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突围(求红票、收藏)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夜公子 书名:神执
    欧阳玉龙所站方向,正是下落凰岭的唯一出路。

    逆天步迅若闪电,印哲似真龙,霸天神拳闪烁淡金光泽,仿若一轮金rì,拳风呼啸破空,直击欧阳玉龙。

    欧阳玉龙如磐石,白袍无风自动,他心思缜密,自然知晓所站方向乃关键之处,在印哲形未动之前,力量早已凝练到极致,汹涌澎湃,右掌陡然竖立,掌指间蓦然缭绕上一层墨黑光泽,威猛绝伦地朝印哲的淡金拳头拍击而去。

    霸天神拳,似神山大岳,有粉碎万物的大气势!

    大魔掌,若一面浩瀚魔碑,有阻挡一切的大威能!

    轰!

    拳掌相撞,两团不同的光芒对碰,似金石之音震长空,振聋发聩,旋即就看见两道人影迅速分开,欧阳玉龙一连退了五大步才稳定形,而且右臂簌簌颤抖;印哲仅退了两步,整个人似万年古松般拔。

    破不败、木倩倩、木申以及刑荼都瞪大了双眼,满脸都是震惊之sè,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印哲的战力究竟如何,他们并不知晓;但欧阳玉龙的实力他们却比较熟悉,放眼东神州,在年轻一辈中,能一拳击退欧阳玉龙的人,寥寥无几。

    而此时,在他们面前就站着这样一位年轻俊杰;不但击退了一代骄子欧阳玉龙,而且还稳占上风,令人不敢小觑!

    “嗤啦!”

    印哲眸子中透发出犀利的光芒,脚踏逆天步,挥动霸天神拳,化成一道狂猛的闪电朝还未来得及稳住形的欧阳玉龙直冲了过去。

    砰!

    欧阳玉龙只见眼前人影一闪,旋即一只泛发淡金光泽的拳头就重重地砸在了他的骨上。

    咔嚓!

    欧阳玉龙的骨一次xìng断裂了三根,顿感一股剧痛自断裂处蔓延而出,他还未来得及“哼”一声,体就直直地横飞了出去,并且一道残余力量沿着骨肆掠进了腔,顶得他的肺都裂开了,在倒飞中“噗”地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来。

    在落凰岭这等炽之地,喷出的鲜血眨眼间就被气蒸腾一空。

    撕开出一条缺口,印哲毫不犹豫地朝山岭下冲刺下去。

    正在此时,印哲眼前一晃,不知何时,木申绕到了出口附近,在印哲第二次轰击欧阳玉龙的瞬间,木申健步飞腾,恰到时机地挡住印哲俯冲之势,同时他手中的刀直朝印哲劈砍出一道丈长刀芒。

    刀芒似冷电,刀气如寒流;印哲顿感骨寒毛竖,他曾为临武境九重天的高手,反应力极其敏锐,当刀芒力劈而下的刹那,逆天步顺势横移,巧妙地躲过木申毫无征兆的一刀。

    “呔!”狂吼一声,木申第二刀再次劈出,这一刀有割裂虚空之能,刀光周围的空气被一抽而尽,狂暴到极点,若被劈中,定会造成重创。

    印哲战斗经验之丰富,岂是区区木申可比,他微微一笑,变拳为掌刀,踏出逆天步,横切向木申手中的长刀。

    锵!

    手掌拍击在长刀之侧,发出金属颤音,木申手中长刀被这道巧力一震,立刻偏转了方向;印哲顺势一拳轰击在了木申左肩之上,将其震得连连后退;印哲趁机冲出了下山岭唯一的出口。

    印哲击飞欧阳玉龙,震退木申,都发生在电光石火间,当印哲冲出路口后,破不败才率先反应过来,随后回过神的是木倩倩,最后神思回转的乃刑荼;刑荼赶紧疾奔过去搀扶起了欧阳玉龙。

    “追,千万别让他跑了!”木倩倩眉梢冷意似寒霜,朝后急速赶来的木家高手发出了不容置疑的命令,然后她率先追了下去,木申和木家其他人紧随其后。

    破不败眸光幻灭不定,喃喃自语:“空间神物我倒不在乎,若神凰花真在他上的话,我就应该抢过来给倩倩,然后倩倩被我感动,就同意嫁给我了,最后我们就拥有小宝宝了!”

    “对,帮倩倩追上那个家伙!”破不败心里所想的都是怎样讨好木倩倩,刻不容缓地追了下去。

    “少主,伤势怎样?”刑荼看着欧阳玉龙,小心翼翼地问道。

    欧阳玉龙颜面尽失,非常生气,今rì之事,破不败一定会传出去,想到今后别人那讥诮的目光,就气不打一处出,冷冷地道:“不碍事,我一定要杀了那小子!”接着,他掏出一粒丹药吞服了下去,仅仅几个呼吸后,面sè就转为红润,但骨断裂之伤却不是一朝一夕能愈合的。

    “少主,怎样对付那个姓印的?”刑荼yīn恻恻地问道。

    “命令清石镇欧氏家族所有人,全力追杀!”一提到印哲,欧阳玉龙就觉得浑不舒服:“刑荼,将印哲的画像勾勒出来,并向整个东神州发出万金悬赏令!现在我们去青石镇,一旦到达,你就立即着手此事!”

