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 老祖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焰焰 书名:吃货穿越记
    欧阳真方才醒悟过来,原来大哥正是‘无事献殷勤,非(奸jiān)即盗’!

    难道是大哥所为……

    如是大哥所为……

    接连两个炸雷炸得他要魂魄离体,接着如跌冰窑,(身shēn)心俱寒,冷得脸色发白,四脚发抖,心紧缩成一团,摇晃几下,转(身shēn)就跑。

    蓝天赐长长的胳膊将他抓住,小声问:“你要干什么?”

    “我要回去亲自搜查搜查!”欧阳真不停地倒抽冷气。

    “若是查得到,赵大人怎会落空?”面儿也伸开胳膊拦着他,低声道:“你冷静下来!要是你大哥知道你怀疑他,恐怕更不好找田伶曦!”

    “我该怎么办?”欧阳真甩甩头,声音哽咽,脸色难看得吓人。

    面儿担心地看着他,“你回去设法打听你家在瓜州哪里还有房子,分析一下哪里可能会藏人。田伶曦现在应该还在瓜州,依你大哥的盘算,此时定是心急如焚要早些占有田伶曦……你没事吧?”

    欧阳真镇定下来,牙关咬紧,摇摇头,他已经不再是不更世事的天真少年了。

    “如果我打听到消息,到哪找你们?”

    “城外的破庙。”

    “我这就回去暗查。”

    欧阳真吐口气,理了理衣衫,努力平静下来,当务之急先找到田伶曦,以免大哥惹来灭族之祸。

    “凡事理智些吧。”蓝天赐轻轻抚着他的肩头,关怀地道。

    “嗯。”

    欧阳真再次长长地吐口气,冲面儿他们点点头,甩着衣袖大步向欧阳干他们走去。

    欧阳干他们在远处努力张望,因离得远,的确听不清他们说的,见二公子脸色有点不好地过来。欧阳能连问:“有什么事?”

    “没事。今天遇到蓝天赐的事,你们不许说出去,若是谁说出去……我就将他扫出去!从此永不让他回到我(身shēn)边。”欧阳真的唇齿间(射shè)出股冰冷的杀机。

    平时他常这么说,可从没这样吓人。欧阳能连忙闭上嘴,咬紧嘴唇。欧阳干也是一怔,王面儿他们和二公子说什么了,把他刺激成这样?

    “我知道你受制于欧阳正……不过你是我奴才……若是背叛我……”欧阳真第一次脸上露出一股可怕的(阴yīn)恻。

    欧阳干心中一抖,二公子可不是开玩笑,连忙道:“你放心。这事我们都当不知道。”

    “走吧。回枫香园!”

    欧阳真翻(身shēn)上马,双腿夹一下马腹。头也不回地往城里跑去。

    “欧阳家在瓜州有些铺业,还有一处驿馆。我想出暗查一下。”蓝天赐觉得时间非常紧迫,担心欧阳真查不出真相。

    面儿皱一下眉。想了想,反正现在才上午,一味等欧阳真的消息的确不是办法,想自己亲自去一趟枫香园,点点头。“你去查吧。我去枫香园一趟。”

    “你这时去枫香园?”蓝天赐很意外。

    “我想去暗中找找小蝶。多一个暗中帮忙查线索的人,便要方便得多。”

    “好吧。回头在破庙里见。”蓝天赐推拄着拐杖,(身shēn)形漂亮地一腾,轻盈地从树木间飞(身shēn)而去。

    面儿欣赏地看着他最终消失在眼前,笑一笑,利用瞬移一下就离开了溪边。

    很快面儿就到了枫香园里。悄然藏在小蝶屋里。

    昨天小蝶出去买刀佬面的事,欧阳庆知道后,并没责怪她。此时他带着丫环们正在花园里玩。看七八个丫环们踢竹球玩。

    小蝶伺候在旁边,感觉他温柔地在笑,但不时有点淡淡的紧张显露出来。

    天没亮赵大人来搜园,田伶曦失踪可不是小事,虽然赵大人走了。二公子也进城去看面儿他们了,但是大公子对此事似乎表现得太不上心和好奇。这没道理的。他不是成天盘算着要吃了田姑娘吗?

    “大公子。你说那田姑娘怎么会突然失踪了呢?”

    欧阳庆躺在花架下的榻椅上,嗯几声,没应他,只是看着丫环踢球,突然说到:“紫平,你动作太慢!看我来!我一人可以对付你们所有的人。”

    欧阳庆一跃而起,加入踢球中,毕竟是有(身shēn)手的男人,丫环们的确不是他的对手,被他左飞右跳的整得摔成一团。

    “哈哈哈……”

    太反常了。小蝶没心思看他和丫环们鬼混,抬头看着天上刺眼的太阳,说声:“这太阳得我头晕。我回屋去一会。”

    欧阳庆看了她一眼,没反对。

    小蝶带着花云还没走出花园,(身shēn)后传来一个欧阳正的声音:“大公子。二公子他们回来了。”

    小蝶停下足步,倒回花架。欧阳庆一个飞(身shēn)从球局中脱离出来,扬扬眉,看着小蝶,“你不是头晕吗?”

