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5章 扑朔迷离的事件

    正当楚寒左右为难郁闷之际,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便是敲门声,随即便传来一个十分熟悉的说话声。

    “jing察,开门,查房!”欧阳嫣然的语气有些冰冷,好似还有些不耐烦。附近客房的门口也有几个jing察在敲门,好似这是临时查房行动。

    jing察临时查房,显然是得到了别有用心之人的举报。

    欧阳嫣然她可是滏河分局的刑侦大队长,前来查房,当然有些不高兴,随着房门打开,望着房间里面熟悉的三人,房间有些凌乱,并且还充满了暧昧亲气息,她顿时惊呆了。

    “楚寒,萧蔷薇,秦若雪,这是怎么回事?”进入房间,欧阳jing官随即关门,紧接着便急切的问道。她着蓝sèjing服,并且腰间还陪着枪,显然证实她在执行任务。

    最让欧阳嫣然感到不可思议的就是,楚寒和秦若雪,他们两人竟然着浴袍,神sè尴尬的坐在边。

    随着萧蔷薇的解释,欧阳嫣然这才得知事真相。

    “呵呵,秦征秦墨兄弟两人,真是胆大包天,竟然敢前来酒店行凶杀人,对了,你们有什么证据吗?”欧阳jing官气愤不已,突然想起了什么,直接问道。

    “主要人证在浴室,你一审便知。”楚寒满脸通红,羞愧的说道。

    “楚寒!”萧蔷薇皱着眉头,当即瞪了他一眼,有些着急的说道。可是,现在已晚,欧阳嫣然已经向浴室走去……

    楚寒无奈的耸了耸肩,苦笑不堪。其实,这个时候,隐瞒根本就没有用,如果让其他jing察进入房间,根本就解释不清。

    “楚寒!浴室根本就没有人!”片刻之后,欧阳嫣然气呼呼的走了出来。

    “什么?”楚寒等人都满脸的不可思议。当楚寒快步前往浴室,他发现浴室空无一人,哪里还有那两个东洋美女的影子。

    等楚寒疯狂的离开浴室,来到粉红sè的落地窗帘前,直接打开,窗帘后面哪里是堵墙,竟然就是一面大大的玻璃窗。

    整个房间处处透着诡异,楚寒的神sè开始变得凝重起来。

    如此看来,他的对手并不简单呀。

    如果不是秦若雪亲眼所见,楚寒都怀疑刚才的这一切不过都是一场真实的梦境而已。

    俗话说的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果不其然。

    其中让楚寒感觉到不可思议的是,他的手机竟然毫无征兆的响了起来,循声而至,手机声音正是来自豪华榻的粉sè枕头底下。

    “呵呵,以后注意点,我走了!”欧阳嫣然摇头冷笑,随即离去。

    “啊?”秦若雪,萧蔷薇,她们两人面面相觑,不由的惊呼不已。

    “有意思呀!真是有意思呀!”楚寒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来到边,拿起手机,当看到周慧兰她那熟悉的头像闪烁不已,他当即接通电话。

    “我去给你们买衣服去!”萧蔷薇小声说完之后,当即匆匆离去,现在她也开始怀疑楚寒和秦若雪刚才所说。

    等楚寒挂断电话,看到秦若雪正双眼含着泪水,坐在边,委屈伤心至极。

    “秦若雪,对不起,我们的对手太利害。甚至我现在也怀疑我刚才所说。”楚寒满脸无奈。

    “如果刚才真的是一个梦就好了!”秦若雪幽怨的说道。

    “是呀,我也希望刚才不过就是一个美丽的梦境而已。”楚寒唉声叹气不已。

    “楚寒,那两个东洋妖女太过诡异,以后你可要多加小心。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我很难想象在这世间还有如此厉害之人。酒店客房外面都有监控录像,是非曲直,一查便知。”秦若雪神sè凝重的说道。

    “呵呵,酒店的监控录像,你就不要再抱有希望。既然他们想让我们成为疯子,他们什么手段不会施展出来?幸亏来的是欧阳嫣然,如果是其他人,我们可就惨了。也许,这个时候,我们两个早就被送到了jing神病医院。”楚寒无奈的苦笑不堪。他可是首次失利。

    “对了,楚寒,你能告诉我,你是如何发现它是监控装备,你又是如何破坏它的?”秦若雪伸出右手,手掌心的玫瑰钻挂坠,此时正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楚寒并未回应,仅仅点了点头,直接小巧的玫瑰钻挂坠嗖的飞到他手中,随着他用力一握,等他再次伸出右手,只见坚固的玫瑰钻挂坠竟然变成了玫瑰钻粉末……

    “我相信你,你并没有说谎,我也是如此,我的眼睛并没有花。如果我猜测无错的话,你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异能者吧。”秦若雪默默说道。

