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 狡猾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焰焰 书名:吃货穿越记
    芬儿不解地看着她,本不敢多问,终忍不住好奇,还是问道:“你指的什么?”

    “你呀!笨死了!你们欺负错了人呀!难怪你们昨晚会失手。这王面儿虽无武功,但有神出鬼没的隐术,岂是你们能随便欺负的?天底下,会如此术术者,连我们这些有武功的人,对他们都要望而生畏,何况你们?你忘了那晚我们夜袭枫香园,你在屋里遇到个老太婆的事?她不是欧阳家的彖养的江湖打手!她是王面儿!”姜嬷嬷恨不一掌打在芬儿脸上。此时救小姐是大事,狠狠她一眼,纵(身shēn)离开后花园。

    原来王面儿使的就是隐术?而那神秘的老太婆是王面儿?

    芬儿接连受震,仔细一想,若要达到来去无踪甚至不留一点气味,恐怕真的只有隐术才可能。

    真是招惹错了对象。好可怕的王面儿。

    可是,大小姐偏就看上了蓝天赐!

    芬儿接得得瑟几下,脑子彻底清醒过来。此次恐怕还要依靠王面儿和蓝天赐才能救出大小姐,待救出大小姐后,灭了欧阳家无二话可说,但从此她要劝大小姐放弃蓝天赐吧。

    想着王面儿来去无踪无味,便觉可怕,若是把她惹急了,只怕她杀人都可以不着痕迹。

    天哪……芬儿后悔不已,昨晚她们竟然敢那么算计王面儿和蓝天赐,结果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最后被欧阳庆趁机劫走大小姐。

    悔……

    芬儿肠子都悔青了!

    却说面儿离开张家后,又回了破庙,该通知的都通知了,天黑之前,必须与蓝天赐碰上面。

    等到酉时,蓝天赐终于回来了。面儿急得直叫,“你再不回来,天就要黑了。快来吃些东西!”

    破庙后的小屋里,破旧的小桌上摆着几碗食物。等蓝天赐时,面儿又在极乐洞天做了一盘水果点心和几道菜,熬了一锅燕窝粥,这燕窝还是原来田伶曦送的。

    蓝天赐的确饿了,光顾在打听欧阳庆的事(情qíng),中午饭都没吃。

    “好香。你去买鱼了?”蓝天赐理所当然地享受美味,吃燕窝粥。水果点心,香煎鲫鱼。他可没想过面儿那间隐形屋子里会养鸡有活鱼。

    面儿耸耸鼻子,笑一笑。没有反对他的猜测,“反正无聊。就去买了鱼。”

    “这燕窝粥……”蓝天赐惊得下巴上的白胡子都要掉了。

    面儿笑笑不作回答。

    蓝天赐想起瓜州城的大宅里,那间干货室里,有不少上等干货所剩无几,原来田伶曦送的够多。但大家忙着面铺生意,并没人将它们拿出来做着吃了,财发他们是不会偷东西的,一定是面儿藏起来了。高兴得直摆头,鬼丫头,真鬼!

    “你查到欧阳庆哪些地方?”面儿问。

    “欧阳家在瓜州城的产业真多!除了博古堂。米行,布行,还有((妓jì)jì)院。船只,城东外还有六百亩地,佃农都有五十几家!城里应该不只驿馆一处宅子,恐怕菜香楼和悠和茶楼都是他家的!”蓝天赐吃了些东西,精神更加健旺。

    面儿皱一皱眉。这么多地方,姜嬷嬷应该都知道吧?

    “就我们俩恐怕找不过来。所以我想先从城里找起。”蓝天赐也苦于没有人手。冒出个和芬儿一样的念头,“要不然让芬儿叫赵大人派些帮手吧。”

    面儿扁扁嘴,姜嬷嬷都不同意用官兵相助,不仅怕打草惊蛇,更怕这消息传到皇上耳里,皇上会杀了一大批人,毕竟是公主被人绑架。而且面儿怕欧阳家遭灭门,欧阳真会牵连其中,还有小蝶,这些都是无辜的人。所以反对:“我找过芬儿了。姜嬷嬷不同意请官兵相助。她知道欧阳庆的产业分布,所以我和她说好,驿馆由我们负责,别的地方由她派人去监视。”

    蓝天赐放下手中的鱼骨,油腻的手在空中舞了舞,找不到拭手的,便往衣服上抹去。面儿双眼一鼓,取出一块手帕,丢给他。蓝天赐边抹手边笑,“我说鬼丫头呀。你早打好主意,让姜嬷嬷去监视别的地方,却还让我出去跑了一天,打听欧阳庆在别处的产业,这不是折腾人吗?早知这样,不如我在破庙里睡大觉,养足精神,晚上直接出手。”

    面儿翻翻眼睛,“是你自己要出去打听消息的。我想,万一你在哪打听到田伶曦的消息呢?”

    “你去找小蝶可有找到有用的消息?”蓝天赐不敢惹她着急,嘿嘿一笑,转换话题。

    “有啊!欧阳庆下午要去驿馆!”面儿把打听来的全告诉了他。

    蓝天赐火烧眉拧几拧,表(情qíng)煞怪,骂道:“还真是欧阳庆藏了田姑娘?真是色胆包天。这么说今晚有大事?”

