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归元剑诀,练气六篇(第一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梦如神经 书名:魔神遮天
    今天同样是四更,求收藏,鲜花,飘飘.......

    “好了,叶兄弟,从今天开始,你正式成为我天剑锋的记名弟子,以后我会带着你,介绍一些新的师兄师弟给你,每天一起修行,做杂役,总会有出人头地的一天。”

    说完,王继虎就带着江凡到了杂役院,介绍了十多个同样是记名弟子的人给江凡,还告诫江凡,不要到处乱走,这是宗门之中的规定,其原由就是怕记名弟子无法适应复杂的宗门环境,无端惹上是非。

    因此记名弟子只有安分守己的权利,活动范围被限制,每天要做的事也是清清楚楚,就是做杂役,做完指定的杂役,自然会有相应的功勋值,这些都是按月计算的,根据完成程度的不同,也会得到奖赏和惩罚。

    然后就是修行,偶尔也会有一些气场高手来教导,指点他们。

    当然除此之外,偶尔他们也有外出的机会,做一些宗门安排的简单任务,获得更多的功勋值,从而得到晋升。

    综上种种,江凡也算是明白了,在天玄宗中最重要的莫过于功勋值,它关乎每一个弟子的份晋升,功法选择等等。

    而所谓的功勋值,就是完成各种各样的宗门任务,为门派做出贡献,宗门给你记录下来的贡献值。

    比如说独自外出,寻到了什么奇珍异草,或者是猎杀了什么妖兽贡献给宗门,宗门就会根据你贡献的东西评价出与之匹配的功勋值,一一记录在案,然后功勋值累积到了一定的阶段,宗门自会给予你相对的福利。

    因此功勋值非同小可,只要拥有足够的功勋值,就可以去宗门的藏经阁学习一些盖世功法,甚至是可以请宗门中的绝顶高手运转内气来改善你自己的体质,或者是换取各种宝物。当然想要达到这样的要求,其需要的功勋值是海量的。

    由此可见,功勋值的重要

    就这样,江凡在与那些记名弟子的交流中住了下来。

    夜深人静,万念俱寂。

    江凡看着手中一本线装小册子,脸上露出喜色。

    “归元剑诀,练气六篇。”

    江凡打开书本一直看到深夜,他的内心对于修仙有了更多的了解,这练气六篇讲的是从开始练气到练气六层的种种。

    所谓练气,讲究的是吐纳天地灵气,积累灵气入体,改变凡人体制,为后打下基础。这就是所谓的煅体,炼骨。

    这些江凡在通过初试之后,在玄月宗外接受培训的那一年中就早已经知道。

    而这练气六篇也是宗门通过对于江凡的种种信息的综合考虑而发给他的,毕竟他的实力太低下了,份也很特殊,给了他更高级的功法也是没用。

    江凡自小习武,虽然对体有了一定的锤炼,但是与修真真正的练气比起来却完全是两码事。

    修真是本质上的蜕变,力求做到从 物质到能量体系的升华,而武者则只能说是对体的锻炼,就算修炼了再多的时间,也是徒然。

    同时这练气也是最考验修炼者天资的地方,若是体内灵根充足,吸纳天地灵气速度会很快,修炼进程自然提高不少。

    可如果天资平凡,那么很可能一生都无法炼到六层以上,更有甚者连一层都无法达到。

    这归元剑诀,不同于在培训时候的深入浅出,根据每个人的修行进度而给予再下一阶段的功法。

    而是记载的很是详细,江凡如获至宝,这可是他守护羁绊,完成血海深仇的根本。

    江凡花费了大量的时间把里面的心法牢记在心,盘膝闭眼,按心法要求以一长三短的方式呼吸起来。

    所谓一长,就是吸气时间长,至于三短,则是呼出时间短。以这种违反常理的呼吸方式,然后通过心法的引导,用最快的速度吸纳天地灵气入体。

    江凡早就知道,一般来说修炼者往往在第一次呼吸时,体内会产生如蚁虫爬动般的感觉,这是灵气入体的征兆,不要紧张,需松弛心,想象自己变成虚无,融合在天地之中,引导那灵气锤炼自的真气,就可以转化成内气,修

    但是一年来,江凡始终走不出这一步,他每次修炼都能感受到灵气入体的感觉,但是那些灵气一旦入体就不再听他的使唤,而是进入了其丹海中,或是被体内的真气同化,却是无法变成内气。

    许久之后,江凡再一次无奈的发现体还是没有锤炼出内气,只是其体内的真气似乎又增加了一丝,甚至是连突破到真气八段的感觉都是遥遥无期。

    江凡轻叹,他知道仙门弟子都是天资拥有灵根者,这小册子本就是给这些人看的,他被天道所弃,不但自没有灵根,就连其脉轮也是被天道封印,自然在修炼上无法和普通的仙门弟子比较。

    不过江凡也不气馁,他相信天道酬勤,他喘了几口气后,继续吐纳起来。

    一夜的时间缓缓度过,一直到第二天清晨,江凡始终没有什么太有建设的收获,一夜修炼,其脑袋反而因锤炼真气耗损了太多的精气,昏昏沉沉的,有些微疼。

    江凡从上爬起,推门走出。外面轻风阵阵,空气清新扑鼻,他深吸几口,被那凉意一激,疲惫略消。

    江凡换了衣服,根据昨天哪王继虎的提示,连忙向杂物处走去,来到此地的一刻,太阳渐渐从东方出现,一个黄衣青年推开房门,一颗獐头很是醒目。

    “是他。”

    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江凡心里一凝,想起他从青竹园醒来的那天,被这獐头之人欺辱之事,心中升起一片杀机。

    但是他也知道他与獐头青年之间的差距,那是天沟鸿渠,无法跨越,所以只得隐藏了自己的绪,淡然的走了过去。

    獐头青年斜着眼睛看了眼江凡,阳怪调的嘲讽道:“那天我还以为惹了什么了不起的存在,废物就是废物,想要一改前程是不可能的,天道弃子果然名符其实。哈哈,看在你来的也还算守时,我也就不难为你了,进去拿水桶吧,顺着西门出去,山间有个泉眼,到那里挑水。”

    “挑水,你有什么权利指使我。”江凡冷冷的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魔神遮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