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一章 演唱(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殇伤 书名:海贼王之歌姬
    第十一章演唱(续)

    “穿这个会比较好吧?”田光举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对凌灵说道。

    “喵~黑的比较好啊!”拉米拿着一件黑色的紧衣说道。

    “你这只笨猫!凌子应该是白色的啊!白色!”田光叫了起来。

    “喵!黑色加白色的翅膀才是最好的!你这个白痴鱼!”拉米坚持道。

    “黑加白?你这只傻猫的脑袋是怎么想的?!”田光愤怒的和拉米对峙起来:“凌子——天使!应该是白色的!!”

    “黄毛鱼!你对拉米的决定不满么?!喵!!”

    “你说谁啊?!混蛋猫!!”

    “喂!我说你们两个!!”凌灵一人给了一手刀,这才让两人停下来,凌灵叉腰道:“真是让人不省心啊!那么罗兹瓦德·基兰德你觉得穿什么衣服好?原来的那些衣服我都已经穿厌了,帮我想想吧。还有一大早的不要拿着红酒不喝拿来装酷!”

    罗兹瓦德·基兰德摇了摇手中盛着红酒的高脚杯,看了看悬浮在空中的凌灵,笑了:“既然不喜欢就不要了吧~”

    “什么?”凌灵她们同时一愣。

    “难道不是么?既然不喜欢了的东西还留着做什么?”罗兹瓦德·基兰德毫不在乎的说道:“你们不是一直叫着活的要开心么?”

    “对哦,”凌灵轻轻地落在房间内做装饰的藤蔓上,指着田光和拉米周围的衣服说道:“那么,这些衣服我都不要了。”

    “什么??!!!”罗兹瓦德·基兰德、拉米和田光一起大叫!

    罗兹瓦德·基兰德一脸不可思议的说道:“凌子,呃,不是,嘉儿,开玩笑的吧~你知道这里的衣服值多少钱么?!说不要就不要了?”

    凌灵手托下巴,问:“不行么?”顿时她的周围围绕了一层粉红色的泡泡~“行!!决定行!!!”罗兹瓦德·基兰德双眼冒红心的扭来扭去。

    “不过,这么够的衣服都丢掉确实有些可惜……”凌灵看着那一堆衣服不知道在想什么。

    “都不要了么?好可惜啊~”田光抱着一件衣服有些舍不得的说道:“一般的人还穿不上呢~~”

    “你刚刚说什么?!”凌灵一下子从过来说道。

    “这些衣服不要了好可惜……”田光有些害怕的小声道。

    “不是这句,下一句!”

    “一,一般人还穿不上……”

    “就是这句!”凌灵开心的对罗兹瓦德·基兰德说:“我们将这些衣服拍卖了吧!”

    “什么?”

    “不可以么?”凌灵也有些不确定的说道:“也对,虽然这是我在舞台是穿的衣服,但是毕竟是穿过的衣服……”

    两盏灯突然罩在凌灵上,正当凌灵奇怪的时候,罗兹瓦德·基兰德叼着一朵蔷薇花揽过凌灵的细腰,帅气的面孔在灯光的反下更加光彩耀人!罗兹瓦德·基兰德说道:“嘉儿,我的天使,你太有商业头脑了!不愧是我的女人!”

    “女人你个头!”凌灵一拳头将他打飞!

    罗兹瓦德·基兰德顶着头上一个大包站起来认正的说道:“总而言之,我先让人安排一场拍卖会好了。而嘉儿你的任务就是再想几首歌出来,这几个月来就唱那几首歌我都会唱了。”

    “换新歌么?我还没有想到唱什么歌呢~”凌灵嘟着嘴说道。

    “卡哇伊~~~~呃,咳咳……不是,”罗兹瓦德·基兰德道:“反正你要来两首新歌,这是必须的!那么先再见啦,我一会就回来。”

    田光这时翻了翻腰上的小包,拿出一本小本子,说道:“罗兹瓦德·基兰德说的没错,虽然凌子你的魅力没得说,但是再好听的歌听多了也不好。不过……”田光双眼放光的说道:“不愧是凌子!这样的况人气一点都没有降!”

    “白痴鱼!喵!”拉米在一旁吐槽道。

    “什么?!你个笨蛋猫再说一遍?!”田光头上跳出一条青筋,冲拉米道。

    “说几遍都行!喵~你个白痴鱼!”拉米也龇牙道。

    “混蛋猫!”

    “黄毛鱼!”

    拉米和田光很快打到一起去了……

    凌灵看着这两个人无语的叹了口气——这两个人简直是索罗和香吉士的翻版,一样的不和睦,但是一但碰到事又是一对默契的伙伴……

    “兵乓!”田光化成人鱼形态,有力的尾巴将拉米拍飞出去!

    “死鱼!你想杀了我么?!”拉米愤怒的变化成战斗的模式,双手十指长出长长的指甲,向田光冲去!

    “来啊!我还会怕你么?蠢猫!”田光一头漂亮的金发如同海蛇一般舞动起来!

