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七王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焰焰 书名:吃货穿越记
    接连几(日rì)欧阳庆都没来刀佬面铺。

    暗地里童野查看过张府和欧阳家动静,发觉两家都按兵不动。

    对此童彤认为两家表现得越平静,将越会有不平常事发生,换药势必行,只是双方都考虑面子事。所以他们只需静观其变,不需再作什么多余事(情qíng)。

    确,田家有心以药换药,而且比欧阳家着急,赤绢妖娘中毒,原本以为只能拖上两(日rì),好经姜嬷嬷全力医治略有起色,可以再拖上两(日rì),但这种拖法对赤绢妖娘毕竟有很大危险。

    欧阳庆也不是不着急,是等时机,等大王爷或七王爷回信。算算时间,他们回信早该到了,论交(情qíng)他们不会不复欧阳庆信,何况瓜州铺子有他们股份,上十万两失盗不是小数目。两个王爷都不回信,应是会来一个人吧?

    这几天他都没出门,天天家带着弟弟晒太阳。

    这下午欧阳庆带着弟弟和小蝶意外地枫香园外北面山头上看风景。

    夕阳西下,欧阳庆背着手眺望着瓜州城,脸上一道道狰狞终于此时化为平静。

    这几天欧阳庆对小蝶又恢复了原来亲近,毕竟这个女人对他忠诚与忠心无人可比,田伶曦对欧阳庆只有利用价值,他心中并无地位,若论地位田伶曦他心中地位远不如小蝶。

    所以欧阳庆对田伶曦只有征服为己用愿望,并无真正喜(爱ài)。那晚田家把官兵都叫了来,这让欧阳庆很不舒服,他可是从来不肯吃亏人。

    心底升起个声音:“血债不仅要血来偿……田伶曦……我要让你知道什么叫真男人!”

    小蝶看着他表(情qíng)恢复平静,变得斯文,心里却是格格几下,看惯了大公子凶相。对这种斯文相极不适应,她觉得大公子若是不这样刻意改变,也许事(情qíng)还不会越弄越复杂,毕竟纠缠理由少些,大公子这样刻意变化就表示他不愿以简单方式来解决与田家问题。

    这两天欧阳庆也不再隐瞒小蝶,有什么事和欧阳正说都当小蝶面说。

    显然大公子想吞并田家,就象多年前吃掉穆家三分之一家产一样,多年前穆小姐嫁给大公子,穆家足足陪送了三分之一家产,那个时候穆家没有败落。青州可是排第四大户人家,而且穆家把所有当铺业陪嫁给了女儿,所以后来欧阳家古董铺生意才越做越大。后来穆家败落。其实还是大公子暗地里搞鬼,穆大小姐死后,他便暗中挤兑吞并穆家布行、茶行等,起先穆太公看女儿份上让着欧阳家,后来欧阳庆野心越来越大。两家变成了仇人。

    这时正是夏天,夕阳下仍有些微(热rè),小蝶却心中发寒,只怕田伶曦是第二个穆小姐——

    不。与此同时另一个声音反驳:“田伶曦比穆小姐厉害。这将是一场可怕战争。”

    小蝶得瑟一下,欧阳庆回头温柔地看一眼她,轻轻地摸摸她后脑。“我们回家吧。”

    欧阳干将欧阳真抱进一张竹躺椅里,由两个壮实护卫抬着回去。欧阳真耷拉着脑袋,眼睛傻傻地看着西落红(日rì)。流着口涎,连“面儿”都不再叫了。

    “如果我没猜错,迟明天皇城会来贵客。”欧阳庆肯定地对欧阳正道。

    “这几(日rì)家里已经修缮好了,花园还添了植物,而且欧阳全同时准备好贵宾房。不会让贵宾不满意。”

    “只是个准备而已。人家不一定会枫香园落足,但我们心意总需表示到。回去后把通往贵宾房走廊上全摆上鲜花!”

    “是。”

    与小蝶相反。欧阳正看到大公子恢复平静又变得斯文,却是高兴,这表示大公子没有被田家打倒,只要大公子想做事,一定会不择手段做成。田家这回等着臣服吧。

    果然如欧阳庆所料,甚至比他预计(情qíng)况好,当晚欧阳家刚刚用过晚膳,七王爷便着便装带着几个随从来了枫香园。

    七王爷只有二十五岁,与皇上是同父异母兄弟。皇上对这个七弟颇为宠(爱ài),所以七个王爷兄弟中,七王爷生得俊,但也任(性xìng)、(阴yīn)狠。

    一进贵宾院,院子虽不大,却很精美,走廊上摆着鲜花,挂着漂亮绸结,站着十个衣衫不俗绝色丫环,七王爷眼睛一亮,立即爽朗一笑,对欧阳庆布置十分满意,“真不枉我一到瓜州城就先来看你。”

