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一滴凰血化焰鸟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夜公子 书名:神执
    “神凰花,竟然是神凰花!”印哲喟叹道:“凤凰族四宝之一,怎会不知?有生死人、白骨的神效,与神凤芝兰并列为神药。”

    “哎!”印哲长叹一声:“神凰花、神凤芝兰、血凰石、凤血赤金乃凤凰族四宝,我竟然有机会见到神凰花,看来这一趟没白来啊。”

    木倩倩深深地看了印哲一眼,声音充满磁xìng:“印兄见多识广,博学多才,小女子十分佩服,若小女子所猜不错,印兄并非药村人,而是来自某个世家吧?”

    突然,木倩倩美颜一凝,沉声道:“告诉我,你是哪个家族的人?”

    印哲看到木倩倩视过来的目光,说道:“阁下是何意?”

    木倩倩满脸寒霜,道:“你若不是家族走出来的人,怎会知晓神凰花?而且还对凤凰族四宝如数家珍,在神州,只有八大家族、四大圣地和六道的惊艳人物才会知晓;说吧,你究竟来自哪股势力?”

    印哲温文尔雅,淡淡一笑:“药村就是我的家,除此外,不属于任何势力,你多心了!”

    木倩倩游目对视,柔美地笑道:“印兄既然不愿意说,我也不勉强。”

    印哲点点头,故作神秘:“如果有一天我们成为了真正的朋友,或许我可以告诉你关于我的世!”即将踏入神元大陆,印哲要为自己打算,趁此机会将世搞得扑朔迷离,借这位少主金口说出去,定会起到意想不到的广告效应。

    “你不是一个寻常人,在药村首次相见后,我就一直有这种感觉!”木倩倩淡淡的一笑:“你更是一个可怕的人,半月前你连续杀三位临武境四重天的高手,眼皮都没眨一下,可见你双手沾染了很多人的鲜血。”

    “或许吧!”印哲不置可否。

    “真的没有什么要告诉我的?”

    “没有!”印哲坚定地摇摇头,暗忖道:“真是笑话,难道我告诉你,我来自天界,你信吗?”

    木倩倩见问不出所以然,突然脸sè森寒:“印兄,我看得出来,你对神凰花志在必得,虽然表面上在帮助我们,但你何尝不是在利用我们寻找神凰花呢?”

    “哇塞,你真是慧眼如炬、聪慧过人,集美丽与智慧于一,是个了不起的女子啊,什么都逃不脱你那双火眼jīng睛,但你又能怎样呢?”印哲心中讥诮道。

    “然而眼前‘你为鱼,我为刀俎’。”木倩倩寒声道:“想得神药无可厚非,但印兄要审时度势,不然会丢了卿卿xìng命。”

    印哲苦涩的一笑,点点头,喟然道:“现在我还有别的选择吗?真元力已被你们封锁,我的生死都在你手中攥着,即便我内心有多么渴望神凰花,多么的不舍,但又有什么办法呢?到时候,你们取到神凰花,我能看上一眼也就知足了。”

    “印兄既然都这样说了,我们之间合作起来肯定会非常愉快。”话语间,木倩倩转过去,看着木申道:“木申,在落凰岭中,印兄的安全就交给你了。”

    “少主放心!”木申微微拱手,瞟了一眼印哲,双目中是亘古不变的淡漠,令人看上一眼就会感到整条脊柱骨冒冷汗。

    “走,进落凰岭!”木倩倩脸上恢复了上位者独有的神sè,她率先迈步而行,头也不回地道:“将印兄给我照顾好,别出了差错。”

    “是,少主!”木倩倩后的四位武者齐声道。

    这四人在十六七岁左右,但一本领都不弱,最弱的云山都拥有临武境三重天的修为,其他三位都在处在临武境四重天,因为印哲半月前连杀他们三位同伴,半月来都是恶狠狠地瞪视印哲。

    如果说眼神可以杀死人的话,印哲都不知道死过多少次了。

    印哲心中暗暗嘀咕:“待神凰花到手后,看我怎样收拾你们,现在本少爷要利用你们,就委屈几天吧。”

    三天后,他们临近一条峡谷,顿感浪扑面,就算运转真元力也难以抵挡,印哲、木倩倩、木申等人都快速后退了百丈,才适应过来。

    突然,一道极其尖锐的鸟鸣声在赤红的虚空震,好似金石之音刺穿了天空,闻之令人耳鼓升腾,嗡嗡作响。

    这一刻,木倩倩、木申、印哲等人都大吃一惊,举目眺望赤红的虚空,只见一道百十丈的血红火焰横空,俨然是一只巨鸟,双翅震,击起漫天火光,气焰极其嚣张,鸟鸣声高昂刺耳。

    “那是什么鸟?”木倩倩、木申等人都很吃惊,百丈范围的血红火焰太浩瀚了,烧得虚空“哧哧”作响。

    印哲露出凝重之sè,这种鸟他在天界见过,道:“血焰鸟,火中孕育出的先天生灵,极其凶猛、嗜血成xìng,它可能感应到我们了。”

