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小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焰焰 书名:吃货穿越记
    欧阳庆躺舒适软榻上,两个丫环轻轻为他按着胳膊,小蝶一边弄茶,听欧阳正垂涎(欲yù)滴样子,暗暗不满,把茶器弄出清脆碰撞声。

    “那又怎样?”欧阳庆现想是头等大事,不只要治好弟弟,还要办一件惊天动地事,对欧阳正说懒洋洋,并无太多兴趣,只是打发无聊时光,当作聊天而已。

    “不只这些呀,童家又往里设雅间!原来以青州是个商贸地,除了皇城,有钱人都青州。现我才知道,达官显贵都暗藏此处。买干货回家自己泡,那是穷人干事。有点钱都喜欢去刀佬面铺里吃,好象去那里才能显示(身shēn)份一般,所以大家不乎多花点钱,一个面铺,设五个雅间竟然不够用!”

    “可又派人查看到,童家要增设多少雅间嘛?”

    “如果里面装弄出来,重摆,按下面提供图纸看,至少可设出十个雅桌!”

    “那样话童家发财也发不上天呀。”

    “大公子。你糊涂了,我算过帐,十个雅间每个月盈利至少五千两以上,一年下来可是六万两呀……还有大堂里每天卖二千碗,八文一碗,就算一碗只赚三文,一天六两,一个月一百八十两,一年又是一万多两……还有干货那边,一个只赚两文吧,一天卖三千个,一天赚六两,一年下来又是一万多两……几项加起来可是近十万两纯利!实际上还不只,这样下去,童家只要继续提高生产,以后一天卖上万个干货绝对没问题!就是说刀佬面铺一年赚十万两银纯利是稳当事!”

    一年赚十万,只是小小面货生意。欧阳庆眉头动了动,这帐还真不能算,算起来还真吓人。目前欧阳家没有一个营生,可以只一处旺铺里,一年赚下这么多钱,就是皇城古董铺也没这赚钱。

    “所以大公子。二公子婚事……”欧阳正眼中闪过凶狠光芒。

    “滚开!”那两个捏胳膊丫环听到欧阳正算帐,被吓了一跳,一个手上略重了点,欧阳庆飞起一脚将她踢飞出去,另一只一拂将另一个丫环也扫到地上,那丫环吓得赶爬了出去。

    哼!小蝶已经猜到童家兄妹是面儿和天赐。她虽然深(爱ài)着欧阳庆,正因为(爱ài)所以不愿看到他贪婪得要吞没整个世界。心中对欧阳正挑唆很是反感。捧茶上来为那两个丫环解围,笑吟吟地白一眼欧阳正,“瞧你夸张得把丫环都吓飞了起来。”

    欧阳庆坐起(身shēn)。端过茶杯,茗一口茶,心里也莫名激动,依童家现经营方式,确比以前赚钱。依全国来看,方便面始终是个鲜而讨人喜欢东西,如果欧阳家垄断了方便面生意,每天干货销量至少要上五万个,仅这一项一年就能赚十几万两,再加上别方式。一年赚上二三十万两绝不费力。如果和皇族联手,将来把方便面远销到外国……一年赚上百万两绝不是梦幻。

    欧阳家虽有钱,但是这样赚钱生意。怎么愿意错过?

    “好。总算没白栽培你们。这些小事上也懂得处处留心。”欧阳庆对欧阳正加满意,从旁边一只小柜里拉开个盒子,捡了两样小金饰扔出去,“继续派人暗中查看童家动向。”

    欧阳正接着赏赐,欢喜地直冲主子媚笑。

    欧阳庆向他挥一挥手。“下去吧。”

    屋里只剩下欧阳庆和小蝶,欧阳庆把茶递给她。看都不看她,“你也回去睡吧。”

    小蝶收拾好器具,蹲到他(身shēn)边,把头枕到他腿上,柔声道:“今晚不要伺候?”

    “近我想清净。”欧阳庆转(身shēn)独自走进里面罗帐里。

    小蝶跑上来,从后面抱着他,(娇jiāo)嗔道:“我哪里做错了?”

    欧阳庆没有象往常那样转(身shēn),他不是不喜欢这个女人了,是有太重要事想完成,如果纵(欲yù)会破坏自己精神形象,他虽(奸jiān)恶(淫yín)邪,却是明白这个道理。

    “近我有事。你自己多(爱ài)惜自己。”欧阳庆拿开她手,头也不回地进了罗地帐幔里。

    一定是看上什么女人了。小蝶对欧阳庆很了解,虽然他从未为了女人戒过色,但是女人直觉告诉她,欧阳庆为一个特别女人大动心思。

    是哪家女人让他这样看重呢?

