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结束也是开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晚幽 书名:雪燃天下
    明都城外,一条小河边,风雪燃抱着雅儿,呆呆的看着流淌的河水,他保持这样的姿势已经一天一夜了。无论银心他们怎么和他说话,他都理也不理。而风清云则是抱着双膝,愣愣的看着雅儿,还有雅儿手里握得紧紧的那个小狼型的腰坠。

    “嗯,这个蝴蝶状的,姐姐挂在(身shēn)上,一定很好看,这个,哥哥喜欢莲花,送给哥哥,哥哥一定很高兴,可惜,不是蓝色的,真不明白了,哥哥怎么那么喜欢蓝色。白玉兰花型的,娘亲定然喜欢。这个小兔子的,就是我的了。”

    “这个小狼腰坠,精致是够精致,只是,只要一想到,这个小狼腰坠,会挂在爹爹的腰上,我就觉得好搞笑哦。”

    “搞笑吗?或许吧,只是,这整个摊子,好像只有这一个腰坠,才勉勉强强可以挂在爹爹的腰上啊。难道,你要在爹爹的腰上挂着一朵花形的,还是一只蝴蝶型的?”

    小狼型的可(爱ài)腰坠,那是第一次三个人一起逛街的时候,雅儿给爹爹挑的啊,可是现在腰坠还在,爹爹却不在了。

    为什么上天要这么残忍,爹爹和娘那么善良,为什么要夺走他们的生命?为什么啊?还有雅儿,那么天真可(爱ài)的小女孩,明清河怎么可以那么残忍的对待她啊。老天爷,你何其不公啊。

    两行清泪顺着眼角流下,风清云颤抖着嘴唇,缓缓的吐出一句话,“雪燃,雅儿已经死了。”

    死了,都死了,爹爹死了,娘死了,风家所有人都死了,现在连雅儿都死了。

    风清云忘不了,昨天见到雅儿的那一刻。那个形销骨立,虚弱不堪,狼狈的躺在(床chuáng)上动弹不得的人儿,真的是他们最疼(爱ài)的妹妹吗?当初的那个活泼可(爱ài)的小女孩已经没有了吗?

    她也忘不了,雅儿最后说的那几句话。

    “清云姐姐,雪燃哥哥,对不起,雅儿没用,雅儿保护不了爹爹和娘,也保护不了风家,雅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风家被灭门,爹爹和娘战死。”

    “雪燃哥哥,雅儿错了,雅儿太天真了,以为只要自己出现,就可以杀了明清河,却没想到被他所擒。雅儿一直以为雪燃哥哥不要雅儿了,还有清云姐姐,当初雪燃哥哥被刺杀的时候,雅儿还怪过清云姐姐不关心雅儿呢。雅儿总是那么天真,那么愚蠢,那么自私。”

    “这十天来,雅儿受的苦,都是自作自受,所以雪燃哥哥和清云姐姐不要自责,真的不要自责啊。唉,你们终于来了啊,你们要是再不来,恐怕我就等不到了。”

    “这十天来,我每天都在等待,每天都在回想,曾经那些(日rì)子真的好美好啊。这个小狼的腰坠是爹爹的,我找到到的时候爹爹还紧紧的握在手里,娘的那个我没找到,大概是碎了吧。雪燃哥哥,清云姐姐,这个是爹爹留在世上最后的东西了,你们好好保存着吧。”

    “雪燃哥哥,不要救雅儿,雅儿太累了,做的错事也太多了,就让雅儿好好的睡一觉吧。还有,雅儿想爹爹和娘。”

    “清云姐姐,记得啊,自己的幸福要把握住啊。”

    雅儿,你明知道雪燃可以救你的,为什么要离开呢?没有了爹爹和娘,还有哥哥姐姐啊。这世界上,难道真的没有你留恋的了吗?

    对于两人的样子,银心等人是无可奈何,明知道他们是为了什么,但是偏偏没办法让他们走出来。雅儿的惨样,在他们将皇宫里的人屠杀殆尽后,就知道了一些。被十几人*,每天吃人(肉ròu)丸子,喝人(肉ròu)汤,这样的(日rì)子,整整持续了十天。可真正的看到雅儿的样子后,他们才知道,听说的绝对没有亲眼见到的残忍。

    那样的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怎么忍受得住那些,她还能活着,等待他们来救她,真的是一个奇迹。

    明清河怎么可以这么残忍?这么冷血?这么无(情qíng)?怎么可以这么对待一个花季少女?雅儿做错了什么?做错了什么啊?

    每每想到这里,几人就控制不住心里的暴虐,明清河也成为了发泄的对象,鞭子刀剑,能想到的他们统统在明清河(身shēn)上试过,每一次在明清河快要死的时候,他们就会给他治伤,让他活着。然后,再动手,但是就算这样,也没有让他们心里的暴虐少一点儿。

    “雅儿,为什么要离开哥哥。哥哥现在很厉害的,想要治好雅儿很轻松的啊,为什么不让哥哥救你呢?活着不好吗?哥哥可以保护雅儿的啊,以前没有好好的保护雅儿,是哥哥的错,但是以后不会了啊,以后不会了,为什么不给哥哥一个机会呢?雅儿好残忍的。”风雪燃很是艰难的说出这段话,喉咙嘶哑干涩,像是很久很久没有说过话的人一样。

    银心走到风雪燃(身shēn)边,把他的头按在自己的怀里,紧紧地抱住,“雪燃,不要这样想,雅儿只是累了,她突然受了这么多苦,想要休息一下,是自然的。”

    “可她什么时候能醒呢?”就算是知道雅儿再也醒不过来了,他还是在心里希冀着,雅儿只是睡着了,睡好了就会醒来了。

    “等到她想要醒的时候,就会醒了。她等了你们这么久,现在换你们等她了。”

    “换我们等她?”