    印哲脚踏逆天步,冲出唯一出口后,急速朝山岭下疾驰,在经过三天的躲避追击后,印哲冲到了第一次遇见血焰鸟的峡谷中,这里又窄又长,只能容纳两人并排而行;此时最为糟糕的是血焰鸟早早在此等待,似乎料定印哲要从此而过。

    “这个家伙倒是聪明!”看着赤焰缠绕的百丈血焰鸟,印哲由衷地感叹:“幸好它还未发现我,得想个办法才行!”

    “没什么办法了,只能硬闯过去!”识海内,钟灵不知道是在打击印哲,还是在幸灾乐祸。

    “闯个毛啊!”印哲恨不得撕烂钟灵的嘴:“你加持到我上的力量消失后,我就只有临武境四重天的实力了,那家伙可有临武境九重天的实力,你教教我怎样闯?”

    “小娘们要追上来了,再不闯就没机会了!”钟灵继续打击印哲。

    “闯就意味着死,让我死在一只飞禽利爪下,倒不如让木倩倩将我大卸八块!”印哲愤愤地道。

    “依然没有活路,最后仍然逃不掉死的厄运!”钟灵讥诮地道。

    “你不知道有句话是这样说的吗?”印哲清了清嗓子:“石榴裙下死,做鬼也风流!”

    “可惜小娘们穿的是男装,不是石榴裙!”钟灵呲之以鼻。

    “至少是个女人吧,况且还有点姿sè!”印哲争锋相对,毫不退让。

    “小子,你在故意给我做对!”钟灵似乎生气了:“你究竟闯不闯?”

    “送死的事,我从来不做!”印哲毅然拒绝。

    “闯吧,我自有办法!”钟灵终于妥协了。

    “我相信你,风风火火闯峡谷!”其实,在钟灵说闯的那一刻,印哲就知道他有办法不让自己遭创,与钟灵争锋相对只不过不想这个家伙成天调自己的胃口。

    逆天步踏出,印哲化一道残影,毫不停留地冲了进去。

    “唧!”

    血焰鸟仰天长鸣,两道眸光犀利霸道,张嘴吐出一团赤sè烈焰,所过处,虚空都扭曲了,印哲脚下幻灭不定,每一步踏出,都恰到好处地躲避过炽盛烈焰。

    “咻!”

    似神箭破空之音在峡谷中传,旋即,血焰鸟拖着长长的尾翼、挥动一对可怖慑人的血sè利爪,似一道狂猛的红sè闪电朝印哲俯冲而去。

    血焰鸟太快了,加上印哲只有临武境四重天的速度,血焰鸟很快就锁定了印哲,一对利爪眼看就要抓破他的脑袋。

    “咚!”

    危在旦夕之际,印哲只感眉心蓦然裂开,一道似钟的虚影自眉心中冲了出来,旋即就是一声天雷般的钟音。

    钟声奏响,浩瀚钟波席卷九重天,有将苍穹中群星震得坠落下来的大气魄,更不必说是袭击向印哲的血焰鸟了,钟声一响,血焰鸟被震得化成齑粉,没能在历史长河中留下半丝印痕。

    远处,正朝印哲追击而来的木倩倩、木申、破不败等人也被这道钟音震得浑颤抖,皮肤都差点裂开,脚下不稳,踉踉跄跄摔出了很远;而在木倩倩等人后面,欧阳玉龙本就伤势严重,受钟音波及,“噗”地一声,即将愈合的肺伤再次被震裂,喉间蠕动,喷出一口滚烫鲜血。

    “哪来如此霸道的钟声?”所有人都在疑问。

    木倩倩秀美轻挑,喃喃道:“一定是印哲上的神物对付血焰鸟发出的声音。”

    欧阳玉龙挥手将嘴角的鲜血一抹,目中透发出两道jīng光,冷然道:“果真乃神物,我很期待!”

    印哲也被惊呆了,仅仅一道钟音,就将不可一世的血焰鸟化成了齑粉,这道钟波究竟有多强,难以判断。

    印哲眉心一凛,钟形虚影一没而入。

    “小子,别发呆了,赶快离开这里!”钟灵jīng疲力尽、有气无力地道:“刚才耗费了我九层jīng神力,再不离开,小娘们他们人追上来,我们就完蛋了!”

    说完这句话,钟灵就奄奄一息,沉寂了下去,不出所料的话,定要休养一段时间才能复原。

    施展开逆天步,印哲仿若是一道残影在峡谷中穿梭,不多时就冲了峡谷,来到落凰岭外围的开阔地带。

    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冲出峡谷,印哲不再担心,仰仗印氏家族逆天步,自然有信心避过木倩倩、破不败他们的追击。

    “好一匹骏马!”刚刚走出落凰岭,印哲就看见不远处有一匹雄健的白马,那看管白马的武者正躺在一块大青石上呼呼大睡,鼾声抑扬顿挫。

    印哲悄无声息地疾驰了过去,又悄无声息地翻上了马背,缰绳一提,伴随着“驾”地一声,雄健白马四蹄翻腾,绝尘而去。

    “马、马、我家少主的马!快停下来,那是我家少主的马!”马嘶声惊醒了呼呼大睡的武者,他一边跑,一边呼喊,但只有临武境二重天的实力,怎能追上雄健的千里良驹,随即他就瘫倒在地,惶惶不安,露出绝望之sè:“完了,彻彻底底完了!”

重要声明:小说《神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