    往常就是大富大贵人家女儿,他眼里也不过只是个女人而已。除了这几(日rì)去刀佬面铺吃面,一个月来大公子都呆枫香院里,不是读书习字,就是去陪欧阳真,给人一种错觉,他是个好男人,极好男人。

    小蝶怎么会相信他突然就变得这么好呢?

    出了欧阳庆屋里,外面地上还跪着先前挨打两个丫环。

    看看天色,这两个丫环可以回屋了,这个时候会有另外两个丫环来候伺。

    “你俩可有受伤?”小蝶蹲下问她们。

    那个被踢得飞出门外,确受了伤,额头撞外厅一把椅子上,撞了一个长长口子,被拂地上,也摔疼了(屁pì)股。

    “花云额头出血了?”小蝶掏出手帕为她擦了擦。

    花云可怜地摇摇头,忍着痛苦,脸色难看地摇摇头。

    “花香扶着花去去我屋里擦药吧。”小蝶站起(身shēn),另两个当值丫环正好来了。

    “花影,花溪,你们好生门外守着。大公子近修(身shēn)养(性xìng),没有他叫唤,千万别私自进去。”小蝶特地叮嘱。

    花影和花溪看到花云样子,知道刚才主子又发脾气了,笔直地站门外,勾下头,眼皮都不敢抬。

    小蝶带着花云和花香回到她屋里,经常带人去她屋里上药,因此没人对她行为有所怀疑。

    给花云一边上药,一边问,“这几天都是你们四花轮流给主子值夜。可知道主子白天出去见过些什么人?”

    小蝶经常向小丫环盘问一些事,大家都习以为常,小蝶是主子宠侍,对什么事都想了解以拿准主子脾(性xìng),这很正常,而且大家挨打时,还全仗小蝶处处冒着危险与主子周旋。花香摇摇头,“主子近不太说话,而且大多时候你都场,我们知道,你都知道。”说着看看花云,“花云和管家关系好,不知她知不知些什么。”

    小蝶暗叹一声,问她们其实多余了,她们怎么会知道主子想什么女人呢?真要问得问欧阳正去。

    小蝶看着花云,满脸是血,见她被摔成这样,想她就是知道什么,恐怕也没胆子说了。

    花云今晚被踢飞了,没差点给摔折腰。心中有气,怨怪起来,还得怪欧阳正,把童家赚钱能力吹得太吓人,而且欧阳全和欧阳正关系是明合暗斗,彼此主子面前争着宠。欧阳正今晚说事完全超出他职守,那些事应该是欧阳全给主子说,显然欧阳正有一并取代欧阳全野心。暗地里,她可是已经认了欧阳全作干爹,欧阳全没少给好处她,怎么能失去这个靠山?

    意外地扬扬眉,似有话说。花香极聪明,怕沾上事,“我去打盆温水来。”便跑出去了。

    “全叔说主子修造自己,好象是看中了个姓田女子。”花云把欧阳全露给她秘密讲了出来,她并不担心小蝶会四处乱讲,只要花香不知道不会有问题。

    “姓田?可知她来路?”小蝶当然有听说过面儿现和一个姓田姑娘合伙,只是不知她是何等人物。

    “这个全叔都不清楚。只听说一个月前,主子为了打探田姑娘(身shēn)份,菜香楼把买回来香桃和香露送给了肖副尹。”

    小蝶当然知道那天晚上香桃被送了人,却不知大公子去菜香楼是为了专门打听田姑娘(身shēn)份。看来田姑娘来头不小,不只如此,还是个美貌姑娘呀,不然依欧阳庆个(性xìng),才不会完全为了钱去这么讨好一个姑娘,如果对方长得丑,不是正好卖弄自己有几分相貌本钱?

    得找机会出去见识一下田姑娘,只是成天被关枫香园里。小蝶微皱下眉头,不出声了。

    “你是不是想看一看田姑娘呀?”花云能和欧阳全勾搭,自然是洞察力非常,女人争风吃醋是本能,因此对小蝶心事不但没有嘲笑,还想帮一帮她。

    小蝶笑一笑,明白她意思,也不解释。

    “我看大公子近没心思理会你。虽然你是奴婢,实际上还是主子,除了伺候大公子,别你什么都不用做,还处处管着我们。你要出悄悄出趟门,大公子根本就不会注意。”花云不只聪明,胆子还很大。

    小蝶看着她,半笑道,“你胆子这么大?”

    花云小口一扁,“姐姐要悄悄出去,不仅有机会,大家还会帮你掩护……听说过两天大公子要出去查帐……你要是想出去,就装病屋里,到时大公子一出去,你就从后门出去玩……你也该出去散散心了。这一个月大公子可是把你冷成凉粉了。”

    “贫嘴。”小蝶嗔怪一声。

    “平(日rì)若不是你护着大家,大家受伤绝不会少。所以我是真心想你好呀。”她说确是是真心话。

    “我考虑考虑吧。”

重要声明:小说《吃货穿越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