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弯弓射鸟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夜公子 书名:神执
    血焰鸟影如火,带着长长尾翼,如一道灼的红sè闪电俯冲而下。

    大家的瞳孔急剧收缩,只见那对赤焰滔滔的血红利爪在眼中瞬间放大;那铺天盖地的气势将他们压的死死的,竟是喘不过气来。

    他们的真元力已消耗殆尽,这一刻,生死一线间,他们再无还手之力。

    恐怖的威压,如浪cháo阵阵压下,大家竟有种死神降临的感觉;那血红无比的狰狞利爪仿佛来自地狱,是收魂灭魄的幽冥之刀,出阵阵鬼气。

    血焰鸟越来越近,大家的肌体传出了一股灼烧之感,仿佛下一秒钟体就会消融在天地间。

    “小子,你表演的时刻到了!”识海内,钟灵兴奋地道。

    突然,印哲识海内一股暖流涌向四肢百骸,“啵”地一声冲开了被封锁的经脉,真元力流转,生生不息;同时他的左手上蓦然浮现一把泛发着暗金光泽的长弓。

    他左手持长弓,右手搭在弓弦之上,然后运转家传玄功,体内真元力浓缩为一点,旋即暗金sè的长弓开始泛出淡淡的金光,就在此时,印哲右手心上早已凝聚的真元力突然化为一支金sè光箭离弦而去。

    “咻!”

    金sè光箭似撕破了虚空,镝鸣箭矢声震天,直朝凶猛嗜血的血焰鸟激shè而去;血焰鸟惊恐无比,它似乎感应到了金sè光箭上蕴藏的巨大能量,毫不犹豫地朝高空展翅疾飞,百丈长的鸟堪堪躲过那道令天地失sè的金sè光箭,但金芒中的巨大能量波动依然令血焰鸟浑打颤。

    光箭与血焰鸟擦而过,令印哲无比失落,暗叫一声:“真可惜,只差一点!”

    然而,眨眼间风雷大作,本已消失的光箭呼啸而回,爆发出耀眼的百丈神光,似有生命般朝血焰鸟激shè过去。

    “唧······”

    嘹亮高亢的鸟鸣声似金石之音,透发出愤愤之,金sè光芒似乎认准了它,给人一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大气势。

    血焰鸟似一道闪电,速度之快令人咋舌,但此刻,金sè光芒以超过血焰鸟的极速破空,只见那虚空中金光一闪,“咔嚓”一声扎进了血焰鸟庞大躯中,顿时喷shè出一道似浪般的殷红鲜血,绽放出绚烂夺目的花朵,妖异醒目。

    “咦!发生了什么?我们竟然没事!”血焰鸟被击退,镇压在大家上的威压以及巨大能量也随之溃散,全一阵轻松,众人的震惊愕然之难于言表。

    “血焰鸟居然负伤了,发生了什么?难道有高人相救吗?”

    “不好,血焰鸟又冲下来了。”

    血焰鸟吃了大亏,怎可放过将其重创的罪魁祸首,双目扫shè出了两道犀利光束,将印哲牢牢锁住,双翅击起漫天火光,狂野而霸道地朝印哲直扫而去。

    面对浩瀚火光,印哲坦然自若,他左手持弓,右脚朝后跨出一步,直腰脊,右手搭在乌黑发亮的弓弦之上,运转的真元力自右臂力贯而出,弹指间,整条乌黑弓弦弥漫上一层金sè光芒,自弓弦蔓延向了弓,印哲顿感力量恢复到了全盛时期,能一战血焰鸟。

    木倩倩、木申等人似看到一位真正的战神跨越万古而来,这一刻,他们感觉到,印哲就是那天,就是那地,就是他们的希望。

    “原来他深藏不露,竟然如此强大,似乎比二伯都要强大几分······”木倩倩喃喃低语,复杂地看着眼前持弓的男子,这是长弓带给印哲的气势,不容置疑。

    “他为什么要伪装自己,这种力量能轻易镇杀我们,但在药村为什么不将我们全部击杀······”木申心中有太多疑问,太多不解,同时又深深忌惮,他不知道,这把长弓是药村事发之后古桑族长才赠送给印哲的宝物。

