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婚事背后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晚幽 书名:雪燃天下
    躲在宫(殿diàn)之顶,风雪燃和银心小心翼翼的揭开一块瓦片,探头探脑的向下望去。

    精致的房间里,一名(身shēn)穿白色长袍坐在桌边,手里端着一个白玉雕成的酒杯,正慢悠悠的饮着酒,姿态那叫一个悠哉啊。

    两人对视一眼,眼中精光闪耀。再出发之前,水月害怕三人对面相见不相识,特意找来父王的画像,给两人看过,因此,在看到那白袍中年人的那一刻,两人就确定了他的(身shēn)份了。只是,因为怕水雾用了一个假的来迷惑他们,因此他们也没敢贸贸然的上前相认。

    只是,他们没有现(身shēn),却被那白袍中年人发现了。

    “既然来了,就下来一起喝一杯吧。”那白袍中年人淡淡的道。

    银心看了看风雪燃,却见风雪燃点了点头,不再迟疑,两人一个旋(身shēn),便下了屋顶。轻轻的推开房门,两人就那么毫无防备的走了进来。

    见到两人的动作,那白袍中年人眼中精光大放,赞许的点点头。

    走到那白袍中年人面前三步远,两人轻施一礼,道:“晚辈风雪燃「银心」,见过月伯父。”

    “你就是风雪燃?果然少年英雄啊。”月殇笑了笑,很是满意。

    她说的果然没错啊,这风雪燃的确是个人物啊,要是他的话,倒也能配得上我家月儿了,只是看他(身shēn)边的这女子,比起我家月儿,可丝毫不差啊。唉,可惜了。月殇摇摇头,眼中满是惋惜的神色。

    月殇那句“你就是风雪燃”,让风雪燃疑惑万分,要知道,这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啊,而且水月回到月王府的时候,月殇就已经被囚(禁jìn)了,可现在看月殇的样子,似乎他认识他们似的,这怎么可能呢?

    相比较风雪燃的疑惑,银心更在意的是月殇的眼神,她一直坚信人的眼神是最不会骗人的,所以,在看到月殇眼中的惋惜之色的时候,便暗暗戒备起来,这可是水国皇宫啊,万万不能放松警惕啊。

    对与银心的戒备,月殇看到了,但是他什么也没说,在他看来,这样的(情qíng)况下,若是没有一点儿戒备意识,恐怕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若是晚辈没有听错的话,刚刚月伯父说‘你就是风雪燃’?敢问月伯父,怎么知道晚辈的?”风雪燃很恭敬,神色间也很诚恳,他是真心实意的想要知道啊。

    “想要知道你们,其实不难的。”月殇笑了笑,高深莫测的道。

    风雪燃看了看银心,想了一下,便即恍然大悟。月殇既然能被囚(禁jìn)在水国的(禁jìn)地之内,那么就绝对不可能是水兮做的,既然不是水兮,那么就只能是女皇水雾了。但是,让风雪燃想不通的是,水雾为什么要告诉月殇自己的事呢?

    “难道,是女皇陛下告诉月伯父的?”风雪燃试探的问道。

    月殇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看着风雪燃,点点头。

    风雪燃再次被震动了,水雾此举何意?还是说,她有什么(阴yīn)谋?先是水月和水兮的婚事,现在又是月殇,这其中定是有关联的,可是,到底有何关联呢?还有,水雾这样做,难道是故意引他们来(禁jìn)地的?

    想到这个可能,风雪燃的脸色一瞬间变得雪白。

    似是知道了风雪燃的想法,月殇笑了笑,自信的道:“你不用担心,这不是陛下的计谋,你们来到这里的消息,她完全不知(情qíng)。”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有些问题,想要问月伯父,不知道月伯父可愿为我们解惑。”这次开口的,倒是银心了。

    “你是叫银心吧,呵呵呵,你们想要知道什么,就问吧,能说的我一定会说的。”月殇的表(情qíng)变得有些忧伤,语气也沉重起来。

    抿了抿唇,银心郑重的道:“月伯父是自愿留在这里的对吗?还有,外界传是太子水兮囚(禁jìn)了月伯父,其实不然,真正的人是女皇陛下对不对?太子水兮只是个幌子。还有,水月和水兮的婚事,月伯父为什么不阻止?水兮是什么德行,月伯父应该知道的一清二楚吧。”

    “你是看到我的源力还在,没有被限制,才会猜我是自愿留在这里的对不对?这世上,有谁愿意被(禁jìn)锢在一个地方呢?至于月儿的婚事,放心吧,她不会嫁给太子的。”

    说到前面几句,月殇的表(情qíng)很是忧伤,但是到了最后,就变成了坚定。这看的风雪燃和银心暗暗吃惊,看月伯父的样子,这其中必有内幕啊。

    “月伯父似乎太过肯定了啊,恐怕月伯父还不知道吧,这次他们的婚事,是从皇宫里传出来的,而据可靠消息,这是女皇陛下亲口说的。”风雪燃定定的看着月殇,别有深意得道。

    “你们不用试探了,我说了不会就是不会。”

    “可是月伯父只是这样说的话,实在是让我们不敢深信啊。前段时间金国的事(情qíng),月伯父大概早已知晓吧。”

    风雪燃突然提到金国的事(情qíng),别人听来是莫名其妙,但是月殇是聪明人,只这一听,就知道了风雪燃的潜在意思,他是水国的月王爷,金国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qíng),他当然是知晓的,金国太子为了皇位,弑父,囚(禁jìn)自己的亲妹妹,难保他不会为了其他的东西,而出卖自己的亲生女儿。风雪燃这是赤果果的怀疑啊,而且还是当着他的面怀疑他呢。

    “风雪燃是吗?谢谢你这么关心我的女儿啊。你放心吧,他是我的女儿,我比谁都希望她能够快乐。哼,水兮想要娶我的女儿,简直是做梦,他也配?”

