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逃之夭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焰焰 书名:吃货穿越记
    黑色面巾后,他嘴角勾起个笑,她想耍诡计?

    “你哭再大声都没有用。上游涨水,河上不会有船开过,而这里又是水势极汹的龙虎滩,更不会有船停泊,不仅这里没人,我敢保证,至少方圆五里内都没有人。”

    龙虎滩?

    面儿的记忆当然知道龙虎滩,事实不只他说的那样,这一带不只水势险,更有传闻风水恶劣,方圆七八里内都无人居住。只得降低分贝,省点力气,好设法逃命。

    “大侠,求求你一定要帮我报仇呀。不只我爹死得冤,就是我娘都死得冤,还有我……也……”

    可不能说出她是被人扔进青河,从青河县冲到这里来的,若他知她水极好,一定会有所防范。

    背时的穿越,就不能穿得好一点。

    一来就几经生死,还得和江湖杀手斗智斗勇。若非我来自现代,也算有点见识,电视看得多,勉强可以表演应付一下,换成原来的王面儿,只怕已经晕死过去。

    面儿抹泪泪,悲戚哭诉,“我家是下河县的,大伯一家为了侵吞我家的财产,杀了我爹我娘,又强迫我嫁给一个傻子男人,于是我只有逃跑,谁晓得乌漆麻黑的,逃到这里,遇到大侠你除暴安良,行侠仗义。大侠呀,你一定要为我报仇雪恨呀,不然我死不瞑目!”

    “我会为你报仇的。说吧,你家姓什么,在下河县哪里住?”

    “我家是卖面的,下河县人人都认得我汤小辫。”她可不敢说出这主叫王面儿,若是逃脱了,他去找她怎么办?所以,把苦主的居住地青河县改成下河县,把名字王面儿改成了汤小辫。

    剑峰缓缓指向她的下巴,“我记住了,下河县的汤小辫!”

    怎么能让他把我砍死呢?不!就是死,也得留个完整的尸体!

    “大侠,小辫还有一事相求。”

    王面儿坐在地上,向他作个长揖。古代人与人打招呼,行礼,或者有事相求都是这样。

    “说说看吧。”冷冷的声音一直在容忍这个可怜的姑娘。

    “能不能让我死得好看一点?”

    黑色面巾后,咬着嘴唇,差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姑娘也太扯了点,死到临头,还求死得好看点?真是女为悦己者容。心中轻叹,可怜的人,她不过是个半夜逃命的小姑娘,可惜,她不但不该遇上我,更不该看见我的脸。唉,杀人的方式很多,就成全她,不用剑吧。

    他收起剑,往背后帅气地一抛,那森的剑,“哐”地一声飞进剑鞘,看着象玩杂技一样。

    若非他是无的杀手,童彤此时一定会举起一块衣角跑上去,高呼:“大侠,求你签个名,好么?”

    可惜——

    他是个杀手,是个怕被她告发的杀手。

    杀手看了看茫茫水波,河里的水还在不断上涨,已经涨到了他们的足边。

    “小辫姑娘。我送你上路吧。我会尽量让你不痛苦,尽量不在你上落下伤痕,然后,我会安葬你,若是能,往后每年的今天,我会来给你烧纸钱。”

    虚伪!人道是,又当婊子又立碑坊。你却是又当恶人又当好人。

    他有力的大手,迅疾卡着面儿光滑细腻、纤长而美丽的脖子,象拎着只小动物一样,走进河水里,另一只手略一用力按着她的后脑,便将她的头浸在水里。

    可恶。想淹死我!屏气!快点拿主意!

    他卡着她脖子的手似在颤抖,还是水面在波动的关系,让他的手不能沉稳?

    不对,他真的在颤抖。似乎他并不愿意杀她?

    人心长,你我素不相识,无怨无仇,你怎么能忍心杀死我呢?越来越明晰的感觉到他的颤抖,他心里似乎颇为痛苦?

    他若内心有犹豫,便是我逃走之机。

    面儿猛地用力一挣扎,从水中抬起头,大叫一声,“啊……”

    他松开她的脖子,另只手紧紧拽着她一只胳膊。

    “我不甘心!”

    龙虎滩回着面儿悲惨绝望的叫声。

    “你有什么不甘心?我都答应为你报仇了,你就安心与你的家人团聚吧。”他说得言不由衷。

    “大侠。你收我为徒,教我本事,让我手刃仇人后,再凭你处置,可好?”面儿眼泪汪,楚楚可怜地冲他哭道,“人家一家人,对大伯他们那么好,不只收留他们一家,我爹还拿银子给他做生意,是他不争气,做啥赔啥,便想占我家财产,还要杀了我那最老实最善良的爹和娘。我若不能手刃仇人,你让我有何面目去地下见我爹娘?大侠,求求你行行好,教我本事吧。”

    仿佛他是她的兄弟,她象小孩一样,在他面前撒,摇着子,不断抽泣,极委曲的样子。

    “不可能。”他松开了她的胳膊。心中却道,这姑娘真的是太委曲了。

    “求求你了,求求大侠……”

    她把子向他前一靠,一双小拳头直往他轻轻地砸,“你答应我,就答应我嘛……”

    他被她这一手弄得措手不及,从来没有姑娘跟他这样。本能地往后退了几步。面儿把子又往前一倾,他连忙后退数步。

    哼哼哼……机会!

    “啊……”

    扑通一声,面儿摔进水里,似不小心落水,胡乱打几下,子往水中沉去,一双手在水面上乱抓。

    他在几米外,伸出一只手,似想拉着她,双脚钉地,却纹丝不动。咬咬牙,闭上双眼,不愿看她挣扎的样子。

    或许这样更好,是她自己淹死的。这样他就不必内疚,杀了一个无辜的人。杀手的心里感到轻松和舒服。

    就在他闭目的时候,面儿在水里,象条人鱼一样顺下游逃走。

    良久,杀手才慢慢睁开眼睛。

    洪水已经淹及他的膝盖。水面并无尸体浮上来。

    也许河水会把她卷到下游。沿着下游,他边走边看。都走了半个时辰,的确不见水中有浮尸。

    心中默道:“小辫,可不是我杀的你,是你自己落水的,而且我还有想帮你收尸的。”

    然而这种自我安慰,并不痛快。

    她在他眼前落水,他只需伸出一只手,便能救她……

    他揭开面巾,这薄如纱翼的面巾令他感觉沉重。他撕开膛前的衣服,感觉自己快要滞息。

    心中堵得极厉害。杀人无数,从未今夜这般难受。

    他取下剑,伴随着“啊啊”的叫声,挥剑往水面疯狂地胡挥乱砍。

    月光下,河水不时鄙夷地冲他呜咽一声。

重要声明:小说《吃货穿越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