    其他人的脸sè也很复杂,面前持弓的人,好似一座神山挡在了他们面前,难以逾越。

    “畜生!”印哲气势如虹,顶天立地,陡然间松开弓弦,一挂金sè能量河流呈放shè状散发,激shè向四面八方,眨眼功夫就磨灭了血焰鸟双翅击而起的狂野火光,与此同时,恒河沙数的金sè光点肆无忌惮,将血焰鸟巨翅上的翎羽shè了下来,整个赤红天空,宛若在下一场绚烂夺目的金sè箭雨。

    血焰鸟撕心鸣叫,愤怒交加,在赤红燥虚空急速盘旋三圈,然后双眸紧紧盯着印哲,爆发出森严杀意。

    暗金弯弓的确强大,但有太大的弊端,仅仅拉一次弓,印哲体内的真元力几乎被一抽而空。

    然而,印哲却不敢放松jǐng惕,

    天空,一声鸟鸣后,血焰鸟猛地张嘴朝印哲喷吐出一团赤红火焰,轨迹所过之处,苍穹都被烧得扭曲变形了;直朝印哲淹没而去,宛如一片火海镇压下来,威势异常吓人,仿若要将落凰岭前的天地焚毁。

    印哲凝神静气,再次举起了暗金弯弓;右手搭在了乌黑发亮的弓弦上,而后用尽全剩余的真元力将弯弓拉开,旋即弯弓开始泛发出一道耀眼的金sè光芒,弹指间化成一挂天河,伴随着一声破空之音,离弦而去。

    瞬间,shè出的金sè光华呈漏斗状朝四方震了出去,刹那间形成一道屏障,将木倩倩、木申等人保护在了光罩之下。

    “砰、砰、砰······”

    烈焰撞击光幕发出清脆震耳的巨响,但光幕爆发出一股反震之力,将沸腾如cháo的火焰震得掉落于峡谷中;而且部分金sè光点化为的刺目光之翎箭眨眼间到了血焰鸟近前。

    血焰鸟惶惶不安,它知道这些光箭上蕴藏有巨大能量,第一时间展翅高飞,百丈长的鸟延展开来令天地失sè,直冲天际高处,堪堪躲过激shè而来的数道光箭。

    但那些光箭仿若有生命般,从天际呼啸而回,爆发出璀璨夺目的光华,瞬间shè进了正振翅盘旋的血焰鸟体内。

    “啵、啵、啵······”

    一股股血柱自血焰鸟的箭伤处喷shè而出,落凰岭赤sè天空中顿时冲起漫天血光,那庞大的鸟在虚空中不断翻滚,双翅猛扇,将落凰岭前赤红的巨石都掀翻了,朝四面八方乱飞,很多巨石撞在弯弓激发的光幕上,撞击出震天巨响,使得光幕连连摇晃,给人一种随时都要破碎的错觉,光罩内的木倩倩、木申等人被吓得大惊失sè,惶恐不安。

    “唧······”

    血焰鸟仰天长鸣,半刻钟后,伤口就凝固了,不再有鲜血溢出,它埋头俯视,双眼中全都是凶光,恶狠狠地盯着印哲,不过当看到印哲手中那张暗金古朴弯弓后,双眸透发出了畏惧、恐慌之sè。

    木倩倩的真元力几乎耗尽,她艰难地站起来,移动莲步,走到印哲边,有气无力地道:“你再开一次弓吧!争取将妖物击毙,不然我们都有可能殒命在此。”

    印哲皱了皱眉,随后摊了摊手,没好气地道:“你以为拉弓不需要真元力啊?我拉了两次,整个体都像被抽空了一般,已无力再拉弯弓,只能听天由命了。”

    他何尝不想将血焰鸟shè落下来,但两次开弓后,真元力早已殆尽,若非识海内的钟灵在关键时刻加持一丝流,他恐怕早就倒了下去,即便如此,也是凭借着意志力站在原地,冷冷地看着天空中的血焰鸟。

    印哲不再理会木倩倩,他举目视天空中愤怒的血焰鸟,再一次举起弯弓,对准了它,右手缓缓朝乌黑弓弦抓去,yù作开弓之势。

    血焰鸟见状,双目中恐惧之sè愈加浓烈了,显得惴惴不安,然后深深的看了弯弓一眼,“唰”地一下,双翅震,头也不回地朝落凰岭山巅疾飞而去。

    血焰鸟离去,大家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知道暂时度过了危险,他们看着印哲的目光很复杂,各种滋味都有,原本打算寻觅到神凰花后就击杀印哲,为半月前被印哲击杀的三位兄弟报仇,但自他方才的战力来看,在场的人还没有一个能击败他。

