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 变被动为主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焰焰 书名:吃货穿越记
    田伶曦不与童彤商量,不仅擅长请来欧阳庆,还揭穿他们的(身shēn)份。童彤顺势而为,可以不计较她今晚的独立特行,毕竟她的目的是帮着王面儿,恶治欧阳家的。只是田伶曦不该垂涎蓝天赐,当面儿和天赐从侧厅以真容走出来时,田伶曦没有掩藏住对蓝天赐强烈的(爱ài)慕,甚至流露出一种可怕的占有(欲yù)。

    她是长乐公主嘛。她要的男人,怎么跑得出她的手掌心?

    可是面儿和天赐的关系,已非昔(日rì)的青涩和单纯的友(情qíng)。公主要抢男人了,王面儿怎会傻乎乎地等着挨劫?总得先明里暗里把她和天赐之间的事实挑明才是正理。

    面儿呵呵一笑,头一歪,一口咬住田伶曦即将落到蓝天赐碗里的鸡(肉ròu),眼睛瞟一眼蓝天赐,竟是不顾众目之下,显示出与他的亲密关系,津津有味嚼几下,笑眯眯地对他道:“味道还不错。不过你似乎更喜欢吃……”

    一只手抓起一只乌龙大虾,两手灵活快速地剥开虾壳,把虾(肉ròu)递到他嘴边,甜腻腻地道:“这才是你最喜欢吃的。”

    蓝天赐受宠若惊,只要面儿高兴,他才不管别人什么表(情qíng),更不管田伶曦是如何难堪地缩回筷子,粉面控制不住地发青。

    “嗯。好吃。姜嬷嬷的手艺术果然不同凡响。”蓝天赐眼睛落到烤(乳rǔ)猪上,一只大爪撕下一大块(肉ròu),沾上些香辣的佐料,笑眯眯地递到面儿嘴边,“你喜欢吃香辣的,还有烤(乳rǔ)猪。”

    “嗯。大家都吃呀!”面儿笑得眉毛弯弯眼睛弯弯,看着表(情qíng)呆愣的大家,反客为主,边吃边说。

    蓝天赐跟面儿在一起生活了两年多。两人早有默契,一起大吃的同时,(屁pì)股蹭几下,下面的锦垫靠到一起,两人几乎(身shēn)子挨(身shēn)子地坐在一起。

    田伶曦对他有垂涎,他早有感觉,只是大男人不好意思说这样的事。刚才他同样看到了田伶曦那带着几分兽(性xìng)的目光,所以和面儿挑明关系,实在大有必要。

    欧阳真先是一愣,心中被利刀刺了一下。但很快释然下来。面儿和天赐都是他的好朋友,他们在他眼里本就是天生的一对。今生恐是娶不到面儿了,因为有个蓝天赐。本来他想找机会再慎重向面儿表白和坦言的,今晚看来那些根本就是无稽之谈,面儿和他毫无可能。不过没关系,经历过痴劫的人已经看淡这些,只要还能和他们做好朋友。他觉得也是可以的。

    所以率先回复过来,笑着大方地也撕下一块烤(乳rǔ)猪(肉ròu),斯文的品尝。

    欧阳庆并不震惊,王面儿和蓝天赐根本就是一对早就貌离神合的乌龙。若不是弟弟喜欢王面儿,他才不动这些心思,还处处低三下四。不过。蓝天赐喜欢王面儿,这对他倒是个好事,蓝天赐不喜欢公主。这必定会打击到公主的高傲与自尊,到时他便可以伺机坐收渔利。在这个强权的天下,得到长乐公主,就跟得到江山一样。皇上只有长乐公主这么个宝贝女儿,听说后宫佳丽三千。除了这个公主,别的妃嫔竟是一个蛋都不屙。

    只要公主要蓝天赐。王面儿便难称心,这对欧阳真来说,也不是没有机会。

    “哈哈哈……”欧阳庆世故地笑几声,拿起酒杯,“逢此佳时,我们当痛饮几杯。”

    田伶曦毕竟是出(身shēn)高贵的大公主,被欧阳庆的笑声一震,清醒过来,难看的脸色回复粉色,与欧阳庆顾盼一眼,大眼里((荡dàng)dàng)漾着主人(热rè)(情qíng)的笑意,然而笑容下却是无尽的(阴yīn)谋。

    气氛很快回复(热rè)烈与和谐。这餐晚宴貌似宾主尽欢,直到亥时才结束。

    当主院渐渐安静下来,只剩下田伶曦和几个下人,她一脸黑线地回到自己屋里,轰地一下掀翻了屋里的桌子,气得痛哭流涕地对芬儿和姜嬷嬷说:“瞧吧!王面儿和天赐俨如夫妻!刚才我送他们回去时,两人简直无视我的存在,手牵手的,面儿那小小的(身shēn)躯几乎偎在天赐的怀里!”

    芬儿耸耸鼻子。蓝天赐对面儿的深(情qíng),令他在她眼中掉了不少魅力。

    “蓝天赐真是有眼无珠。不论是美貌,财富,地位,还是见识,王面儿永远都无法与大小姐比。这样不识时务,没有眼光的男人……”芬儿啧啧嘴,也有了几分劝小姐退却的意思。

    “啊!”田伶曦惨嚎一声,站在屋中猛烈地大摇几下头,乌髫散开,玉珠撒落,如瀑的乌发披及腿间,向前两步,踢倒几张沉沉的鼓凳,粉拳紧握:“我要的!谁都不可以争!”

