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卫生间尴尬相遇

    ()    自从刘媛媛生气消失离去,楚寒以为她不会再出现,谁知最终他还是错了。

    当天午睡期间,楚寒突然惊醒,发现刘媛媛竟然就躺在他(身shēn)边,最为不可思议的就是她竟然还盖着丝被,这也太……太逆天了。

    作为异能者,都拥有最基本的jīng神控物能力,刘媛媛她当然是通过她的特殊通讯手段,直接运用自己的控物能力,使得她好似正常人那般存在他(身shēn)边。

    “媛媛姐姐,你真是太厉害了,你怎么做到的?”楚寒侧过(身shēn)来,默默的说道。

    现在他并不急于掀开她(身shēn)上的丝被,一探究竟,他仅仅是想知道答案。

    “由于我特别想你,所以就……就……”刘媛媛羞涩的说道。她边说着边拉了拉丝被,谁知丝被竟然果真动了起来。

    异能的神奇,真是让楚寒大开了眼界。不论他相信与否,这可是不容质疑的事实。

    “jīng神加持,虚影成像,你现在究竟是不是一个正常的女人呢?”楚寒默默说道。显然他对此事十分的好奇。

    刘媛媛抿着嘴唇,沉思片刻,她最终羞涩的说道:“你就把我当成一个隐(身shēn)的女人。”

    显然可见,这就是她的标准答案。这同时也说明,她就是一个正常的女人。

    想到最初一霎那真实的触摸感觉,楚寒顿时有些释然。怪不得他一直感觉怪怪的,原来她竟然拥有了所谓的隐(身shēn)技能,加持jīng神力量,犹如真人现(身shēn)那般。

    “jīng神出窍?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jīng神出窍?”楚寒猛然醒悟,不由惊呼起来。虽然他就住在秦若雪等人隔壁,由于他的房间设有特殊(禁jìn)制,对此他根本就不用担心。

    “不,不,不会!”刘媛媛震惊万分,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谁知她刚刚说完,她整个人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好似她根本就不曾出现过那般。

    显然可见,这正是她过度消耗jīng神力量所致。再则说了,她刚刚领悟新的技能,对此她还未真正的掌控好,出现这样的结果并不怎么意外。

    楚寒当即打去电话,过了大半天,刘媛媛这才接起了电话。

    “媛媛姐姐,不要再胡闹了。”楚寒担忧的率先说道。

    “谁让我太想你了!”刘媛媛幽怨的说道。

    楚寒沉默片刻,最终说道:“抽时间我会去找你!”

    “说话算数,我等你!再见!”刘媛媛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楚寒拿着手机,简直苦笑不得,这算怎么回事,现在他也没有了丝毫睡意。

    看了看时间,发现现在不过才下午两点,无事可做的他准备去洗澡,谁知刚刚来到卫生间,发现秦若雪她正马桶上方便。

    楚寒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他们两人,你瞪着我,我瞪着你,半天而无语。

    由于秦若雪穿着宽大的粉sè吊带睡裙,并未chūn光外泄,只是她刚刚小解到了一半,随着楚寒突然到来,她再也继续不下去了呀,这是最为麻烦和尴尬的事(情qíng)了。

    尤其是现在楚寒就穿着四角内裤,并且还形成了一个大大的隆起,使得秦若雪羞愧万分。

    秦若雪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会遇到这样尴尬的事(情qíng)。

    “我想洗澡,那我一会儿再来!”楚寒率先说道,随即准备转(身shēn)离开。

    “等等!”秦若雪直接叫住了他。

    楚寒低着头,显然有些郁闷,就这么背对着秦若雪,静等她有什么要说的。

    “楚寒,你还记得半年前在滏河树林所发生的事(情qíng)吗?”秦若雪默默的说道。

    “什么?”楚寒神sè一怔,显然不知她究竟想说什么。

    秦若雪根本就不管他是否想起,然后继续说了起来:“那天你喝多了,你搂着我,说喜欢我,这究竟是不是真的!”

    楚寒挠了挠头,显然十分的郁闷。有关那天之事,他现在根本就想不起来。

    记得当时欧阳嫣然她一直询问那天的事(情qíng),楚寒就是让她去问秦若雪,他现在也不知秦若雪究竟如何答复欧阳嫣然的。

    搞了半天,原来楚寒和秦若雪在滏河树林真的有过暧昧事件。

    “楚寒,你哑巴了,你说话呀!”秦若雪有些着急的再次大声追问道。

    楚寒转过(身shēn)来,默默的望着马桶之上的秦若雪,满脸的无奈。

    “我本来以为我忘记了那天所发生的事(情qíng),谁知当我再次看到你,我发现我根本就忘不了。我虽然明明知道你和萧蔷薇,以及周慧兰在一起,可是我还是义无反顾的喜欢上了你。”秦若雪她羞涩而认真的继续解释道。显然她这是下了很的决心,准备对楚寒进行表白。