    闻听此言,大家如临大敌,顿时jǐng备起来,真元力运转到极致,准备在血焰鸟飞扑过来之时发动最强、最猛烈的攻击。

    “屏住呼吸,收敛气息,血焰鸟是很强大,但却没有视力,只要我们不透发出任何波动,它不一定能感应到我们。”这一刻,印哲似乎换了一个人,自有一股威严,看上去给人一种掌握诸天万界的错觉。

    木倩倩深深地看了印哲一眼,眸光幻灭,似乎想到了什么,但现在不是她能多想的时候,旋即凝视着其他人,毅然道:“按照印兄说的做。”

    “不好!”木倩倩压低声音惊呼道:“云山······”

    “哼哧······”

    突然,伴随着高亢的鸟鸣声,百丈血焰鸟似一道血红的闪电自峡谷中冲了出来,速度快得令人咋舌,众人只感到天地间浪滚滚,一道炽烈的血红之光朝速度最慢的云山俯冲下去。

    “啊······”

    恐惧的悲呼声似一曲悲壮的死亡之歌,旋即大家就看见血焰鸟冲天而起,圆盘大的血焰鸟爪下火焰熊熊燃烧,顷刻间,云山灰灰湮灭,未能在时间长河中留下半点痕迹。

    前一刻杀意滔滔,后一刻一命呜呼;生命脆弱与顽强只在一线间。

    “云山!”木倩倩、木申等人默默悲哀,双手合十,为昔rì兄弟送行,他们凄凉而酸涩,极力压制哽咽声。

    一曲死亡葬歌,天地呜咽!

    天空中,血焰鸟周血光缠绕,旺盛的血之jīng气澎湃,激发出一股强大的生命波动。

    “凝练的血之jīng魄!”望着天际不可思议的一幕,印哲徐徐吐出锵锵之音。

    木申冷漠的脸似万年寒冰,但听到这句话之时,也不由动容:“被血焰鸟提炼出的血之jīng魄,据闻有强大的生命之能,有起死回生之效。”

    印哲若有所思,点点头道:“不错,人人jīng血之中都蕴含有jīng魄,一般况下,没达到一定境界或者没有修炼特殊功法,难以提炼出血之jīng魄,而血焰鸟能将云山的jīng魄提炼出来并不被烈焰焚烧,只有一种可能······”

    讲到这里,印哲不由皱了皱眉头,若真如心中猜测,他们现在所面对的处境十分不妙。

    木倩倩双目闪烁着惊诧之光,看着印哲急切问道:“是一种什么可能?”

    她感觉到了事的严重xìng,同时还感觉到危险正在步步近,饶是她足智多谋、心机深沉,也不由担心起来。

    印哲面sè凝重,郑重地道:“血焰鸟正在向传说中的‘凰’褪变,视力已开掘,这段时间是血焰鸟最为残暴的时期,我们此刻已经落入它的视线,随时会步云山后尘,为其提供生命之能。”

    “唰、唰、唰······”

    大家闻听此言,被赤焰之光照shè得通红的脸庞刹那间惨白起来,嘴唇发紫,双目露出了畏惧、惊骇之光。

    “不要乱了阵脚,事并没发展到不可扭转的局面,况且这仅仅是种猜测,真相究竟如何,还得考证!”木倩倩不愧为东神州八大世家之一的少主,明知危险步步临近,但她深知关键时刻己方不能散乱,如果印哲揣测不成立,慌乱中透发出气息,反而给了血焰鸟可趁之机。

    躁动不安的绪转瞬间安定下来,但大家心中依然起伏不定、忧心忡忡,真元力运转,准备在危急关头奋力保命。

    天际中,血焰鸟振翅盘旋,激起漫天火光,焚烧天穹的哧哧声不绝于耳,伴随着一声高亢鸣叫,云山的血之jīng魄一股脑儿地被血焰鸟吞噬,随后,它周的火焰愈加浩瀚炽盛了,双眸“唰”地睁开,朝印哲、木倩倩等人的方向爆shè出两道璀璨目光。

    “嗤啦!”

    火光滔天,血焰鸟化长虹,以极快的速度朝大家所在的方向俯冲下来,猎取美食。

    威压似cháo水,铺天盖地,瞬间将大家笼罩,这一刻,很多人都不寒而栗、毛骨悚然,感受到了死亡气息。

    “不,我不要死!”一位临武境四重天的武者大声咆哮,双腿战战兢兢、摇摇晃晃,裤裆浸湿一片,一股sāo·味立刻在浪中蔓延,刺鼻呛肺,令人yù恶心呕吐。

    其他人也惶恐不安,将刀剑握得紧紧的,准备玉石俱焚。

    “定火珠,现!”

