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俊公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焰焰 书名:吃货穿越记
    欧阳真痴了,嘴里只会叫面儿,真是令童彤暗地里有些坐不住。

    这晚荷塘边和童野不得不谈及此事。

    “欧阳真怎么会痴呢?”童彤不能接受这个现实,虽然不能和欧阳真做朋友,并不希望看到他变成这个样子,因此(情qíng)绪有些激动。

    “我让财富向外面抬轿下人打听过,说欧阳真一个月前就痴了,算来应是来过后就痴了。”童彤对这事也很震惊,欧阳真那样子可不象装,他怎么可能痴呢?莫不是想逃避他哥哥,又装傻?所以欧阳庆耐着(性xìng)子带他天天来吃刀佬面,好伺机揭破?

    “那眼神是真病了。眼珠暗淡无光。”

    其实童野也这么看,只是都不相信欧阳真会得这种病。

    “该不是欧阳庆想找你给欧阳真治病吧?”童野冒出个古怪念头。

    童彤一震,突然想到,欧阳庆不只想她给欧阳真治病,还和她玩心理战术?待她看不下去了,自然会现出(身shēn)来……这家伙(阴yīn)险本事真是有增无减。

    童彤眉头紧皱,她还真是看不下去了,可是也不能就这么现(身shēn)出来,而且她从不懂治痴病,只是会按医书上写配点外伤药,或除点风寒什么。

    所以不管欧阳庆抱什么心思,都不能中了他圈(套tào)。

    接连两个早晨,欧阳庆又带着弟弟去天下第一刀吃刀佬面,但童彤心里有所防备,依然没有出来与欧阳真打照面。

    欧阳庆并不因此受挫,对王面儿从不敢低估,猜她有察觉到他意图,也不着急,有心和王面儿打长期仗。所以次(日rì)一早要出门办事,便歇了一天来天下第一刀。

    小蝶因此得了机会,花云帮助下,扮作一个小子悄悄溜出了枫香园。

    欧阳庆今晨没来,芬儿觉得奇怪,田伶曦吩咐她多加留意,也许他们晚些会来。

    欧阳庆带着弟弟来吃刀佬面,意图很明显,想((逼bī)bī)得童彤查欧阳真生病原因,以向她们要解药。但童彤要装不是王面儿,田伶曦自然也要装得与此事无关。

    童彤呆面坊里,根本就不管前铺事。芬儿耐不住。找个机会,仍是去面坊给童彤报了信。

    “人家不来,你担心收不上那几两银子了?”童彤白她一眼,对欧阳庆今晨没来事,毫无兴趣。“难道天下第一刀就靠他一个客人生存?”

    芬儿吃了瘪,只得回到铺里继续干活。她是很讨厌欧阳庆了,可是欧阳庆不来了,面对来来往往食客,忙碌中有些无趣感觉。懒洋洋地吆喝,慢吞吞地收钱。心里就盼着欧阳庆再来,然后……各种幻想剧(情qíng)她眼前浮过,当然都是欧阳家吃亏。童家和田家是绝对不能吃亏。

    “公子请进……”

    一个伙计领着个俊俏公子从门外进来,芬儿眼睛一亮,瓜州城竟有这等美男?

    只见他头顶素髻,一(身shēn)素净蓝衣,一条蓝巾自然地束腰间。挽了个好看结,布巾头垂侧边。走路时随风轻摆,颇有几分道骨仙姿。

    芬儿正愁没有刺激事(情qíng),见到这等俊俏公子,无聊顿消,连忙上前招呼,“这位俊哥,可要雅间?”说着看看大堂里桌子,几乎坐无虚席,眼神还个俏波扫他一眼,暗示象他这般俊俏洁净客人,理应坐雅间才对。

    来者正是女扮男装小蝶,扫一眼大堂,看到一个空位,把声音压喉咙里,装作男子声音,粗声道:“我就坐那边。”

    小蝶有些失望,她主要负责雅间,面对那些肥头大耳客人,她早看厌倦,难得来个神仙般公子,却是个没钱,只能坐大堂。只得向那伙计挥挥手,便退到柜台边,抓起一把瓜子,不痛地嗑起来。

    “你很闲?”田伶曦柜台里也看到了那粉俏公子进来,见小蝶无聊样子,白她一眼,又见到个有钱客人进来,连忙推她,“去!”

