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兄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焰焰 书名:吃货穿越记
    罗一山顺着大道一直走,走到岔路处,却傻了,不知该走哪边,偏巧这时没过路的人,他急得抓耳挠腮起来。

    欧阳真藏在他后面的一棵树后,偷偷地发笑,看傻子接下来咋办。

    “唉呀呀!”罗一山急得发怒,扬手给了自己一边一个耳光,“我怎么这么傻,到底该走哪边呢?”

    欧阳真更觉好笑,这傻子不是一般的傻,急起来有自残行为。

    罗一山团转一会,玩起点兵点将的游戏,若是点到将就走将这边道。只有左右两条路,习惯地从左往右点兵点将,第二下是将自然就落到右边,欢呼地拍一拍手,终于有了决策,大步往右边的大道走去。

    欧阳真捂着嘴不敢笑出声,待他走远,飞快往左边的路跑去。

    罗一山走了几步,眼角的余光觉得后有异动,回头一看,只见个蓝白的影子在另一条路上飞跑,略一愣,却反应奇快,折回往左边的路追去,边跑边叫,“傻子,不许去面儿家!”

    哼哼,我让你追不上。欧阳真施展不入流的轻功,脚底生风,往前面的村庄跑去。

    罗一山看他跑远了,一急之下,不顾脚下几级石阶,一步跨下去,“哎哟”一声,把一只脚给崴了,坐在地上捶顿足地大哭起来。

    欧阳真还没走得太远,听到哭声,回头看看以为他在耍赖,摇摇头,同归同,不敢招惹傻子。可是再跑几步,觉得傻子的哭声不对,好象真的很痛苦。他一向心软,见不得这样的事,停足,远远地看他一会,长叹一声,“我前世欠了这傻子的?”

    鬼使神差地倒了回去,关怀地问,“你哪里摔着了?”

    “傻子,我的脚坏了。”四下无人,罗一山指着右脚向欧阳二公子哭着,不再赶他了。

    “你不赶我了?”欧阳真蹲下来,抱起他右脚,只见他脚踝肿得老高。

    “呜呜,好疼……”罗一山满脸泪涕,把欧阳真抱得紧紧地,生怕他丢下自己跑了。

    今天出门没看吉凶。欧阳真头都大了。四下无个行人,只得道,“莫哭了,我背你去前面村子看看有大夫没有。”

    “前面是不是白云村?”罗一山哭着问。

    “嗯。不过你别哭了,不然别人以为我打了你,那我可不敢背你。”欧阳真看到他这哭样,象个三岁的孩子,唉,愈加心软下来。

    罗一山连哭边点头,把他的衣服拽得紧紧地,“傻子不许丢下我。我们一起去找面儿。”

    欧阳真背起他,好在有点练家根底,背起这只傻猪,还不是很吃力。

    “面儿看到我们会不会生气呀?”罗一山趴在欧阳真背上,竟然想到这么正常的问题。

    “待会见到面儿,你听我的,她就不会生气。”欧阳真已经掌握了罗一山的特点,其实这个傻子很好哄。

    “你可不许把面儿的活干完了,得给我分点。”

    欧阳真回头看一眼他,这傻子傻得让人感动,好奇地问,“你为什么要帮面儿干活?”

    “我要娶她做媳妇。”

    傻子的回答令欧阳真扫兴倒味口,他差点把这傻子当圣明呢,原来他帮面儿因这么恶心的念头,不由骂道,“你真恶心!”

    “你不是想娶她作媳妇?”傻子不信地看着他。

    “呸!”欧阳真差点将他扔地上去!

    村口的芭蕉处走出两个挑担的父子,前面的挑担米,年纪有四十,后面的挑担菜,年纪有十**,看到前面来了两个陌生的兄弟,在村口放下担子,看着他们。

    欧阳真背着只沉沉的傻猪,走了好几百米远,已经全,看到村子里有人出来,连忙打听,“请问二位,面儿家在哪?”

    这两父子是白云村头张家的,听他们要去找面儿,张大伯沉声道,“你们是谁?”

    他儿子张大在后面看清被背的是罗一山,小声道,“那背上的不是罗家杂货铺的罗一山吗?这应是罗家的兄弟吧?”

    张大伯看着他们人模人样的,想着面儿被得差点死了的事,怒火冲冠,抡起扁担向他们挥去,“狗的傻子罗一山,你还想欺负面儿吗?”

    张大抓着他,“爹,那傻子哪懂那些?”目光疑惑地看着欧阳真。

    欧阳真一看误会了,连忙道,“我不姓罗!我早上去王家铺子吃面,因忘了付面钱,所以前来补付面钱。”

    张大见欧阳真生得相貌不俗,说话极是客气,却背着傻子罗一山,他俩人又穿着相似的衣衫,不解地看着他们,“你要补付钱,可以去人家铺子里呀,怎么要上面儿家?你不姓罗又姓什么?”

    罗一山大叫起来,“我们去帮面儿干活!”

    “黄鼠狠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张大伯抡起扁担挥来,欧阳真背着傻猪闪避起来无法轻灵,张大伯一扁担落到罗一山背上,罗一山杀猪般地嚎叫起来,“啊……呜呜……打死人了!”

    村头许家、郭家的人都出来,可是男人不是进城就是下地了,出来的尽是妇儒老人。

    许四今晨肚子不舒服,早上没有跟爹进城,听到外面的叫声,从茅厕里提着裤子出来,看清那两人,吓得对他娘道,“那个是欧阳二公子,昨天……”

    村里的人都知道昨天面儿撞到欧阳家二公子的事。

    许四年纪小却很机灵,连忙打住后面的话,可不能说是面儿撞碎了人家的东西。现在欧阳真来一定没好事,肯定是来找面儿赔瓶子的。眼珠一转,提着裤子冲村邻们大叫,“这两个人要占面儿姐姐的便宜,欺负她是个孤女子!大家快出来赶坏人呀。”

    他边叫边往村后跑,不一会六家人都惊动了。林家夫妇从磨粉跑出去。

    面儿还在面房里痛苦地坐在压面凳上压面,刚才回到家,癸水突然来了,虽然家里早就预备好了这东西,可是全发软,制面的事实在不能应对,正愁眉苦脸地思索着如何发明压面机解决妇女生理期间不能干重活的事。所以她没注意外面隐约的叫声。

    面儿心中正在悲叹,难道生理期这几天得歇业不成?

重要声明:小说《吃货穿越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