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 成4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焰焰 书名:吃货穿越记
    “好。记下帐。拍卖会继会。”

    芬儿何等聪明,立即指着一件贵重东西叫,“这件古玉刀币……起拍价一万两!”

    有两个阔爷看上那东西,但不知博古堂是欧阳家,存了心今(日rì)不得东西,要欧阳家大出血,两人递个眼神,一个淡淡地报出:“一万五千两。”

    这件古董确值价,是两千多年前东西,而且传世数量总共只有五件,大多皇宫里,想不到博古堂竟有一个,虽有两处有小小残缺,不过反而增添了它历史价值。

    “一万八千两。”另个笑着加价。

    “两万两。”欧阳真又一次叫到实价上。

    “恭喜欧阳公子。”那两人同时向他拱手。

    一个官差拿一块布铺地上,小心地将玉器放到欧阳真面前。

    “欧阳公子结帐,还是继续?”田伶曦好生兴奋,这一回让欧阳家大出血了。

    “继续!”欧阳真见广场上很多难民,经过这次生病后,对钱财看得淡,摇着白玉骨扇,淡淡地笑,眼神和笑容纯净得象头上蓝天,令田伶曦生出一丝不忍,这小子果然单纯得很呐。转念一想,算了,不要有同(情qíng)心,他大哥那么坏!

    “继续吧!”田伶曦向芬儿打个手势。

    “这个上古时代土陶彩瓶,工艺虽不如现,而且器(身shēn)粗糙不堪,不过那个时候,这样东西本来就稀奇。这是我们今天拍卖中有价值东西,七王爷把这样宝贝都拿出来了,可见七王爷对难民们(爱ài)心!这价东西价值绝不低于六万两,鉴于它稀奇和七王爷(爱ài)心,所以起拍价四万两。”芬儿简直象个专业拍卖家一样。

    广场上鸦雀无声。对多数人来说,这样东西平时看都看不到。今(日rì)竟广场上公开出现和拍卖,这实是难得见闻。

    有一个中年男子穿得并不够华丽,长得精瘦,可以说有些平常,眼神一直落这件东西上,听芬儿介绍完毕,心中有要拿下意思。这是博古堂镇铺之物,至少要卖到八万多两银。

    先前那两个人有心捡便宜,可是欧阳真这个冤大头此,又抱着捡不到便宜就害人心理。

    一个开口道:“既是稀世之宝。又是七王爷忍痛割(爱ài)出来。我出五万两吧。”

    “六万两。”他朋友声音微颤一下,也报了价。两人本是狐朋狗党,自然有一些默契。瞅一眼欧阳真,脚下放着两样东西了,还没结帐,可见他今(日rì)也是想淘些东西走,因此存心要害死他。

    “七万两。”那中年男子估计没人敢高过这价。因为芬儿说这东西只值六万两。

    “八万两。”欧阳真知道自家东西价值,所以轻轻一吐,却是令人不敢呼吸。

    他也太不把钱当回事了。连赵大人眼珠都要落地了,欧阳家太有钱了,他这不是一掷千金,是一掷便是数万金啊!

    连童彤和童野人群中都收敛了笑容。他们太了解欧阳真,这小心是个烂好人,有心要化解欧阳家与田家冤结。同时真心救济难民,所以才这么无所谓地砸银子。再有钱,也不是这个砸法吧?再说童彤可是有些怀疑这些东西是不是赝品,按芬儿说,那刀币和这陶器都是罕有之物。若论价值,真藏家是不会舍得卖。毕竟年代久远,又是稀有物品。

    那中年人虽识得东西,却是怔了怔,他再有钱自是比不过欧阳家,但八万两让欧阳真得了,他不痛,淡淡地报出:“九万!”

    “十万!”欧阳真脸不改色地还了回去。

    中年人想了想,害人害己,适可而止,欧阳公子根本就是出来撒钱玩,若是有心把价抬得再高,他要是突然止口,那不是把自己(套tào)了进去。忍下心中不舍,看两眼那古物,闭紧嘴巴,再不出声。

    “十万,十万,十万!”芬儿速重复欧阳真价,然后向个官差递个眼神,尖叫一声,“恭喜欧阳公子。这稀世之物属于你了!”

    那官差抱着沉沉土陶瓶,放到欧阳真面前。田伶曦都不忍再整他了,声音略颤地道:“欧阳公子请先结帐吧!”