    “虽然婚姻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只要公主想要,皇上出面一纸圣旨便可到手。可是依老奴看,蓝天赐桀骜不训,王面儿不拘闺礼,两人狼狈为(奸jiān),(情qíng)意似乎极浓。老奴只怕强扭的瓜不甜,到时把蓝天赐得到手,公主也会不幸福。”姜嬷嬷毕竟活了许多年岁,虽然知道公主可以得到想要的一切,但这世上最强求不来的便是人心,所以语重心长地劝解。

    “谁若再说这话。谁就自己离开我!”田伶曦不是傻子,明白姜嬷嬷的意思,可是她自恃美貌非常,(性xìng)格并非只骄不柔,她骨子里与别的女子一样,面对心(爱ài)的男人可以柔(情qíng)似水,她相信在自己出现之前,面儿和天赐就(情qíng)深意浓,但是她也相信凭她的真诚可以打动任何一个男人。

    屋里安静下来。芬儿和姜嬷嬷都不敢再说话。可是芬儿眼神随着烛光跳了几下,迅即低垂下去,她原来是支持主子的,可是王面儿太古怪,(身shēn)上有种让人难以征服的东西,从现在倒回去看,显然王面儿早就觉察到公主不凡的(身shēn)份,时进时退,时迎时合,竟是让公主不知不觉成为她的棋子。

    当然,只要公主没有迷恋蓝天赐,便不会莫名其妙地一次次向面儿让步。

    可是公主已经走火入魔,下人们又能拿她怎么样呢?

    王面儿和蓝天赐露出真容后,次(日rì)也不再伪装模样去面坊里。面对他们的新面貌,财发财富叫她们童彤和童野,之前又有帮工见过蓝天赐的面具被田伶曦拉下的事,所以大家对此都不敢置疑和纠结,童家兄妹是外地来的商人,瓜州本是多是非之地,大家本着出来干活只为钱,不管别的念头,因此这事倒没引出什么暗议。

    欧阳庆兄弟俩一大早又来到面铺吃面,田伶曦和芬儿把他们迎到雅间后,便直接追问银票的事。

    欧阳正把一个沉沉的黑色木箱放到桌上,欧阳庆拍拍木箱,笑眯眯地看着田伶曦,“田姑娘。我可是说话算话,希望你们也说话算话,昨晚那字据……”

    “你们等着。我亲自去叫童彤!对了,在解(禁jìn)令下来之前,我们还是先叫面儿为童彤,叫天赐为童野吧!”田伶曦经过一晚的痛苦折磨,变得更坚定坚强,(娇jiāo)颜依然笑如(春chūn)风,但心中有一道力量却催促着自己要赶快办成自己的事。

    童彤估算到一大早欧阳庆会来,所以和童野在面坊里安排好今天的生产后,便衣容整洁地往汤面铺走来,才进内门,便遇上风风火火的田伶曦。

    “你来得正好。欧阳庆带够钱来了。”

    “嗯。”

    童彤眉眼弯弯,满脸可(爱ài)笑容地看着她,发觉眼睛四周似乎有点微肿,而且有用粉遮盖过,显然昨晚上打击了她,令她后来在屋里有痛楚地大发作过。

    扬扬漂亮的弯月眉,童彤眨两处伪凤目,故作没有看出田伶曦有难过过。笑呵呵地双手负后向雅间走去。

    二人走进欧阳家坐的雅间,童彤抬头(挺tǐng)(胸xiōng),负手而来,虽是布衣素髻,却是满脸光彩,一派主事的模样。而田伶曦跟在后边,虽是虽然锦衣珠玉,却象她的跟班一样,显得有些唯诺之态。

    欧阳庆眼神中很快跳过一抹异样,旋即回复自然,向童彤笑着拱一下手。

    田伶曦十分敏感,发觉刚才大家看她们的眼神有一种难言的震惊,眼神经过芬儿,她小嘴微厥,眼神里飘过一缕不满的暗示,曾几何时,堂堂的大公主竟然在一个布衣村姑面前如此没有尊严?

    田伶曦自是不甘在童彤面前显得低微,心里气恼地咆哮几声,“忍!再忍一忍!”

    “这是你的银票。全是五千两一张的,请童姑娘清点清点可有二百张。”欧阳庆恭敬地把沉沉的箱子往童彤面前一推。

    童彤笑着,不客气地打开木箱,拿出银票一张一张地清点和查看。半刻钟后终于点清,的确是官办钱庄汇源钱庄出的一百万两银票,盖上箱盖,当众从衣袖里掏出一张字据交给欧阳庆。

    欧阳庆拿过字据也谨慎地打开看了一遍,没有差错,才当场让欧阳正点火将之化为灰烬。

    “我可是还等着看到张铁匠呐。”经过昨夜之事后,童彤决定变被动为主动,收了钱再次提醒欧阳庆,同时视线落在田伶曦如花的(娇jiāo)颜上,并加重语气,“欧阳大公子。你可别负了伶曦姐为你欧阳家作保啊。”

    说得田伶曦和欧阳家暗中已有私交似的。

    田伶曦脸上一红,连忙解释:“我可不敢为不守信的人作保!”

重要声明:小说《吃货穿越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