    风雪燃与风清云对视一眼,像是约定了什么似的,点了点头。

    在安葬风家所有人的那座坟墓旁边,风雪燃重新做了一个坟墓,把雅儿葬在了里面。而杨云,也被他葬在了杨家的坟墓旁边。至于明清河,风雪燃没有杀他,只是废了他的修为,打断了他的四肢,又拔了他的舌头,将他如乞丐一样,丢在了闹市区。

    期间他经历过了什么,风雪燃他们没去看,也没有去打听。过了一段时间,他们去看的时候,发现他已经死了,死状凄惨无比,比起雅儿犹有过之。本来,风雪燃他们还想要问问他为何这么残忍的,但是他死活不开口,最后被愤怒的风雪燃直接拔了舌头,随着他的死,这个秘密也埋在了时间的长河里,再也无人知晓。

    解决了明清河,风雪燃在雪域国再也没有留恋的了。但若现在就去夜家,以他们的实力,完完全全是送菜的下场。而不就知道怎么回事,五大帝国同时发布了大陆通缉令,悬赏风雪燃他们九个人的人头。就连水国和火国也不例外。

    在知道了这件事后,几个人讨论了下,最后得出的结果是,夜家的人想要他们无藏(身shēn)之地,*他们自己出来。

    但是风雪燃他们,是这种甘心被*迫的人吗?答案肯定是否定的。

    夜家的实力很强大,五大帝国的霸主地位也不差,但是,风雪燃若真想藏起来,恐怕还没有人找得到他。再者说,他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qíng),不过就是闭关而已。找一座大些的山脉,用源力轰出一个山洞来,躲进去,除非他们自己出来,否则想要找到他们,还不是一般的难。

    这一次,银心他们给自己定下了目标,若是到不了帝座的修为,就不出关了。

    若是其他人,恐怕这话就只是一句笑话而已,但是除了银心和无夜之外,他们都有本源之力在(身shēn)啊,想要到达帝座的修为,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至于银心,她修炼的功法比较特殊,实力的增长可一点都不比其他人慢。

    说起来,几人中就只有无夜的修炼速度比较慢了,但是有银心在啊。两人的修炼有异曲同工之妙,只要银心时不时的给她一些修炼方面的建议,或者方法,再加上无夜的修炼天赋,她的速度可并不慢啊。

    风雪燃他们在闭关修炼,安子炫也没闲着,确切的说,从他回到安家后,就没闲过。雪域国风家的事(情qíng),他也知道了,但是知道了又怎样?除了愤怒他什么也做不了。而就算是愤怒,他也只能埋在心里,因为安家还有一个安凝韵在。

    安家主宅的花园里,安子炫正在散步,回来好多天了,今天还是第一次这么自在,没有烦心事呢,轻松自在的感觉从回来,就没有在体会过了啊。

    伸伸胳膊甩甩腿,在扭扭腰,顺手掐上一朵滚动着露水的鲜花,放在鼻子下面闻闻。啊,好清新好香的味道啊。安子炫无比陶醉的闭着眼睛,缓慢的张开双臂,那毫不做作,潇洒从容的动作,看得不远处的侍女一阵痴迷,这其中,当然也包括无意中看见这一幕的安家第二天才安凝韵了。

    远远地,安凝韵一(身shēn)绿色的长袍,款款而来。一头长发随风翻飞,看起来潇洒又唯美,杏核眼,点绛唇,俏琼鼻,火爆的(身shēn)材虽然在衣服的遮掩下,看不真切,但是那种朦朦胧胧的美,却是最吸引人的。

    “炫哥哥终于回来了啊,妹妹都等你好久了呢。外面那么好玩嘛?哥哥玩了这么久才回来,大伯和大伯母都想炫哥哥了呢。”

    安子炫勾起一边的嘴角,谢谢的笑看着站在自己三步之外的安凝韵,“我回不回来貌似不干你安凝韵什么事吧,你想等就等啊,不要和我说,我觉得恶心。还有,我在外面可不是玩的,而是在历练。至于爹爹和娘想不想我,那也不干你什么事。有这闲心管别人的事,还不如好好的修炼呢。”

    其实,安子炫一直都是温文尔雅的,当然前提是不要让他碰上安凝韵。他与安凝韵是堂兄妹,但是从小安凝韵就对他很是痴迷,更是在他十六岁那一年不要脸的勾引他。所以他一直认为,在外人眼中清纯可人,清高自傲的安凝韵,是一个*娃((荡dàng)dàng)妇。再加上安凝韵的做作一直都不为他所喜,因此每每见了安凝韵,他都没有好话说。

    


    


    ps:书友们,我是晚幽,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雪燃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