    “所以,我们现在就得去驿馆附近!你没隐术进不了驿馆,我先去暗查,你在广场上等我。”

    “等等!”

    蓝天赐一把拉着她,“为了预防万一,我们再设一个联络点,如是你在广场上找不到我,便回大宅找财发!如果我有急事离开,会先给他留话!”

    “好。干脆就把联络点设在财发屋里。我进出没问题,你可得当心些,别让看守的官兵发现!”面儿觉得这样也好。

    “不相信我?”蓝天赐放开她,(身shēn)形一个旋转,只眨眼间屋外传来他咳嗽的声音。面儿走出去,只见他在外面抱着双臂,笑眯眯地冲她拉动白胡子。

    “果然轻功了得。”面儿放心一笑,“走吧!”

    瞬间,破庙恢复沉寂。

    面儿没有进过欧阳家的驿馆,到了外面后,围着驿馆侦察一圈,发觉宅里花园少,所幸墙内有一围茂密的参天大树,便悠地一下上了一树,四上观望。

    欧阳家的驿院不小,但也不大,院子里花木少。屋舍多,在高树上居高临下基本上能一览无余。院里的主体建筑呈空心口字形,口字中心是一处中庭。庭中有一棵极高的大树,视角最广,最利于观察。便大着胆子去了中庭那棵树上。

    一个俏丽的丫环从中庭正面的屋子里出来,四下看看,轻唤两声,“欧阳正。”

    欧阳正从一边拎着一包东西跑出来,那丫环说道:“大公子让你进屋去。”

    欧阳正抬头向四周看看,鹰利的目光精利地(射shè)向院子四周的几棵大树。

    面儿吓得立即进了极乐洞天。片刻后。估计欧阳正进了屋里,才悄悄出来。

    远远地只见正面的那间屋子房门紧闭。屋外站着那个丫环。看样子欧阳庆和欧阳正在屋里商量事(情qíng),一时半会不会出来。

    还是先通知蓝天赐。欧阳庆现在还在驿院里。这里离广场不远,只三个瞬移就到了。面儿抓紧时间来到广场,在一棵树背后找到蓝天赐,悄悄告诉他欧阳庆的行迹,和驿院大致的布局。然后快速回到欧阳家驿院中庭的树上。

    此时已经酉时过了,渐近中秋,天会黑得较早。面儿猜测天色一黑,欧阳庆就会有所行动。便耐着(性xìng)子守候。

    蓝天赐得到消息后,不甘在广场上枯等,也悄悄来到欧阳家驿院外侦察。凭着丰富的经验,结合面儿提供的消息,心中大致有了驿院里清晰的布局。自然围墙内的高树也成为他天黑后的藏(身shēn)之处。

    天色终于黑了下来,驿院内隐隐传来狗的叫声。

    院中有狗,那么防卫的人定然疏落,这反而更好。而且面儿有给他遮味药。

    蓝天赐飞(身shēn)上了院里的一棵大树,发现庭中有一棵更高。猜测面儿藏在那里,尚着围墙内的大树。悄无声息的移动几次,轻轻地一纵,便上了中庭的大树上。

    面儿感觉到树叶似动了动,四下一看,一道熟悉的黑影坐到她(身shēn)边,一只温暖的大手轻轻拍在她背上,是蓝天赐,看来他也等不及了。

    面儿回拍了一下他手,表示认出了他。两人坐在树上无声等待。

    四五六青衣厮抬着饭菜来了,那丫环却是摆摆手拦着他们,对屋里高声道:“大公子。晚饭来了。可要送进屋里?”

    “不必了。让他们摆在膳房就好。”

    丫环挥一挥手,送饭的厮汉们只得抬着饭菜去了前面。

    面儿和蓝天赐同时一惊,黑暗中两人悄悄握一下手,彼此会意:“欧阳庆不许人进去,难道田姑娘就藏在那屋里?”

    欧阳庆不会这么大胆吧?驿院在闹市场中央,而且这宅子并不够深。四周房屋密集,若是田姑娘在里面发出呼救声,很容易惊动外面的人。欧阳庆的脑子没有这么猪吧?

    再等一会看看。

    终于房门打开,欧阳正从屋里走了出来,瞟了一眼屋外的丫环,关上门,在门外贮立一会,似在观察四周可有外人。

    高树上的两个人屏住片刻呼吸。

    欧阳正确信四周没人,才沿着走廊向外走去。

    蓝天赐盯着欧阳正的(身shēn)影,有种怪怪的感觉,这是欧阳正的样子,但(身shēn)形似乎比欧阳正要高大一点,而且走路的姿势不似原来那般快捷,急促。走路时一板一眼的,摆手之间很有几分藏不住的派头。

    移花接玉!蓝天赐恍然大悟,轻轻拉一下面儿的手,往前方光亮处高大的(身shēn)影指了一指。

    面儿盯着那已走到第二个转角处的(身shēn)影,愣了一愣,只看(身shēn)影,似乎有些象欧阳庆。若非自己易过几次容,今晚面儿便被他这样子骗过去了。

    好啊!欧阳庆也够狡猾的!

    果然,欧阳正一出中庭,便有六道黑影从两边围上来。

    “正哥。”

    欧阳正挥一下手,六个护卫跟着向大门外走去。

    面儿狠狠拍一下蓝天赐,示意追!二人立即下了大树,各显神通,暗中尾随欧阳正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吃货穿越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