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重伤垂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晚幽 书名:雪燃天下
    雪园起火,惊动了风家上上下下所有人。

    当风向天起(身shēn)的时候,林心儿也醒了,只是见丈夫已经前去处理,料想只是失火,丈夫应该可以处理,便没有多着急。

    起(身shēn),披上外衣,出门就看到在自己所住院子不远处,那冲天的火光,而那方向,正是自己儿子所住的雪园的方向。

    看到那片火光,林心儿心里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纵(身shēn)而起,源力流转,飞速超儿子的雪园掠去。

    来到雪园,看着眼前的大火,林心儿一阵晕眩。

    “我的儿子。”

    快速上前,焦急四顾,寻找着丈夫和儿子的(身shēn)影,“天哥比我早到,一定救出儿子了。雪燃,你在哪儿?快出来啊,娘亲来了。”

    没有找到儿子和丈夫的(身shēn)影,却在地上看到一具黑衣人的尸体,和蹲在地上哭泣的雅儿。

    “这火,难道是人为的?那雪燃,雪燃、、、、、、、”来不及安慰自己的女儿,林心儿想也不想的就往还在燃烧的屋内冲去。

    刚刚冲了几步,腰间蓦然被抱住,耳边传来一道急切的声音:“娘,你做什么?快停下啊。娘、、、、、、、、”

    头也不回的扒开腰间阻力,“放开我,我要去救雪儿燃,雪燃还在里面啊。放开、、、、、、”

    “什么?雪燃、、、、、、、、”

    风清云原本好梦正酣,被吵醒后,就听到失火了。急急忙忙的起(身shēn),冲出门,稍微辨别了一下失火的地点,就飞快掠来。看着眼前火势越来越旺的雪园,还有些茫然,就看到自家娘亲正要往火里冲,连忙上前抱住自家娘亲的腰,,阻止娘亲的脚步,却听到娘亲说出这样一句话。被这句话惊到了,手上力道略微有些放松。

    感到腰上阻碍自己的力道有些放松,林心儿乘机挣开束缚,正要继续往前冲,却在看到丈夫的(身shēn)影从大火中冲出时,嘎然而止。

    急步冲到丈夫(身shēn)边,看到丈夫手中抱着的小小(身shēn)影,林心儿只觉眼前一黑,险些倒在地上。

    摇晃几下,站稳(身shēn)形,再次看去,林心儿只觉心如刀绞,一把刀,深深地插在儿子的心口,刀深至柄。

    看着悲痛(欲yù)绝的妻子,风向天不知如何安慰,也没有时间安慰,匆忙丢下一句:“雪燃受了重伤,我带她去疗伤。”便匆忙抱着(爱ài)子离去。

    丈夫抱着儿子瞬间消失在自己眼前,林心儿呆了一下,便追着丈夫的(身shēn)影急速离去。

    而还停留在原地的风清云,看到爹爹娘亲相继离去,又听到爹爹说雪燃受了重伤,心里很是着急,但看到眼前混乱的场面,和哭泣的雅儿,只得压下心里的着急。现在,只能先稳住场面了,雪燃那里,有爹爹娘亲在,应该没事的。

    知道自己现在首先要做什么的风清云,首次行使自己大小姐的权利,以大小姐的(身shēn)份控制形势,安排下人救火,并让娘亲的贴(身shēn)侍女梅香,暂时照顾正在哭泣的雅儿。而地上的尸体,也吩咐了族内,有经验的人,妥善保存。

    原本风清云只是以为,是简单的失火,根本就没有想到其他。

    当下人来报,地上的尸体如何处理时?风清云才知道,事(情qíng)没有那么简单。

    之前,她只是以为,房子失火了,雪燃因此而受伤,雪燃是修炼有源力的,虽然源力不高,可是要想在发现失火时,就冲出来,根本就不是难事。

    但雪燃没有,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在失火时,已没有能力冲出来,或者,被什么绊住了脚步。