    “那晚,那晚,我究竟怎么对你了呢?”楚寒神sè尴尬的说道。

    秦若雪羞愧的满脸通红,她小声的说道:“你亲了我,还摸了我的,我的……”她说着说着再也说不出口。

    楚寒简直苦笑不得。那天他真是喝醉了,亲了她或者摸了她,这还算个事嘛。

    “就这些?”楚寒皱着眉,默默问道。

    秦若雪咬着嘴唇,有些不满的说道:“这还不够?”好似她从来就没有经历过这事似的。

    “若雪小姐,那天我真的喝多了,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只记得,我为你挡了子弹。”楚寒他一本正经的解释道。

    停顿了半天之后,楚寒继续说道:“呵呵,只是最终证明,那子弹就是打我的!”显然他对此事并不怎么避讳。

    “对不起,我是事后才知道那是陆虎所为。我没有告诉你真相,还请你原谅。”秦若雪有些愧疚而无奈的说道。

    楚寒现在并不怪她,谁让秦若雪和陆虎当时的关系有些复杂呢。就是换作是他,他也会想像她一样,对此保守秘密。

    “若雪小姐,事(情qíng)已经过去,我们就不要再旧事重提了。”楚寒一语双关的说道。

    秦若雪微微一笑,然后冲着楚寒招了招手,示意他过去。

    楚寒微皱眉头,显然有些不知所措。

    秦若雪现在还坐在马桶上,她究竟想做啥?

    “过来呀,我都不怕,你还担心什么?”秦若雪瞪了他一眼,不满的说道。

    楚寒仔细打量着她一番,发现秦若雪的容貌和萧蔷薇等人有的一拼。唯独有些不足的就是她的(胸xiōng)前丰满有些小巧,根本就不是那种傲人的规模。

    由此可见,秦若雪她绝对还是地地道道的处/女之(身shēn)。否则,她也不会因为楚寒仅仅是摸了她或者亲了她,而对此依然耿耿于怀。

    怀中忐忑不安的心(情qíng),楚寒踱步来到秦若雪面前不远处,谁知还没有等他缓过神来,只见她竟然直接拉下了他的内裤,然后附(身shēn)垂首,当即把他的小楚寒含在嘴中。

    下(身shēn)突然传来阵阵异样而舒服的感觉,顿时使得楚寒不由的闭上了双眼,片刻之后,他才发现事(情qíng)的严重xìng,他竟然还秦若雪‘非礼’了。

    “若雪小姐,若雪小姐,你这是做什么?”楚寒言不由衷的说道。现在他只能看到她那乌黑的长发一直在晃动,其中她正努力的吞吐着他的小楚寒。

    秦若雪的双手正搂着楚寒的大腿根部,根本就不让他离开,片刻之后,她满脸通红的抬头望着他,羞涩万分的说道:“那晚你就是这么欺负我的,我只是想证明一下。”

    我的天呀,这究竟是怎么啦?

    秦若雪难道她疯了不成,既然是证明也用不着这样。现在这算什么。

    毕竟当时楚寒他喝多了,谁知他究竟做了一些什么。秦若雪呀秦若雪,你不是有嘴吗,你不会说吗,为何偏偏用嘴巴来亲自证明那晚所发生的暧昧事件呢。

    听闻秦若雪所言,楚寒真是苦笑不得。早知如此,他还真不如直接离开。

    事(情qíng)发生成这样,完全出乎了楚寒的意料之外。

    按照楚寒的理解,秦若雪也许想告诉他什么,谁知她竟然做出了这样疯狂的举动。

    此时楚寒的小楚寒依然还在秦若雪眼前倔强的(挺tǐng)立着,现场即暧昧又尴尬,使得楚寒这回就是想走也不是,不想走也不是。

    “味道怪怪的!”秦若雪抿了抿嘴唇,若无其事的说道。随着她话音刚落,她竟然直接提上了楚寒的内裤,显然她不想再继续,仅仅就是为了重现那晚的真实(情qíng)景而已。

    楚寒本来以为他们两人接下来还会发生一些什么,谁知搞了半天,她就是想这么调戏他一下,事(情qíng)真有这么简单吗?楚寒他绝对不相信。

    既然秦若雪表明她喜欢自己,楚寒只要主动一些,绝对立刻把她拿下,只是楚寒他现在并不想招惹秦若雪,毕竟她现在可是处/女清白之(身shēn)。

    三十多岁的‘剩女’她们所做的一些奇怪举动,可不是楚寒他所能理解的。曾经的周慧兰和萧蔷薇,以及现在的秦若雪,她们都是如此。

    据楚寒了解,周慧兰曾经还是一个女同xìng恋,由于没有真凭实据,对此他只能笑呵呵。

    秦若雪如今的年纪貌似早就过了三十,难道她对男人根本就不感兴趣,否则她也不会像现在玩玩具般的折腾他一番。

    尤其是跟秦若雪关系十分密切的李梦欣,她看楚寒的眼神好似就是看到了(情qíng)敌那般,难道她们两个果然有什么‘jiān/(情qíng)’不成?

    想到这里,楚寒的脸sè不由的露出了奇怪的笑容,即便如此,秦若雪她并不在意。

重要声明:小说《风流保镖俏总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