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改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焰焰 书名:吃货穿越记
    戌时,蒙家前宅大客厅里歌咏声欢,杯盘交错,三个公子吃得很是舒心,桌上盘盏已经空了大半。

    童家兄妹被召到厅上,张公子双颊微红,略带醉意,拿出一对小金锭赏给他们,“下午大家没能出去游玩,却多吃到一餐童家美食,两相比较,我倒(情qíng)愿不出门,家里吃到童家兄妹做美食。尤其那个鲫鱼炖豆腐简直绝了,这道菜不仅好吃,还很滋补容颜。”他摸摸白净细腻脸,那神(情qíng)有几分象个(爱ài)美姑娘。

    童彤接过金锭,诚恳相谢,同时不忘打探消息,“听说今(日rì)官府寻找私自出宫公主?”

    古公子噗嗤一声笑出来,嘴里酒气喷得长长地,“街上人们都这么说?下午我让下人去官府找熟人打探了,人家公主皇宫里呆得好好地,是薜丞相家小妾悄悄跑了,那小妾很得他喜(爱ài),所以(性xìng)格任(性xìng)刁蛮。因她老家是北州,薜丞相下属一路马从皇城追到北州她老家,并未找到她,疑她(欲yù)跟南州表哥私奔,一道官文下来要瓜州官府瓜州拦着她,所以才这样兴师动众。”

    原来是这样啊!果然传闻不靠谱。童彤心里有些失落,却笑道:“常言道无风不起浪,财发和财富从顾州来路上听说公主出宫了,民间怎么会有这样传闻呢?”

    蒙公子挑挑眉,哈哈笑道:“瓜州城常常传出去一些无中生有事。童姑娘切莫轻信!”

    童彤脸上一红,不再有幻想。和童野告退下去。

    “原来以为杀人很赚钱,现才知会做菜是赚钱。瞧今天就得了三个二两金锭,加上昨天那个,就是四个,八两赤金呀!”童野边走边感叹。

    “你外面走地方多,见识多。能作出这么多鲜菜式,你功不可没。”童彤笑道。

    “那都是些江湖菜,登不了大雅之堂。不过你很聪明,把江湖菜改一改,便能变出花样。我看我下辈子投生后,什么都不必做,就做个好厨子就对了。”童野玩笑道。

    童彤笑一笑,想起万厨子,心中升起一缕郁闷。万厨子厨艺好,可惜疯了后。被欧阳庆利用后又一剑杀了。想到欧阳庆,童彤脸沉了下去,童野走她后边没有察觉。

    财发和财富先回了杂院。准备明天甜饼开业事。铺里亮着灯,他们还抹柜台和货柜。

    那些家俱是做上过漆,本来就很亮光,被他们用力抹得耀眼。童彤走进铺里,被光亮家俱刺了几下眼睛。吓得连忙招呼:“别抹了。再抹漆都擦掉了。”

    “蒙公子叫你们去客厅,有没有再说白天事?”财富关切地问。

    “说了。你们路上听说公主出宫了纯属子虚乌有。今天官府找是薜丞相小妾,哪是什么公主?”童彤笑道。

    财发笑道:“我就是说,公主宫里舒服舒服,一个(身shēn)贵玉(娇jiāo)姑娘哪里舍得外面来吃苦?”

    童野摆摆手,“咱们别管他什么公主小妾了。天色已晚。铺里昨天就摆好了,大家睡觉吧,明早开铺才是正事。”

    大家关好铺子后门。回到屋里歇息。

    次(日rì)卯时,铺子开业。财发和财富从铺子里面撤下六块门板,童野提着一长串鞭炮小巷里放得啪啪作响。

    “恭喜开张。”第一个来是蒙小才,这次他没走内门,却是带着两个家丁绕道从广场进来。正正式式地从前面走进铺里,他提着两个大花篮。后面两个家丁挑着两担金纸做元宝。这是蒙公子意思。

    童彤笑着把一篮子红布搭着甜饼递到他手上,“谢谢光临。”

    蒙小才出一两银子放她手上,“这是头笔生意,图个吉利,不必找碎银了。”

    接着张公子和古公子派了几个下人来贺喜,和蒙小才带来一样,都是两个人高大花篮和两担金纸元宝。自然,童彤又把两篮子甜饼送给他们,他们也随意给了些银两,给比甜钱多得多。

    小街里鞭炮声惊动了附近人,有人踏着鞭炮屑走进铺子看稀奇,并询问甜饼价格。

    一白一蓝两道(身shēn)影从后街口走来,拨开铺外看(热rè)闹人们,几个大步走进铺子。

    “我买所有甜饼!”白衣人声音清朗,抱着一包银子,咚地一声放到柜台上。蓝衣人已经驱赶别客人,“今天铺里甜饼我包了,大家不用掏钱买了,待会都等着分饼吧。”