    刚才,雪燃是被爹爹抱着出来的,出来时,也是毫无声息,这是不正常的。

    很显然的事,雪燃被暗算,并且重伤,房屋失火时,因伤势过重而昏迷,所以来不及自救和求救。

    而在查看了地上黑衣人的尸体后,风清云得出结论,是被爹爹出手所杀。

    显然这名刺客,在行凶后,准备逃离时,爹爹正好赶到,遂出手杀了正想要的逃离的他。

    其实,风清云也是个聪明的孩子,只是因为是女孩,所以为人注意罢了。

    一番猜测,再加上自己的所见所感,就将事(情qíng)了解了九成,这在她这个年纪,是很难得的。

    经过这一次的事件,风清云被迫成熟了,原本稚嫩的面容,经过这一次,变得深邃,(身shēn)上的气势,也逐渐向上位者发展。

    风清云这边如何,暂且不提,雪燃此时,可说是危险之极。

    风向天抱着儿子,快速回到自己所住的院子,小心翼翼的将儿子平躺着放在(床chuáng)上。

    刚刚放下,妻子便紧随其后回来了。

    “雪燃,”扑上前去,看着儿子煞白的小脸,和(胸xiōng)口那把刺眼的刀,林心儿心如刀绞,“雪燃,雪燃,你不要有事啊,我可怜的儿子,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有事,不要有事啊、、、、、、、”

    没有流泪,只是颤抖地伸出手,却又不敢碰儿子一下,生怕自己感觉到的,是儿子依然冰冷的(身shēn)体,“雪燃,不要,十一年前的一幕,难道要再次发生吗?老天爷,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的二字,有什么,让我一个人来承担就好,为什么要我的儿子受这样的折磨?他还只是个孩子啊。”

    “心儿,不要这样。”伸手拥住妻子,却不知道要如何劝慰。

    “天哥,我的儿子犯了什么错?为什么要这么惩罚他?十一年前,雪燃刚刚出生时,好端端的全(身shēn)鲜血,差点、、、、、、、死了,最后虽然没事了,却也睡了将近一年才醒来,那时,那时他才刚刚出生啊,才是一个刚刚出生的小小婴儿啊。如今,好好地在屋里睡觉,屋子失火,还被人一刀刺在心、、、、、、、口,我的儿子,为什么这么多灾多难?为什么?我不求儿子如何如何,我只要他平平安安的,平平安安的啊。”

    “我知道,我知道。心儿,我都知道的。”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我看到雪燃满(身shēn)鲜血的躺在我的面前时,我的心里有多痛,有多怕。若是,若是雪燃这次,这次有什么、、、、、、事,那,我也、、、、、、、不活了。”

    “心儿,你不要这样,雪燃、、、、、、、”

    “天哥,雪燃会怕,雪燃会害怕的,雪燃才那么小,那、、、、、、、、条路上,那么黑,雪燃会怕的,虽然雪燃从来就没有说过,自己有什么害怕的,可是,我知道,我就是知道,雪燃很怕,一个人在那、、、、、、、条黑乎乎的路上走,雪燃一定会很怕很怕怕的。”

    看着妻子平静下来的面容,风向天无端端的感觉到恐惧。

    是的,恐惧,十五年前,这样的恐惧,风向天就曾经感受过一次。

    也是那一次,风雪燃(性xìng)命垂危。

    无法想象,那一次,若是雪燃死了,妻子只怕,只怕也是、、、、、、、难道,又要经受一次吗?难道,我风向天又要经受一次,会同时失去儿子和(爱ài)妻的悲剧吗?上天啊,你何其残忍。

    紧紧地抱着(爱ài)妻,想着可能要发生的事,风向天下意识的收紧了手臂,越来越紧,越来越紧。

    肩头和腰间的力道,大的好似要碾碎全(身shēn)的骨头,但林心儿却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疼痛,她只是平静地看着儿子,满脸慈(爱ài)。

    两个人只顾着自己的想法,都没有想到要先处理雪燃的伤势,或许想到了,却没敢动手吧。

    要知道,那把刀,不是插在其他的部位,而是心口啊,众所周知,心口是人体的重要部位,且很是脆弱,心口中了一刀,下场只有一个,就是必死无疑。

    还有一点就是,要处理伤势,就必须先拔出那把刀,但是,拔出那把刀后,谁能保证,不会鲜血喷涌,又能及时止住血?

    一旦止不住,血流不止之下,没有伤重而死,也会失血过多而死。

    所以,两人现在,不仅是面如死灰,还有手足无措。

    风向天如今已是二级尊座的修为,林心儿也是王座八级的修为了,源力稍微外放出一丝,就探查到,儿子尚有一丝极其微弱的呼吸,只是,因为伤势的位置,心跳已经停止。

    不知要如何做,只得站着不动,乞求上天开眼,出现奇迹,能够挽救儿子一条生命。

    也幸好两人有顾虑,没敢下手,先帮儿子处理伤势,间接地延迟了时间,得以让雪燃有时间自我疗伤。

    


    


    ps:书友们,我是晚幽,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雪燃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三十章 重伤垂危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