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负尽天下又何妨(第一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梦如神经 书名:魔神遮天
    今天四更,10点.15点,19点.21点

    二人被那豁然打开的房门一惊,心中骤然有了惊赫,他们只是外门执事,在这内门弟子的居住地原本就有些底气不足,但是当其神识一扫,看清了那开门的人的时候,两人都是露出了邪恶的微笑。

    “江凡,废物,天道弃子!没想到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二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当先的獐头冷哼一声说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小爷这样的帅哥吗?再看小心我挖了你的狗眼。”

    “狗眼,确实是一对狗眼,一只就知道乱吠的疯狗,若说他长的是一对人眼,谁人会信,至少我不会信。”

    江凡也是针锋相对,语气更加的冰冷,仿佛就是三九时节的刺骨寒风。

    “既然你找死,我就成全你。”

    那獐头之人本就是欺软怕硬,睚眦必报的格,原本心中就藏着不少对于江凡的怨气,但是考虑到此处是内门,不便太过造次,只是想言语侮辱江凡一番就行。

    没想到江凡虽然实力低微,却一副二五八万的样子,不但与其针锋相对,更是出口辱骂了他,他顿时心里就十分的不顺。其大手一挥,气势爆破,暴气伤人,向着江凡的口就是蓦然一掌按来。

    这一掌按出,气势飞扬,空气嗡嗡叫着的同时,像是骤然卷起了一阵狂风,蓦然一掌按在了江凡的心口。

    练气一共十二层三个阶段。一二层炼体,三四层煅骨,俗称*丝阶段。五六层洗经伐髓,七八层暴气。称暴气阶段。

    第三阶段则叫做气场,分为九,十两层的凝练和十一,十二两层的圆满。

    每一个阶段,其实力的差异都是以海量计的,根本就无法超越。

    江凡经过了初试之后,在玄月宗一年的培训之中,却是无论他怎么修行都无法突破其七段的真气,无法将真气达到圆满,升华成内气,始终都无法练气,其俗世修炼的《大力神拳》虽然因为真气的暴胀,火候更加的老道,算是登堂入室,其战力勉强也就和修真的练气一,二层相仿。

    如今獐头青年却是一个练气九层,凝练出了气场的强者,他们二者之间的差距,简直是天差地远,完全的不在一个等级。

    江凡与獐头青年对抗,完全的是鸡蛋碰石头,孰强孰弱,高下立判。

    轰。

    江凡只感觉到眼前一花,根本就做不出任何的反应,口就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掌,他顿时如断线的风筝一样倒飞入房间之中,骨破碎,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咳咳咳。”

    江凡剧烈地咳嗽着,在那咳嗽中,大口鲜血喷出的同时,却是还有着一些内脏碎片。

    “小子,嚣张是需要资本的,像你这样连练气三四层的*丝都不如的废物,也敢跟本执事嚣张,简直就是老寿星上吊,活的不耐烦了。”

    那獐头之人走了过来,一脚踏在江凡的口之上,一双三角眼则是狠辣地瞪着江凡,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敢骂老子是狗,今天老子就要让你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不,不可。”

    鼠目之人一看形不对,却是一把扯住了那獐头之人,然后压低声音在其耳边说道:“我擦,你呀的活的不耐烦了,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还不快走。”

    獐头之人豁然惊醒,尴尬的笑了笑,又凶狠地瞪了江凡几眼之后,愤恨地吐了几泡口水,愤然而去。

    直到獐头鼠目二人离开很久,江凡才勉强撑着爬了起来,他伸手拭去嘴边的血迹,双眼中却迸发出强烈的杀戮之光。

    “我不管你二人是谁,今之耻,他必将百倍奉还。”

    这时,天的阳光透过云层落在江凡屋前的空地上,撒下了一片灿烂,他贴放着的玉佩又一次发出温的暖流,在他的全漫开,暖暖的,却是慢慢的修复着他的体。

    “这玉佩,不简单。”江凡一想到这块玉佩,想起玉佩在天梯空间中出现的种种变化,再加上其每次受伤时都会流出的暖流,其心中又升起了希望。

    “修仙,有他,或许我还有机会。”

    江凡正思索着,突然,那门外又传来了谈话之声。

    “师姐,那江凡王子变青蛙,想必一定承受不住,我们要不要去安慰安慰他。”

    “你跟他很熟吗?”

    “熟什么熟,人家都还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呢。”

    “那不就是了,如果你真的空虚寂寞的话,我介绍个师兄给你,那绝对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

    “得了吧,你还是留着自己用吧。”

    “那不就是了,你有那闲去关心天道弃子,不若多花点时间修炼。只有自己的实力上去了,那才是真正的踏实。你永远都要记住,靠山山会倒,靠人人会跑。无论在哪,只有自己才是自己的天,才是自己的地,才是保佑自己永不哭泣的神。”

    靠山山会倒,靠人人会跑,无论在哪,只有自己才是自己的天,才是自己的地,才是保佑自己永不哭泣的神。

    江凡心里豁然一亮,既生于天地之间,既然想要出人头地,那么除了自己,还有什么可以依靠?

    晚霞如虹,如血的夕阳燃烧着他最后的美丽。

    江凡站在青竹园后山的一块凸石之上,看着眼前的美丽,看着那他所站立的地方数里之外的一处山谷中,那人来人往的样子,看着那偶尔认出他的人带着的怜悯和嘲笑。

    再想起爷爷江南的突然离去,天道弃子,孑然一,他突然间觉得自己是一个天煞孤星。世界虽大,可是哪里才是他的安之所呢?

    江凡握紧手中的玉佩,悲怆地抬头看天,薄薄的云层被夕阳染红,就仿佛这天地在江凡原本洁白的心上捅了一个窟窿,下起了血一样,一片殷红。

    “大爷!”

    江凡豁然转头,就看到那落的余晖中,一道俏丽的影,大大的双眼中噙着泪水,可的脸上,那如羊脂美玉的小虎牙轻咬着她艳红的薄唇,忽的一下扑进了他的怀抱。

    “大爷,你可不能不要小妞哦。”

    江凡点着头,两滴晶莹的泪水从那虎目中滚落下来,打湿了风,也打湿了浩然无边的天地。

    天道弃子。

    纵被天下人负尽,纵,只要有此一个怀抱,纵使再大的苦难又有何妨?

    只要守好自我的天地,那么就算没有天道又有何妨?

    江凡的心中,突然有升起了希望,那其中有的力量,满满的,足可以撑起任何天地。

    

重要声明:小说《魔神遮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