    芬儿哪敢主子面前偷懒。其实她不懒,主要是干这活久了,有些无趣,想找乐子,想看鲜。嘿嘿把手上瓜子丢回盘子里,跑到大门边去招呼客人。

    田伶曦眼神一直盯着那粉俏公子,女人直觉和自己过往经历判断出这位公子是个‘女人’。暗暗一笑,江湖之大,无奇不有,女扮男装又不算稀奇。

    “六桌一碗素面、三桌两碗杂酱……”一个伙计把收来铜板往柜台上木盒里一扔,丢下一句话,便又飞大堂里桌子间穿梭。

    小蝶坐下后,要了海带杂酱面,泡面时,静静地等着,眼睛却盯着柜台里低头对帐女子。大堂里不见面儿和天野,想必他们面坊里。柜台里那头戴玉钗,(身shēn)着淡紫罗衣美貌姑娘应是田姑娘,先前上来招呼她应是田姑娘丫环,她欧阳家呆了多年,只用鼻子一闻,便能闻出丫环味道。暗暗细观田姑娘,不仅生得美貌,举手投足间还有一种难掩贵重和冷静,看来是出生大家女儿,比寻常大家闺秀少了一种(娇jiāo)生惯养,这倒是不寻常。

    田伶曦低着头把那刚才那伙计交上来钱和他报帐单兑罢,将钱收进柜台下抽屉里,总觉得有一道怪怪目光看她,抬头便与远处角落小蝶目光相遇。

    四目相会,小蝶很自然地把目光移开,视线铺子装潢上游弋,看上去只是寻常地打量这家铺子,扫了一圈铺子,视线落面前碗盖上,专心等候泡面。

    面泡好了,她象别客人一样打开盖子,用筷子搅动几下白瓷碗里面,然后低头馋馋地吃起来。

    田伶曦却生出警觉,远远地看觉那姑娘雪白双手象两只漂亮鱼一样,这可不是寻常人家女子,会保养出这么(娇jiāo)嫩肌肤。

    芬儿拿着五两银子出来,往柜台上一搁,“客人说了,还有二两七十文不用找了!”

    田伶曦翻开专记雅间收入帐本,将这笔帐分两项记录下来。

    “还是雅间赚钱呀。”芬儿笑着拍拍手。

    田伶曦抬头瞪她一眼,视线转向小蝶,压低声音吩咐,“盯着她。”

    芬儿远远地看着那俊公子,嘴角勒出个笑,总算有点鲜事干了。

    小蝶吃面时,眼睛暗暗留意四周,吃完一碗面了,铺里都没看到一张认识面孔。面儿他们来到瓜州,人生地不熟地,这么和田姑娘开起这么大铺子,生意如此红火,着实让人佩服。将早备好八文铜板放桌上,取出一方白色手帕抹抹嘴,又小心地将手帕放回衣袖里,方慢吞吞地起(身shēn)往外走。

    怎么样才能进面坊里去找面儿呢?来时她已经观察过靠巷尾另一道门,门里似有人守着,若无熟人引路,恐怕进去不得。

    眼神不经意地往田姑娘(身shēn)上扫了一扫,她一直低头专心翻着个帐本。

    “公子请慢走。”芬儿见她向铺门走去,莲步移,跟上去笑吟吟地相送。

    小蝶放慢脚步,回头冲她友好一笑,假意表示客气。芬儿动作极,已经走到她(身shēn)边,一张俊脸笑得犹如一朵(春chūn)花般灿烂。

    主子都那么美貌,做丫头当然差不到哪去。欧阳家丫环几乎个个都比眼前这姑娘美。小蝶再次笑一笑,向芬儿拱下手,一脚迈出大门,不料脚下一滑,一个趔趄摔出去。

    “公子小心!”芬儿一把抓住她胳膊,同时一只手搂她腰上,将她稳稳地扶着。

    小蝶站稳,脸上微红,客气地谢一声,狼狈地大步走出去。

    嘿嘿……芬儿搂着她腰那一瞬,已经肯定这公子是个姑娘,男人可没有这欠柔软无骨细腰,而且她(身shēn)上散发着极淡女子幽香。

    小蝶摔下去,被那姑娘搂着时,只差一点点那姑娘手就挨到女人才有耸峰。还好,那姑娘搂着她时,手没乱动。

    出去后脸红红地,离面铺有几米远了,心才安宁下来。放慢脚步,细细打量前面两间干货铺,进出客人不是背着满满货,就挑着一大担货物,少有一些客人拎着几包而已。

    干货铺进出客人川流不息。小蝶随着一拨客人走进干货铺里,铺里有个掌柜,正指挥着几个伙计动作麻利地卖货,柜台前排着几列整齐列子。小蝶随便排进一个列子,打量着铺里人,若是再看不到个认识,她得另想办法进面坊了。

    “发叔。烤香型刀佬面没货了。可是这个客人要买五十个烤香面。”一个伙计指指(身shēn)后空((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货仓,给掌柜说道。

    “哦。一大早有个客人买了五百个烤香型面走。待我去面坊”掌柜是财发,看看柜台外那客人满脸讨好地看着他,((操cāo)cāo)着南州口音笑着恳求:“麻烦掌柜去调一下货。这些面我得带回南州,是给孩子们礼物。”

    财发笑了,见到南州客人有种亲切感,连忙点点头,给伙计们交待一声,“我回面坊去一趟。”

    “发叔慢去。这里有我们呢。”一个小伙计机灵地回答。

    “贫嘴。”财发疼(爱ài)地轻轻打了一下他头,往通往面坊内门走去。

    小蝶队伍里认出财发,哪能错过这个机会,一个箭步冲出队伍,趴柜台上大叫一声,“财发大哥!”

重要声明:小说《吃货穿越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