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所谓“极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焰焰 书名:吃货穿越记
    第二册上查到一段关于“咸”的简约记载,“洞天溪北,沿东而行,角有咸泉,取水煎熬,除水可得咸盐。咸泉难得,当酌取之。”

    东有咸泉??

    面儿放下书,去厨房提了个木桶,顺着她上午洗澡的一池溪泉,往东而行,不过二百米,便见到溪岸右边有个奇怪的坑池,白色的池水中耸立着几块大白石,在阳光下不时冒着白烟,用指头沾了点放进嘴里一尝,简直就是咸死人的咸。

    “咸泉难得,当酌取之。”

    面儿只打了小半桶咸泉,颠颠地跑回厨房,倒进一个陶瓷缸,其实不必提取干盐,只要有点盐水提味就足够。

    “可惜满园花木,不泛果类,却没果实,不然我做些鲜果酱,把馒头蒸了,涂果酱吃,那也极是美味的,今夜暂烤点馒头片来吃吧。有了有了,虽然不能制果酱,我作点可口的饮料还是可以有,嘻嘻,这不是万木园吗?”

    不知不觉中,面儿把极乐洞天又称作万木园了。

    面儿把五册《木经》搬到厨房来,在万木园里转了半天,终于找到一种正在结小果的野梅子,揪了些小颗料,与甘草混在一起,挑了个极小巧的银质汤锅,放在小灶上,烧了半锅水,煮了半锅酸梅汤,凉在一边,扔了几朵茉莉进去,只闻了闻,酸甜清香,令人直吞口水。

    灶里的木头引燃后,象永远燃不尽一般。太神奇了,面儿本来担心木头烧完,还得伐木作柴,似乎根本就不存在这个问题。

    烤馒头片,要选平底锅,选了一个银的,虽然有铁了,可是人家穿越了,弥补一下吧,享受一下古代帝王的待遇,家中尽是金银器。用金锅,面儿觉得又太夸张了。金子能吃死人。但银却不同,银器装食物可解毒。

    摆好平底银质锅,只需文火慢烤。

    面儿对着灶念道,“火的大小,你懂吗?我烤馒头,只要文火,就是只需你燃烧十分之一的火苗。”

    她本是玩笑,可那木头的火焰真的变得只有十分之一大,文弱的在灶洞里燃烧。

    银亮的锅铲和勺子都有好多种,面儿挑了把轻巧的,在空中挥舞几下,“本吃神要开干了,嘿嘿。”

    灶边摆好一排小玉碗,里面是烤馒头的佐料。

    用个小玉勺勾了点新制的辣子油,略煎一下,润润锅,再略勾一点咸泉,提提味,用银筷子挟一片馒头,轻轻放进锅里,有点象烙糍粑块一样,滋的一声,香味冲进鼻子,面儿再次吞口水,天,烤个馒头都要馋死个人?真是吃货本色不改。

    前世是吃死的,今世还吃心不改。

    不过不能象前世那样憨吃傻撑了,新生命来得不容易,这世要要做个惜生命的吃货。

    万木园里的植物,天然鲜灵,天然的辣子油,无需再加植物油,本油脂就比较充足,又有咸泉提味,不一会厨房里就萦绕着香酥的烤馒头味,锅里的馒头片酥黄人。

    架不住香味的惑,挟起一片烤馒头,顾不上还很烫嘴,一口咬了半片,滚烫的馒头片在嘴里来回打滚,好吃之余,烫得舌头直打转。

    唏唏的吸几口冷空气,爽!喝一口茉莉花香的酸梅汤,爽得有几分醉人。

    再烤!决定打破只烤一个馒头的计划,今晚要烤掉两个才行。

    极乐洞天,太爽了。面儿吃了两个烤馒头,喝了小半锅酸梅汤,肚皮胀鼓鼓地倒在木榻上,继续翻那摞书。

    还有一本《极乐洞天》,是此处的介绍,这是必须读的。面儿精神倍振,终于找到出处了。

    “天,地,万木,生、夏发、秋敛、冬藏,四季交替,自然轮回,不过尔尔之间,故极乐洞天也。”

    文字介绍就这么短,后面有些画,是如何弄琴的姿势。

    面儿虽不会弹古琴,原来从同学处却了解过些皮毛,只是没她那么闲逸致地专心研究和练习过。

    右手“勾、抹、惕、挑、劈”乃基本动作,左手按弦,“进、复、退、猱、吟、挠”,原理并不复杂。

    而减字谱极好认的,哪个指头,弹哪根弦,在几品几分处都一目了然。

    吃饱了,没事干。

    面儿拿着《乐》谱坐到古琴前,双手合十,对着冉冉香烟拜了拜,“琴神呀琴神,小的吃饱了撑的,想活动一下十个指头,学点古雅之事,搅扰你老人家呢。都说心正者方能近古琴,面儿不是坏人,你就让我碰一碰吧。”

    翻到《》曲,找到第一个音,醇醇地发出一个柔和的声音,真如三月般的风拂柳,立即屋里的空气都变得和起来,对着第二音,挑了一下,一个接一个的,乐曲短,动作不复杂,虽然不流畅,面儿居然对着谱本弹完了一首《》曲。

    古琴的声音听着十分畅和恬淡,尽显太古、朴素的醇和之韵,令人心愉悦,所以古人以古琴修心,更有枯木派以琴修心修禅。

    此首《》曲,较多些悠然的喜悦和欢快,琴韵似风扑面一般,令人心舒适。

    面儿舒服地倒在木榻上,摊开四肢,满足地傻笑,“想不到,我也会弹古琴了。”

    屋外风掠过,鼻翼之尽是芬芳。坐起,往窗外睹了一眼,那些花木,只在一曲之间,便百花绽放,而树叶如同天一般碧绿,不似先前,有的植物叶子绿得颇为苍沉。

    好一个“生”,好一个“天,地,万木,生、夏发、秋敛、冬藏,不过尔尔之间”。面儿恍然大悟,这古琴竟然用来“生、夏发”的,而极乐洞天,的玄妙便在于此,此“乐”乃“音乐”之“乐”,而“极”便是尔尔间便季节交替。

    面儿在花园里疯狂地嗅闻,打转,从来没见过这么多芬芳美丽的花,看得眼花缭乱,兴奋不已。

    楼上的花厅里有花瓶,我要让屋子里也漂亮起来。

    去厨房找了一把银质小刀,挑选最美最大的花枝割下来,把楼上楼下的近几十个花瓶,全部插上鲜花。

    外面的世界正是红火的六月,这里却是百花正放的天。

    “极乐洞天,我你。啵。”面儿在万木园中,不停对植物们抛送飞吻。

    面儿在欢乐中自我嘲笑,“吃饱了没事干,自找乐子消饱胀?”

    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很多花可是制香料和入药的重要材料!

    这么大片万木园,要采下所有的花,一夜之间不可能的。这个,摘花的事,慢慢来,不着急的,摘下来要晒,要收,极乐洞天里没有晒坝,也没有晒东西的方箕。

    养精蓄锐,休息吧。

    清澈的水上撒满了五颜六色的花瓣,洗一个芬芳美丽的鲜花浴,再舒服地躺在楼上的木上,盖上奇怪的花草被,抚摸着光滑的草席,比睡在黄婆婆家那会叽嘎作叫的旧上舒服太多。

重要声明:小说《吃货穿越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