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不要忘,死也不能忘(第四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梦如神经 书名:魔神遮天
    今天四更,10点,13点.19点.21点求收藏,推荐...

    “不要忘,死也不能忘。”

    江凡背上冷汗津津,湿了贴的衣衫。

    一阵风从窗棂中吹了进来,凉飕飕的,江凡豁然惊醒。

    窗外月亮高悬,明镜似的天空上飘着几缕如纱的白云。月色如画,隔着如纱的流云望月,徜徉在如此美妙的月色下,岂非是世界上最最惬意而美好的事。

    “吾不甘啊!”

    江凡坐了起来,脑中那个声音仿佛还在回

    江凡嘴中低低的呢喃着什么,心中却有种莫名的伤痛,那伤痛是一种深深的失落,惆怅,这惆怅像一块棱角分明的巨石压在江凡的心口,沉沉的,很疼。

    不要忘,死也不能忘。

    不要忘记什么,是爷爷恨比天高的怨,还是那悲天悯人的魔域武当中的仙人草芥生死的痛,也或是其宿命中还有着其他的很重要的什么的东西,他已将它遗忘?

    江凡不知道,他什么都不知道。

    梦里一片漆黑,幽深的梦境就像是一个黑洞,总会不经意间就将江凡好不容易酝酿起来的好心埋葬。

    那仿佛不是一个梦,而是一个葬仙埋神的坟墓,让江凡看不到自己,看不到自己灵魂最深处的秘密。

    那梦里有一双眼睛,却好像是这薄云后的明月,江凡看不清,也琢磨不透其中蕴含的感。只是依稀间他看到哪一双眼睛,那眼睛里的柔和浓浓的不舍像尖刀一样扎着江凡的心,很疼。

    她是谁呢?为什么我会做这样的一个梦。江凡的心中疑惑得很。

    他放目看去,这是一间简单的石屋,虽然极其宽敞,但屋中的摆设却极其的简单。

    “这是哪里?”

    江凡心中充满疑惑,在天梯考核之时,他手中的玉牌破碎,被弹出天梯空间时,由于神脉与天道的对抗,耗费了其大量的精力,所以他在被弹出天梯空间之后,在极度的疲惫之下,一昏迷就是七天七夜。

    这七天玄月宗中发生了许多事。首先是神州众大宗派,世家的首脑先后拜访了玄月宗。

    其后,是无数的弟子,在漫长的等待中,投奔江凡无望之后,大多都转往了轩辕惊天和白展堂的旗下。至此,随着江凡昏迷时间的越长,他的门前,门客越来越少,随后李梦瑶来陪伴了江凡两天之后,被瑶池峰召回,化龙池考核开始。

    化龙池的考核,白展堂获得了部分青龙之血,使得其青龙之体越加的完善,被银河峰拟定为圣子人选之一,直接就进入了宗门的精英核心,享受宗门最好的功法以及其他的待遇。

    轩辕惊天虽然在化龙池中没有获得任何的收获,但是其罕见的九阳之体,却是使得他被烈焰峰首席收为关门弟子的同时,也是进入了宗门精英核心,也是将来圣子的门人选之一。

    黑色空,进入大竹峰,也是成为了精英弟子。

    至于那杨凯,杨陵二人则是成为了内门弟子,李梦瑶等稍差一筹,则是成为了外门弟子。

    至此,十年一次的收徒大典在江凡昏迷的第五徐徐落下了帷幕。

    江凡昏迷的第六

    在那新秀们的封赏尘埃落定的时候,新月院中一条消息的颁发,顿时又在玄月宗中掀起了滔天的哗然风暴,那议论之激烈,比之天梯考核之时,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缔造了无上神话,踏破了浩浩天梯的江凡在昏迷中被赶出新月院,并以普通的内门弟子之待遇落定天剑峰内门,移居青竹园。

    对于宗门的这一决定,正在整个宗门弟子哗然讨论,各种猜测不胫而走之时,玄月宗权利的最高机构——天玄中的一条消息的传出,使得那些猜测纷纷破碎之时,另一条讨论风暴却是在各峰掀起。

