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4章 小流氓的大秘密

    龙湖游乐场,临近海滩而建。这是一个封闭xing的游乐场所,里面大型的游乐设施有过山车摇摆椅等等,种植着各式各样的带植物花草等等,置其中,根本就感觉不到夏季的炎

    唯独有些美中不足的就是价格昂贵。很多工薪阶层到此,只能望而却步。但是对于萧蔷薇等人而言,这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楚寒初次光顾游乐场所,只能完全听从萧蔷薇的摆布,买票办理vip贵宾卡,忙前忙后,可谓忙的不可开交。

    “哇!好广阔的沙滩,好多,好多的人呀!”叶一茜感慨万千,进入游乐场后,就拉着唐婉瑜向沙滩区域跑了过去。

    “没有想到炎炎夏季,还有天气息的沙滩存在!”萧蔷薇激动万分的说道。

    “是呀!这个游乐场刚刚开张没有多久!”楚寒附和着说道。

    “可是我没有带游泳衣呀!”萧蔷薇皱了皱眉头,略有失望的说道。

    “这……”楚寒汗颜不已。他没有想到萧蔷薇竟然想在沙滩游泳。

    “蔷薇妹妹,这里既然是海滩,绝对有卖游泳衣的!”周慧兰解释道。

    “这里人太多了!楚寒,预定一个私人游乐场所,带沙滩游泳晒ri光浴的!”萧蔷薇说道。语气不容置疑。

    与此同时,刚刚跑向沙滩区域的叶一茜和唐婉瑜低着头匆匆跑了回来。

    “出什么事了?”萧蔷薇有些担忧的问道。

    “秦征和几个美女在沙滩游玩呢!”叶一茜小声的说道。

    “呵呵,这有什么!”萧蔷薇不以为然的说道。她正发愁如何拒绝秦征的求婚,现在这不正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么。

    正当萧蔷薇准备去沙滩区域的时候,叶一茜快步上前拦住,然后在她耳边小声的说着什么,听闻叶一茜所说,萧蔷薇当即愣在当场。

    “茜茜妹妹,究竟是怎么回事?”楚寒十分纳闷,当即上前问道。

    “陆虎和秦征在一起!”萧蔷薇默默的说道。

    “什么?”楚寒显然感到有些意外。当他想起陆虎和秦征的份,他顿时释然。陆虎和秦征,他们一个是陆氏房产集团的未来继承人,一个是鼎盛集团大股东秦胜天的长子,他们两人即便天天鬼混在一起,这显然也是十分正常。

    只是为何萧蔷薇和叶一茜的反应这么强烈呢?难道她们已经知道陆虎就是枪杀楚寒的幕后真凶不成?想到这里,楚寒疑惑不解的望向萧蔷薇,还有叶一茜和唐婉瑜。

    “楚寒,父亲已经告诉我,陆虎就是枪杀你的幕后真凶。”萧蔷薇悄悄的说道。她也没有想到本来是来散心的,谁知反而小小麻烦不断。

    “呵呵,是呀!只是凶手已经伏法,我们根本就没有任何证据。”楚寒笑的很是无奈。唯独周慧兰不知他们两人究竟在说些什么,显得满脸茫然。

    “陆氏房产集团同我们鼎盛有合作项目,只是秦征为何私下要同陆虎进行接触呢?”萧蔷薇并未回答楚寒,而是话语一转,显然十分的不解。为总裁,她的想法当然有些超前。

    “要不,我去瞧瞧?”楚寒试探xing的说道。

    “呵呵,算了,你还是离他们远远的吧!今天算了,我们打道回府!”萧蔷薇微微笑道。现在她哪里还有心思游玩呢。

    楚寒正求之不得呢,他望了望边的周慧兰,可谓心花怒放不已。今天本来就是他们两个谈的好ri子,谁知,萧蔷薇偏偏要出来游玩,现在好了,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送萧蔷薇回到庄园之后,楚寒和周慧兰便回到了滨湖佳园所在的蔷薇别墅。此时林雪已经在博医院值班,直至第二天上午才能回来。

    “楚寒,你刚才为何不让我留在庄园陪蔷薇妹妹呀?”周慧兰进入别墅之后,便质问道。想起她离开时,萧蔷薇满脸疑惑的目光,她现在感觉有些别扭。

    “哦?什么?”楚寒本来兴致很高,听她这么一说,顿时没有了心

    “楚寒,我不过就是随口说说而已!”看到他神sè有异,周慧兰快步上前,前的丰满蹭着他的胳膊,她急切的解释道。

    “兰姐,你不要这么多愁善感好么?”楚寒简直苦笑不得。随即搂着她便向二楼走去。现在看来就是天皇老子再来,也不会影响他们之间的好事了。

    谁知当他们两人亲亲我我进入二楼房间,楚寒的手机不适事宜的响了起来,现在不过才是十点半左右,谁这么cāo/蛋呢?

