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来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焰焰 书名:吃货穿越记
    面儿想将院子扩建大一些,欧阳真自然(热rè)(情qíng)积极地参与进来,帮忙参商着这事,直到天黑才离开。

    晚上面儿和天赐堂屋里画图纸,忙得不亦乐乎。刘二娃神神秘秘跑进来,“面儿姐姐,我要报告,财发和财富有秘密!”

    “什么秘密?”面儿直起(身shēn),看着他,又望望门外,这个时候刘二娃应该睡着了才对。

    “我本来睡着了,可是晚上水喝多了,尿给涨醒了。便起来解手。听到财发他们屋里小声地说‘面儿姑娘比穆家人可是好太多,她简直就是菩萨下凡’……”

    “就这话,你也当秘密?”面儿噗嗤一笑。

    “他们说,如是穆大小姐还世话,其实也是这般好人,只可惜被欧阳庆给害死了!”

    “……”面儿记得偷酒时有听他们提过。

    “还说欧阳庆发现了穆老头请人刺杀他事,暗地里穆家生意倒了不少,青州名酒铺和祥安客栈因为官爷股份,所以才还暂得保全。说欧阳庆……好坏……哦……不过穆大公子也不是什么好人……”

    蓝天赐走到门口,向东厢看了看。

    “你们放心。他们俩睡着了,我听到他们打鼾了,才过来。”

    “还有呢?”蓝天赐问他。

    “还有,他们说欧阳真是个好人,好王家与欧阳真是朋友,不然也要倒大霉!”

    “嗯。你去睡吧。我们知道了,以后会当心欧阳庆。”

    蓝天赐和面儿明白了刘二娃意思,还是对欧阳庆不放心。

    刘二娃点点头出去,欧阳庆王家和帮工们相处过,没有一个人对他有好感。

    “欧阳庆不会看得上我们这种作坊吧?做方便面挣钱,可是一个铜子一个铜子来。”面儿知着和天赐说。

    天赐道:“暂时不会吧,欧阳庆很(爱ài)欧阳真。”

    面儿皱皱眉:“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吧。”

    刘二娃出去, 二人接着研究图纸。

    却说欧阳真回家后,想着面儿扩建后要大添一批机器,应该早些把机器事给定下来,到时房子一建好,机器同时上马,就不会影响面儿赚钱。

    这次面儿要添机器多,初步计算大抵共要添六台。要用精铁多,便吩咐欧阳干暗中去办理此事。

    欧阳干如今受控于欧阳庆,二公子睡后。办精铁事自然悄悄禀报给了欧阳庆。

    承德楼后院花园,欧阳庆和欧阳全秘密商议此事。

    “大公子,是时候了……”欧阳全(阴yīn)(阴yīn)地道。

    欧阳庆点点头。“虽然我(爱ài)钱,绝不放过这世上赚钱机会,可是真儿毕竟是我弟弟,我欧阳家家大业大,早不差那几十万把两勾当。所以。千万别伤害到真儿,还有面儿!”

    “大公子。小觉得,这面儿可不是寻常之辈,上次那个药丸,连空光道人都辨不出其中成分。她呀,可是古怪非常。我真怀疑她是不是人!”欧阳全把空光道人话转述出来。

    欧阳庆抬头看着蝴蝶山上。“欧阳干王家没有发现特别植物?”

    “欧阳干已经查过王家地,里面种蔬菜、药木全是他认得。没有叫不出名字,连地里野草都查过了。没有发现特别。”

    “奇了!”欧阳庆陷入思索中,“平(日rì)又不见面儿上山什么,她从哪弄来草药?还说是家传种植,总得见片地儿呀。”

    “大公子。还有一件事,奇得很!”欧阳正从另一边走过来道。

    欧阳庆看着他。“什么事?”

    欧阳正道:“青州城送来消息。说王面儿曾经救治过穆家伙计,后来出银子资助他们。现那两个伙计都自由地离开了穆家。”

    欧阳庆眨眨眼,有点不悦,“王面儿这么好管闲事?她管白云村事说得过去,可是穆家伙计关她什么事?”

    “听说生病伙计叫财富,当时得传染病,给赶出来。有天面儿经过祥安客栈,另个叫财发伙计,和财富感(情qíng)好,从里面出来拦着她,原来财富把茶打洒一个客人(身shēn)上,被赔了一回西洋绢衣服,也是面儿借钱给他们。”

    “唔,王面儿还真好管闲事?”欧阳庆眉峰拢了拢,觉得这事有点意外,“她又怎么会遇上那事呢?”

    “应是偶然遇上。”

    “古道(热rè)心?”欧阳庆喃喃道,“一个小女子,虽然聪慧,有些特别本事,可是天下不平事多,就凭她又能管得了多少呢?就是我欧阳家这么大,都有管不了事。”

    欧阳全和欧阳正会个眼神。

    欧阳全道:“王面儿会不会知道穆家事呀?”

