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最后的最后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晚幽 书名:雪燃天下
    与月殇并没有谈论很久,他们便离开了。而对于婚事,因为月殇也不知(情qíng),便也没有多说什么,只待再次见到水雾的时候,再来解惑了。而在离开之前,他们顺手在(禁jìn)地里带走了一样东西,水国的水之本源。

    眼见他们从紧闭的宫(殿diàn)里,拿走了一样东西,月殇除了在最开始奇怪了下,并没有多余的反应,(禁jìn)地的东西他是知道的,也曾研究过,不过,却并没有得出什么结果来。反复研究无果,他也不再注意了,风雪燃能够带走这个东西,或许也是好事呢。若是他能够解开那件东西的秘密,那么对自家女儿来说,绝对没有坏处的。

    站在窗子边,月殇看着天边泛白的天光,暗暗叹息一声,一夜没睡,让他的精神有些不好,不过,他并没有睡觉,他还在等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女皇水雾,他有信心,天亮之后,水雾一定会来见他的。

    不出他所料,天亮之后,水雾果然来了。水雾来的时候,月殇还站在窗子边,静静地看着天空。

    “你在等我?”

    “是。”

    “你等我,是有什么事(情qíng)吗?”

    “嗯,我在等你给我一个解释。”

    “是关于水兮和月儿的婚事吗?”水雾看着月殇,眼睛里流露着透析一切的智慧的光芒。

    “是。”月殇(身shēn)子一僵,终是没有回头,只是声音有些黯哑。

    水雾上前几步,与月殇并肩站着,歪着头看着月殇的侧脸,道:“月殇,月儿不属于水国。水国太小了,困不住月儿的,你知道吗?”

    闻言,月殇(身shēn)子一震,颤抖的转过(身shēn)来,红着眼睛看着水雾,嘴唇颤抖了几下,才吐出了三个字:“为什么?”

    “月殇。”水雾深(情qíng)地唤道:“你知道的,我一直没有下旨,让月儿和水兮完婚,就是不想让水兮糟蹋了月儿。那天,在听说了那个叫风雪燃的人之后,我就想过,这样的人配不配的上月儿,可是没想到,他居然已经有(爱ài)人了。我失望过的,可是在派人好好查过他们后,我发现,他们这个团体并不只是只有这几个人啊。”

    “还有谁?”

    “火国的火凰皇子和土国被封为青离小王爷的土立清这两人。”

    “这两个人吗?可是,这与月儿有什么关系?”

    “月儿有喜欢的人了,这个人就是火国的皇子火凰。”

    “你想要做什么?”在知道这个爆炸(性xìng)的消息后,月殇第一时间想的不是自家女儿如何,而是水雾又有什么计谋了,不得不说,月殇真的很了解水雾啊。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可是这次,我真的没有什么想法啊。唉,月殇,我们都小瞧了水兮那孩子了啊。这一次,月儿一定会幸福的,只要月儿幸福就好了。我们……不能再让月儿留在水国了,或许,让她离开,是个不错的结果。”

    再次回到月王府,风雪燃和银心的心(情qíng)都很沉重,与月殇的谈话,他们不知道该不该说给水月听。一直以来,在水月的心里,对水雾的评价可并不高啊,若是现在知道了这些事(情qíng),真不知道她会如何想啊。

    想了很久,两人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在这个时候,水月的出现,让他们没有时间在去想了。

    “你们回来了啊,怎么样,没事吧?”看着两人,水月紧张得道。

    风雪燃和银心对视一眼,眼神快速的交流了一下,然后,风雪燃上前一步,道:“我们都没事,皇宫没有我们想的那么难闯呢。”

    “是吗?那么……那么……”

    水月很是激动,连说了两个那么,至于那么什么,她没有说完,但是聪明如风雪燃者,怎么会不知道她要说什么呢?

    “我们见到月伯父了,他很好。对了,还有件事,我们想了很久,最后我还是觉得你有知道的权利,就是……”

    随后,风雪燃用平静的声音,把月殇讲的那个给水月讲了一遍。

    听完了风雪燃讲的故事,水月有些茫然,道:“风雪燃,你给我讲这个故事,是要告诉我什么吗?”

    风雪燃看了看早就围上来的安子炫几人,沉声道:“水国(禁jìn)地里的那件东西,我已经得到了,月伯父我们也见到了,他很好,也绝对不会有什么事(情qíng)的。现在,我们需要知道的是,接下来要怎么做。”

    “接下来要怎么做?”安子炫看着风雪燃,有些疑惑。

    “嗯,因为水月的婚事,我们要想想,是逃婚呢,还是乖乖地嫁给水兮做太子妃。”

    “嫁给水兮绝对不可能。”安子炫道。

    “那就是逃婚了?”

