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深夜遇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晚幽 书名:雪燃天下
    接下来的几天,风雪燃没有修炼,早晨一起(床chuáng),先陪家人一起吃饭,然后和姐姐探讨探讨修炼,在和雅燃一起玩耍,有时,也会和娘亲撒撒(娇jiāo)。

    而风向天吗,每天都很少见到人影,据说,是在处理家族事务。

    另外,风家的下人们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风家活了。

    以前,少爷在闭关,大小姐每天沉迷修炼,鲜少见到人影。二小姐呢,每天除了修炼,就是在少爷的雪园里待着,有时一待就是一天。

    现在大小姐还是经常修炼,可是,却不是只知道修炼,好几次,下人们都看到大小姐再问家主一些修炼上的问题,还有时,会看到少爷和大小姐一起笑着玩闹的场景。

    而二小姐呢?脸上的笑容几乎没断过,府里各处,每天都飘((荡dàng)dàng)着二小姐快乐的笑声。更不可思议的是,下人们有一次看到,一向害怕家主的二小姐,趴在家主腿上撒(娇jiāo),少爷在一旁含笑看着,家主却似是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

    家主还是冷着一张脸,只是,细心地下人们,还是看出了点点不同。现在的家主,脸上的表(情qíng)比起以前的万年冰山,柔和多了,时不时的,还会再家主脸上看到一丝淡淡的笑意,虽然这丝笑意很淡,可是,只要细心,还是可以看出来的。

    其实,这些还都不算什么,最(热rè)闹的是主母那边。说起(热rè)闹,林心儿到也没做什么,她只是吩咐人做些衣服,让厨房炖些补品罢了。只是,若是忽略那些多的已经堆到院子里的布料,和厨房里已快要摆满的炖汤的陶罐,她还真没做什么。

    这天晚上,送走了姐姐和妹妹,风雪燃站在窗子边,享受着黑夜片刻的宁静。

    是的,就是宁静。风雪燃一向喜静,以前少有人来他的小院,这几(日rì),因为和家人一年没见了,所以,他就有些放任了。前几天晚上,风清云和雅儿总是很晚才回去。

    摇摇头,关上窗子,风雪燃走到(床chuáng)边,脱下外衣,开始睡觉。

    四周一片寂静,没过多久,房间里发出了风雪燃均匀的呼吸声。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窗子“嗑”的一声被人从外面开启。

    来人小心的闪进屋内,轻轻走到(床chuáng)边,在看清(床chuáng)上人的样子后,掏出一把小刀,对着(床chuáng)上人的心口部位,快速扎下。

    正当匕首即将临体时,风雪燃突兀的睁开双眼,还不待看清自(身shēn)的处境,便本能的往旁边一滚。

    突然看到风雪燃睁开双眼,来人怔了怔,手上的攻势也不(禁jìn)缓了缓,却恰巧让风雪燃躲过了那致命的一刀。

    躲过一击,风雪燃快速扯过(床chuáng)上放着的锦被,扔向来人,同时(身shēn)子一扭,从旁边翻(身shēn)落地。

    来人一刀落空,眼角瞄到朝自己飞来的物体,源力运转下,一捧火苗,快速燃烧,锦被遇火即燃,火光掩盖下,来人一掌挥出,整张大(床chuáng)瞬间支离破碎。

    燃烧的锦被在源力的冲击下,四分五裂,火星落到木制家具上,快速燃烧。

    在来人挥出那一掌时,风雪燃正好落在地上。

    在次逃过一击的风雪燃没有立刻逃跑,生命本源流转,十成源力于右手,拍向来人。

    来人一掌落空,便知不妙,(身shēn)后劲风袭来,仓促间,举刀往劲风来处反手刺去。

    无视刀锋森寒,风雪燃不闪不避,手上攻势加快。

    (身shēn)子微侧下,眼中闪着疯狂的光芒。

    风雪燃不是没想过逃跑,也不是没机会逃跑。

    只是来人既然敢在风家大宅内,刺杀风家嫡系少爷,就必定有所依仗,或者是那种不要命的人。

    而无论哪一种,凭现在自己的修为,都不可能逃脱。

    既然逃不脱,那就拼了,只要不是致命的伤势,相信自己生命本源在(身shēn),怎么也不可能那么容易死的。

    房间里已经燃起了大火,火光映在雪燃脸上,照的风雪燃的神(情qíng)明明灭灭,看不真切,只有那双闪着疯狂光芒的眸子,清晰闪耀。

    雪园的大火,在黑夜中,特别明显,守夜的人看到,扯着嗓子大叫道:“走水了……走水了……”

    霎时,整个风家大宅,灯火通明。

    而风向天在听到声音时,就从睡梦中惊醒,没来得及披上外衣,风属(性xìng)源力运转,腾上屋顶,待看到起火之地是雪园的方向后,便急速掠去。

    只是,风向天的速度还是慢了一些。

    待他赶到时,只看到一个黑衣人从雪园内急速闪出。

    想也不想的一道无形的风刃发出,正中黑衣人(胸xiōng)前。

    黑衣人受此重创,不支倒地。

    顾不及去看黑衣人是否(身shēn)亡,风向天从开着的门一闪而入。

    在看到黑衣人时,风向天就知道不妙,此时进到屋内,入目的(情qíng)景,让他心胆(欲yù)裂。

    凌乱的房间里,自己的宝贝儿子倒在血泊里,心口的位置还插着一把小刀。

    踉跄了一下,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风向天睁开眼睛凝神细看,眼前的景象,毫无变化。

    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风向天呆愣在原地。

    火势越来越大了,红色的火苗((舔tiǎn)tiǎn)上风向天的衣衫,风向天置若罔闻。

    直到儿子的衣角映上火光时,风向天才如梦初醒。

    颤抖地走上前,小心翼翼的抱起儿子小小的(身shēn)影,闪出门去。

    外面,因为自己住的地方离雪园较近,而早就赶到的雅燃,正好看到了自家爹爹出手杀人的一幕。

    不是没有见过血,只是此刻,看到一向害怕的爹爹,眼神冷厉,满(身shēn)杀气的一挥手,一个活生生的人就倒在地上,且血流满地样子,雅燃深深的被刺激到了。

    下意识的抬头寻找熟悉的人影,却发现眼前一片火红。看着眼前的大火,雅燃不敢相信,半个时辰前,自己还在这里和姐姐哥哥一起玩闹,才短短半个时辰,这里就大火熊熊。

    抬头茫然四顾,待确信了自己现在带着的地方,确实是雪园后,雅燃才终于想起了害怕。

    雅燃才十三岁,十三岁的她,被自己的爹娘和哥哥姐姐,保护的太好了,以至于她根本不知道,现在要怎么做。

    傻傻的蹲下(身shēn)子,雅燃一边流泪,一边哭着说道:“姐姐,你在哪儿?爹爹,娘亲,雅儿好怕,哥哥,你去哪儿了?为什么你还不来?”

    雅燃很难过,以往,只要自己有一点不适,马上就会有很多人安慰询问,今天,自己已经哭了很久了,却没有一个人理会。

    是不是他们都不要我了?是不是他们曾经说过的话都是假的?

    怀疑的种子,自此在心中种下。

    这件事,在雅燃心里留下了无可磨灭的(阴yīn)影。

    有些东西,记住了,就很难忘掉,特别是那些对自己很重要,而自己又印象深刻的事。

    


    


    ps:书友们,我是晚幽,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雪燃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二十九章 深夜遇刺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