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又受伤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焰焰 书名:吃货穿越记
    田伶曦去哪了?

    童彤出去找了几遍没找到她,回到院子里又找了几遍,都没找到她人影。芬儿说她姐先前明明去厨房了,怎么会没有人呢?

    芬儿铺里铺外找了几遍,确没找到田伶曦(身shēn)影。

    财富猜测,“她会不会回家去了?”

    “我回家看看。”

    芬儿跑回家,姜嬷嬷却说主子并未回来。又急忙跑到面铺,冲进厨房里,大惊失色道:“不对呀。我姐没有回家。若往常她要去哪,肯定会先给告诉我。”

    午时了,大家还没找到田伶曦,童彤连忙扔下手上活,“我再去前宅问一问。”

    通往前宅洞门处,童彤打听到,田伶曦先前有要撞进前宅,被拦回去事。难道田伶曦看到童彤和欧阳真进了前宅,后来跟随欧阳真跑出去了?

    回到铺里细细问了芬儿田伶曦进厨房之前事,芬儿说她姐之前有拦着一个要撞向内堂老头,那老头说尿急,后来被财富从正门带走了。

    童彤猜测田伶曦肯定是暗中跟踪欧阳真去了,“可能她出去玩了,等一会她会回来。大家不要着急。”

    午饭时,田伶曦还没回来。

    童野说她(身shēn)上有是钱,可能外面吃饭了。

    芬儿不放心,午饭没吃多少,坚持要再回家看看。

    田伶曦瓜州城横着走都可以,所以别人并不为她担心。

    未时,芬儿惊慌失色地跑回面铺,这时铺里吃面客人略少,童彤正教财富煮面。

    “童彤。我姐姐受伤了!你有药,会治伤,你跟我去一趟我家吧!”

    田伶曦受伤了?童野放慢削面速度。不信地看着芬儿,“你姐走路不小心摔?”

    “说来话长!她伤脸上。所以必须赶先上药!”芬儿急得团转。

    “怎么会伤脸上?”童彤解下围腰。

    芬儿拖着她往院子里跑,“呆会边走边说,你去拿药箱!”

    童彤背上药箱。芬儿边走边说,这时顾不上刻意地称呼田伶曦姐姐了,暴路出本来称呼,“大小姐说先前觉得那老头古怪,便从铺子后门进院子里悄悄跟着看他,院子里找了几圈没找到人,后来却发现那老头从后花园处洞门失魂落魄地出来。以为他是蒙公子朋友,听他念了些古怪诗,觉得好奇便跟了出去……”

    她果然跟踪欧阳真去了。莫不是后来欧阳干发觉她跟踪欧阳真,便出手将她打了?

    “那老头念些什么诗?”同时,童彤十分好奇欧阳真从前宅出来时,嘴里竟然念诗?

    芬儿摇摇头,“我还没顾得上细细问便来找你了。”

    两人连走带跑到了城南田家。童彤第一次来田家。童野来探过几次,有细细和她描述过田家事,此时进来,她还是极留意院子里分布。

    芬儿把她带到内庭主人(套tào)房,屋里陈设整洁,衣被华丽。如童野所说,确屋里没什么名贵饰品。

    田伶曦睡外间落地木榻上,一个老仆妇小心地为她清洗伤口。

    “童姑娘来了。”芬儿跑上前蹲田伶曦面前。问那老仆妇,“大小姐伤怎么样了?”

    “我已经为她清洗过伤,只是我们药被老鼠打翻了,所以一时没可用药。”老仆转过头,露出一张微黑倒三角脸。五官长得疏淡,表(情qíng)也甚淡漠。

    童野说这仆妇有武功。童彤正奇怪田家怎么会没有常用药物,尤其这仆妇会武功,家里不会一点药都不备。

    可是她说药被老鼠打翻了,老鼠怎么会去打翻药呢?

    “姜嬷嬷,你说我们家药被老鼠打翻了?”芬儿好奇地问道。

    “药箱本来后厅柜子里,平时不用都不曾发现,大小姐受伤回来,我去找药才发现药箱打翻地上,药箱里本来就有些外用药,又都是水剂,瓶子全打翻地,药水倒光了,有些纸包好药粉也全散地上。所以家里没有外用药了。”姜嬷嬷解释道。

    “童彤来了就好。上次我脚背受伤,她给我上药,比我们家里好呢。”田伶曦声音微弱地道。

    童彤放下药箱,弯腰看田伶曦伤势,竟是左边脸上似被烫伤一大片,伤势不严重,只是半边脸颊红得象红萝卜,看着很难看。

    姜嬷嬷道,“本来我要出去配烫伤药,可是大小姐说童姑娘通医术。我只是平时知晓一些土方,对医道却是不懂。所以麻烦童姑娘为我们大小姐治理一下伤势,希望不要留下疤痕。”