    “七王爷……小以为你没空来……见到你来……小不胜感激……那田家也不知什么来路,竟然来无踪去无影,一夜之间盗走我们铺里东西,又一夜之间袭击枫香园……而且还能调动官府势力……罚了小一千两银是小,可小是七王爷和大王爷人,这打狗都看主人,赵大人打我欧阳家脸……不是不把七王爷和大王爷放眼里吗?”欧阳庆堂堂一个大男人,竟点头哈腰地抹着鼻涕挤起眼泪来。

    “赵大人竟敢庇护姓田?那姓田倒底什么来路?竟然敢动用官府力量?”七王爷刚到瓜州,还没去官府找赵大人算帐,因为和欧阳庆交(情qíng)深,两人臭味相投,不仅是生意合作者,还是好朋友,一到瓜州便听说了欧阳家这次被欺负事,所以就先赶来枫香园看望老朋友。

    “听说田家大小姐和赵大人二夫人是表姐妹……”欧阳庆把七王爷搀进上首椅子里坐下,把知道(情qíng)况告诉了他。

    七王爷皱皱眉,“瓜州城可非别处可比,不只藏龙卧虎,还有不少达官亲戚家人此,这当官,哪个不是提心吊胆?赵大人竟敢为二夫人表妹大动干戈?他二夫人不是只是个风尘女子么?难道倾国倾城,迷了赵大人双眼?又或者这田姑娘不姓田,是哪个大臣女儿?”

    “七王爷高明呀!我有个打听来消息,只是不知是真是假……”欧阳庆把前阵打听到另个消息悄悄告诉他。

    七王爷盯着他一会,干笑一声,站起(身shēn)屋里走了几圈,“你应见过那田姑娘吧,长得什么模样?”

    “小早让人备好画像。”

    欧阳庆让欧阳正去把备好画像拿来,七王爷只看一眼,眼睛盯画像上,嘴唇动了动没出声。

    欧阳庆向欧阳正挥挥手,欧阳正把伺候下人全叫了出去。

    “七王爷这下可以告诉小了吧?这是不是公主?”欧阳主指着画象眼巴巴地看着她,如果七王爷说这不是公主,那他会心疼死,田伶曦若非公主这样(身shēn)份,他怎么会处处让着她?

    “唉……这丫头半年前就出宫了,说要出去品天下美食,怎么想到她竟藏瓜州和人卖刀佬面玩?真是犯((贱jiàn)jiàn),还铺里亲自招待客人,收银子?”七王爷瞬眨眨好看大眼,这样子和田伶曦如出一辙。

    欧阳庆欢喜不已,怎么以前就没发现田姑娘大眼睛和七王爷长得象呢?皇上特别喜欢七王爷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两人相貌颇为相象,这么看田姑娘大眼睛长得象皇上?

    七王爷手上玉骨扇啪地一下打欧阳庆头上,从他讨好笑里看出他似乎暗藏(阴yīn)谋,冷笑道:“你可别想癞蛤蟆吃天鹅(肉ròu)。你一无功二无爵,而且这丫头棘手得很呢。”

    “王爷瞧你说到哪去了?小现连弟弟病都顾不过来,还敢胡乱想别?”欧阳庆狡猾地没有承认。

    “你——还有什么干不出来?”七王爷挑挑眉,对欧阳庆干笑一下。

    “我弟弟病全指望七王爷了。”欧阳庆继续带着哭腔抹鼻子,把弟弟病(情qíng)又悲惨地描绘一番。

    “嗯。我有心帮你,可我不是大夫呀。”七王爷嘿嘿地一笑。

    “可你是田姑娘七叔呀……那解药只有你能拿到……”欧阳庆从衣袖里摸出个东西,软软滑滑地还带着异香,塞进七王爷手里。

    “嗯。”七王爷接过东西,看了一眼,闭上眼,放鼻间深吸一下,良久都不睁开眼,象极沉醉一般。

    “喜欢吧?”

    “嗯。尚好。”

    良久七王爷终于睁开眼,两只清瘦手捧着手上东西,色迷迷地翻来翻去地把玩,“做得好,做得好,这是哪里手工?是什么姑娘?”

    “七王爷。小为了这东西,可是让人跑了几个州,终于打听到顾州有个绣娘有一手绝活绣制肚兜可谓天下第一,只因这种东西是女子私物,所以市面上没有卖,便派人去向她高价购买,谁知她是个很奇怪人,我派去人把价都出到一千两一个了,竟连她面都见不到,她只派个老妈出来回话说是家传绝学,不愿外传……于是小只得亲自上门,并把价钱出到了三千两银,她家老妈妈很动心,这三千两银简直够她俩吃一辈子了呀,怕女儿不同意,便把她哄出来说有个讨教刺绣……谁知她一出来,小被她容颜吓得当场跌坐落地上……”欧阳庆故弄玄虚,挤眉瞪眼,绘声绘色地描述,就差再一(屁pì)股坐地上。

    七王爷伸长脖子,口水滴嗒地催问:“那定是个不得了美人儿吧?”

重要声明:小说《吃货穿越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