    风雪燃一句话出口,四周皆静,所有人都低下头,沉默了。

    逃婚,说起来容易,可是做起来,却很难啊。要知道,他们要逃得,是一国太子的婚事啊,就算是有女皇陛下在背后支持他们,舆论的压力,也足以压垮整个月王府了。更何况,水月的父王月王爷还在皇宫的(禁jìn)地呢。

    “父王不会有事(情qíng)的对吗?”

    “是,水雾的话或许不可信,可是月伯父的话,绝对是能相信的。”

    “那,我们就逃吧。”

    水国的边境,是一座高大的山脉,山脉很大,东西贯穿水火两国。在山脉中心地带,有一个美丽的小山谷,三个月前,几个人受了很重的伤,闯进了这座山谷里,且住了下来,这一住,就是三个月啊。

    三个月来,他们没有出过山谷半步,而山谷里,从他们来了之后,就一直氤氲着源力的波动,这波动不大,但声势绝对不小。每天,方圆十里之内,都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山谷里强烈的源力波动。

    索(性xìng),这里人迹罕至,要不然,指不定要引起多大的(骚sāo)乱呢。

    这(日rì),天气很好,谷内的一条小河边,聚集了很多人,她们沿着河岸,席地而坐,偶尔交谈几句,画面看起来,其乐融融。

    “雪燃,你终于出关了啊,都三个月了呢。”

    “是啊,没想到这次闭关,又是三个月,唉,银心美人,有没有想我啊?还有哦,让你们担心了,真是不好意思。”

    “才没有想你呢,也没有担心你。”

    “呃……”

    风雪燃无语的抬头看着湛蓝的天空,思绪回想到了三个月前。

    那天,水月答应了逃婚,几人就没有浪费时间,迅速收拾了下,准备逃离云城。可是没想到,在他们刚刚出城门之时,就被人围住了,而围住他们的人,水月一点都不陌生,那是皇城的(禁jìn)卫军啊,更恐怖的是,那当先一人,赫然便是太子水兮。

    初始,他们以为这些人是女皇水雾派来的,可是在与水兮交谈几句后,却发现,女皇原来全不知(情qíng),这一切都是水兮做的。而同时他们也知道了,水国最可怕的人不是女皇,而是水兮,所有的事,水兮都知道,但是他什么也没说,而是隐藏了二十多年,直到这一刻,也不知道是不是觉得眼前都已经是死人了,水兮毫无保留的全部说了出来。

    之后的事(情qíng),没有丝毫的悬念,两方人马火拼起来。

    那一场战斗,极为的惨烈。水兮带来的人尽数全灭,而风雪燃他们也是人人带伤。而水兮本人,也死在了风雪燃的手中。

    云城之外发生了这样的大事,很快就会被人发现,几人没敢停留,拖着重伤的(身shēn)体,连夜奔袭,逃到了这座山脉里。

    再山脉的中心地带,他们找到了一个小山谷,便住了下来,开始养伤。之后,风雪燃在养好伤后,将水之本源一分两份,一份给了水月,铸就了水月水灵之体。还有一份,他自己吸收后,便开始闭关,准备炼化水之本源。

    而这一闭关,又用去了三个月的时间。而在这三个月里,风雪燃成功的突破了君级,成为了几人中第一个晋级皇座的高手。

    “皇座了啊。”风雪燃低喃一句,神(情qíng)复杂之极。

    想当初,他离开家的时候,还只是源力契约师的修为,这才短短一年多的时间,便修炼到皇座的修为了,这要说出去,绝对没有人相信,普通人,想要在十年之内突破到尊座,都不太可能,可他倒好,只用了一年的时间,便突破至皇座了,这天赋,不得不说,绝对属于妖孽级别的。

    当然了,关于这一点儿,他是绝对不会承认的,在他看来,这一切都是傲天神诀的功劳,与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终于突破到皇座了啊,风雪燃,你简直就是个妖孽。”安子炫在一边听到了风雪燃的喃喃自语,酸溜溜的说道。

    风雪燃瞟了安子炫一眼,道:“知道你羡慕嫉妒恨,哥不跟你一般见识。”

    一句话,让安子炫双眼冒火,很想要冲上前去,揍扁风雪燃那张俊俏的脸蛋,可是一想到他的等级,又偃旗息鼓了,现在冲上前去,纯粹是找虐啊,他可不笨,才不做这种事呢。

    “唉,雪燃,你说,我父王现在怎么样了?”水月看着天空,似是无意识的道。

    风雪燃低下头想了一会儿,道:“在这里待了几个月了,也是时候离开了。”

    “那,我们接下来是要回去云城吗?”

    “水月,云城我们最好永远都不要回去了。”

    想到已经死去的水兮,水月(身shēn)子一震,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神(情qíng)看起来有些悲哀的意味。

    时间过去了很久,才听到她低声道:”我知道了。”

    ps:这一章写的很简略,有些无厘头的感觉,或许有些看不懂,幽幽在这里说声不好意思了。嗯,要是看不懂的话,请大家果断跳过这一章吧。

    


    


    ps:书友们,我是晚幽,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雪燃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