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各有居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焰焰 书名:吃货穿越记
    )

    92各有居心

    面儿看着他,他出面肯定是用非常手段去办这事,她怎么能让他去做非常的事呢?熊家父子那事已经够非常的了,她不愿他为了他将来被人追捕。摇摇头,想起白天遇到汪老八的事,小声和他说了。

    蓝天赐眉头微皱,沉思一阵,“往后得当心这个人。”

    “嗯。”想到这个人,面儿心里也有些不踏实。

    两人对视一眼,不必多说此事,心里都明白,这事不宜再提。

    刘大娃在屋里听到他们说的,心中格格一下,熊家父子失踪的事肯定与天赐有关,吓得双腿一软蹲在水缸后边。

    天赐和面儿穿厨房房径直往前院走去。许久,刘大娃才站起,定定心神,抱着水壶回屋。

    这么多天都没见到熊家父子,槐花村的人说他们被仇人杀了。他们肯定被天赐收拾掉了。刘大娃睡在上,紧张得翻都不敢。

    天赐他们为什么要收拾掉熊家父子呢?

    刘大娃想不明白其中的缘由,但有一点他相信,熊家父子一定是做了什么令天赐生气的事。

    刘大娃再次想到那晚闹野猫的事。具体的他实在想不清楚。这一晚,他怎么都睡不着,既对整件事的经过好奇,又怕官府知道了会把面儿和天赐抓走。

    刘大娃为此有了心事。

    却说王家方便生意越来越好,大家赚的银子的确越来越多,令人眼红的真是不少。那汪老八没能谋上王家的事,很不甘心,四下里打听熊家父子的下落,寻了两,听说一个谣言,说熊家被仇家杀人灭口连尸体都找不到了,槐花村的村长报了官,官府的备案后却不追查。

    熊家父子虽不是正经人,可是熊大平为人处事非常狡猾谨慎,在青河县混迹多年,找了不少昧心钱,虽不讨大家喜欢,并未结下什么仇人。汪老八觉得此事有蹊跷,过两在大茶馆寻到伍家兄弟,三人坐角落,汪老八和他们打听熊家的事。

    伍家兄弟见那事过了这么多天,官府都没派个人去熊家过问,不想沾染麻烦。对此并不愿多说,伍二道:“有天我们去找大平表叔,他的拼头说有几没看到他,我们以为他和小平外出的,这事就没放在心,谁知现在满城议论说他们可能出了事。暗地里,我们也四处打听过他们的下落,认得的没一个知道,叫我们能上哪去找?”

    “他们和你们不是有远亲关系吗?他们会不会去哪个亲戚家了?”汪老八问。

    “他们就和我们有点有远亲,可是关系不近。另外小平死去的娘和白云村的张家有点亲戚关系,可是人家并不喜欢他们。”伍老2道。

    汪老八道,“对呀,他们去王家做工,不是张家做的保吗?”网不跳字。

    伍老三谨慎地盯着他,“你也想去王家作工?”

    “王家现在要造新机器,缺精铁。我在青州官府能弄到文书,想赚她点银子,她都不给机会。”汪老八撇嘴道,“又听说熊大哥出了事,我在想啊……”

    伍家兄弟盯着他,不出声。这汪老八原来是伍家的一个管船的掌事,在青河上跑了很多年,因此结下不少人缘,后来便不再跑船,四处靠关系做投机生意。他这么关切地打听熊家父子的下落,绝不只做笔生意这么简单。

    “大平兄不是一直在王家做工的吗?”网不跳字。汪老八试探地盯着他们。

    伍三翻翻眼睛,“那又怎么样?”

    “他们若是要外出,一定会给王家告假,可是他们假都没告,怎么会突然出远门呢?莫不是在王家,发现了人家什么不可外传的秘密,给整死在王家了?”汪老八小声道。

    伍家兄弟子一直,瞪着他,伍二道:“这话是你说的,不是我们说的。”

    汪老八道:“是我说的,没错。若是大平兄就这样死在暗处,枉自大家有这么好的交,竟然不帮他升冤!”

    伍二白他一眼,“没证据的事,你能怎么?”

    “现在的确没有证据,可是你们要给我一些线索和信心,我便能让王面儿吐出一大笔钱来!”汪老八坚信天下没有不钱的人,大方地说出意图。

    伍三笑道:“你能让人家吐多大一笔一钱出来?”

    “如是做得好,让她吐出百来两,咱们三人分成两股,五五分成,如何?”

    伍家虽不缺钱,能平故弄到五十两银,兄弟俩心中自是一动。只是这事非同小可,伍二冷笑道:“哪有你说的那么简单?”