    “田姑娘?”财发收银子,抬头看清来者是田家主仆。

    原以为她们不会出现了,不想这个时候来闹事,可是人家是抱银子来买饼,开张不拒财来。财发打开包银布,两锭白花花大银子足足有二十两,连声道:“铺里饼值不了这么多钱。”

    “多是打赏给你们。”田伶曦白衣飘飘,一根白玉簪插顶髻上,腰系蓝色锦带,脚蹬白底黑面皂靴,粉面朱唇,比往(日rì)显得清贵许多。

    芬儿到底是仆人,穿一样锦衣,生得也清俊,可是与主子相比,气势就要小器许多。她已经张牙舞抓地抱起货柜上饼,走到铺外发饼,“来来来,走过路过都停下来。唐家甜饼铺即将改行做刀佬面生意,所以大赠送了……见者有份,一概不要钱!”

    众人迟疑地看着她。芬儿把两个甜饼往前面一个妇人手上一塞,“真不要钱!我家公子今天包下这些甜饼做善事,免费发送甜饼!”

    那妇人接过甜饼,迟疑几下,她(身shēn)边小孩子拉拉她衣缘,母子俩红着脸走了。众人见果然不要钱,都伸手去接饼。

    “田公子,你们这样有意思吗?”童彤众人前没有揭穿她们(身shēn)份,可是很生气,她们太胡搅动蛮缠。

    “绝对有意思。”田伶曦温文一笑,手上骨扇(胸xiōng)前摇晃几下,“总之你开铺做生意,没有拒绝卖饼事。人家一斤一斤买,你是卖,我全部包下来,而且出高价,你没有不卖道理。”

    芬儿从外面进来叫了两个路人进来帮忙搬饼。

    财发和财富看着童彤,不知如何是好。

    “要怪就怪你们开铺备货不充分。就这么点饼,我随便出点钱就买光了。”田伶曦如玉双颊绽起得意笑。

    童彤无语,这样事怎么好当众和她理论?

    童野放鞭炮放到巷口去了,见铺前围了许多人,跑回来,只听人们说又有善人做善事发甜饼。莫不是田家主仆?昨天她们就说过要包下所有甜饼。

    “你们要干什么?”童野轻轻一纵,进了铺里,欺到田伶曦面前,一双大手要捉她手腕,田伶曦机灵地一藏,躺到童彤背后,高声对外面人们道:“大伙评评理。我现要买下所有甜饼,赠送给大家吃,我不仅给足了银子,连多余钱都有付了,如果这样不卖饼给我,说不说过去?”

    外面人有不要钱甜饼吃,自然支持她,都嚷道:“一斤是卖,一百斤也是卖,只要人家给钱,没有不卖道理。”

    童野要捉田伶曦,童彤眼神制止了。田家主仆应该教训,可是童野用武功对付一个姑娘,她觉得这太没风度。

    “来呀,免费送甜饼。这些甜饼卖完后,就要改成卖刀佬面馆了。”芬儿外面一边发饼一边大叫。

    童野走出来,往她肩上一拍,芬儿脸色一白,一只胳膊搭了下来,痛得她眼角噙泪,看着童野,“你这个野男人,我们买光你们饼,你还打伤我胳膊?”

    “你刚才说什么改卖刀佬面了?我们有说过卖刀佬面吗?”童野生气地看着她。童彤听到外面声音,急步出来,芬儿怒火冲冠,另只手指着童野指责,“你会几下把式,把照顾你们生意大主顾胳膊拍一拍,人家胳膊就脱了臼。大家评评理,有没有这样恩将仇报人?”

    “这位小哥确不对。即使你们不做刀佬面生意,君子动口不动手,你不该对这位公子动粗。”一个青帽蓝衫儒士斯文地评判。

    “大家不知道呢,这童家兄妹做刀老面可好吃了,那(日rì)我们曾经借宿过此,童家兄妹有煮刀佬面款待过我们,后来我们说出资相赠叫他们开刀佬面馆,因为他们同意了,所以今天我们才来包光甜饼,以帮助他们早点开起刀佬面馆。可是不想这童大哥竟是个出尔反尔人……”芬儿委曲地大叫。

    童野被她气得扬起手掌要拍她另一边肩,人群中议论纷纷,“有这样好事,童家兄妹竟然还恩将仇报?”

    “刀佬面?听说北州正宗。瓜州城里还没有刀佬面呢。开刀佬面铺应该比卖甜饼赚钱吧?而且这唐氏甜饼,做是二道生意。开甜饼铺不如卖刀佬面。”

    那儒士拉着童野,认真地劝道:“小哥儿息怒。既然你们曾经说过要开刀佬面铺,现人家因一碗面之恩,要帮助你们,切不可对恩(情qíng)于你人动粗动怒。”

重要声明:小说《吃货穿越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