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连根拔起(求红票、收藏)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夜公子 书名:神执
    这是一条健壮的影,比普通人足足高出两头,拔似标枪,满头紫sè长发披散在前背后,让他看起来宛如盖代魔君出世,他眼神凌厉似利剑之光,躯中高昂的战意澎湃汹涌。

    印哲微微一怔,这个透发出狂野之气的青年男子看起来有点面熟;与他在天界的好兄弟血痕有几分相似,但印哲知道,这位拔的男子并非血痕,两人的气质明显不同。

    血痕平淡似一泓秋水,而眼前的男子狂野得似巨浪席卷九重天。

    “破不败!”木倩倩美目中寒光迸shè,唇齿间生冷地迸发出锵锵之音。

    无风自动,一股劲气自破不败雄健的躯内爆发而出,然后那披散在他前的紫发潇洒地飞扬了起来,让他看起来更具神韵,他看着木倩倩的眼神非常温柔,他的声音也非常有磁xìng:“倩倩,我们又见面了!”

    “破不败,你究竟想干什么?”木倩倩回避过两道温柔而迷惑人的目光,将躯转了过去,微微抬头看着远处。

    破不败神采奕奕,丝毫不在意木倩倩的冷漠,木倩倩回避得快,他的形就闪烁得快,始终保持着与木倩倩正面而视,他的笑似清晨第一抹阳光:“倩倩,你知道我想干什么,但我却不会像欧阳玉龙那般无耻,只要倩倩一句话,不败可以为倩倩杀了欧阳玉龙,即便破灭道与欧阳家族成为生死大敌也在所不惜!”

    破不败所说的话和他那雄健拔、战意高昂的外表很难联系起来;刚刚出现时眸中迸shè出的冷电令人骨寒毛竖,而此刻却给人一种和风拂煦的温暖感。

    木倩倩转过躯,破不败迎风赶上,木倩倩再转,破不败再跟上······两人似乎保持着一种习惯xìng的动作。

    印哲微微一笑,暗忖道:“你们继续,千万不要停下来,不要破坏我的好事!”他脚踏逆天步,似一道魔影出现在三丈三高的血梧桐前,然后在钟灵的指导下,右手轻轻放在血红树干上。

    突然,印哲就清晰地感觉到一股流自识海中以跳跃式的速度出现在了右臂中,旋即又经过右臂出现在了手心,最后这道流就钻入了血梧桐中,按照钟灵的要求,印哲并未立刻放开抚摸在血梧桐上的右手。

    “印哲,你在干什么?”木倩倩发现印哲居然绕过了他出现在血梧桐面前,而且一只手就这样的搭在了树干上,顿时面sè一沉。

    印哲笑呵呵地道:“就看看这棵树,你们继续!”他的左手还打出一个“请,继续”的手势。

    此时的木倩倩有股抓狂的冲动,恶狠狠地瞪了印哲一眼,旋即躯转动,另一道伟岸的影跟上,始终与木倩倩保持着不变的距离,不变的方向,因为印哲一句“你们继续”,破不败还向印哲投来感激的目光。

    “我靠,居然有这种人,瓜兮兮的!”印哲虽然在微笑,但内心却讥诮连连:“亏你还是一个大男人,人家都不喜欢你,有必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吗?别丢你破灭道的脸,堕了破灭道的名声!”

    “俗话说得好,强扭的瓜不甜,死缠烂打非好汉;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要将倩倩找;哥们,你饶了我吧,别再丢我们男人的颜面了!”印哲越看越心酸,越看越难过,似乎破不败不是在丢自己的脸,而是在丢印哲那张英俊帅气的脸。

    “轰隆隆、轰隆隆······”

    突然,天摇地晃,飞沙走石,血红凹谷似发生了特大地震,浩瀚红光逆天冲霄汉,宛如末rì来临。

    木倩倩双拳挥动,破不败毫无防范,为临武六重天的他,在木倩倩全力一击之下,竟然倒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血红凝实的大地上。

    更为奇葩的是,在倒飞过程中,破不败那充满磁xìng、足够迷倒天下万千女子的声音依然在深地呐喊:“倩倩,能死在你纤纤如嫩荑的手中,也是我破不败最大的福气,倩倩,我死了不要紧,但你一定要记住,曾经有个你的男人叫破不败!”

    磁xìng之音刚落,“哐当”一声,雄健的躯与大地来了一个最为亲密的接触;旋即就听见破不败奇葩的声音:“娘啊,我的初吻就这样没了,怎么是一股泥土味啊!”

    “印哲,你在干什么?”木倩倩哪里管得了破不败的真之声,在天摇地晃中朝印哲喝问道。

    印哲也连连叫苦,没想到钟灵搞出如此大的声势,他左手一摊,脸上露出疑惑之sè,耸耸肩道:“没干什么啊,一直是你和不败兄在搞啊,天地都因你们而摇动了起来,或许上苍被不败兄的真感动了,天意如此,你就答应不败兄的真吧!”

