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暗自揣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晚幽 书名:雪燃天下
    “太子(殿diàn)下今(日rì)来,是来看月的吧。”银心笑眯眯的道。

    虽然脸上在笑,但是银心心里早就在骂娘了。水兮赤果果的眼神,让她很不爽,但是为了水月和风雪燃的计划,她又不能做什么,心里别提多难受了。以她以前,根本就不会有这么多的顾虑,看不惯的,直接动手,管他是谁?可那是以前啊,以前她是一个人,所以怎样都无所谓的,可是现在,她还有风雪燃,还有水月他们这一群同伴,她不能凭着自己的想法来做啊。

    不过,虽然心里很不爽,但是也没多少抗拒吧,为了风雪燃,她可以做任何事的。

    “好美……”水兮明显的魂不守舍,银心说了什么,他都不知道。

    “太子(殿diàn)下!”银心暴喝一声,吓得水兮一个哆嗦,终于从深度思考中回过神来了。

    不愧是水国的太子(殿diàn)下,水兮的应变能力很强,在察觉道自己的失态后,水兮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恢复了那个自认为很风度翩翩,很玉树临风的水国太子(殿diàn)下水兮。

    “你好,我叫水兮,是……”

    “水国的太子(殿diàn)下?这个我知道的。”银心笑的很魅惑的道。

    “美人知道我?真是难得啊。”嘴上说着难得,但是水兮的脸上却是很欠扁的得意洋洋。

    银心笑的更媚惑了,上前几步,离水兮更近了一些,“水国太子(殿diàn)下闻名水国,小女子知道太子(殿diàn)下,是很正常的吧?”

    “我闻名水国?我怎么不知道?”水兮故作惊诧的道。

    “很多人对于自己的出名,都不是很在意的。没想到,太子(殿diàn)下就是这样的人,真是很难的啊。不过,其实呢,出名也是好事呢,特别是出(身shēn)在皇室的人。呵呵,太子(殿diàn)下以为如何?”风雪燃道。

    水兮斜睨了风雪燃一眼,在看到风雪燃俊美的脸蛋后,眼神一暗,有冷光划过。随后,他便不再注意了。

    不过,他不再注意风雪燃了,却注意到了无夜。今天的无夜还是一(身shēn)黑衣,配上冷艳的气质,有种特别的感觉,那是引(诱yòu)人征服的感觉。只是这气质,就足以吸引水兮了,更别提无夜还有着不比银心差的如雪容颜。

    不只是无夜,还有风清云,或许风清云没有银心的魅惑,无夜的冷艳,但是她的清淡如风,却最是让人着迷,她就是像是一丝风,自由自在的飘((荡dàng)dàng)在星空下,不会为谁停留,也没有人会让她停留,飘渺无踪。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或许说的就是风清云吧。

    “看看,你们都知道了本(殿diàn)下是谁了,但是本(殿diàn)下却还不知道你们是谁呢,这似乎很不公平啊。三位美人,可否做个自我介绍呢?”看着银心三人,水兮眼里露出*邪的冷光,这三个美人,他都要了,这一生能得这三位美人,真是不枉此生了啊。

    忍受不了水兮的目光,无夜冷哼一声,转(身shēn)在桌子边坐了下来。无夜丝毫不给面子的行为,没有让水兮生气,反而更让水兮增添了一些乐趣,这样的女子要是征服起来,一定很爽。

    对与水兮出现在月王府的事(情qíng),水月并没有丝毫的意外,但是让水月想不通的是,明知道水兮是个怎样的人,为何风雪燃没有阻止水兮见到银心她们呢?只有一个她,就已经让人很心烦了,现在再加上银心、无夜和风清云,岂不是乱了(套tào)了吗?风雪燃他们到底在想什么?

    还是,他们这样做与之前他们神神秘秘定下的计划有关?

    “风雪燃,为什么要这样做?”

    “什么为什么?”

    “水兮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很清楚的,但是今天,今天……”

    了然的笑笑,风雪燃上前几步,拍了拍水月的肩头,道:“你大概也猜到了吧,这是我的计划中的一部分,而且是很重要的部分。安子炫他们来水国的事(情qíng)虽然只有你一个人知道,但是不要忘记了,水国不只有太子水兮,还有女帝水雾,水雾能够在皇帝宝座上一坐这么多年,肯定不是什么小角色。事实上,在我看来,我们的一切都没有逃过水雾的耳目。”

    “怎么可能?要是水雾早就知道了我们的话,她肯定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我们。既然不会放过我们,那她为什么不采取行动呢?她应该知道,现在我对水兮是恨不得杀之而后快,她这样无所谓的任由水兮来见我们,是什么意思?难道她就不怕我们乘机杀了水兮?还是她认为我们不敢杀水兮?”

