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凌寒的痛苦日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晚幽 书名:雪燃天下
    “原来雪燃已经有了想法了啊,只不知,是否能够稳压凌寒一筹。”这次开口的是青离,虽然在之前他就知道风雪燃有了想法,不过,现在看风雪燃一脸的笃定,还是有些好奇。

    “这个问题吗,到时候再说好了。暂时不讨论,暂时不讨论,呵呵呵……”风雪燃打着哈哈,避重就轻的道。

    接下来几天,是凌寒的痛苦(日rì)。

    风雪燃是完全听从了凌寒的话,大大小小,几乎所有的事,都向凌寒请教,起初,银心等人还没明白他的意思,到后来就完全明白了。

    于是,除了银心之外,每个人每天都要找凌寒好几次,而每次问的问题,都是大同小异的,甚至,还有好几个人那一个问题,每个人问一遍,惹得凌寒只想骂娘。最让凌寒受不了的是,包括风雪燃在内的所有人都来了,可是就银心不见人影,气的凌寒连杀人的心都有了。可奈何,之前他有说过可以问自己,又为了想要追银心,凌寒只有哑巴吃黄连,暗自吞落一片苦涩,那(情qíng)景,怎一个惨字了的啊。

    值得一提的是,红枫桥边,那个她们的老师,也终于来到第十八层,看过他们了,不过,没待多久,就被风雪燃以他们要修炼为由,给赶了出去。

    说赶,也不怪他们。任谁和一个一年不洗澡的人共处一室,也受不了啊,所以他们的行为是(情qíng)有可原的。

    不过,这也正好证实了他派凌寒的指导风雪燃这一项举措的,是正确的,是非常正确的。因此,红枫桥边很欣慰,非常的欣慰,所以在临走前,他夸奖了凌寒。

    而这一连串的事(情qíng),直接导致了凌寒的悲剧。

    原先,风雪燃还看着凌寒认真回答他们的问题的面子上,晚上没有来打扰他,从红枫桥边去过后,他们就算是晚上也不给凌寒休息的时间,时而大半夜的,使劲敲门,而往往凌寒开门后,就只是一个诸如修炼时的姿势对不对,这种很让人无语的问题。

    凌寒只有一个人,而风雪燃他们足足有十个人,就算是没有银心,他们也有九个人,试想下,九个人轮流的,每人每天问一个问题,那也是九个啊。九个问题不多,可问题是,风雪燃他们会只问一个问题吗?

    “疯女人,你最近很悠闲啊。”靠在墙上,凌寒看着正一派悠闲的涂着指甲油的贺兰飘,不咸不淡的问道。

    贺兰飘瞟了一眼凌寒,笑眯眯地道:“是啊,我又没什么事(情qíng)做,每天除了修炼还是修炼,比不得可(爱ài)的小凌寒你啊。话说,你的红枫老师最近给你找的师弟师妹们,一个个都很有型啊。”

    “很有型?”凌寒的嘴角抽了抽。

    “是啊,那个风雪燃优雅淡然,风清云潇洒率直,银心魅惑迷人,安子炫清朗风流,暗夜冷艳清幽,金星(娇jiāo)小可(爱ài),木言幽默风趣,水月温柔似水,火凰狂傲不羁,青离谦逊清肃,啧啧啧,每一个都是让人着迷啊。”

    凌寒很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不是知道贺兰飘那个疯女人的秉(性xìng)的吗?为何自己还会来找她呢?看来是这段(日rì)子以来,被风雪燃他们给搞得精神失常了。

    凌寒转(身shēn)就想走,可又在贺兰飘的一句话中,停下了脚步。

    “你今天来,是想要问问我怎么对付风雪燃他们的吧?”

    “疯女人,你怎么知道我今天来的目的?”

    “还记得吗?我回来的第一天,就去找过你的。貌似那时,你心(情qíng)正不爽啊。咯咯咯……真是没想到啊,一向是万众少女眼中最理想的(情qíng)人的凌寒,也会有吃瘪的时候啊。这件事(情qíng)要是让别人知道了,不知道会怎样哦。”

    “知道怎样,不知道又怎样?我凌寒只不过是凡体(肉ròu)胎而已,会有人不喜欢是正常的吧。”

    “哦哦哦,我知道了。”贺兰飘连连点头,看着凌寒笑得很诡异。

    抖抖(身shēn)子,凌寒现在只想赶紧离开,这个疯女人太恐怖了,要远离啊要远离。

    “你到底有没有办法,要是没有的话,我就走了。”

    “可(爱ài)的小凌寒啊,这么急干什么啊?我告诉你啊,想要追到银心那个小美人,你首先要解决的是风雪燃,不过,这次呢,我可以和你合作哦。”

    “怎么合作?”

    “我要风雪燃。”

    “……”

    看着凌寒,贺兰飘笑得好不得意。

    在凌寒找贺兰飘的第二天,贺兰飘就光顾了风雪燃他们住的第十七层,她的来意为何,起先颇让人费解,不过,在看到她瞧着风雪燃的眼神后,所有人都明白了。

    不明白不行啊,贺兰飘的眼神太露骨了,露骨的让人想要忽视都不行啊。

    而如此,风雪燃的苦(日rì)子来临了,不仅要应付贺兰飘,还要应付银心的醋意,外加金星的幽怨眼神,以及伙伴们调侃的目光。

    风雪燃表示,好累啊。

    “风雪燃,今天的修炼怎样?”贺兰飘满脸的笑意,声音妩媚得道。

    “还好。”风雪燃(阴yīn)着脸,干巴巴的回了两个字。

    “那就好了,呵呵呵。”贺兰飘一声(娇jiāo)笑,花枝乱颤。

    仔细的打量着风雪燃,贺兰飘似乎没有察觉到银心杀人的目光。不过,她没察觉到,不代表风雪燃也没察觉到啊。

    “银心,累了吗?我们回去休息好不好?”风雪燃满脸的柔(情qíng),声音温柔的似乎可以掐出水来。

    斜睨了一眼风雪燃,银心不冷不淡的道:“累倒不至于,只是不喜欢修炼的时候有人看着,让人很是心烦。”