    欧阳庆挑挑眉,“穆家事关我们什么事?”

    欧阳全道:“若是面儿听闻些什么,恐怕不利于二公子,只怕她会不喜欢二公子。”

    欧阳庆瞪着他,眨几下眼,“不知道人正不怕影子歪吗?”

    欧阳正心中寒颤一下,大公子果然厉害。

    过两(日rì)。

    王家西面墙头已经打开,外面平出一块地,正打地基,要扩建些房屋。这上午,面儿和天赐站西头槐树下,看着大家挖地基,还商议着改图纸事。

    院坝里突然传来轰乱声,有人高叫着:“王面儿!”

    又有帮工惊叫:“好多官差!”

    面儿和天赐跑到院坝,只见五六个官差拿锁提枷,面容沉肃地冲进来。见到面儿,为首都头上前,冷冷道:“王姑娘,今天早上有状告王家方便面有毒,已经毒死两个人,所以你铺子已经查封。你铺里伙计已经暂时收监,你跟我们去一趟衙门。同时知县有令,查清此案之前,王家暂停生产,以免生产多毒面,危及百姓(性xìng)命!”

    “毒面?”面儿背上一寒,感这次事不象原来那次那么简单。定了定神,道:“我去衙门可以,但希望到时把铺里伙计放出来!”

    “你是东家,有你顶着,可以放回你家伙计!”

    天赐道:“让我去顶吧!”

    都头白他一眼,“你是东家?”

    “面儿是个姑娘,怎么耐得监牢之苦?我是王家帮工,却(情qíng)同面儿兄长,所以让我去顶吧!”天赐哪能让面儿去吃这样罪苦。

    面儿摇摇头,眨眨眼看着天赐,“我去。天赐哥,你还是外面,跟官府人一起好好查清真相吧!”

    天赐怔了怔,是呀,只有他外边,才有可能查清真相,可是他实不忍面儿吃苦。

    面儿笑笑,“没事!”说罢,便大方地往外走。

    “王姑娘通(情qíng)达理。我们自不会难为别人!”两个官差王家大门上贴上(禁jìn)止生产封条,并留了两个官差下来监视。另几个带着面儿,急急地进城。

    王家一大帮帮工跟后面,一起到了城里衙门里。

    果然衙门大堂里摆着两俱用席子裹着尸体,家眷跪大堂上痛哭不已。

    “王面儿。今早城南和城东有两家人状告王家,他们孩子早上吃了你家方便面,当时毒发(身shēn)亡,并有邻居作证。所以才把你铺子暂时封了,并将你捉了来。对此,你可有异议?”谢知县案前严肃地道。

    面儿道:“如何确定一定是吃了方便面死呢?”

    一家父母痛哭道:“我们一直当王家是好人,对方便面放心得很。早上孩子吃方便面时,正好有邻居来我家借东西。”

    “是呀。早我家几把锄头都坏了,所以我去李家借个锄把,看到李大嫂给孩子泡上方便面,孩子香喷喷吃着,我俩正说着话,那孩子便倒地上,抱着肚子滚了几滚,然后人事不省,我们把孩子送到医馆时,便没了气。”李家邻居大婶悲怨地看着面儿,“我们真是信任你得很。怎么这方便面会吃死人呀?”

    另一家也哭道:“我家还不是一样?早上刚给二娃泡上方便面,邻居来约我上街买菜,我去找菜篮子,却听到邻居大叫‘二娃,你怎么了’,出来一看,二娃地上瞪几下腿就死了!”

    那家邻居是个阿婆,抹着泪叹着气,作了真实证明。

    事(情qíng)来得突然,面儿想不起近得罪了什么人。咬咬嘴唇,冷静道:“可有验尸?为什么独独这两孩子中毒,别人却没有?”

    “正是要你来了后,让忤作验尸。”谢大人看看侧边站着忤作,点点头,看着一个差头,“就当堂验吧。为了不吓着乡亲,拉几个布帘子!”

    堂上堂外寂静无声。两个官差拉起几道布帘子,忤作进了帘后验尸。

    只半刻钟后,忤作洗净手从帘后出来,举着一根黑黑长银针,道:“两个孩子胃里只有方便面一样食物,食物里有无名毒药,毒(性xìng)极大,食之很便能毙命。”

    面儿倒抽一口冷气,“这当中一定有问题。我王家方便面可是遍及各处,怎么会偏偏这两孩子中毒呢?”

    “这个……”谢知县思索道,未说完话。外面有两个官差吆喝着,抬着个东西进来,“谢大人。卖炭刘老头死北门外。应该也是早上吃了王家方便面关系。”

    面儿看一眼进来方向,眼前一晕,两官差拖着确是死得僵硬刘老头,不由悲怆道:“刘老伯……怎么会这样呢?”

重要声明:小说《吃货穿越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