    水月的话说完,所有人都沉默下来,片刻后,包括银心在内的所有人都定定的看着风雪燃。无语的看着一双双如狼似虎的眼睛,风雪燃抚额,一个个的都当自己是什么?什么都知道的先知?还是神啊?拜托,他也是人好不好啊,是有血有(肉ròu)的凡人啊。

    “雪燃,你不说些什么吗?”银心好笑的看着风雪燃郁闷加纠结的样子,笑眯眯的添了一把火。

    风雪燃揉揉额头,看着银心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嘴角抽了抽,道:“我是人。”言外之意是,我是人,不是什么事(情qíng)都知道的,你不要问我了好不好。

    “我当然知道你是人啊?难道说,你以为自己不是……”

    “银心!”

    “呵呵呵,开玩笑的。”

    撇撇嘴,风雪燃白了银心一眼,道:“我又没见过水雾,肯定不知道她是怎样想的啊?不过,我大致能够猜到一些。首先,她肯定知道我们想杀水兮,之所以不担心,第一,是觉得我们不敢杀他,第二,是认为我们不会杀他,第三,就是有绝对的把握,认为我们杀不了他。这三点中,个人觉得第三点的可能(性xìng)比较大。”

    话毕,风雪燃瞅了瞅其他人,摇摇头,老神在在的欣赏着他们努力思考加纠结的样子。

    最后的最后,几人想了很久,还是觉得风雪燃说的那三点比较接近事实。水兮是水国太子,(身shēn)边有高手保护着,是很正常的事(情qíng),而且这些高手的实力,最低也该在君座的修为才对。猜出了实力,但是人数他们就猜不到了。

    之后,风雪燃还叫星儿召唤出自己的影,详细的询问了下能够成为影的实力(情qíng)况。但是影所给的答案却是视(情qíng)况而定,没有一定的标准,不只是影,就连安子炫他们也是这样说的。这样的答案不是风雪燃要的,但是他也知道,这是事实。因此,风雪燃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多久。

    不知道实力(情qíng)况,不知道人数多少,甚至有没有人都不知道,但是风雪燃一点儿也不着急,就像没事人一样,每天拉着银心和水月他们一起在云城大街小巷到处乱窜,各个酒楼尝鲜,真是哪里(热rè)闹就去哪里。

    而且,比较奇迹的是,一向常常跑月王府的水兮,在那次到过月王府见到银心他们后,就再也没有来过月王府了。期间水月还有些奇怪的,问了风雪燃原因,但是风雪燃却只是说,这是正常的,要是他来了,那才叫不正常呢。水月好奇,缠着风雪燃问为什么,拗不过水月的胡搅蛮缠,风雪燃只得说,是因为水雾,就不再多说了。

    之后,水月还想问什么,但是被风雪燃以天机不可泄露为由拒绝了。被拒绝,水月也没想太多,万事有风雪燃在呢,她就不用*心了,还是好好休息休息吧,天知道这几个月来,她每天根本就不敢睡,生怕一觉醒来,世界就变得她都不认识了。

    就这样过了几天,皇宫里突然传来消息,皇帝陛下传召月王府郡主水月,还有月王府的几位客人。

    接到消息的时候,水月很是惊异,传召自己还可以理解,但是还有风雪燃他们,就太奇怪了。不过,虽然奇怪,但是也从侧面证实了,水雾的确知道他们,而且还有了准备的事实。

    坐上月王府准备的马车,几人优哉游哉的前往皇宫的方向。

    做在风雪燃对面的水月,看着风雪燃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着急得道:“风雪燃,你都不着急吗?水雾现在传召我们,还不知道要做什么呢。我们这样一点儿准备都没有的,会不会不太好啊?”

    “准备?什么准备?”风雪燃好奇的道:“水月啊,是她要见我们啊。不是我们要见她,还要准备?准备什么?我才不要准备呢,她的儿子不是好东西,都是他这个娘教的不好,还要准备?我去了就不错了,还准备什么啊?闲的吧?”

    水月石化了,她的意思是说:我们都没有做好应付水雾的准备,就这样去见她?万一她要对我们动手呢?我们是要束手就擒,还是反抗?还有,见了她之后,我们要注意些什么?或者说,要不要准备下皇宫的布置图?最后,最重要的一点儿,要不要弄好逃跑路线?

    可是,风雪燃的理解,似乎南辕北辙啊,偏题偏得太厉害了,唉。

    银心好笑的看着一脸莫名的风雪燃和囧囧的水月,道:“雪燃,水月的意思是,我们要不要做好准备,应付水雾的难题和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qíng),你听成什么了。”

    看了看一脸无奈的水月,再看看一脸促狭的银心,风雪燃脑门上划出三道黑线,敢(情qíng)还可以这样理解啊,尼玛,这下闹了笑话了。

    “扑哧”

    “扑哧”

    “……”

    好久没有看到风雪燃犯傻了,安子炫他们觉得好惊奇,一个个笑得东倒西歪的,丝毫不给风雪燃面子,见此(情qíng)景,风雪燃的脸黑了。但是没想到,几人看到风雪燃罕见的黑脸,笑得更厉害了。唉,谁叫风雪燃一直一副高深莫测,似乎天下事我心(胸xiōng)的拽样,看吧,这下遭报应了吧。

    唉,这是不是就叫凡事莫装*,装*遭雷劈?

    


    


    ps:书友们,我是晚幽,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雪燃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