    凌灵无语的扶住额头,转向自己的房间飞去:“我回房间了,你们慢慢打,记住不要将房子拆了。”

    “哦!”“喵!”田光和拉米一起应道。

    “真是的……”凌灵自言自语道:“我还是回去想一下,换什么歌好了……俄文歌和歌剧是不行了……上次的‘鹤之泪’还有‘歌剧’已经是我的极限了……虽然唱不是问题……但是这翻译……哦,天哪,饶了我吧~~好多词语是和这里的不一样的啊——慢着……不一样……呃,不行,听不懂的歌最多听几遍就无趣了,我得想一想……”

    *****一首‘十年’将台下不少少男少女唱哭了,众人久久不能回神……

    “哇哇哇哇……可恶……嘉儿这小孩太不可了!”罗兹瓦德·基兰德哭的稀里哗啦的:“我仿佛看到了一对相的恋人,最后哭着分手……呜呜……好痛苦……啊,当*部分响起的时候,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完全将人的感包裹住了……我还以为我的心脏会随着这首歌一起停掉呢!”

    “喵!拉米也想哭……”

    “凌子……啊!!不愧是凌子!!!”

    “大家……”凌灵眼中聚起雾气:“我们再来一首吧……”

    台下的众人沉默着,但也期待着,都眼巴巴的看着凌灵。

    凌灵微微一笑,缓缓开口:“刀戟声共丝竹沙哑谁带你看城外厮杀七重纱衣血溅了白纱兵临城下六军不发谁知再见已是生死无话当时缠过红线千匝一念之差为人作嫁那道伤疤谁的旧伤疤还能不动声色饮茶踏碎这一场盛世烟花血染江山的画”

    唱着这首歌,凌灵眼前出现上一世的点点滴滴……

    “怎敌你眉间一点朱砂覆了天下也罢始终不过一场繁华碧血染就桃花只想再见你泪如雨下听刀剑喑哑高楼奄奄一息倾塌是说一生命犯桃花谁为你算的那一卦最是无瑕风流不假画楼西畔反弹琵琶暖风处处谁心猿意马”

    管他这里的人听的听不懂自己的歌,反正自己想唱就行了,听不懂是她们自己的事了,她自己只要活的自在就行了!

    “色授魂与颠倒容华兀自不肯相对照蜡说折花不青梅竹马到头来算的那一卦终是为你覆了天下明月照亮天涯最后谁又得到了蒹葭江山嘶鸣战马怀抱中那寂静的喧哗风过天地肃杀容华谢后君临天下登上九重宝塔”

    上一世的记忆不能忘,但是也不能总是这么在意了——这一世,她是一名歌者,有着上辈子梦寐以求的力量……

    “看一夜流星飒沓回到那一刹那岁月无声也让人害怕枯藤长出枝桠原来时光已翩然轻擦梦中楼上月下站着眉目依旧的你啊拂去衣上雪花并肩看天地浩大回到那一刹那”

    她还有一位真正的朋友……

    不再是那个孤独的,只能将自己埋在动漫、小说中的少女了……

    “岁月无声也让人害怕枯藤长出枝桠原来时光已翩然轻擦梦中楼上月下站着眉目依旧的你啊拂去衣上雪花并肩看天地浩大梦中楼上月下站着眉目依旧的你啊拂去衣上雪花并肩看天地浩大”

    这一世有着太多是事等着她去做……

    现在当歌者,只不过是实现自己一直以来的梦想,就因为这个梦想她和田光才能撑过噩梦般的童年……

    歌声渐熄……

    凌灵收翼落在舞台上——我那个孤独的前世……就随着这首有些哀伤,有些悲壮的歌……再见了……

    *****“历史的沧桑,加上对逝去的女子深沉的怀念……啊~一种伤感由心而发……再加上战争为背景——啊,太酷了!!”罗兹瓦德·基兰德还在哭着,这家伙本事不大,但是对这些东西有着天生的直觉,用手帕擦了擦眼泪,罗兹瓦德·基兰德嘟囔道:“你这不可的小家伙,能不能给我写一首歌?我的声音到相貌都不错的啊……”

    “可以啊~”罗兹瓦德·基兰德还没说完凌灵就同意了。

    “真的么?!”罗兹瓦德·基兰德吃惊到忘了哭,一下子站了起来,双手抓住凌灵的双肩表夸张的说道:“你愿意给我写歌?!”

    “真的,你没有听错!”凌灵飘了起来,黑色的眼睛印着罗兹瓦德·基兰德的样子,眼里满满的全是笑意:“有些歌女声是唱不出来的,就算唱出来了也会没有那种让人连灵魂都会想跟着舞动的味道的。所以就算你现在不说,过几天我也会找你的。我这里还有好几首歌是要男女合唱的呢~到时候你可要加油了!可别拖我的后腿!”

    “没有问题!!”罗兹瓦德·基兰德兴奋地全如同被火焰包围:“绝对没有问题!!!我会将自己的灵魂堵上的!!!”

    “呃……不用你堵上命这么夸张……”凌灵在他后说道,但是完全处于自我幻想中的罗兹瓦德·基兰德完全没有听到凌灵在说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海贼王之歌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