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相识,组团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晚幽 书名:雪燃天下
    雅轩客栈里,风雪燃和风清云等十人坐在一张桌子前,静静的观察着彼此,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

    坐在风雪燃旁边,风清云皱着眉头看着风雪燃另一边的银发女子,几年前,她曾见过那个女子的,记得当时,是在自己管理的酒楼内,这么多年了,她还是没什么变化啊。看她这样子,好像和雪燃关系不一般,莫非当时我真的猜对了,雪燃喜欢她?

    一想到自己弟弟喜欢上了那个女孩,风清云觉得心里有些难受,具体是怎样难受的,她又说不出来,只是觉得闷闷的。

    过了半晌,风清云环视一圈,最后把视线停留在银心的(身shēn)上,主动开口道:“雪燃,这个女孩,我以前见过的吧。只是,当时好像没怎么交流,到现在我好像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呢,呵呵呵,你不给姐姐介绍一下吗?”

    “呃。”风雪燃拉着银心的手,认真的说道:“姐,她是银心,是我的(爱ài)人。”

    风雪燃刚刚说完这句话,就觉得腰间一痛,险些惨叫出声。哀怨的看了表(情qíng)无辜的银心一眼,却是什么也没说,只是暗暗的揉着被掐到的地方。

    亲耳听到弟弟说她是自己的(爱ài)人,风清云失神了片刻,又回过神来,当即在自己的储物戒指里,翻翻找找了半天,最后什么东西也没拿出来,只得尴尬的说道:“银心是吧,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今天会见到你,所以什么也没准备,不过,我以后一定会补上的。”

    风清云觉得很不好意思,第一次见自家弟弟的心上人,居然没准备礼物,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没关系的,我其实只是雪燃的朋友。”银心收敛了魅惑的笑容,轻笑着解释到。

    只是,对她的解释,风清云明显不信,只当是银心不好意思,也没有在意。

    “我知道的,知道的,你不用解释,我明白。”风清云清雅的笑笑,一副我了解的表(情qíng)看着银心。

    银心觉得很无语,自己说的是实话,狠狠瞪了一眼风雪燃,都怪你,怎么解释的啊,接受到银心的眼神,风雪燃很无辜的耸耸肩,表示不是自己的错。

    “既然现在坐在一起,就是缘分,都互相认识一下吧。雪燃,你先介绍一下这几位朋友如何?”

    “好,姐。”风雪燃顿了顿,接着说道:“这个穿粉红衣衫的美女叫金星,姐姐可以叫星儿,当然你们也可以这么叫,她是不会介意的。还有这个一(身shēn)黑衣的美丽女孩是无夜,大家可以叫她夜。再告诉你们一件事,安子炫正在追求夜,你们若是想要搞破坏,就乘早。至于这个一(身shēn)白衣,极度装*的家伙就是安子炫……”

    “风雪燃,夜是我的,谁也别想抢。还有,什么叫极度装*啊,说清楚。”安子炫打断他的话,不满的说道。

    风雪燃瞄了他一眼,继续介绍道:“这位呢,嘻嘻哈哈的,长得一脸精灵古怪的家伙,他有个古怪的名字,叫木言。”

    木言,这名字和人真的是一点儿都不搭啊。木言,木言,干嘛不叫默言呢?

    “我的名字很古怪吗?我觉得很好听啊,你们不这样觉得吗。”木言摇头晃脑的说道。

    “银心,金星,无夜,安子炫,木言,还有风雪燃,你么好。我叫月阙,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我吧。我却是知道你们的,竞技场中的平安公子、暗夜和木言,还有冥君和曼珠沙华,是不是。”

    “月阙小姐果然冰雪聪明,猜得很对。三位的名字,在竞技场也是如雷贯耳啊,月阙小姐,青离公子,还有这位凤凰公子。”风雪燃赞叹道。

    “过奖了,这是摆在明面上的事,任谁也可以看得很清楚。”月阙看着风雪燃和银心,意有所指的道。

    风雪燃笑笑,似是没有听出她话里的意思,转而向风清云问道:“姐姐,你怎么会在这儿的?”