    “有道是世事沧桑,难以捉摸。天之骄子竟会是天道弃子,实在是可惜可叹啊。”

    江凡正在石屋之中转悠,突然门外却隐隐传来了交谈声。

    “是啊,一代天骄,竟然在其昏迷之中,毫不知况下,就连降了几级,从最门的圣子人选,变成了什么天道弃子,实在是可悲可叹。”

    天道弃子,江凡如被炸雷当头炸响,脑海之中一片轰鸣。

    这怎么可能,纵是神时不在,天道不公,他既然跨过了龙门,又怎么能是什么天道弃子。

    若是天道不存,又如何修仙证道,没有绝世的修为,他又怎么找寻仇人,怎么前往魔域,怎么弑仙屠魔,怎么守护羁绊。

    “不可能,不可能的,我是盖世的天才,我是不朽的神话,我不可能被天道所弃。”江凡失魂落魄,一时间他似乎看到整个天地都离他而去,他站在孤寂黑暗的虚空之中,不知何去何从。

    眼前一片漆黑,没有一物,江凡似乎又看到了那个梦。

    直到过了许久,另一个声音的响起,才让江凡从失落中悲切地抬起头来。

    “擦,那个什么狗神体江凡,虽然天梯考验,成绩绝世无双,但是废物就是废物,他娘的,竟然是什么天道弃子,真是气死我了。原本我还想着要以什么样的方法与那他取得些联系,没想到他却是那天道弃子,却是断了我们的许多幻想,更可恶的是,那轩辕惊天,竟然因为我们再那江凡的门前停留的时间太久,就不愿收我们进入轩辕党,简直是岂有此理,还信誓旦旦的说什么我们的修为不够,只要回去努力修炼,突破到筑基之时,他们自然会派人来邀请我们加入轩辕党,简直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我们好歹也是进入气场很久了,我可是清楚地看到一些刚刚凝练出来气场,甚至是一些练气八段的弟子都加入了轩辕党。”

    “呵呵,我又何尝不是,原本以为那江凡是天神下凡,登仙临神不在话下,谁知道竟是一废物,真是浪费了我的许多表。如今我们加入不了轩辕党,就连白党也是暂时不愿收留我们,都是拜江凡那个废物所赐,真是气死我了,有机会我今天受到的羞辱,全部都要他来偿还。”

    另一人说到这里,其话语之中却是充满了冰寒,好像是江凡拂了他的什么美意,他恼羞成怒了一样。

    “哈哈哈,你这么说就不对了,人家好歹也是内门弟子,我们份悬殊,想要接触,怕是不容易,更何况有道是天不仁,吾等岂能无义,那废物既然已经被天道所弃,今生能否修成气场,凝成基痕都不一定,又何须我等再落井下石。”

    “什么狗落尽下石,这样的废物迟早都要被踢出内门的。再说,呵呵,难道你没听说过吗,那江凡与轩辕惊天有怨,所以说你就不懂了,哥就是喜欢落井下石,就是喜欢痛打落水狗,就是喜欢那种掌控别人命运,肆意将其蹂躏的感觉。一旦……”

    江凡在房间之内,越听心里越不是滋味,他被天道所弃,本就已经郁闷到了极限,如今竟然还有人为了去讨好那轩辕惊天,一心的想要来寻他的晦气。

    是可忍,熟不可忍。

    江凡本就是血之人,当下他在不迟疑,也不去考虑对方的修为凝练出了气场,比他不知道搞高出了多少,就豁然拉开了房门,冰冷而无的目光就锁定在了那说话的二人上。

    这二人均是穿着黑衣,二十多岁的年纪,扎着一样的发髻,一人獐头,一人鼠目;其上都有着一种高贵的凌人气质。

    二人被那豁然打开的房门一惊,心中骤然有了惊赫,他们只是外门执事,在这内门弟子的居住地原本就有些底气不足,但是当其神识一扫,看清了那开门的人的时候,两人都是露出了邪恶的微笑。

    

重要声明:小说《魔神遮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