    从月殇眼里迸(射shè)的恨意,吓到了风雪燃和银心。要是说月殇很是愤怒,他们倒也理解,可是这么强烈恨意是怎么回事?要知道,再怎么说,月殇都只是臣子啊。(身shēn)为臣子,女儿要做太子妃了,他应该高兴才是啊,现在的太子妃,就是以后母仪天下的皇后,这可是无上殊荣啊。虽然水兮不是好东西,可是家族里有个能够当皇后的人,也是很不错。而且,就算是月殇不满意,可也不应该表现出这么强烈的恨意啊?

    还有,刚才月殇还说过,水月肯定不会嫁给水兮的。水月不愿嫁给水兮,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qíng),可是月殇居然很肯定地说,她不会嫁给水兮,这句话,似乎大有深意啊。

    难道,这桩婚事的背后,还另有隐(情qíng)?

    “月伯父,晚辈知道,这件事的背后一定另有隐(情qíng),也知道凭借我们不明来历的(身shēn)份,实在是没资格知道,但是为了水月着想,还有她关心的月王府,晚辈恳请月伯父,说出一个让我们信服的理由。”

    “我说的话,你们相信?”

    “信。”

    “好吧。”月殇想了想,缓缓的道:“我跟你们说一个故事,等听完了这个故事,你们大概就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自信了。二十年前,我还是一个……”

    听完了月殇的故事,风雪燃被雷得里焦外嫩,这故事也太狗血了吧。

    首先,故事中,有一个男猪脚,那个男猪脚是一个年轻气盛的将军。而女猪脚是男猪脚,也就是那个将军的未婚妻。有一天,男猪脚奉命前往边疆,镇守三年的时间,而女猪脚与男猪脚依依惜别后,约定等男猪脚回来的时候,两人就成亲。可是,在男猪脚从边疆回来后,得知女猪脚已经嫁给了自己效忠的君王,且已(身shēn)怀六甲,即将临盆了。男猪脚很是伤心,再一次与女猪脚单独对话的时候,得知,当初是君王见了她的美色,将她强抢入宫的。而她的家族,为了荣华富贵,丝毫也没有为她做什么,反而使用卑鄙的手段,*她讨好君王。知道了这些事(情qíng),男猪脚又是伤心,又是生气,外加痛苦万分,可又什么都不能做。

    后来,女猪脚在后宫的争斗中,被人诬陷,君王也不相信她,若不是还有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她已经被君王处死了。可就算是这样,君王也下了圣旨,在她肚子里的孩子出生后,便要处死她。于是,男猪脚为了女猪脚,在取得君王的信任后,背叛了他,得到了全国兵力的男猪脚,暗杀了君王,救了女猪脚。

    最后,男猪脚没有当皇帝,而是扶持了女猪脚,做了一代女皇。其实若是故事就到这里结束了,那么肯定是很完美的,将军为了(爱ài)人,血染黄沙,很凄美啊。可惜,当上了女皇的女猪脚,因为在宫斗中收到的伤害太多,扭曲了思想,满脑袋都是报复,变得极其可怕。可就算是这样,男猪脚还是一直守候在女猪脚(身shēn)边。直到女猪脚熄灭了自己的恨意之火,男猪脚才在家族的安排下,娶了妻子,并且生了一个女儿。索(性xìng)女猪脚也知道这样的两个人,已经是不可能在一起的,而男猪脚需要一个继承人,便也没阻止。

    女猪脚生了一个儿子,但是她很不喜欢她的儿子,因为他的存在,提醒着她,曾经怎么也忘不了的过去,与自己的伤痛,还有可望而不可及的(爱ài)人。可毕竟是自己十月怀胎生下来啊,虎毒尚且不食子,她在不(爱ài)自己的儿子,也狠不下心来伤害他。最后,女猪脚想了一个方法,对自己的儿子采取不管的态度,任他想怎样就怎样。可是没想到,长大了变的纨绔的儿子,居然喜欢上了(爱ài)人的女儿。若是(爱ài)人的女儿也喜欢她的儿子,她自是乐见其成,可是(爱ài)人的女儿,分明不愿意啊。一边是讨厌的儿子,一边是自己百般宠(爱ài)的(爱ài)人的女儿,这结果自是不必说了的。

    而那之后的事(情qíng),便如风雪燃知道的了。通过这个故事,风雪燃是知道了月殇哪里来的自信了,女皇水雾不愿意自家儿子娶(爱ài)人的女儿啊。可若是这样,那么为什么女皇要传出这样的消息呢?

    


    


    ps:书友们,我是晚幽,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雪燃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