    木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喟然道:“印兄,你真是深藏不露啊!”一向冷峻的木申能说出这样的话,非常不易,也非常可贵,这代表着他对印哲的认同,也是在表明自己的立场,间接告诉印哲,不会因死者而难为他。

    临武境六重天的高手都如是表态了,其他人更不可能难为印哲,印哲内心暗叹道:“实力的说服力太大了,不仅天界如此,神元大陆亦是一般。”

    此时,木倩倩的心很复杂,想到半月前以夏长风兄妹要挟,还扬言要屠村,现在想来,当rì多么可笑,若印哲依仗长弓对付他们,他们根本来不及屠村。

    木倩倩朝印哲走过去,苦涩地笑道:“印兄,当rì在药村之时,你受我们要挟,为何不用神弓击杀我们呢?”

    印哲意念沟通钟灵,将长弓收了起来,微微笑道:“你说当rì啊,呵呵······当rì体出了一点小问题,力量不稳定,木申兄对我构成了威胁,我只能妥协,若再发生类似的事,我绝不会手下留!”

    说话间,一股凌厉的杀意自他的双目中透发而出,令人不寒而栗。

    木倩倩真挚而诚恳地道歉:“对不起,当rì是我们冒昧了。”

    印哲摆摆手,毫不留地说道:“你们对不起的是整个药村,道歉的话不应该给我说,若将来有机会的话,还是亲口给药村的人道歉吧,或者是用你们木家的实力,为那些朴实无争的村民做点什么吧!”

    木倩倩听着这些话,脸sè一阵白、一阵红,点点头道:“印兄放心,今后若有机会,定当向药村道歉,也会让木家为他们做些有益的事,不过神凰花之事还要有劳印兄,它对我有非同一般的意义,请印兄助我。”说着,木倩倩深深地给印哲鞠了一躬。

    自不久前木倩倩凝望天际的惆怅之sè和现在的彬彬行礼,印哲真实地感觉到神凰花对她的重要xìng,再加上她不再颐指气使,随即脸sè缓和下来,一手扶起木倩倩,说道:“这个自然,在下答应少主之事,就一定会竭尽所能。”

    “小子,你心软了?”钟灵在识海内突然出声:“小子,若找到神凰花,你若给了这个女人,我跟你没完。”

    “放心,我自有打算!”印哲道。

    “眼前最紧要的还是恢复实力!”印哲看着木倩倩说道:“既然阁下的二伯能推算出落凰岭的异变,我想其他世家也定有能人算准了这一点,打神凰花主意的人,恐怕不止你们木氏家族。”

    木倩倩正sè道:“若我猜测不错,两rì后,距离落凰岭最近的欧阳家和破灭道的人定会在落凰岭现。”

    “如此,我们得尽快恢复真元力,争取早一步进落凰岭,有弯弓在手,血焰鸟对我们有几分忌惮,现在形式大好。”印哲郑重道:“最好能在欧阳家和破灭道现之前取到神凰花,神不知鬼不觉离开这里!”

    印哲内心却说道:“不管神凰花对你有何用处,也不能给你们,你们要为当rì在药村的所作所为付出一点代价,而神凰花就是最好的代价了。况且我还需要神凰花提升实力,早rì见到诗音;无论从哪方面讲,神凰花也不可能给你们。”

    接下来,印哲、木倩倩等人花了一夜时间恢复真元力,由于经脉不曾受损,加上服用了丹药,大家很快就恢复到巅峰状态,个个jīng力充沛,战意高昂。

    “小子,沿着峡谷方向,根据血焰鸟的气息上山岭,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血焰鸟的栖息地便是神凰花的生长地。”天刚蒙蒙亮,钟灵见印哲体恢复过来,急切地道。

    “你确信?”

    “当然,你要无条件的相信我!”钟灵高高在上地道。

    “出发喽!”印哲朝还在闭目养神的木倩倩、木申等人高呼一声,然后自顾自地朝峡谷中走去,木倩倩等人自然紧紧跟上。

    血焰鸟消失后,峡谷的温度也降低了下来,大家运转真元力护体后,都能适应。

重要声明:小说《神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