光又过去了,各位弟子,已能人人伐两人合围大树一棵,筋骨强健,元气充沛,爬树,攀岩胜似猿猴,而林凡更是达到了练体三重洗髓,以气洗髓,强化。掌中劲气打出,寸粗小树,应声而倒。其它弟子,虽比不上,林凡如此力道,但劲气打出,落花缤纷,也是惊人,唯独张玉,还打不出劲气,只是强悍,力大无比,让人惊异。

    这一,从来没有人来过的小院来了执事僧人,传达门派任务,穿越试练山。众弟子现在个个元气充沛,强力壮,对试练之行,充满期待。半年的苦修,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个个欢呼雀跃,执事僧见弟子,意气风发,又交待了注意事项,此山虽在菩提门势力之内,但山中遍布凶险,虽是我佛门历练之地,也是妖魔混迹之所,门派为每位弟子,准备了精品凡器一,这凡器包括菩提佛衣,戒刀、念珠等。佛衣乃是用天蚕丝织成可避毒虫,刀枪不入,可避毒障,只有法器方能使其破损。

    戒刀虽不能千里之外取人首级,但却是削铁如泥,在世俗之中绝对的神兵利器。况且经佛光渡化,可斩鬼驱魔,佛法慈悲,戒刀多为防利器。

    念珠一百零八颗,正合天罡地煞之数,上有诸天佛像,法相庄严,佛光缭绕。

    另有疗伤灵药等,只见执事僧大手一挥,金光一闪,各种物品,业已落在众弟子面前。

    众弟子兴奋不已,待执事僧走后,各自换好衣服,顿觉上,力道倍增,元气如雨后小溪,奔腾流转。

    众人心喜,依据修行况,分为五组,每组七人,张玉及另一名练气未成的弟子,算做一个,分在了林凡一组,算是对各组实力的均衡。

重要声明:小说《神玉佛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