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 朋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焰焰 书名:吃货穿越记
    一口气说下来,并不给田伶曦辩解机会,末了又是一句:“我真不知你是聪明还是蠢!”

    田伶曦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从小到大,就是父皇都从没这么说过她,堂堂长乐公主竟被个卖面乡村姑娘给抢白得无地自容。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先前芬儿还和我说,希望我们好好合作!你这猪头猪脑样子,只管自己想法,不顾别人死活,就算你是公主,我们兄妹俩可给你卖不起命!”童彤说拂袖而去。

    “阿……童彤……”田伶曦顾不上难过,本能地拉着童彤,竟是低三下气地赔罪,眼角不争气地挂着泪,“人家刚才去制面房,谁叫童大哥不理人家?所以……”

    “人家不理你,你就犯猪病?”童彤翻个白眼,再次教训她,“看来你真是没脑子。别说童野是我大哥,我不帮他。生平我看不起女人男人面前犯猪相。人家都不理你,你还自讨没趣,惹得大家不高兴?我看你得直比猪还笨!要说猪笨,它吃饱了,不干活,但会乖乖地躺到一边睡觉,至少不会惹事,可是你呢……却要天下大乱,这对你有什么好处?就为了让你心里舒服?”

    “鬼丫头这张嘴好厉害。说得那田伶曦竟没有还口机会,反而还低三下气。而且她是公主?”童野顿时恍然大悟,为何童彤敢给田家支那样招,而且真就那么把七王爷和欧阳庆给治了一回,若非皇上宠(爱ài)公主,怎么有那可能?不说欧阳庆,就是七王爷可是皇上极疼(爱ài)弟弟。

    好呀。原来童彤早猜出田姑娘(身shēn)份没告诉他。鬼丫头竟然连他都瞒?若非如此,又怎么是他心中鬼丫头呢?童野心中痛万分,堂堂公主被个鬼丫头给镇压了。哈哈哈,心(情qíng)大好悄悄地回了自己屋里。

    “妹妹就原谅猪姐姐一回吧。”田伶曦象中了邪术一样,不仅童彤面前低三下四,还承认自己是猪。

    童彤脸色冷沉,心里却好笑,这大公主怎么一病出来,就变得(性xìng)子易软呢?训罢,转(身shēn)而去。田伶曦嬉皮笑脸地跟后边,童彤头都不回一下。

    “童姑娘。欧阳真送了个纸条来。”

    回到铺里,财富便把个东西悄悄塞过来。

    “欧阳真说什么?”田伶曦(身shēn)子粘过来要看纸条。童彤向她鼓一下眼。鼻孔里嗯哼一声,田伶曦只得讪讪地去了铺门外。

    童彤打开纸条,上面写道:“谢谢相助。我已请大哥请求官府撤消对王家通缉令。到时你们便能恢复真颜。从前事,我知道你们没那么容易原谅我大哥,但我保证他再不会和你们作对。希望我们仍是好朋友。”

    童彤撇撇嘴把纸条揣进衣袖里,也不回欧阳真消息,柜台里站了一会。想田家信仆,自己没必要再呆铺里,便叫过田伶曦:“想将功补过吗?”

    “嗯!”田伶曦进来眨着大眼睛直点头。

    芬儿门外跟着跑进来,“什么事?”

    “铺子里事仍由你们来管吧。我去面坊里干活。”童彤从柜台里出来,田伶曦笑嘻嘻地进去。

    “里面很忙吗?”芬儿到柜台出口处挡着童彤,好奇地问。

    童彤推开她。翻个白眼,“你以为人手很多吗?”

    “请。”芬儿见她有些凶,赶紧让开。点头哈腰地玩笑,“童老板请!”

    童彤再次白她一眼,叫上财富一起进了里院。

    看着童彤和财富从内门完全消失后,好一阵,芬儿才和主子对个眼神。笑眯眯地走进柜台,两只手指挟着个东西。悄悄放进田伶曦手里。

    田伶曦把手放得低低地向她竖起个拇指,眼中闪烁着惊喜,“不愧为神偷啊。”

    芬儿得意地一笑,走出柜台继续去铺外吆喝。

    田伶曦打开纸条速看罢,心(情qíng)大好,原来是欧阳真向面儿求和字条呀。

    正高兴间,欧阳真带着欧阳干他们出来了,田伶曦连忙走出柜台,(热rè)(情qíng)相送。

    “欧阳二公子,请慢行,若是喜欢,还请明白再来!”田伶曦大献殷勤。

    欧阳真笑笑,往铺里扫视一周,没有看到童彤,点点头也不客气。

    “田伶曦!”这时童彤从内门跑了出来,进里院时发现袖中纸条不见,想起刚才芬儿曾自己面前站了一站,那丫头可是贼中好手,反应过来,纸条定是芬儿偷走。所以跑回来找田伶曦算帐。