    叹口气,风清云将风雪燃离家后的事(情qíng)讲了一遍。

    原来,在风雪燃离开家后,风清云和雅儿就被(禁jìn)足三个月,(禁jìn)足期满后,风清云就拜别了父母和雅儿,出外历练,来沧澜城,是因为听说了沧澜学院开学的消息,是以才会来此。

    而遇到月阙三人则纯粹是运气了,昨天在刚刚来到沧澜城的时候,风清云什么也不懂,一个很是猥琐的男人,假意要帮她,结果被她识破,恼羞成怒下,叫了一帮地痞流氓,想要对她不利。风清云的实力还不错,可是对方人太多了,幸好遇到了三人,被他们救了,否则,风清云可要惨了。

    四人联手,将那伙人打得落花流水,死的死,惨的惨,过后,四人聊了几句,很投机,再加上几人都是打算进入沧澜学院的,所以就结伴而行了。

    风(情qíng)云说的很简单,但风雪燃知道,要想从雪域国到沧澜城,不会很容易,期间要受的苦,不会少,但是,姐姐不说,风雪燃也不会问,因为他知道,姐姐若是想要说,就一定会说的,姐姐若是不想说,怎么问,她也是不会说的。

    在听到有人敢动自家姐姐,风雪燃怒火中烧,恨不得找到他们,将那些人碎尸万段。要不是风清云拦住了他,他就已经冲出去了。

    说完了风清云的事(情qíng),几人又开始讨论今天在沧澜学院广场上发生的事(情qíng)。

    “雪燃,今天那个学员你认识吗?”银心最先开口道。

    这样的问题,在场的人中,唯有银心和风清云最适合问,风清云去的比较晚,不明白那些事(情qíng),银心理所当然的成为了最佳人选。

    风雪燃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开口道:“我是第一次来到沧澜学院,在这里认识的人就只有你们几个而已。今天的事(情qíng),明显是有人再帮我们,至于是谁,我就不知道了。”

    “沧澜学院的入学考核很严格的,就是再有天赋之人,想要入学,也是要先报名,再经过考核,才能入学。我们今天的(情qíng)况,很不正常。”安子炫神(情qíng)凝重的说道,说完后,特意看了风雪燃一眼。

    风雪燃想了一下,试探得道:“我们今天的话很不客气,可是那学员很生气,但还是做完了事(情qíng)才离开的,这么说来,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指使他。而这个人的目的,就是要我们进入到沧澜学院。而且,这个人与沧澜学院应该有很大的关系,要不然,他不可能指挥得动沧澜学院的人,还是在入学报名的时候。”

    “我想这个人应该没有恶意。”安子炫道。

    “怎么说?”

    “风雪燃,你想想看,在那个学员来之后,清云小姐他们才和我们走到一起。你再问他要牌子的时候,他虽然愤怒,可还是给了。这说明,他根本不在意有多少人,或者说,指使他的人没有限制人数。如果是针对我们的,他不可能不调查清楚我们的底细。”

    “说的也是。”

    “还有,这个人是冲你来的。”

    “我?不会吧?”

    “你忘了吗,今天我们六个人是站在一起的,可那个学员一来就站在你面前,那句话也是对你说的。这不是巧合,很明显,他是为你来的。”

    风雪燃纠结了,他实在是不知道是谁啊?沧澜城是他第一次来,以往因为一些事(情qíng),他认识的人不多,出来后,在路上也没认识多少人,也就只有现在和自己做在一起的人而已。

    “雪燃,不要想太多,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想也没用。那人既然这么帮我们,总是有目的的,有目的,自然会现(身shēn)让我们知道,到时候,我们不就知道是谁了吗?”

    风清云一句话点醒了风雪燃,是啊,凡事有因必有果,只需等待,事(情qíng)的真相,总会大白的,区别,只在于早或晚而已。

    在沧澜学院的考核已经结束了,几人都很顺利的进入了沧澜学院,只是因为学院报名之期还没结束,几人暂时还没入学。

    离正式入学还有九天的时间,接下来,几人无事可做,早期提出的组团竞技,再次重提,风雪燃也好好想过了,自己原本有六人,再加上自家姐姐,合起来就是七人,若再加上月阙、青离和凤凰公子,那么十人就齐了,只是,他们三人会答应吗?

