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知县有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焰焰 书名:吃货穿越记
    欧阳真笑嘻嘻道,“我喜欢吃万厨子做的红烧狮子头和凤腰鲍鱼。我哥哥喜欢吃他做的凤尾对虾和霸王别姬。这几样菜可有?”

    诸葛生象哈巴狗一样点头哈腰,暧昧的看着欧阳庆,“有,有,有。都是按前年二位公子来的喜好作的。还有大公子最听的……曲儿……”

    欧阳庆回首看看后边跟着的五六位姑娘,个个如花似玉,风姿可谓夏秋冬各不相同,扬扬眉,“唱曲的?我这几位丫头个个都能歌善舞呢。”

    “你那是大雅之音,既是从青州城到我们这小县城,就听听我们这里的大俗之音,看看青河县的姑娘……虽不及公子边的优雅风,却也足够多和风流。”

    诸葛生讨好不尽,看着公子后面个个风姿绰绰的锦衣姑娘,口水直咽。欧阳家是青州第一商,在全国排第三富,第一富和第二富都是王侯之家,若非如此,欧阳家便是天下第一富,他家伺候人的丫环一个个都殊丽蚀骨,诸葛生面上带谄笑,心里道不尽的不公,不公,上天待人真是不公。

    “好吧。看在谢老爷的诚意上,我就勉为其难。先去谢府吧。”欧阳正叫来管家欧阳正交待他,“你先带大家回别院,我和二公子先去赴宴。”

    “公子放心地去,小的会安排好家里的事。”

    欧阳正三十四五的年纪,虽是管家,却生得筋丰骨健,一幅铁打的子,一张狐脸上一双粗短的三角眉配一双险的三角眼,尽显大户管家的沉和狡。

    “走吧。”

    “二位公子请。”诸葛生让开道,弯着腰,做出一个请。

    “哼。”

    “公子的轿子来了。”

    两顶四抬红木雕花镏金轿从船上抬了上来,八个轿夫穿得俱是不俗,着统一的青蓝色锦缎衣,襟领、腰上都绣着好看的草纹,腰间挂着统一的木牌。前面的轿夫打起帘子,欧阳庆摇着一把象骨折绢扇,欧阳正扶着他,“大公子小心。”

    欧阳庆尊贵无比地坐进轿里。

    欧阳正又跑到后面一顶轿前要搀二公子,欧阳真哈哈笑道,“我自己上去。”

    诸葛生跟在大公子的轿边,掀起窗帘,谄媚地赞叹,“欧阳家不愧大户之家,真是气派不凡,瞧这帘子都是罕有的云缕锦,不只好看,摸一下呀,滑得跟小姑娘的皮肤一般。”

    欧阳庆哼地一声,得意一笑,轻喝一声,“上路。”

    又有六个穿黑色锦绣衣,看着衣冠楚楚的保镖兼打手跑上来,保护在两顶轿子两边,为首的头目欧阳辉,手一挥,两顶华丽的轿子往高高的城门气派地走去,惹得一路的行人纷纷退避五六尺。

    **

    午时面儿还在家里没出门,便有村头许家的小儿子许四来王家报信,“面儿,城里有急事,小娥让你快进城。”

    面房里,小娥娘刚帮面儿背好背篓,步子沉沉地走出来,“许四,你可知有什么急事?”

    许家在村头有很大一片菜地,主要靠卖菜为生,在城里菜市场里有个摊子。许四才十岁,每天上午要跟爹进城卖菜,中午要回来给他爹拿饭,所以小娥托了他送信回来。

    许四在家排行最小,前面三个都是姐姐,在家极宝贝,十岁了,头上还梳着冲天小辫,穿一干净的蓝布衣服,学着有钱人家的孩童,斜背一个布书包,装的不是书本,却是手帕和几个零散的铜子。

    “面儿,是好事哦。谢知县家来人,请你赶快进城去他家,说来了贵客,极想吃铁爪面。”小娥有大至给许四交待况的。

    面儿翻个白眼,“什么贵客?自己没长脚呀?我家铺子开着的呢。”

    小娥听罢连声相劝,“闺女,你还是去吧。上次给你爹娘报仇的事,全在知县大人公平,若是他起点私心,与王久勾结,谋了你家的银子,你不但报不了仇,又能拿他如何?就当报答他吧。不过是过去煮碗面的事。”

    “好吧。”面儿看小娥娘紧张的样子,不想刺激她,便答应了。

    “小娥说让你快些,怕人家等不及了。”许四乖乖地冲面儿笑出个可的眯眼,村里的孩子都喜欢面儿,面儿不时会炒点好吃的豆子、花生分给他们。

    “乖。快回去吃了饭,给你爹送饭去。”面儿也笑眯了眼睛,摸下许四头上的小蜻蜓,脚步沉沉地往村外走去。

    “嗯。”许四又冲她做个可的眯眼,飞跑回家。

    二十斤的重量,面儿已经背习惯了,何况有极乐洞天的移动距离,一出村子,面儿回头四下看看没有人,一下进了空间,再出现已经到了前面的木榆树下。接着只一瞬间已经到了大路上很远一段,就这么几个转换,面儿已经到了北门外,然后背着背篓不急不慌地进了城门。

    守城的大哥和面儿都熟得很了,看到她主动地和她打招呼,“面儿送第二批面来了呀?”

    “守城大哥好,吃了午饭没有?”面儿嘴巴甜得跟吃了蜜一样,虽是平常的问侯,听得守城的两个大哥乐呵呵地直点头,一个道:“要不要我帮你背?”

    “不用呢。你们正当班呢。”

    人是勾兑出来的。原来守城的大哥只是偶尔吃一碗王铁爪面,现在天天早上一人吃一碗,铜钱从不少付,面儿只管保证味道就行了。

    面儿笑眯眯地往自家的铺子走去,小娥在铺子外面急得猴跳跳地张望,面儿怎么还不来呀,谢家又派下人谢茂来催了。

    谢茂跑了两趟,这一次非把面儿请走不可,他在铺子外的一棵榕树下伸长脖子望着北门,焦急之下不时拿衣袖抹额上的汗,面儿再不来,他回去要挨打了。

    面儿笑眯眯地背着一背篓面终于从北门走过来,他舒口气跑上去,帮着面儿取下背篓,“面儿,快救救小的的命呀!”

    “没这么夸张?什么贵客?吃个面要这么兴师动众?”面儿呵呵地才不着急呢。真是慕王家铁爪面的名,应该来铺子里吃才有意思的,让人去府上做,纯属耍派,最没意思。

重要声明:小说《吃货穿越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