    “童彤!”田伶曦知道她为何怒气而回,满脸笑容叫一声,引得欧阳真转过去(身shēn)影又转了过来,微笑着看着童彤从内门跑出来。

    童彤翻翻眼睛,该死田伶曦生怕事(情qíng)搞不大?脚步放缓,脸上怒意也收敛几分。

    “童姑娘。”欧阳真向她拱一拱手,依然叫她童姑娘,没有叫面儿。一双深(情qíng)凤目把自己心意暴路无余,使得童彤脸上一红,有立即逃跑念头。

    “哦。请慢走,不送了。”童彤慌忙打个招呼,又转(身shēn)走了。

    欧阳真笑一笑,看着她从内门消失,也没追,而和田伶曦拱下手,带着随从离开。

    田伶曦呼地吐口气,还好刚才欧阳真,至少半个时辰内童彤不会再出现。等半个时辰后,她愤怒也该消散了吧?不过是欧阳真求和纸条,上面又没什么见不得人话。

    她分析确对了。

    童彤去包装房里,一边包面,一边思索着刚才事,不就是一纸条嘛?田伶曦要好奇,随她去吧,又没什么大不了事(情qíng)。很安静下来,专心干活。

    次(日rì)上午,欧阳真又来到面铺,不只芬儿表现(热rè)(情qíng),田伶曦也从柜台里出来亲自招呼这位富家公子。

    而童彤和童野一如从前一样,呆面坊里,不出来过问生意,任由田家主仆主持汤面铺里事。

    田伶曦得了机会,趁机和欧阳真交朋友,欧阳真也趁机寻找能再和童彤做朋友契机,不能立即和童彤恢复从前关系,能和田伶曦熟稔起来,和她做了朋友,将来便少不了和童彤见面时机。

    欧阳真和田伶曦(热rè)络起来,童彤对此仍是没有反应,但欧阳庆却不同了,这不是天顺人意吗?只要弟弟和田伶曦熟了,以后还少得了和她见面时机吗?

    七王爷见欧阳家和田家关系和睦了,暗地里也舒一口气,瓜州呆了几(日rì),便带着绣巧离开了瓜州城。

    于是欧阳庆每天陪着欧阳真上刀老面铺吃面,想要伺机靠近田伶曦。这一次栽田伶曦手上,赔了夫人又折兵,让他明白,光找个靠个山不行,七王爷和他再臭味相投,真到了关键时刻还是先顾自己,那损失二十万两银子,自然是欧阳家全部承担,而七王爷白天捡了好名声。与其靠别人,不如靠自己。如果成了公主喜欢男人,那么七王爷他面前说话都得小心几分了吧?

    起先欧阳真不同意,欧阳庆便以求和平为由,只要面儿答应和平,无论欧阳家付出什么代价,他都愿意。

    面儿记心中不仅仅是对欧阳家面铺打击,还有几条人命。这一点兄弟俩都很明白。所以要面儿原谅欧阳家,真很不容易。欧阳真觉得如果大哥真是不惜代价认错和悔改,作为亲弟弟,确应该支持。

    对欧阳庆到来,田伶曦没有排斥,她意图欧阳真(身shēn)上,欧阳庆吃过田家亏,应是不敢再对她做什么,所以表现得极其大度,对欧阳两兄弟都十分友好。

    半个月下来,田家和欧阳家俨然成了朋友。

    “田姑娘搞什么名堂呀?她不是想和我们联手打击欧阳家吗?怎么现和欧阳家成了好朋友?”暗地里童野十分不解,这晚和童彤荷塘边赏月,一边闻着清清荷香,一边谈论着近事。

    不只如此。田伶曦童彤面前越发低声下气,这与她本来气候度极不相符。

    “一定有诡计。”童彤暗中留意了田伶曦行为,自是瞧出些端睨,似乎田伶曦看上了童野。而她拉拢欧阳真,是要彻底扫除自己这块绊脚石吧?这事可不好和童野说,只是(阴yīn)恻恻地笑几下,“至于什么诡计,暂时还不明白。”

    “听伙计说。田姑娘好象对欧阳庆也很(热rè)(情qíng)。她想做什么呢?依她(性xìng)格应是很憎恶欧阳庆才对。”

    “唉。等官府解除了对王家通缉,我们还是回白云村吧。”童彤对这样事很淡泊,她觉得田伶曦越来越白痴,不过可以原谅,恋(爱ài)中女人智商为零嘛,只可惜童野对这个公主没有兴趣。

    “好!他们要干什么随便他们!”童野也不想纠缠这事,不过有一个问题他却很关心,“等王家通缉令一解除,你还是不理欧阳真吗?”

    童彤陷入难堪。凭良心说不是不想理欧阳真,可是经过这么多事后,要再象从前那样,好象已经不可能。

    月光映童野高大(身shēn)影上,童彤看着他,虽然易容后难看许多,可是此时从他(挺tǐng)拔(身shēn)姿仍可想象他本来绝色样子。

    “我们好象很久没有以真容面对了?”童彤突然道。

    “回屋里去。”童野被她提议逗起兴趣,拉着她跑下石栏,两人轻地往清华苑跑去。

重要声明:小说《吃货穿越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