    同样是雅轩客栈,同样是一张桌子边,同样是十个人围坐在一起。

    “单战竞技,我们都竞技过很多场了,只有团战没试过,但是,要想组团的话,满打满算,我们只有七人,所以……”风雪燃说到这里,就住了嘴,只是,在场的都是聪明人,谁不知道他未完的话是什么。

    “我们好像很有缘。”月阙环视一圈,说了这么一句无头无脑的话。

    只是,她这话刚刚说完,风雪燃眼睛一亮,已然明了她话中的意思。很有缘,岂非代表着另类的肯定与答应。

    “组团啊,没试过,还不知道,不过,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的。”

    青离回答之快,让风雪燃吃了一惊,原以为青离会拒绝的,没想到他居然答应了。

    “你不好好想想嘛?”风雪燃满含深意的说道。

    青离优雅一笑,莞尔道:“我会在第一面时,和清云小姐成为朋友,并且相信她,完全靠的是直觉,我一直很相信自己的直觉。这次,在你说出组团时,我感觉到,要是不答应,我定会后悔,我不喜欢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qíng),所以,我答应了。”

    “就这样?”

    “就这样。”

    “那,好吧。”风雪燃顿了顿,对凤凰公子说道:“你呢?有什么想法吗?”

    “我?”凤凰公子的神(情qíng)很复杂,他没想到,只是几句话,甚至还没商议过,自己的伙伴就答应了风雪燃的提议。“组团不是那么简单的,要考虑的东西很多,你可知道。”

    “一个团体是需要信任的,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我不知道要怎样让你相信我们,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不会主动去调查另一个人的秘密。曾经,我对木言说过这样几句话。第一,不得把我们的(身shēn)份说出去,包括我们使用的武技和其他的秘密;第二,我们是一个整体,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谁也不会丢下谁;第三,不管什么时候,不得背弃任何一人;第四,再没人主动挑衅的(情qíng)况下,不得私自出手争斗。这几点,当时木言听完后,连考虑都没有就答应了。”

    最后那四点儿一出口,月阙和青离的脸色都变了,木言和他们相识的经过,几人都略有耳闻,自是知道木言与他们相处的时间没多久,可就只是这样,木言付出了自己的信任。

    凤凰公子看了木言一眼,见他满脸的笑意,眼睛在看着风雪燃几人时,自然流露信任的光芒,当即开口道:“我自小生活的环境,很复杂,稍不注意,就可能是死亡的下场。你说的这四点儿,很吸引人,也很容易让人相信,可是,我不是小孩子,风雪燃,你知道吗?”

    “我自是知道的,其实,这是一个选择。选择一,相信我们,与我们共进退,就算是粉(身shēn)碎骨也无怨。选择二,不相信,但是,你可能失去一个拥有好朋友的机会。”

    “选择?只有两个吗?有没有第三选择?”

    “有的。”

    “是什么?

    “就是什么也不选,当是我没说过,或者考虑下,选择权在你的手里。”

    “考虑?如果我要考虑很久呢?”

    “随你,既然组团,就要组最好的团,我们已经有九个人了,还差一个人,但是,这个人的选择必要是我们都可以信任的,或者是熟悉的,毕竟以后我们会一起相处很长时间的。不过,我也不希望你考虑很久,毕竟,时间不等人,在入学前,我希望我们能够在竞技场参加一场竞技,这样我们可以知道彼此有哪些不足之处,在学院里的时候,我们也可以乘机好好练习,好好配合。”

    “我知道了。”

    凤凰公子的没有马上就答应,不是想要摆下架子,而是出于谨慎的心里,从小的生活,让他不敢随意的去相信谁。虽然,和风雪燃他们几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不用想那些事,可是,谁能保证一定会没有呢?

    从心里,他还是想要答应的,只是他习惯了做任何事(情qíng)前,将所有的事(情qíng)都考虑清楚,若是没有好好的深思过,他怕自己有一天会后悔。

    所以,凤凰公子想了一下,但也没有想多久,只一天的时间就结束了,最后,他答应了风雪燃,在答应的时候,他提出了一个要求,就是,每个人都必须记住那四点儿。

    其实不用他说,所有人都会记住的,因为,他们每一个人可说,都是一些天之骄子,这样的人碰到了一起,如果没有一些条款约束自己,那么,总有一天会出事的。

    


    


    ps:书友们,我是晚幽,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雪燃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