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章 百变魔女的另类诱惑

    看到楚寒神sè有异,周慧兰顿感意外,更多的还是深深的疑惑和不解。

    楚寒拨开她的右手,随即整理着有些凌乱的衣衫。他的神sè惊恐之余,多少略显尴尬。他并非胆小怕事之人,他只是不想趟这浑水。尤其是涉及帝京李家的任何有关事宜。

    再则说了,现在的楚寒可是名副其实的高富帅。他长相英俊,英姿拔,即便没有高深的家庭背景,但是他价可谓上亿。

    周慧兰和他,并未有深交。他总不至于为了贪恋她的美sè,而陷囹圄。真正说起,楚寒边并不缺乏美女,尤其是美妙绝伦的各sè美女。比如说拥有童颜巨/ru喜欢制服的叶一茜,还有暴力野蛮而对楚寒照顾无微不至的萧蔷薇。

    “你,你怕了?”周慧兰望着整理衣衫的楚寒,默默的说道。

    “怕?”楚寒当即冷哼回应,满脸的不屑。

    “既然不怕,为何要走?”周慧兰怨气十足,好似是一个没有得到满足的小怨妇。

    “呵呵,兰姐,刚才你喝醉了,我给你醒醒酒,如今你已清醒,我再留在这里,显然没有了任何意义。不是吗?”楚寒微微笑道。

    “醒酒?你……”周慧兰气的前起伏不停,简直哭笑不得,不知该如何回应。

    “兰姐,如果你想和我说说话,聊聊天,我楚寒乐意奉陪。如果再有其他无礼要求,我当即就走!请你记住,我楚寒根本就不欠你什么。”楚寒默默的说道。语气有些冰冷和无

    “嗯!我去洗洗澡,换衣服,一会儿我们再聊,请不要走,好吗?”周慧兰点点头,依然还是担心楚寒要离开。

    “呵呵!”楚寒简直哭笑不得,只能无奈的点头应。他对周慧兰并不反感,只是他不想无端的惹来一麻烦。毕竟他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承诺,那就是誓死保护萧蔷薇,直至一生一世。

    楚寒如果没有遇到萧鼎山,他的遭遇也许就是和那个云飞小混混一样,混天度ri,他从未想过他能混到侯耀威那个级别的大哥,毕竟他的信心是在萧鼎山的熏陶之下,才渐渐拥有。

    一个人的天赋虽然很重要,但是也要看他具体生活在什么环境。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可是亘古不变的真理。例外当然在所难免,但是,楚寒他并不是。

    萧鼎山一直说楚寒是他生命之中的贵人,可是反过来对楚寒而言,萧鼎山何尝又不是他生命之中的贵人呢?

    在萧氏庄园,楚寒从未想过自己,会过上富家少爷般的生活。他的自信,他的天赋,继而被激发出来,直至他拥有今天的成就。

    帝京大学的高材生,华夏特种jing英,如今他更是因祸得福,拥有了传说中的异能。有关他拥有异能之事,他得感谢萧蔷薇,如果不是她,他又岂能轻易的得到心脏供体?

    在这个世界上,钱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是万万不行的。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未雨绸缪,早作准备,如果不是萧蔷薇在半年前就为楚寒的心脏事宜而奔波,楚寒能否得到匹配的心脏供体,这还一个未知数。

    两个同名同姓的楚寒,血型完全匹配,这一切简直就是冥冥之中的天意。

    周慧兰洗澡之际,楚寒就老老实实的坐在客厅沙发之上,深思不已,也不知过了多久,当他看到豪华的大理石桌面,他整个人当即楞在当场。

    谁,谁抽的烟?

    望着玻璃烟灰缸里的两支烟头,楚寒暗惊不已。

    这里是总统间的客厅,他记得来得时候,洒过桌面一眼,白sè的玻璃烟灰缸,刚刚开封的女士香烟,其中烟灰缸里干干净净,毕竟这里可是总统房。

    空气之中还弥漫着香烟的气味,白sè而jing细的烟头,还在烟灰缸里残留着一丝丝火星,显然正是不知是谁刚刚抽了不久。

    疑惑郁闷之极,当他不由自主的上前取烟,熟练的打火之时,他才发现他竟然抽烟,刚才的那两个烟头正是他所为。

    楚寒平时就不抽烟。谁知,今天他竟然……竟然抽了烟,还浑然不觉。如果不是现在他手中拿着烟,正在点火,证实是他所为,否则,他以为房间闹鬼了呢。

    咦?