    “你且将你知道的,尽可能的告诉我,这事由我出来去作便好。”汪老八大胆道。

    “我们知道的也不多呀。”伍二敷衍道。

    “少骗我!上次大平和我打听精铁时,可是说过,他们能进王家做帮工,全靠你兄弟俩鼓励和支持,给白云村通风报信的事,你们可是也有份的!”汪老八目光锐利地道。

    伍二一震,汪老八知道的太多,不宜和他深说,便付了茶钱,拉着伍三佯装有事先走了。

    汪老八没从他们上打听到有用的事,极不甘心,越发怀疑伍家兄弟知道什么。

    伍家兄弟怕卷入得太多,防着汪老八的纠缠,竟有两没有出门。

    汪老八找不着伍家兄弟,便去槐花村寻找线索,知道熊大平原来有个拼头姓钟,便去钟家打听。

    钟寡妇也猜到熊家父子可能已经死了,本不想再提熊家的事,怕惹祸上,可是汪老八是个极会做事的人,不只一来就给了她二两银子,又长得年轻周正,见她家贫穷,不急着问熊家的事,却是问长问短地关怀她家生活上的事。

    钟寡妇原本是个老实的妇人,长得有两分姿色,被熊大平弄到后,渐渐的习得些狂浪之习,没了熊大平做靠山,见汪老八比熊大平更聪明更有手段,出手又大方,两人眉来眼去地没一会就勾搭上,往熊家走去,从后门进了屋里,也不先说正事,两人却先搭上,一翻快活后,汪老八才赤着子,搂着她问:“大平父子失踪前,可有和你说过与王家有关的话?”

    钟寡妇不敢说,只把脸贴在他怀里。

    “你莫怕。我知道大平父子和伍家兄弟合计王家的事,那事大平告诉过我。”

    “你想做什么?”钟寡妇问。

    “象我们这样的人,不是杀人放火的人,但也不是圣人。都是要养家糊口的人,哪里有机会弄银子,往那里去便是对的。现在我怀疑大平父子被王家给害了,所以想找王面儿讨点银子来花。你放心,你一个女人撑着个家不容易,得了好处,我自然会与你许多好处,至少让你一年两年不愁家里的生计。”

    钟寡妇仍有迟疑。

    汪老八把钱袋的银子全倒出来,一共还有三两,“你要不信,我先将些好处给了你。”

    钟寡妇见钱眼开,收起银子,把知道的细细说了。

    “果然如此。”汪老八拍拍她的脸,“你等着,过些天,我还来看你的。”

    汪老八终于弄到想要的况,匆匆穿起衣衫,从后门离开熊家。因怕被人发现,钟寡妇没有跟着离开,睡在上,看着钱袋里的银子,暗暗欢喜不已,本以为熊大平死了,再捞不着什么好处,没想到财从天降,冒出个汪老八给白白送了五两银子来。若是过几他的事成了,再给她送些银子来,那可真是撞了财神。

    “妹子。”

    突然外面撞进来一个男人,将她按在上,一边动手动脚,一边亲她,一边说道:“这回让我拿着了你偷人,而且还是外村的。”

    钟寡妇一看是耿乐金,一脚将她蹬开,从容不迫地当她面穿衣服。耿乐金两眼直直地勾在她鼓鼓的上,口水都快流了出来,却保持着高度理智,冷笑道:“你们全计算计王姑娘的银子,哼,要想不被人知,把银子分一半我,再让我……”说着他扑上来将钟寡妇按倒在上,便要行事。

    耿乐金早就想搭上钟寡妇,可是有熊大平在,他斗不过她。而且钟寡妇不喜欢他,熊大平不在后,耿乐金勾了她几次都没成功。

    这几本来在盘算如何将熊家的院子以自己的名义给卖出去,没事就来熊家找房契,偏偏熊大平在世时,把房契藏得极机密,找了许多次都找不到。不想这时过来,竟撞到钟寡妇和汪老八的,并听到他们说的。耿乐金暗暗高兴,汪老八发大财,他怎么都要发笔小财才行。

    耿乐金可不是个大方的人,熊大平不在后,钟寡妇想有个靠山,可是每次他都小器得很,不是只给几十个铜子,便是只拿着一段粗布。象这种不大方,长得又肥胖的男人,钟寡妇看着他就恶心,因此不曾与他勾搭。

    此时被他所制,钟寡妇好生懊恼,想反正汪老八这五两银已经到手,他要真去说什么,与她无关,那些坏事又不是她做的。便冲他呸了一口,双手狠命将他推开,恶声道:“你要敢对我用强,我便高声喊叫,让你一辈子背着个yin之名,在槐花村落不得足。”(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92各有居心

重要声明:小说《吃货穿越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