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 去哪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焰焰 书名:吃货穿越记
    第二天面儿和蓝天赐正安排家里的事准备明(日rì)出门,不想午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这时大家刚吃过午饭,陡陆续续散开各自回到工位上开工。

    刘大娃爹娘来了,住在林家,帮着王家和林家做了许多腊(肉ròu)。面儿要去看欧阳真,刘老夫妇便挑了一些最好的腊货,装了一背,送到王家堂屋,让他们明天带着出门。

    “这腊排骨好香。”面儿正弯腰闻着腊(肉ròu)香,直吞口水。

    蔡氏笑道:“听了你的建议,今年我制(肉ròu)时和了些新式佐料,又加了干桔子和些香料熏制,今年的腊(肉ròu)格外香格外好吃。小娥在屋里闻到腊(肉ròu)香,都直叫馋呢。只是她现在还不宜吃这些东西。欧阳真得到这些腊(肉ròu),依他对食物的挑惕,肯定会喜欢得很。”

    堂屋里面的屋子,看着屋梁上挂的一百多斤腊(肉ròu),面儿站在内门处,决定道:“刘大婶。今年的腊(肉ròu)做得这么好。我想给欧阳真家多送点去,他家出了大事,亲朋好友现在一定疏冷他们,他们现在一定够可怜的。”

    蔡氏还记得欧阳真的各种好处,点点头,“你尽管送。现在离过年还有些天,我在家里再制就是。”

    面儿拿出五十两银子放到桌上,“我要走些天。这些钱你拿着帮我再制些腊(肉ròu)。家里喂得有猪,再办两只羊吧。”

    蔡氏惊惶道,“哪里要得了这么多钱?”

    面儿认真地道:“余下的办年货,给小娥和秋圆买些棉货!我怕这次出门十天内回不来!”

    “那我先过去,叫上你刘大叔一起,再进城买些羊(肉ròu)。”蔡氏收下银子,想反正是用多少算多少。

    面儿和她走到屋外。天气很冷。天空(阴yīn)沉,象要下雨,今天腊八节,中午大家吃过野狗(肉ròu)汤了,虽然觉得暖和,冷冷的风打在脸上还是发疼。

    “你们明早就走?”

    “是的。赶早不赶晚。只怕瓜州现在已经下了雪。”

    两人在屋外看着寒冷的天气。边聊边走。

    大门处传来喧闹。

    “这不是欧阳能吗?怎么变成这幅德(性xìng)?”

    “怎么象个叫化子一样?”

    面儿快步走出去,只见郭大叔和几个帮工正挡着一个衣衫单薄,冻得唇青脸紫,抱着双臂直跳的人盘查。

    “面……面……面儿……”那的确是欧阳能,因为太冷,冻得说不清话。看到面儿来了。懒得跟帮工们纠缠,抖擞着向面儿这边跳着过来。

    面儿定神看清是他。好不吃惊,欧阳能一幅沦落的样子,冻得快要死了一般,连忙叫道:“先跟我去烘面房,烧烧火。刘大婶去天赐哥屋里,找几件厚衣服来。”

    欧阳能真是坚持到了最后。听到面儿这么说,笑一笑,眼睛一黑。晕倒过去。郭大叔眼明手快扶着他,“欧阳能晕了。我背他去烤火。”

    面儿皱皱眉,欧阳能这时独自来王家不是好兆头,一定是欧阳家出了什么事。

    “郭大叔你把欧阳能放在烘面房交给周大婶他们看着一下。我去厨房给欧阳能弄点汤食。”

    欧阳能这样子不只寒冷,一定也极饿的。

    面儿去厨房弄了些(热rè)汤和松软的点心,以及一碗香喷喷的方便面,端到烘面房。欧阳能坐在一张椅子里,在温暖的屋里很快舒醒过来,已经披裹上刘大婶找来的长棉袄。看到面儿端着滚(热rè)的食物进来,憔悴的面上,眼泪纵横地哭起来,“面儿。你要帮帮我们家二公子呀!”

    “别激动。先吃些东西,再慢慢说。”面儿作好心理准备,而且烘面房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放下食物,便吩咐刘大婶赶快去把堂屋旁边的客房升个火炉。

    欧阳能一路赶快来,的确又冷又饿,喝几口汤,吃几个点心,便狼吞虎咽地吃面。他虽为下人,可是从未如此狼狈不堪过。

    面儿觉得事(情qíng)可能很重大,出去叫了个帮工找蓝天赐回来。要过年了,每天外发的货量极大,蓝天赐这时在溪头放货。

    面儿再回到烘面房里,欧阳能已经吃光所有食物,正用衣袖抹嘴。看到面儿进来,边打嗝边起(身shēn)道:“面儿。我吃好了……”

    “跟我来。”

    欧阳能这时基本恢复正常,跟着面儿出来,外面寒风刺骨,仍是得瑟一下,来到堂屋的侧室,屋里升着火炉,冷得连忙坐在炉边。

    刘大婶这时又端了滚(热rè)的茶水上来,面儿把茶几移到炉边,摆上些果点,这才坐下问道:“欧阳真发生什么事了?”

