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怪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焰焰 书名:吃货穿越记
    青州城欧阳家,高门深墙内,欧阳真睡花园躺椅里晒着太阳。远处奴仆成群,无一敢靠近他十米之内。只有欧阳能伺候旁边,不时拿起旁边茶几上果点喂主人。欧阳真抱着双臂只顾翻来翻去地晒太出,对欧阳能喂食物没有兴趣。

    “二公子。三天了,你还不肯说一句话?”欧阳能跪草地上,哀求道,“你就是不吃,也吱个声呀。再这么憋下去,你还不成了哑巴?”

    欧阳真俊(挺tǐng)鼻子微动一下,仍不说话,翻过(身shēn)背对着他,象一尊美丽仙人石像一般。

    “二公子。我让干弟去调查了……”欧阳能尖长脸上布满警惕,一双细长眼睛速扫视四周。

    欧阳真仍不理他。

    “嘘……”远处桃树下传来欧阳干吹口哨声音。

    “干弟来了,你还不见他?”欧阳能趴地上,绕到欧阳真面前,轻轻摇他两下,“你若不见他,怎知王面儿他们上哪去了?”

    “烦死人了!”欧阳真虽是不悦,却坐了起来,定定地看着远处桃树下躬着(身shēn)影。

    欧阳干远处探着头张望,可是二公子没发话,他不敢过去。

    欧阳能轻轻给欧阳真捶着背,“二公子,你就召见一回干弟吧。这一次我和他说了,要将功补过,一定要打听到二公子想听消息,否则就再没机会伺候二公子了。”

    欧阳真冷笑着抽抽肩,打欧阳干帮着大哥整面儿和天赐事后,他再没许欧阳干跟着他二十米以内行走。

    “我召他了?”欧阳能边说边冲远处桃树下招招手。

    欧阳干往前走了几步,扑倒地上,四脚爬行过来,“二公子……你终于肯召唤小了……”

    欧阳真不爽地转过(身shēn),背对着他。看着远处飞云峰,不出声。

    欧阳能背后向欧阳干使个眼色,“说!”

    “二公子。打青河县方便面铺被关当晚,那边二十台机器全部一夜之间消失,大公子很生气,猜是王面儿他们所干,便派人要去寻王面儿他们不是。谁知王家人去楼空,整个白云村村民都找王面儿和天赐。你想哪,要一夜间搬走二十台几百斤重机器,除非是神仙。天赐武功再高,也是不可能,而且还没有任何人发现踪迹——”

    欧阳真弯腰抓起地上泥石。往前扔了几块。

    欧阳干不知他什么意思,停止说话。欧阳能喝斥道:“你说上上下下人都晓得。你得讲重点呀,不然二公子——”

    欧阳干跪地上,(挺tǐng)(挺tǐng)(身shēn)子,歪着头看看二公子表(情qíng)。忏悔道:“二公子。小自王家那事后,一直后悔得很,心里发了无数次誓,往后就是大公子拿刀架小脖子上,小也只以二公子命令为准!”

    欧阳能转(身shēn)轻轻踢他一脚,“叫你说重点!!”

    欧阳干清下嗓子。“能哥别着急。这事得慢慢说才说得清楚!”

    “那你就说吧。”欧阳能用力打了下他头,欧阳干也不闪避,涎着脸继续道:“咱家青河县面铺给关了后。大公子本想让人去找谢大人解除(禁jìn)令,可是机器一下没了,气恼之下便没了兴致。大公子想前一次事,确是对面儿过份些,想这一事便让她一手得了。不过是几十台机器。青河不卖方便面,别处还有卖嘛。可是过两天。我们青州城飞云峰下面坊里五十台机器,又一夜之间不见了,而且青州城方便面铺也出现了拉肚子事,弄得满城怨言。这次大公子有气了,便派人四处寻找王面儿和天赐,谁想他俩个一直失踪,各方面人都出动了,就是没有人打到他们行踪。大公子又气又惊,这次欧阳家听取大管家建议,全国(性xìng)投产方便面,大公子可是花了大成本才造了一百多台机器,短短几天内就丢了八十台,丢失财物对大公子来说是小事,这口气大呀。猜王面儿和天赐一定会上北州和顾州等地偷机器,果不其然,别处几个铺子都出过拉肚子事,别处八十台机器都是一夜之间失踪。二公子,你说王面儿和天赐背后是不是个大帮派,才能完成这么大事。老天爷哪,一百六十台机器,每台都有好几百斤重,堆一起,简直就是一座山哪,他们能藏到哪去?”

    欧阳真听得迷糊,面儿和天赐背后不可能有什么帮派同盟,他们是怎么做到一夜间偷走那么多机器,把它们又安全地藏哪里呢?虽是自家丢了东西,心里却莫名痛。

    欧阳能瞅到主人脸上表(情qíng)有所松弛,冲欧阳干扬扬眉。

    欧阳干继续道:“这一回大公子派了二十个一流高手出去追查王面儿踪迹。我真为面儿和天赐担心,这一回他们可是先出手刺激了大公子呀。”

    欧阳真转过(身shēn)冲他翻个白眼,“你有脑袋还是没有脑袋?还有那些机器事,是不是你和欧阳能向欧阳全提供详细资料?”