    兰姐的呼声突然响起,好似看到了十分诡异的事

    楚寒循声而至,不由的当即站起。

    刚刚沐浴过后的兰姐,她此时正穿着xing感的红sè吊带睡裙,手中拿着粉红sè浴巾,满脸不可思议的站在会客厅门口。

    她那乌黑而柔顺的长发垂直腰际,jing修过的刘海和鬓发,显得她整个人清纯之际,如果不是得知她的份,楚寒还真以为她是一个清纯的大学生。

    兰姐材高挑,亭亭玉立。她着的红sè丝质睡裙,略有透明纱装的效果,可是十分轻易看到她的内衣,她的ru罩和小裤裤,短小而jing致,正好把关键部位掩盖的严严实实。

    即便如此,她那魔鬼般的妖娆材,还是让楚寒不自的感到一些震撼。震惊之余,楚寒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错觉,貌似周慧兰还是原装处/女。

    “兰姐,你吓了我一跳!”感觉自己有些失态,楚寒神sè尴尬的说道。言语之间,他随即坐回沙发,左手熟练的转动着细长的女士香烟,右手啪啪的打着zp打火机。

    “臭小子,你什么时候学会的抽烟?”周慧兰显然有些惊讶。她边说着,边用浴巾擦拭着并不怎么湿漉漉的头发,扭着翘,款步而来。

    “抽烟?”楚寒愣了愣,随即满脸不屑而得意的笑道:“抽烟还用学么?”

    “蔷薇妹妹说,你从未抽过烟呀?”周慧兰顿感意外。由此可见,她对楚寒十分关注,否则岂会对他的平时习惯知道的如此清楚。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岂能相提并论?”楚寒当即反驳道。他话音刚落,随即熟练的把烟点上,深深了吸了一口,微微吐出,只见一圈圈的烟圈,升腾而起。

    目睹此景,周慧兰并未言语。她坐到楚寒对过的深栗sè真皮沙发,微微掀起红sè裙摆,然后把白皙而光滑的右腿翘到左腿之上,紧接着再把睡裙放下。

    擦拭过头发的粉红sè浴巾,她并未随手丢到一边,而是伸展开来,平铺到大腿和小腹之间,正好掩盖了她那xing感的红sè小裤裤。

    楚寒抽着烟,默默的打量着她。

    周慧兰也默默的双眸回应而视。

    他们两人就这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有说话。

    总统房会客厅,顿时十分安静,显然也有一丝丝的尴尬。

    楚寒因为答应了周慧兰留下陪她说说话,这才等她沐浴归来,谁知,她久久无语,直至他把香烟熄灭,周慧兰这才微微轻启红唇。

    “楚寒,兰姐是不是已经没有了女人魅力?”她幽怨的说道。

    “兰姐,你貌美如仙,材妖娆,岂能没有魅力?简直就是人间尤物!”楚寒的眼神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然后习惯xing的揉了揉鼻子,随即微微笑道。

    “那为何,整个南海市的男人都对我敬而远之呢?”周慧兰再次说道。

    “呵呵,如果你离开南海呢?”楚寒想了想,然后说道。他当然知道她的言外之意,她对他慕之心早就显露无疑,谁知,他竟然对此熟若无睹。

    周慧兰并未回应。她右手手背微微抵着下巴,左手托着右手肘部,就这么默默注视着楚寒,好似看不够似的。显然可见,她对他的心思,还是没有完全放弃。

    楚寒无奈的低头笑了笑,显然有些不太自然。刚才他们两人虽然注视半天,但是那个时候他抽着烟,对她的注视,完全可以抗拒。可是,现在,他已不能。

    楚寒并非柳下惠,美女在旁,尤其是像周慧兰如此xing感而美丽的成熟女xing,狂野起来,十分的疯狂,刚刚他已有所深深体会;她平静下来,略显清纯,好似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

    xing感,美丽,狂野,清纯,成熟,稚嫩等等,她都可以表现的淋漓尽致。如果不是她同帝京李家有所联系,在总统房会客厅,楚寒根本不会同她形成两人大眼瞪小眼的互视的尴尬局面。

    “南海是我的根,我为什么要离开?”周慧兰沉思片刻,默默的说道。

    “兰姐,李叔所说的那个阿豪,是不是就是豪哥?”楚寒话语一转,当即说道。

    “嗯!”周慧兰点点头,紧接着指了指桌面上的香烟,楚寒并未站起,仅仅是把女士香烟限量版的zp打火机,向前猛的推去……

    只听轻微‘唰’的一声,香烟和火机,正正好好停在周慧兰的面前,香烟在她左手前,而zp打火机在她右手,规规矩矩,不偏不倚。拿捏的刚刚好。

    “呵呵,看不出,你还有这一手!”周慧兰开心的笑道。随即取出一支女士香烟,紧接着熟练的打火点上,似乎忘记了楚寒刚才根本就没有男人的绅士风度。

    “呵呵,兰姐,我可是华夏特种兵,这不过就是雕虫小技而已。”楚寒微微笑道。

    “哼!看似故意卖弄,其实你根本就不敢来到兰姐边,难道你怕我吃了你不成?”周慧兰微微吸了口气香烟,微微吐出,有些不满的哼道。

    “你?”楚寒当即站起,显然有些动怒。

    ()v

    ()s

重要声明:小说《风流保镖俏总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