    欧阳能眼睛一红,顾不上喝茶吃果点,哭道:“几月前我们在青州码头分手后,刚赶快上官府查封了家里各处的财产,老太爷和老夫人泥菩萨过河自(身shēn)难保,便谴散了大家,那些妻妾姨娘们娘家本来不错,怕惹上麻烦,便哭着让老太爷和老夫人出合离书,老太爷一辈子风流,这时才感人心冷落,想自己穷途末路,也再养不起一大堆婆姨,便(允yǔn)了他们,去官府办了文书。欧阳家倒了,平(日rì)巴结得紧的亲朋好友,这时没一个伸出援助之手。好在老夫人平时待(身shēn)边的下人还好,有几个丫环、婆子见主子可怜,不肯就这么抛开主子离去,平时有往外边藏钱,把钱凑到一起,写了客栈暂时安住下来。老太爷和老夫人想筹款去皇城救子,可是这时谁肯伸出援手?正在四处无路时,好在二公子即时到青州找到他们,将他们接到瓜州安置下来。”

    “欧阳庆的女人和孩子也离开了欧阳家?”面儿微微蹙眉。心头不是滋味,但想着欧阳庆的行为,欧阳家不倒,欧阳庆会干出更多恶事。因此没有出声,把一盅茶推到欧阳能面前,“喝点茶。慢慢说。”

    “是的。大夫人怕再跟着欧阳家受累,坚持带走了小哥儿。老太爷和老夫人也怕朝庭反复,会再灭族,便没有和他们争回小哥儿。”欧阳能抱着茶盅喝两口茶,因为心里恐惧寒冷,屋里虽暖,双掌在炉火边摩挲几下,继续道:“大公子犯的事太重。老太爷和老夫人不甘大公子就这样被砍。所以让二公子筹钱去皇城救人。大公犯的事哪里有救赎的余地?他冒犯的是公主,没有举家抄斩,已是苍天护佑。而且赵大人到皇城交了差,便回了瓜州,不知何故,他听说我们在刀佬面铺安(身shēn),派人把欧阳真叫过去一趟,劝他打消去皇城的念头。公主回去后一直脾气不好,若是知道欧阳真去皇城企图设法搭救他大哥,会一怒之下再起灭门杀机。二公子本来也想亲自去皇城打听消息,只得改了主意,让欧阳干带上些银两去皇城暗中打听消息。二公子便呆在家里,每(日rì)安慰着老太爷和老夫人。可是一个多月前,赵大人那边又把二公子叫去一趟,告诉他朝庭为了保护公主的声誉,已经秘密处死了大公子和欧阳正他们。二公子悲痛不已,想要去收尸,又被赵大人拦着,说秘密处死的,你还敢去收尸?难道你真不管家里别人的死活?回来后,二公子把大公子的死讯告诉了老太爷和老夫人,老两口抱头痛哭,一家人俱是没了生意。那天一早,二公子便留下一封书信,悄悄出了门,说要去皇城寻找小蝶,让我在家好好照顾着老太爷和老夫人,又嘱我们,不要将此事让财发他们告诉给你,怕你为欧阳家担心。我们想,他若去皇城,在路上应该会碰到欧阳干,按理说欧阳干应该就快回来,瓜州城离皇城并不远的。可是过了十天,二公子没回来,欧阳干也没回来。这时大公子被处死的消息暗中流传,原来被欧阳家欺负过的人,这时在暗地里纷纷伺机报复,那(日rì)老夫人心闷,和两个丫环上街散心,突然冒出几个人,无缘无故将她们痛打一顿,逃之夭夭。”

    这时蓝天赐回来了,坐下来,听着欧阳能说话,听到此处,也是心中一紧。

    “这事让老太爷想到二公子和欧阳干一直未回,怕他们暗地里受人暗算,便让我拿钱出去物色些人,带上他们出去寻找二公子。当初面儿给我们的两万两银子,加上我们自己的一些私钱,欧阳干去皇城时带走大多数银子,家里留得五六千,这时招兵买马,用去整整五千两,余下的留在家里给老夫人她们治伤。家里虽有财发他们负担生活和(日rì)常费用,但医疗费这样的费用,老夫人不肯再让财发负担。又怕我出去没钱不好办,暗中给了五百两我带着,家中只留了五百两。我便带着七八个人往皇城去寻二公子。刚到皇城,便遇到原来欧阳家一个伙计在外做倒卖生意,他和我说几天前,有在顾州码头看到二公子一(身shēn)僧衣,剃了光头搭上往青州去的船。”

    面儿和蓝天赐对视一眼,这么说欧阳真未寻得家人,灰心之下便出家了?可是他会去哪里出家呢?两人心里都觉得没谱。欧阳真不犯拧则已,犯起拧巴来,恐怕没有人容易找到他的下落。

重要声明:小说《吃货穿越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