    木倩倩叱一声,旋即,一枚火红圆珠浮现在她前,爆发出百丈光芒,一股刚猛气息似惊涛骇浪般汹涌澎湃,电光石火间,隔绝了血焰鸟散发出的嚣张气焰,大家心中顿时一松,纷纷露出喜sè。

    但是,血焰鸟仅在定火珠出现的瞬间,稍微滞留了一下,然后就以更快的速度朝大家俯冲下来,高亢嘶鸣划破长空,令人耳鼓生疼。

    “遭了,完了,我命休矣!”大家心中都在呐喊,在场之人没有一个人能硬撼血焰鸟,包括临武境六重天的木申,在血焰鸟面前,他宛如呱呱坠地的婴孩面对神山大岳般的巨人,一股无力、恐慌感在大家心中升腾。

    血焰鸟还未到,但那种毁灭乾坤的力量和火浪已将他们牢牢锁住。

    定火珠爆发出惊涛骇浪般的光芒,但在血焰鸟连续俯冲之下,不断摇晃,保护屏障将随时破碎。

    绝望、惊惧、惶恐等种种负面绪在大家心中蔓延。

    “大家将真元力打入定火珠。”木倩倩果断下达了命令,只能集众人之力,才有保住xìng命的希望。

    一道道真元力打入,定火珠瞬间爆shè出无量光芒,使保护屏障坚固凝实了许多,一时间挡住了血焰鸟狂猛冲击和浩瀚烈焰浪cháo。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们得撤离此地。”印哲沉声道。

    木倩倩双眉轻佻,不断朝定火珠注入真元力,绝美容颜cháo红,·喘道:“已被血焰鸟锁定,难以逃离。”

    “我若在巅峰状态,何惧血焰鸟?”印哲暗忖道,无奈地摇摇头,力量才是王道;定火珠迟早会被血焰鸟撞击得粉碎,大家xìng命堪忧。

    “小子,这只血焰鸟是神凰的一滴jīng血所化,现在有临武境九重天的修为,这些人万万不是对手,很快就会死于非命!”识海内,钟灵幸灾乐祸地道。

    “他们死了,接下来的那个就是我!”见眼前这种形势,印哲异常担忧。

    “等他们真元力耗尽时,我自有办法对付血焰鸟!”钟灵信心十足地。

    然后印哲就感觉到手心一,他低头仔细一看,在他的手心上有一副指甲大的弯弓,正在散发着淡淡的暗金光芒。

    “这是······”印哲眼皮连续翻了几个跟头,手心的弯弓与古桑赠送的弯弓除了大小外,其他完全一样。

    “就是那个老族长送给你的弯弓,现在我将他还原了出来,虽然没有了以前那种强大力量,但对付这只血焰鸟还是足够了。”钟灵淡淡地道。

    印哲惊喜交加,这个时候哪里还管弯弓有没有原来的力量哟,只要能击败血焰鸟就行。

    伴随着真元力消耗,木倩倩、木申等人脸sè愈加苍白了,额头密布上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真元力越来越弱,加上血焰鸟连续撞击、撕扯,定火珠能量形成的保护光照渐渐虚淡,破碎就在眼前。

    “噗、噗······”

    木倩倩、木申等临武境四重天以上的高手,猛拍膛,在定火珠即将破碎的刹那,朝定火珠喷吐出一口生命jīng血。

    有了生命jīng血加持,很快定火珠就稳定了下来,再一次爆发出了抵挡血焰鸟的无量光芒,但木倩倩、木申等人脸sè愈加苍白了,摇摇yù坠。

    血焰鸟太强势了,数次冲撞不开定火珠,它双眸中的光芒更加炽盛了,好像两把犀利的天剑,令人望而生畏、惶惶不安。

    高亢的鸟鸣如萧笙,音如钟声悠悠、似鼓声阵阵;震得大家七窍渗血、耳膜肿胀,浑战栗。

    大家危急到了极点,木倩倩、木申等人连续喷吐出几口jīng血,虽然换取了定火珠的一时强大,但他们几乎疲软下来,无力感蔓延全,若无奇迹,大家都会成为血焰鸟口中餐、腹中食,为其提供成长褪变的生命之能。

    刚刚临近落凰岭,就发生如此变数,大家黯然神伤,顿感绝望。

    xìng命难以保全,何谈稀世灵药?

    “咔嚓、咔嚓······”

    似瓷器破碎之音接二连三,定火珠无后继力量支持,最终被血焰鸟强势撕碎,旋即一股毁天灭地的力量风暴朝大家席卷而来。

    炽盛浪扑面,躯体几乎要燃烧;浩瀚力量镇压,木倩倩、木申等人有种骨骼破碎的感觉!

    “咻!”

    似神箭刺破虚空,镝鸣箭矢声震天,一道暗金光芒直朝凶猛嗜血的血焰鸟脖颈劈斩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神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