    欧阳能扑通一声跪倒欧阳干旁边,两人举手发誓,“二公子。我们没有。应该是青河县造机器张铁匠出卖了面儿,我们家才成功造出机器。”

    欧阳真轻叹一声,是呀,张铁匠会造机器,就是有心要为面儿保密,大哥想要造,十个张铁匠都顶不住。

    “我们知道这一次大公子同意欧阳全造方便面,是大公子触怒面儿先……”

    欧阳真站起(身shēn),愤愤地捏紧拳头,“这么几个月,大家蛮着我就罢了,怎生你两个奴才都不知?你们一定是怕我大哥,所以知道却一直瞒着我?”

    两个奴才伏地上不断磕头,“小真不知道。别说我们,就是南苑主事、丫环、婆子,都没一个知道。大公子怕走漏风声,所以瞒得很紧呀!”

    欧阳干爬到他脚边,弯腰站起来,悄声道:“现欧阳正带着人全国寻找王面儿,依小之见王面儿和天赐一定离青州城不远地方藏着……若是二公子要找他们……”

    欧阳真立起耳朵听罢他建议,扬起好看乌眉,凤目半疑地看着他:“你还想让我出面去找面儿,然后好给我大哥报信?”

    “二公子。小真洗心革面,再不会为大公子势力所动摇!永远只听二公子。小是真心想帮你找到面儿和天赐……”

    欧阳真冷笑两下,躺回躺椅闭上眼不再说话。

    欧阳能和欧阳干趴地上,帮他梳筋理骨。欧阳真再没赶欧阳干。欧阳干长长地舒口气,“二公子家关得太久了,要不要一起出去玩玩?”

    欧阳真翻下(身shēn),懒懒道:“能去哪?走到哪,哪都有欧阳家人。”

    “小有办法……”欧阳干神秘道。

    “哦……”欧阳真闭着眼淡淡地应了一声,对欧阳干提议似乎没有兴趣。

    欧阳能心中一颤,难道二公子给上次事气坏了,现门都不想出了?与欧阳干对视一眼,欧阳干眨眨眼示意他镇定,瞟一眼远处丫头和仆丁们,两人卖力地给欧阳真松背揉腿。

    (春chūn)光明媚。顾州往南边界处有一座孤王山,山下有个乐阳小镇。这天是镇上赶集(日rì)子。唐氏甜饼铺前围得水泄不通。

    “我要买栗香糕。”

    “我要一斤凤梨包。”

    “我要半斤蜜枣酥。”

    ……

    财富姐姐唐杨氏和姐夫唐三收钱都收不过。财发和财富一边卖货,虽是手脚麻利,称货包货极其麻利,顾客却仍是嫌慢。

    财富欢地道:“生意太好了,忙得中午饭都没吃。”

    财发道:“有钱赚就是好事。”说着往铺后院子里瞅了一眼。

    唐家乐阳镇算是较富人家,一家人三代,三个兄弟一直靠着祖传甜饼手艺过活,城里有自己铺子和院子,城外又有一座三合一大院。

    院子里正面有三大间屋是制饼作坊,两侧有帮工们住房和功能房。三个伙计,六个大婶饼坊里,听从一个皮肤灰黑,衣衫素暗姑娘指导,正做式甜饼。院子外有个衣衫破旧,满头乱发,满脸胡须,满脸麻子,皮肤粗糙如树皮中年男人往前铺搬货。

    “童姑娘真是心灵手巧,会做这么好吃甜饼。我做了一辈子饼,都没想出这些做法。”一个衣着端严,神(情qíng)庄重大婶巡视案前和灶前帮工,一边和那姑娘说道。

    “我不过是好吃,偶然吃出来经验,正好发挥出来而已。”童姑娘淡笑着,除了一双眼睛黑亮灵活,笑时灰黑脸看着实有些难看。

    那大婶看不下去她这幅尊容,转过头,往和面伙计处走去,看他们是否有严格按童姑娘要求和面。

    和面伙计一边和面一边往一只碗里抓兑了果汁水。

    童姑娘见饼坊里依序而作,便走了出去。

    “蓝大叔。”童姑娘冲那中年汉子叫一声,见他搬得满(身shēn)是汗,把一方手帕向他扔去。蓝大叔接过手帕,抹抹脸,冲她嘿嘿一笑,顶着两摞箕甜饼去了前铺。

    童姑娘爬上院子边水车,一边踩水,一边听着街上闹(热rè)叫卖声,不由往青州城方向望了望,暗暗思付,不知欧阳家丢失了所有制造方便面机器后,会不会再重投钱生产?

重要声明:小说《吃货穿越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