    “还好,只有两处小泡,也没有烂(肉ròu)(情qíng)况。”童彤检查罢,打开药箱,拿出一瓶烫伤药油,涂田伶曦脸上。

    “你这伤是怎么来?”童彤涂好药问。

    田伶曦声音弱弱地道:“那老头从蒙家前宅过来,边走边念着诗,‘此(情qíng)无计可消险,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又念着‘一种相思,百般闲愁’,我想这老头是蒙公子朋友吗?一把年纪还背这样诗,觉得奇怪便跟踪了去。他出了童家,一路上很是失魂落魄样子,向城东出去,大约走了两三里,往一片竹林深处小舍走去,我不能从正面跟随,便绕到后门,发现后门开着,一边是间大大柴房,一边却是水井和两间杂舍,那院子小,柴房一边正好对着前面屋子窗,我便趴窗外柴跺间,偷听里面人说话。”

    大家看着她都想不明白,她没被人打,却是受了烫伤回来,实不合(情qíng)理。

    “屋里另有一个人,也扮着老头样子,叫先前那老头公子。那公子回到屋里,说话声音便变得年轻,想来他们都有易容。另一个人应是那公子下人,他关切地问公子,出去办事可顺利?公子悲切道,‘从此陌陌。’说罢竟哭了起来,哭得甚是悲伤。那下人小心安慰,‘唉。既是这样你就认命吧。这次既然出来了,瓜州特色食物多,我们好好吃玩一番,便回家去,再过些天可是老夫人四十大寿呀。”

    说到这,田伶曦看着童彤,“我猜他们有些来头。那公子对吃却无兴趣,只哀哀道,‘普天之下,还有谁有她那般本事?瓜州美食我们以前便有吃过。我实没有心(情qíng)。这一次出来了,我若再做昧良心事,便不是人。所以,我不会这么就回去。’正说到这里,外面又有个黑脸粗汉挑着东西进来,‘公子,你走得好,说好东门会合,你却先走了,害我东门等你许久。’另一个道,‘你买这么多食物?生熟都有?’‘正是。听说瓜州出产一种麻河螺,公子极(爱ài)吃螺,所以我买了鲜回来,做给他吃。’”

    芬儿忍不住打断她,“你该不是后来想偷吃人家食物,不小心给烫了吧?”

    田伶曦脸一红,左边脸色红得发乌,显得难看,却坦率道,“我本来就要走了。那三人竟说起中午吃饭事,一个说要炖鸭脚掌汤要端来给公子清火,一个说瓜州出了种吃河螺法子叫油辣河螺……我哪里听得这些?那两个下人让公子屋里歇着,他们挑着东西去了厨房。没一会厨房就飘出香味,闻得人吞口水,我便藏柴房里打了会盹,醒来透过一面窗子,看到一个下人端着一盆汤往前屋走去,他叫了几声公子起来吃鸭脚掌汤,那公子嗯几声不理他,他说声你想吃就起来吃吧,汤就摆外面屋桌子上,然后了回了厨房。我好奇得很,从没听吃过鸭脚掌炖汤,趴前屋后窗上,听到屋里那公子似打鼾,厨房那边油煎河螺,便绕到前屋,悄悄走进去,见桌上果然摆着一钵汤,和几盘凉菜,还有碗筷。那公子不吃,正合我意,轻轻拿起勺舀了一碗汤,撸了几只鸭脚掌,想端着走远些藏着吃。转过(身shēn),那中年汉子突然出两把,怒喝一声‘哪来小贼?竟也偷我家食物。’那汉子上前一掌打飞我手上端着碗,汤水飞起溅,我连忙转头躲避,不想左边未避得及,被汤飞溅到脸上烫伤,若非那汤被降过温度,我这脸恐怕不保。”

    田伶曦不好意地小心地摸摸面面额头,手却不敢碰伤处。

    她当真是偷食才受伤。

    “那你怎么跑出来?”芬儿着急地问。

    “那汉子好凶,有武功,一只手捉住我,便要暴打,屋里公子轻喝一声,‘放他走吧。不过一个偷食小贼,不必伤他。’那汉子才放开我,吓得我夺路而逃,好他们没有追来。”田伶曦想起那汉子凶样,不由看一样姜嬷嬷,那汉子好象比姜嬷嬷还厉害。

    “你还没吃午饭吧?”童彤关切地问。

    田伶曦摇摇头,“脸上受了伤,难堪死了,哪里还顾得上嘴?”

    姜嬷嬷一直沉着脸没说话,这时才道:“厨房里还有些粥,我去给你(热rè)一(热rè)。”

    童彤叮嘱,“往后伶曦姐饮食得清淡些,虽然烫伤不重,为了好恢复忌一下嘴效果会好。”

重要声明:小说《吃货穿越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