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平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晚幽 书名:雪燃天下
    “你,果然很强,我没有看错人。”银心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遍冥君,缓缓说道。

    “你也不差啊,比我预想中的强了很多。”依然是沙哑的嗓音,但是语气里,却是欣赏之意尽显。

    “是吗?”

    “没错。”

    “既如此,那就在战吧。”

    再次动手,银心出了十成源力,她不敢在托大了,因为她不敢保证,这次留手后,她还有没有机会,出第二次手。

    所以,在一出手的时候,就是十成源力的暗影手。

    白玉般的小手,带着黑光,化作万千手印,在竞技台上飞舞,目之所及,一片黑色手印,让人眼花缭乱。

    看着银心的使出的武技,风雪燃表现的很凝重。

    因为他知道,银心现在用了全力,他若不全力以赴,只要稍微一个差池,就可能是重伤的下场,也许,还有生命危险。自己的治愈技能,可不是无所不能的啊。

    用了一成源力在(身shēn)体表面布下一层防护罩,掌控技能运于右手,精神力高度集中,(身shēn)体快速动作,与银心的暗影手对在了一起。

    竞技台上,银心带着黑光的手印,布满整个竞技台,观众们什么也看不到,只听得一片“嘭”“啪”之声不绝。

    终于,银心的暗影手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巨大的,有着恐怖气息的虚幻手掌。

    手掌对着风雪燃当头压下,含着威势,似要将风雪燃拍成(肉ròu)酱。

    看着那巨手,风雪燃运起剩下的九成源力,迎了上去。

    银心控制着自己的源力武技,却发现,有一道很强的力量,在与自己争夺自己的武技控制权,甚至,他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源力,在颤抖,似乎是遇见了让他害怕得东西一样,又好像是遇到了对手的那种兴奋。这时,她忽然想到自己之前得到的资料。

    冥君的(身shēn)手很诡异,他从来就没有施展过自己的源力武技,就连自己的源力,也从来就没用过。与他竞技过的人,经常就是还莫名其妙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已经败了。一直,人们都以为,他是将对手的攻击,用超绝的源力修为,反弹回了对手的(身shēn)上。

    这不是反弹,这是在控制啊。银心很是震惊,什么样的源力属(性xìng),可以造成这样的效果?爹爹的源力修为,那么高,见过的东西也不知有多少,可是,从来就没有听他说过,这片大陆上有这种诡异的源力属(性xìng)啊?自己修炼的源力虽然很怪,可那是因为修炼的功法的原因啊。这冥君呢?有这样的力量,是因为功法,还是因为修炼的源力属(性xìng)?

    心里这样想,但银心手上的动作却不停,(身shēn)体内的源力,仿佛不要钱的一样,不停的输出,甚至不停的加大输出量。

    察觉到银心的动作,风雪燃不敢怠慢,以生命本源施展出控制武技,不停的与银心争夺者,较量着,一点不因为银心是女孩子,就有所轻视。

    争夺半天无果,银心首先放弃。

    猛然收回源力,银心体内因功法所变异的源力,顷刻间在(身shēn)上流转。

    此刻,银心(身shēn)上的气息变了,刚才还是煞气与杀气,此刻却是一片沉寂。

    那是死亡的沉寂啊,那是在杀戮之时,由杀气突然转换而成的死亡的气息。竞技台上死亡的气息弥漫,整个竞技台,都被黑暗所包围,台上如何,没有人知道,观众已经不知道如何去形容了,今天的竞技,完完全全的出了众人的意料之外。人们设想过多次竞技的过程,却没有想过,两人在一交手的时候,就会以命相搏,一点余地都不留。

    死亡的感觉弥漫在周(身shēn),这让风雪燃很是难受。没耐何,从没有在竞技中调动过的生命本源形成的玉珠,被风雪燃从丹田中调动出来。

    生命本源一出风雪燃丹田,就在经脉中缓缓运行着,运行一周天后,就像发现了什么一样,猛然从窜了出去。

    察觉到生命本源的异动,风雪燃吓了一跳,随即他就发现,生命本源是冲着自己手上控制的暗影手去的。

    之前银心撤销了暗影手的控制,风雪燃就将暗影手控制在了自己手中,现在生命本源一头冲进了其中,暗影手原本的色泽,在慢慢的变淡,又变成了玉般的颜色。

    在一片漆黑中,银心正在准备一式杀招,就在风雪燃调动生命本源的时候,她本能的感觉道一丝心悸,那是有什么要复苏,或者是自己害怕的东西要出现,从而产生的一种心悸。

    为了压下这种心悸,银心在杀招完成后,就出手了。

    “破灭杀。”一声轻喝,竞技台上所有的黑光,在瞬间收缩,朝着风雪燃所在的地方,笼罩而去。

    就在黑光快要临近自(身shēn)的时候,风雪燃手上的暗影手,也已经变成了玉手,玉手轻抓,黑光破碎。

    但是,破碎的黑光并未消散,而是继续组合,然后对着风雪燃笼罩而去。

    风雪燃控制着的玉手,在抓破黑光的时候,没有停留,向银心一抓抓去。

    看到玉手来势汹汹,银心并不慌乱,源力运转,一把黑色大刀,出现在手上,随手一劈,玉手消散,黑色大刀也在同时泯灭。

    那边,黑色光芒罩上雪燃(身shēn)上的时候,已经隐隐间透着血色,但那血色,碰到风雪燃外放出(身shēn)体表面的一层浅浅的白光的时候,就像遇到了什么克星一样,颜色渐渐的变淡,直到消失。

    又一次的停手,两人都没有了再战下去的**。两两对视,相顾无言。

    两人的对战,没有惊天动地的源力武技对轰,也没有血溅三尺的吐血倒地,只有无声无息的生死较量。

    风雪燃有很多话想问,他想问她,修炼的是什么属(性xìng)的源力,或者是什么样的功法,还想问她是什么(身shēn)份,但却不知道要怎么问出口,因为那些对别人来说,是秘密,别说他们只是一起竞技的对手,就算是亲朋好友,自己问了,也未必可以得到正确的答案。

    银心也在奇怪,她也想问一下,对方修炼的是什么属(性xìng)的源力,还是和自己一样,修炼的功法比较特别。而除了这些,她更好奇的是,是什么样的势力,才能培养出有这样诡异修为的高手。

    两人都在思考,都在探究,都想知道对方的秘密,也都在重新打量对方,审视对方,期望看出些不一样的东西。

    银心停手了,竞技场中的死亡的气息,也消失了,真真是来无影去无踪啊。看台上的观众们,在两人停手后没多久,就感到气息不再压抑,那笼罩周(身shēn)的死亡气息,也消失不见,仿佛不出现过。

    “还要打吗?”风雪燃哑着嗓子,首先问道。

    “下次再战,定胜过你。”没有正面回答风雪燃,银心选择了下次再战。

    “我也是。”

    说完,没有等主持人宣布竞技结果,两人同时下了竞技台,向外面走去。

    一场竞技草草结束了,但观众们却觉得值了,不过,若是气氛不要那么压抑,会更好。

    观众们在两人走后很久,才一个个忙不迭的离开竞技场。竞技很精彩,可是那有如实质的死亡的感觉,却让人承受不住,快要崩溃了。

    竞技没有结束,两人就下了竞技台,表明两人放弃了这次的竞技。相约再战,时间地点都没定,却是看得缘分,两人有这个缘分吗?显然,这两个人谁也没有想到这个问题。

    


    


    ps:书友们,我是晚幽,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雪燃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