    “我想知道面儿他们去哪了。”小蝶直言不讳道。

    她没有拐弯抹角地辩解,欧阳庆反而不生逆反,他知道小蝶和面儿有点交(情qíng),淡笑一下,没出声。

    欧阳真一路快马,已经调整好心(情qíng),完全恢复正常的心(情qíng),脸上只是挂着焦急,远远地就向欧阳庆挥手大叫,“大哥。我回来了。”

    欧阳庆笑盈盈地迎上前,“有看到面儿吗?”

    欧阳真皱着眉道:“他们应该是悄悄回白云村了吧?”

    “有这可能。”欧阳庆接过花云递上来的温(热rè)毛巾,擦净手,又抹抹头上的汗,淡淡地道:“他们拿到解梦令,想早点回去告诉白云村的人,这很正常。”

    “可有听说官府的已经找到田姑娘?”小蝶关切地问。

    欧阳真摇摇头,恳求道:“我才不关心田姑娘。只要面儿没事就好。大哥,我们明天也回青州吧。我想去找面儿。”

    欧阳庆沉思片刻,“城里还有生意上的事没处理好。这样吧,下午我进城去尽量处理,争取明天或者后天离开瓜州。在外面这么久,娘一定也担心我们得很。”

    “是呀。我好担心娘的头痛有没有再犯。”欧阳真在大哥面前恢复着孩子气,拉着他的胳膊轻晃几下。

    “好的。我们尽量早点回去。这瓜州总是不太平。不是出这种事就是那种事,好象也不是我们呆的地方。”欧阳庆轻叹一声。

    “上午在外面跑了半天,我累了,先回屋歇一会。大哥你接着玩球吧。”欧阳真脸上泛起几分困倦。

    “嗯。一大早被赵大人吵醒,都没睡得太好。你回屋补补瞌睡吧。”欧阳庆疼(爱ài)地摸摸他的脸。

    欧阳真高兴地笑一下,负手离开。

    欧阳庆看着弟弟进了他那边院子的洞门,轻轻一跃,回丫环中间,继续和她们玩踢球。

    小蝶瞅了眼欧阳正,他两眼直直地看着大公子的(身shēn)影。似有话没说够,发觉小蝶在看他,连忙走到另一边。

    “走。”小蝶甩下衣袖。和花云这才回了自己屋里。

    回到屋里,小蝶一(屁pì)股坐在客厅的椅子上,盯着屋梁发呆。

    花云帮她倒一杯茶,小声聊道:“小蝶姐。你说王面儿有没有把二公子当朋友呀?要离开瓜州城都不通知一声。”

    “你管那么多?”小蝶可不敢和她聊这个。

    虽然很久没接触面儿,可是在白云村时。她就觉得面儿和蓝天赐是天作之合,欧阳真不可能娶上面儿。

    “是是是。奴婢不该议论主子的事。”花云看她没兴趣,坐到旁边,趴在桌上,一只手支起关边脸,转换话题。“小蝶姐。那田姑娘和七王爷是什么关系呀?为什么田姑娘失踪了,大公子好象一点都不关心这事?若是田姑娘和七王爷有关系,这不正是讨好七王爷的机会吗?”

    小蝶秀眉微动。美目一转,坐直(身shēn),转头看着花云,八卦道:“我正想问你,你倒先问我。怎么你干爹都不知道田姑娘和七王爷的关系?”

    花云立即来劲了。眼珠一转,“我去打听打听?”

    “嗯。顺便去厨房给我端点银耳汤来。”小蝶眸子含笑。暗示她别就这样出去,回来得带个东西,方能掩人耳目。

    “你放心。我办的事,哪次给砸过?”花云最乐于干这种事,轻盈的(身shēn)影很快消失在小蝶面前。

    “扑。”小蝶心里觉得很闷,大口地吐气。从赵大人来搜园时起,就有种莫名的沉闷和压抑,是什么原因,丝毫说不上来。她总觉得田伶曦失踪的事跟大公子有关,尤其大公子一幅不闻不问的样子,实在不符合他的(性xìng)(情qíng)和处世法则。

    心中闷,人易烦,小蝶拿起桌上的一把小绢扇,扑扑地猛扇几下,烦得厉害,不由站起(身shēn)在屋里来回踱步。

    “小蝶。”卧室在轻轻传来个沙哑的声音,有点耳熟。

    “哪个要死的敢私自藏在我屋里?”小蝶正烦没地方出气,以为有老嬷在她屋里,气冲冲地走进去,顺手抄起门边柜子上的鸡毛弹,高高举起,四下寻觅。

    “你敢打欧阳家的老祖宗?”

    面儿不仅以本来的面目意外地出现在她面前,还当面和她说破了原来半夜扮成老太婆来送药的事。

    小蝶惊得一只手捂着嘴,眨几眨眼,鸡毛弹差点落到地上。

    良久,才回过神,轻声道:“你不是离开瓜州了吗?”

    “田伶曦失踪了。我就那样走了,脱得了干系吗?”

    “赵大人并没说与你们有关呀?”

    “只能说芬儿聪明这次很聪明,没有在无证据之前胡乱给人定罪。昨晚我们一起回家,若是我们三个一起不在瓜州,很容易被(奸jiān)人利用,因此背上某种误会。”

    面儿坐到一张椅子上,乖伶的脸上噙着笑,复杂的眼神落在小蝶脸上。

重要声明:小说《吃货穿越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