    印哲一边流露出无辜的表,一边奉劝木倩倩答应破不败的意;他要唤起破不败继续“战斗”的

    “你、你!”木倩倩yù哭无泪,瞪视着印哲硬是没能说出一句话来。

    山在摇,地在动;但这并不影响破不败的听力,闻听到上苍都被他的意感动之类的话,他像吃了十贴大补药一般jīng悍,“唰”地一下从地上弹了起来,心中嘀咕:“印兄,你太有才了,简直是我辈之楷模、我辈之jīng英、我辈中的擎天一柱,还是一朵万年奇葩!”

    若让印哲知道他心中此时嘀咕的话,定会被气得活活吐血不可。

    看到破不败又缠上了木倩倩,印哲暗暗松了一口气:“刚刚真是惊险啊,如果木倩倩突然发难,钟灵可就麻烦了!”

    “轰隆隆、轰隆隆······”

    巨响似天雷,直震苍宇,血梧桐九条枝干上的血sè树叶在天摇地动中狂乱地摇曳,使得逆冲霄汉的血红之光似浪cháo翻涌,如烟尘滚滚!

    突然,三丈三的血梧桐摇动了起来,似乎要从土壤中拔地而起,哗啦啦的血叶摇曳出浩瀚狂乱的红光。

    印哲顿感一股jīng纯的灵气自手心涌入,蔓延向四肢百骸;与此同时,钟灵去而复还,顺着手心回归识海。

    “都好了吗?”印哲意念询问钟灵。

    “都好了,哈哈······会有你意想不到的收获,随小娘们到落凰岭还真来对了!”钟灵兴奋地道:“右手千万别放开!”

    “知道!来吧!”印哲的心也被钟灵带动了,既然这个家伙都说有意想不到的收获,那肯定没错,不由向往起来。

    蓦然,印哲就感到右手心一道奇异力量似形成了无形巨口,朝三丈三的血梧桐包裹而去,在这张无形巨口下,印哲有种吞天纳地的错觉。

    “轰!”地一声震天巨响,高大的血梧桐连根拔起,然后在虚空中一闪,再然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天地也在这时恢复了平静。

    但木倩倩一双美目却瞪得溜圆,在血梧桐拔地而起的瞬间,她似乎看到血梧桐根部有一形似凤凰的花朵,散发着祥和之光,仅仅匆匆一瞥,她就有种想举霞飞升的错觉。

    “神凰花!”木倩倩最终还是惊呼了出来。

    “小子,快跑,再不跑就来不及了!”钟灵焦急地催促印哲。

    哪里还需要钟灵提醒,在钟灵催促的前一秒钟,印哲双脚踏出逆天步,真元力运转到了极致,而且还有一道钟灵加持过来的力量,他在短时间内达到了临武境五重天巅峰状态,几个跳跃就冲上了山岭。

    “该死!”木倩倩气愤得大爆粗口,看着破不败气恼地道:“都是因为你,还不快追,只要你能为我追回神凰花,我什么都答应你!”

    “真的?”破不败兴奋地道,仿佛看到了的曙光,不等木倩倩回答就朝印哲追了下去。

    与此同时,临武境六重天的木申真元力运转到极致,也追了下去;木倩倩则直接催动定火珠,速度提升了一大截,愤愤然冲出凹谷。

    印哲脚踏逆天步,以流星赶月的极速奔跑;后有木倩倩、木申、破不败的追赶,前方有欧阳玉龙等人正朝山巅攀爬而上,为了躲避三方势力追击,他脑中灵光一闪,朝着与来时截然相反的道路不断冲刺。

    “唧!”

    血焰鸟横空,影如火,带着长长尾翼,如一道灼的血sè闪电朝印哲狂暴地俯冲下去,一双灼灼鸟眼中喷shè着熊熊怒火与仇恨,半个月前,印哲让它遭重创;半个月后,印哲趁它外出觅食,竟然盗走了它的宝物。

    俗话说:“是可忍孰不可忍!”欺鸟太甚,哪怕玉石俱焚,也要将你灭了!

    血焰鸟恨意直冲九重天,双翅猛地一震,起沸腾似cháo的火焰,朝印哲笼罩下去,它暴怒了,要将印哲活生生烧死,以解心头之恨。

    “将弯弓给我!”危险就在眼前,印哲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血焰鸟的克星——弯弓!

    “弯弓、弯弓······”钟灵很难为地道:“不好意思啊,上次的弯弓都是我自大钟内提取而出的,仅能用一次,现在没有了!”

    “额?”印哲面门直冒黑线:“老大,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和我开玩笑,请不要耍我,好不好?”

    钟灵支支吾吾地道:“没、没开玩笑,这次真拿不出来了,不过我还能加持点力量给你,借助逆天步,应该能躲过血焰鸟追击!”

    “快啊,别愣着了!”印哲yù哭无泪。

    一道力量迅速入体,印哲立刻突破到临武境六重天,逆天步运转,他的速度更快了,只见一道影子不停跳跃,堪堪躲过倾泻而下的赤sè火焰。

    “小白脸,给我让开!”印哲看着前方那位白衣飘飘、脸如刀削、五官分明的俊美青年男子暴喝一声,一刻不停留地冲了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神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