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婚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晚幽 书名:雪燃天下
    从那天见过女皇水雾后,水兮就一直没有在去过月王府。对这件事,水月还有些担心的,但是风雪燃只说这是正常的,水月万分不解,想要仔细问问风雪燃,但是风雪燃只说天机不可泄露,便再也不肯说太多了,水月有些不满,但是一想到是风雪燃说的,就也没说什么了。

    但是没想到,银心看出了水月的(情qíng)绪,于是就与水月说了个清楚明白。

    因为银心说的那句话,水兮定然不快,然后女皇水雾一定会留下水兮聊聊天,然后就会在聊天中聊起见过的几个人,再然后不用银心说,水月也就知道了。

    知道水兮不会来月王府烦自己,水月很开心,连续几个月的(阴yīn)沉心(情qíng),终于拨开云雾见月明了。于是,月王府里的侍从之类的,都感觉道月王府里似乎不一样了,每个人走起路来,也都是飘飘然的。

    有敏感的人看出,从郡主的那些朋友来到王府后,郡主就不一样了,脸上的笑容变多了,而王府里,也多了丝生机,而且就在女皇陛下召见过他们后,这种感觉更明显了。

    水月很开心,从来都没有这么开心,虽然父王还是被囚(禁jìn)着,可是有朋友在,她不怕了,也不担心了,因为她知道,万事不是只有自己顶着,也不是只有自己承担者,他有朋友帮自己承担自己承担不了的事(情qíng),她不是一个人作战了。

    每天和风雪燃他们大街小巷的乱窜,云城大大小小的地方,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甚至是云城中熟悉水月的人,都知道了月王府的月郡主这段时间很开心,天天和一大群俊男美女到处跑,到处跳,美其名曰“观赏云城的景色”。

    不过,这样的(日rì)子也没过多久,就从宫里传出小道消息,女皇陛下有意让太子水兮迎娶月王府的月郡主水月为太子妃。

    初听到这个消息,水月傻了眼,她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好端端的女皇陛下突然就把这件婚事提上了台面。之前虽然也有过这样的说法,但是女皇陛下一直没有亲口说过,所以水月没有太多担心的。

    只是这次,居然是宫里传出的消息,女皇陛下一向对宫里扑风捉影的事(情qíng)很反感,可是这次居然会有小道消息传到月王府,那么就表明,这件事已经有很多人知道了,就算是月王府消息灵通,先知道了这件事,可不用多久,整个云城的人都会知道的,甚至很快就会传遍水国。

    那么到时候,恐怕就不只是水国了。

    火凰知道了会怎样?这是水月最担心的事(情qíng)。

    而就在水月担心火凰知道了这件事后会怎样的时候,火凰比她预想的消息灵通很多,他已经知道了这件事,而时间就在水月得知这件事的时间之后没多久的时间。

    “你说什么?水国太子即将迎娶月王府的月郡主为太子妃?这消息可靠吗?”

    火凰端在手上正准备喝的茶,连同杯子在内,均和地板来了一次亲密接触。没有理会茶杯和茶,火凰现在的全部心神都放在了刚刚听到的消息上。

    “是的,(殿diàn)下,这件事是在水国皇宫里的探子探听到的,消息来源与女皇水雾之口。因为(殿diàn)下一直嘱咐我们要是有水国的消息,不管大小,一定要再第一时间禀报于您,所以属下在接到消息后,就连忙来见(殿diàn)下了。”一名黑衣人跪在地上,恭敬地道。

    “消息确认无误吗?”

    “回(殿diàn)下的话,属下确定。”

    一句话落下,跪在地上的黑衣人就感觉到四周变冷了,而且越来越冷,一向火(热rè)的火国,此时就像是要结冰了似的。空旷的宫(殿diàn)里,似乎瞬间就被填满了,空气都被挤走了,黑衣人感觉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了,(裸luǒ)露在外面的皮肤,也像是有刀子在割,全(身shēn)一阵火辣辣的刺痛。

    “前几(日rì),我一直让你注意的那几位月王府的客人,如今还是在月王府吗?”

    “这几天我们一直没有接到关于他们有丝毫移动的消息,至今,他们应该是还在月王府的才对。”

    “还在月王府吗?那就好啊。”

    得知风雪燃他们还没有离开月王府,火凰放心了,只要风雪燃他们在,水月必定不会有事的。

    他,相信风雪燃他们。

    水国皇宫内,风雪燃和银心藏在暗处,仔细的观察着周围的动静。因为来过一次,而且那次风雪燃记下了皇宫里的地形,所以这次,风雪燃和银心没有费多少力,便找到了之前水雾召见他们那座亭子。

    走进亭子里,两人看着熟悉又陌生的景物,心里感叹万千啊。

    虽然知道他们一定会再次来到皇宫里,但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同时,他们也没想到,经过上次的事(情qíng),水雾应该会好好的考虑下接下来要做的事(情qíng)。至于水月和水兮的婚事,再见过了银心这样的美人后,风雪燃猜测水兮现在应该没有精力去想与水月的婚事才对,没想到,这么快就传出了水兮将要迎娶水月的消息。

    这个消息,让风雪燃措手不及,但庆幸的是,早在之前,他就已经想好了接下来要怎么办了。而水月的婚事,也正好是个绝佳的借口。

    从来到云城后,星儿便让那个实力强大的保镖四处查看了月王爷的行踪,但是没想到,那个保镖再找了除皇宫之外,所有云城的地方,还是没有找到月王爷的下落。

    于是,答案显而易见了。

    要么,月王爷被囚(禁jìn)在皇宫里。要么,月王爷已经死了。或者说,月王爷被藏在了一个隐蔽的地方。

    月王爷死了,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qíng),不说他的修为高深,就是他手上握着的军权,也让水雾不敢轻易动他,所以,月王爷现在绝对还活着。至于被藏在了隐蔽的地方,事实上,凭着月王府的势力,想要躲过月王府的追查,似乎不太可能啊。这两条都不可能,那么就只剩下最后一条了,月王爷被囚(禁jìn)在了皇宫里。

    于是,再想到这点儿后,风雪燃和银心相携而来,出现在了皇宫里。

    皇宫太大,想要这么大的皇宫里找到一个人来,是很不容易的,不止是量太大,还有难度,要知道,皇宫里的守卫,可是最多的,还有他们的实力,也是很强大的。

    唉,貌似,每次闯皇宫的事(情qíng),都是风雪燃和银心两个人啊。

    在亭子里辨认了方向,两人有惊无险的躲过无数侍卫,在一个个宫(殿diàn)里寻找着月王爷的踪迹。

    终于,再找了大大小小不下几十座宫(殿diàn)后,两人终于找到了一个不可能住人,但是很有可能的地方,水国皇宫的(禁jìn)地。

    


    


    ps:书友们,我是晚幽,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雪燃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