    取出手机一看,楚寒顿时苦笑不堪。原来这正是欧阳嫣然打来的电话,看来还是有关云飞的事。貌似楚寒忘了去jing局帮助云飞取保候审。

    说实话,楚寒并不欠云飞,更不欠欧阳嫣然。只是昨天他既然答应了欧阳jing官,那今天怎么着也得兑现吧。

    “楚寒,有事你去先忙!我会在家一直等你!”周慧兰说道。

    “兰姐,对不起,我去去就回!很快的!”楚寒搂着她的细腰,亲吻着她的脸颊,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呵呵,今晚我会住在这里,你就放心吧!”周慧兰被他搞得简直不知该说些什么好,直接催促着他先去办事,否则,她一会控制不住,他想走就走不了了。

    楚寒依依不舍的离她而去……

    为了不必要的麻烦,楚寒并未开车前往滏河分局,而是在滨湖佳园小区外面打了一辆蓝sè出租车,直奔滏河分局所在而去。

    滏河分局就在华南路和滏河街交叉口,庭院不大,毕竟这里是一个区的小小分局而已。

    由于今天是周六,分局留守的值班民jing没有几个,欧阳嫣然当然就是其中一个。

    看到楚寒急匆匆的进入了jing局,欧阳嫣然快步迎了过来。

    “楚寒,不好意思,云飞绪有些激动,我这才迫不得已给你打了电话!”欧阳嫣然说道。

    “呵呵,欧阳jing官,你这么说,那我简直就是无地自容了!昨天我答应你今天要来,只是没有想到我们萧总临时有事。”楚寒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解释道。

    “你现在事忙完了吗?”欧阳嫣然急切的说道。

    “呵呵,萧总那边没事了!我就匆匆赶来了!说说,怎么回事?”楚寒问道。

    “楚寒,你昨天不是说替云飞保释吗?所以今天就想早早把他放了,谁知这小子不知道犯了什么邪xing,赖着不走,非得等你不可!唉……”欧阳嫣然满脸的无奈。

    “什么?”楚寒顿感意外,这算怎么回事?

    “云飞说,只要你能来,他愿意当污点证人!”欧阳嫣然神sè凝重的说道。

    “啊?”楚寒震惊万分,不由的脱口而出。他和云飞并没有多大的深交,谁知云飞竟然要卖他这么一个天大的分。怪不得欧阳嫣然急匆匆的打电话呢,这可是十分重要的报。

    随着楚寒出现在云飞面前,接下来的况十分顺利,云飞把况都统统的交代了,甚至还有十几年前的案子,当然案子的主谋就是侯耀威。看来云飞已经下定决心同侯耀威分道扬镳,他再也不会给侯耀威卖命了。

    楚寒有些十分不解。

    如果云飞所说的是事实,侯耀威罪有应得,锒铛入狱,那他云飞也跑不了呀,他也得陪着侯耀威坐牢,即便他举报有功,毕竟他参与过不少的案子。

    虽然曾经的云飞已经做了不少年牢,但是他有些案子都是至今还为告破的盗窃案,有的案件数额巨大,如果罪证坐实,侯耀威注定一辈子就要待在监狱。

    “云飞,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楚寒问道。现在审讯室里就他和云飞两人。

    “楚哥,你有所不知。我十一二岁就被侯耀威所迫,学会了小偷小摸技能。自从上次在相约酒吧认识了侯耀威的真实面目,我云飞当时就发誓不再给他同流合污。最近这段时ri里,我做过好几个工作,卖报纸,送牛nǎi,餐馆洗盘子刷碗等等。虽然辛苦,但是我感觉很充实。”

    “楚哥,我真的已经洗心革面,可是你也知道,盖上偷盗的烙印,只要有案子就会被牵涉。说实话,这件案子的确不是我做得,但是绝对给侯耀威脱不了干系。”

    “侯耀威就是想让我重新回到他的手下,可是我断然拒绝,他也许就是想报复我吧!只是没有想到,被盗窃的物品如果贵重,竟然是价值千万的钻石。”

    “……”

    光头云飞一口气说了很多很多,显然是想表明自己的现在的立场。

    “呵呵,你这个傻小子,竟然不是你做得,你还把曾经的案子说的这么详细做什么,曾经的你不是已经做过牢狱了么?”楚寒苦笑不堪,简直不知该说些什么。

    “最近两天,在滏河分局,我想明白了。如果我想重新做人,只有坦白。再则说了,我不想侯耀威再继续害人了,听说他最近又要招一批十一二岁的小扒手,暗地里还在扩张势力,他已经不满足在城南地界发展,妄想称霸整个南海市地/下市场!”云飞感慨万千。

    “什么?”楚寒怒气冲冲的说道。显然他对此深恶痛绝。曾经的自己就是误入歧途,在帝京市井街道小偷小摸度ri后当然就是有一个像侯耀威这样的大痞子大流氓。

    “楚哥,这个消息千真万确,听说侯耀威给南海市丐帮还有一些瓜葛!”云飞最后神神秘秘的小声说道。显然他不想这个消息让外界所知道。

    “我……ri……侯耀威的祖宗!”直至云飞的话音传至耳边,楚寒气的暴跳如雷,不由的脱口而出怒骂不已。

    ()v

    ()s

重要声明:小说《风流保镖俏总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