    “不错!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两个东洋妞就是东洋忍者。为了你的安全着想,以后我们就不要再联系了,希望你把今晚就当成是一个美丽的梦境吧!”楚寒说完之后,直接踱步坐回红sè沙发之上,他闭着眼睛,开始仔细回忆,并且梳理着今晚的一切细节。

    ……

    离开鲲鹏海鲜城,楚寒开车先把秦若雪送回家,只因秦若雪并不想再同陆虎联系,当她下车之前,她做了一个十分大胆的举动,竟然亲了楚寒一下,然后匆匆向别墅跑去。

    看到秦若雪步履有些蹒跚,萧蔷薇脸sè微微有些不悦。

    楚寒脸sè微红,当即问道:“蔷薇姐,难道你现在还怀疑我在说谎?”毕竟从始至终,她一直都在沉睡,她又能知道什么呢。

    “楚寒,我并不怀疑你说谎,而是想说,你们两人是不是被下了迷幻药,你也知道,吃了迷幻药,会产生幻觉。”萧蔷薇解释道。

    “呵呵,如此说来,那你还是怀疑我!既然如此,请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出证据的。”楚寒满脸无奈的微微笑道,随即开车向滨海小区快速驶去……

    当他们两人回到别墅,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一顿饭整整花了将近4个小时。

    楚寒回房之后,周慧兰竟然着黑sè睡裙躺在他的上。

    看到他归来,她直接赤脚下,快速的扑倒他怀中,紧紧的搂着他,半天无语。

    也就在今晚,周慧兰破天荒的为楚寒洗浴,直至他们两人回房休息,他们都没有说一句话,好似一切都在不言之中。

    等周慧兰在他怀中熟睡,楚寒悄悄的下,直接拿出手机,当即跟远在千里之外的吴艳梅取得了联系。

    “东洋忍术就有幻术之说,我想你碰到的应该是高级忍者。卡萨莎上校对此很有研究,你可找她咨询咨询。”吴艳梅教官听完楚寒的汇报,言简意赅的说道。

    “卡萨莎她究竟是何来历?”楚寒当即问道。

    “具体来历,我也不知。对于特工而言,谁能保证哪个是真实的份呢?”吴艳梅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她的言外之意,还是道破了卡萨莎的一些来历。

    楚寒心知肚明,并未追问,瞎聊了片刻,随即挂断了电话。

    危险在即,事不宜迟,楚寒施展异能,让周慧兰沉睡过去,然后悄悄的向外面走去……

    当楚寒来到卡萨莎门口,谁知门当即打开,金发碧眼的卡萨莎正笑眯眯的站在门口。

    “进来吧!”她微微笑道。

    “你怎么知道我在门外?”进入房间之后,楚寒好奇的问道。

    “难道你忘了,我可不是什么普通人。”她解释道。

    “今晚我遇到了一些匪夷所思的事,前来请教请教。”楚寒直接表明来意。

    “洗耳恭听,请坐!”

    “谢谢!”

    在楚寒讲述期间,卡萨莎默默聆听。直至他说完,她的神sè越来越凝重。

    有关楚寒所说的那两个东洋女忍者,卡萨莎当然知道,也就是在她们两人的威慑下,她这才不甘的离开了鲲鹏海鲜城。

    “楚寒,你可真是够流/氓变态的!”卡萨莎格格笑道。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我当时没有杀了她们,现在十分后悔。谁能想到东洋忍术这么的变态,来无影,去无踪。真不知秦征有什么能耐,竟然拥有这样的保镖。”楚寒愤恨不已的说道。只是现在后悔已晚矣。

    “呵呵,这么说来,我卡萨莎还要感激你的仁慈。否则,那天你是否就要了我的xing命?”卡萨莎冷笑言道。

    “卡萨莎,我并非嗜杀之人,如果真被到了那一天,我想我会的。”楚寒冷漠说道。现在他浑上下杀气腾腾,可想而知,此时此刻,他十分的愤怒。

    “好了,我的小宝贝,难道你真的舍得杀我?”卡萨莎来到他边,坐到他的大腿上,双手环绕着他的脖子,妩媚的笑道。

    “呵呵,如今我可是华夏特工,凡是对国家和人民不利的事,我完全可以先斩后奏,我一直没有行使自己的权力,只因我太过于仁慈。”楚寒苦笑不堪的说道。其中还有卡萨莎挑逗勾引他的主要因素。

    xing感而妩媚妖娆的金发美女在怀,并且还是多次和他发生过亲密接触,他没有反应,那绝对是假的,有的时候,他对自己的行为也感到十分可笑和不解。

    楚寒和周慧兰相处已久,他们两人一直没有突破最后的防线。可是,他偏偏又跟其他美女,很简单很轻松的就发生了关系。

    先有,然后有xing,还是先有xing,后有,直至现在,楚寒都有些纠结万分。尤其是今晚他和秦若雪也发生了关系,但是他偏偏对他的正牌女友周慧兰,无动于衷。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显然百思不得其解。也许,他必须应该重新审视自己,否则,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v

    ()s

重要声明:小说《风流保镖俏总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