    风雪燃脸上的笑容加大,了然的点点头,转(身shēn)对荷兰飘道:“我们要修炼了,贺兰小姐若是没事,就请回吧。”

    贺兰飘再次忿忿不平的离开,在她的(身shēn)后,风雪燃几人笑作一团。

    一脚踢开门,贺兰飘重重的坐到椅子上,无视凌寒想要杀人的目光。

    “怎么了?又受气了?真是没想到啊,一向无往而不胜的你,也有这样的下场啊。”

    “可(爱ài)的小凌寒啊,不要太大意哦。我没追到风雪燃,那个银心小美人也不是你的啊。”

    “这个放心,我不着急啊。银心美人年纪还小,我可以等的。”

    贺兰飘原本精致的笑容冻结在了脸上,这话说得,年纪小?风雪燃和那个银心年纪差不多,银心若是小,岂不代表风雪燃年纪也小?

    该死的凌寒,以为自己听不出来吗?讽刺我年纪大,哼,不就是大四五岁吗?有什么关系?

    “可(爱ài)的小凌寒啊,活得太久,是不是很腻?要不要我帮你啊?”

    “疯女人,世界如此奇妙,我怎么可能活得够呢?”

    两人的谈话不欢而散,可第二天,两人又不约而同的碰到了一起。

    结伴慢悠悠的走到第十八层,远远的就看见银心一个人站在走廊间。

    快走几步,凌寒展现出自以为最完美的笑容,声音温柔的道:“银心,你一个人在这里啊。”

    银心翻翻白眼,这个凌寒是傻了吗?就这么大的地方,除了我,你还能在我的(身shēn)边找出第二个人吗?当然,除了你之外。

    不过……

    凌寒傻了,因为他看到银心对着自己笑了。

    好美啊,真的好美啊。

    银心美人好美,特别是笑的时候,更美。

    啊啊啊,我要死了,银心美人居然对哥笑了。

    哥真是太幸福了,哥的努力终于有回报了。哥要记下来,一定要记下来,哥一定要记下这个历史(性xìng)的一刻。啊啊啊,天啊,这一天哥等了太久太久了。

    凌寒觉得自己快要晕倒了,呼吸也有些不畅了。就在凌寒以为自己会不会窒息而死时,银心动了。

    银心美人这是要做什么?难道她要投入哥的怀抱?

    哦,天啊。

    凌寒定定的盯着银心迈动小巧的右足,激动的张开手,想要抱住扑上前来的银心。

    银心满脸笑意的扑进了……

    凌寒僵硬着(身shēn)子,实在是想不透为什么这样。

    银心是扑向自己了,可是,为毛啊?哥就站在这里啊,银心美人你没看到吗?

    看着自己空空的怀抱,凌寒想哭,真的想哭。不带这样的吧?哥的一片真心啊,就这样粉碎了。

    扭曲着脸,凌寒一寸寸转过(身shēn)子,看着(身shēn)后正(热rè)(情qíng)拥抱的两人……

    “雪燃,你怎么才来啊,人家都等了你好久了。”银心的声音魅惑而温柔。

    这声音,让人的(身shēn)子都酥了。

    “银心,我这不是来了吗?对不起哦,让你等这么久,是我的错……”

    翘起兰花指,银心的右手食指抵着风雪燃优美的唇,阻止了接下来的话。

    “雪燃,对我,你永远不用说对不起,也不用抱歉。”

    “银心……”风雪燃刚一动唇,银心的手指就进入了某个湿润的地方。

    “我们的关系,不需要这些的,你要记住了哦。”

    这次风雪燃没有开口,就只是点了点头。见此,银心开心的笑了。

    银心笑了,凌寒哭了,贺兰飘傻了,风清云等人吐了……

    世界和谐了……

    凌寒快疯了,气冲冲的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紧随其后的贺兰飘,摇摇头,掩下满脸的苦涩。

    “可(爱ài)的小凌寒啊,世界如此奇妙,你却如此烦躁,这样不好,不好啊。”

    “该死的疯女人,你又来做什么?”

    “可(爱ài)的小凌寒,姐姐是看你正伤心者,特意来安慰你的,不要不领(情qíng)啊。”

    “谢谢,不过不用了,哥好得很,不需要安慰。”

    撇撇嘴,她决定不跟心(情qíng)不好的人计较,“唉,可(爱ài)的小凌寒啊,姐姐知道你自愈的能力很强,不过……”

    “若是你没事,可以滚了。”

    毫不留(情qíng)的打断贺兰飘的话,显示凌寒的心(情qíng)已经不能用不好来形容了。

    “既如此,那我就走了哦。”

    贺兰飘边摇头,边向外面走去。

    “拜拜慢走不送。”

    一次(性xìng)把话说完,凌寒低下头,掩住脸上的(情qíng)绪。

    房间里安静下来,过了很久,凌寒才重又抬起头。

    “哼,去给我查那个风雪燃的事,我要最详细的。”凌寒严肃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房间里只有凌寒一个人,但是,却响起了一个不属于凌寒的冷冰冰的声音:“是。”

    


    


    ps:书友们,我是晚幽,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雪燃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