    欧阳真已经花掉十八万两银了。

    师爷把三张盖了官印文书递到他面前,努力控制着激动声间:“欧阳公子请结帐吧。”

    欧阳真摇几下扇子。旁边欧阳干还不知这些东西是自家,不知昨晚博古堂又丢了东西,只是紧张地看着从衙门侧边小道走出来大公子和七王爷。二公子(身shēn)上一向不(爱ài)带钱,带有钱也不会有这么大数额,因此这结帐事只有欧阳庆来。

    欧阳庆远处看到弟弟拍下这几个玩意,啼笑皆非,虽然心疼银子,弟弟这次病得久,好不容易恢复过来。可是怎么能为了这些钱生弟弟气。

    七王爷变形脸被欧阳真给治好了,突然间反而不生气了。欧阳家既然有钱,这一切损失都欧阳庆承担,关他什么事呢?堂堂七王爷能从皇城赶来,帮欧阳真亲自拿到解药,这份恩(情qíng)已经够大,欧阳庆不会这么不懂事吧?

    七王爷念头陡转。既然伶曦存心要为七王爷挣名,就顺势而为,何乐不为呢?

    欧阳真微笑地看着缓缓走近人,挥一扇子,亲昵地叫道:“大哥。我没带钱。你喜欢这些东西,我买来送给你。”

    “七王爷千岁!”赵大人连忙上前向七王爷行礼。

    “七王爷千岁,千千岁!”田伶曦恶作剧地跟赵大人后面高叫一声。

    广场上立即响起七王爷千岁呼声。

    多么讽刺一幕。七王爷转头笑意浓浓地看着欧阳庆,“欧阳二公子如此支持我。你我朋友一场,可不能不如你弟弟哦。”

    刹那间七王爷态度陡转。欧阳庆何尝不明白七王爷心思?如今他被形势所((逼bī)bī),只得当好人。

    欧阳庆脸上挤出个笑容,点点头:“小自当支持。因(身shēn)上未备这么多银票,所以请容小派人去取。”

    田伶曦再次抓住机会,声音如破谷之莺广场上清丽地响起:“欧阳大公子。既是这么支持七王爷善举。十八万两东西都买了,不如把这些一并买去,二十万两封顶,也算是对你支持七王爷回馈。”

    七王爷一经决定,这时自然要保持光辉形象,风度翩翩,和蔼可亲地看着广场上人们,然后视线扫过欧阳真,竟当众向欧阳真作了个揖,“谢谢欧阳二公子对本王爷支持。本王爷代表百姓们向你致谢。”

    欧阳真纯净地笑一笑,看着大哥。

    欧阳庆只得心中一横,笑道:“那就按这位姑娘说办。”

    “多谢欧阳大公子成全这次活动。”田伶曦也客气地向欧阳庆抱拳一礼,显得很是敬重样子,然后对赵大人道:“请赵大人派人师爷先给欧阳大公子出个欠据吧。然后待他派人取了银票来,再取东西。”

    赵大人觉得象作梦一样。这时欧阳庆跟着七王爷来,可是来收点东西。如今东西确回到他们手上了,可是欧阳庆却白白掏了二十万两银子。田姑娘这个手笔画得真大。不愧是公主,恐怕也只有她敢这么做,换作是七王爷,恐怕这么做之前都会再三深思。

    赵大人心中恍然,但还有后一缕理智保持着清醒,向师爷挥挥手,“出据!”

    “七王爷千岁千千岁!”

    广场上再次响起呼声。

    七王爷笑容可掬地向大家挥手,一幅悲天悯人慈善样子,此时很是享受这从天而降荣雀和百姓们(爱ài)戴。

    欧阳真笑,因为他仿佛看到难民们终于可以很重建家园。

    欧阳庆也笑,可是心里仍不是滋味,心里不停地开导自己,就当是给弟弟治病花药费吧!

    田伶曦笑,因为这次行动实太成功了。

    大戏到此,后面事不必再看,童彤和童野对视一眼,悄悄从人群中消失。

    拍卖和义捐还进行,因为别人也有捐东西,虽然不如前面那样精彩,可是仍有不少围观人。

    重要事完成了。赵大人将七王爷和田伶曦请进衙门里。当然后面事不必田伶曦再亲自押场,收拾了欧阳家便足够。

    七王爷和欧阳庆跟着赵大人走前面。

    欧阳庆回头偷瞧一眼田伶曦,又一个安慰从心里升起,这一回总能和田姑娘攀上交(情qíng)了吧。

    田伶曦站衙门外石阶下,冲他动人一笑,步子走得极小。

    七王爷回头瞧了一眼田伶曦,又看一眼欧阳庆,便转过头去。欧阳庆连忙收回视线跟着七王爷进了衙门。

    哼!田伶曦冷哼一声,并没去衙门,却是带着自己人离开了广场。

    “赵大人。田姑娘他们走了。”一个官差跑上台阶报告。

    赵大人停下脚步,七王爷却挥挥手,“她们走了就走了吧。”他可不想这时和侄女同处,公主那脾(性xìng),见到他没叫一声叔,显然还不想与他相认,这丫头象个魔鬼一样,这次算计到他头上来,要是她对欧阳家气没出够,两方再起什么事,他可难得费精神调停。

    欧阳庆心中一落,长乐公主果然脾气古怪呀,往后遇上她可得再小心才行。

重要声明:小说《吃货穿越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