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钟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夜公子 书名:神执
    天人通道,漆黑而又冰冷,一团七彩仙光也不知在其中漂浮了多少年?

    某一刻,印哲眼眸一凝,突然,眼前浮现米粒般的光点,渐渐地,光点变成一条亮线,接着又变为一抹和煦阳光。

    印哲只感体一轻,漫无边际的黑暗、祥和的七彩仙光都突兀消失了;眼前,金sè的阳光宛如柔和水幕洒浇在他的肩膀和脊背上,一股乎乎的暖流在周洋溢,头脑空前清醒,四肢百骸舒坦,心惬意。

    蓦然,印哲躯猛烈一晃,旋即,整个人似陨石般急速下坠。

    他倏然一惊,依靠本能反应运转家传玄功,然而体内却空空,没有半丝真元力;断神台一战,本源消耗殆尽,伤势还未完全复原,功力不能凝聚。

    下坠之势难以阻挡,逆风似刀子般割在印哲上,肌体生疼,他有种抓狂的感觉,喃喃自语道:“在天界没战死,难道要被活活摔死吗?这种死法也太悲催了吧!”

    下坠中,印哲将双手蒙住眼睛,通过指缝竭力向下望去,只见那嶙峋怪石宛如天剑、尖锥、长枪倒刺苍穹,端的是气势磅礴,印哲猛烈呐喊道:“我命休矣!”

    突然,印哲眸光闪烁,透发出兴奋喜悦之sè,随着下坠之势,他也看清了在那嶙峋怪石间,碧波漾,微波粼粼,阳光照耀下,反shè出柔和的光波。

    “是一口深潭,看来上天还满眷顾我的,绝望中给了一丝生机。”印哲喜不自,猛然一纵,在空中将体生生挪移开了半丈,虽然只有半丈,却为印哲捡回一条xìng命。

    “噗通!”

    似陨石坠入大湖一般,声势极其浩大,那溅起的水浪,在阳光折shè下泛出道道白光,构成了一幅奇景,印哲却没有机会欣赏这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丽一幕;深潭中的他反而遇到了危险。

    “天啊,还让人活不?人要倒霉,祸事真是接踵而来啊!”刚坠入深潭,一条十丈长的大鳄就盯上了印哲,令他险象环生、yù哭无泪,他甚至怀疑这个世界与他命理相冲。

    大鳄遍体生满鳞甲,泛发着生冷的寒光;那血盆巨口獠牙森森;水中滑翔的速度令印哲望尘莫及,刹那间,他整条脊柱骨都在冒寒意,心中只有一个声音:“逃!”

    印哲何曾这般狼狈过,纵横天界年轻一辈,难逢敌手,一朝遭重创,力量消耗殆尽,就是小小的鳄鱼也敢对他猛下狠嘴,他不由叹息道:“力量才是硬道理啊!”

    还好,他水xìng极好,虽然伤势还未完全复原,但体的协调xìng却比普通人强上不少,再加上危险临近,使出浑解数后,很快就冲出了深潭,攀着潭边的怪石,前臂用力一撑,带动整个体似箭羽般激shè到了距离潭边十丈的位置。

    印哲拍拍口,大口喘着气,心有余悸地道:“好险,真是潭中惊魂啊!”

    大鳄追击不到眼看到嘴的美食,心不甘不愿沉寂在潭底去了,陆地不是它可以恣意妄为的,它倒是晓得个中厉害。

    小憩片刻后,印哲仔细观察这个陌生之地,三面峭壁,只有一条道路通往谷外;这俨然是一个宽阔的山谷,寂静而空旷,离奇的是,除了印哲在潭中遇到的大鳄外,山谷中杳无生灵,哪怕是一只蚂蚁都没有,十分离奇。

    “奇怪,真的很奇怪!”印哲眸光在山谷中游弋,心中颇不平静:“不寻常之地,必有不寻常之事,还是趁早离开这里好,免得遭逢意外!”

    天已近黄昏,忽而,一阵鸟唳划破了寂寥的山谷,凭空多了一点活力,山谷偏西飞来无数的鸟群,寒鸦万点,络绎不绝。

    然而,这却是一副瘆人的画面,天空中,万点寒鸦都叼着腐朽的块,蔓延着浓浓死亡气息,寒鸦在深潭上空盘旋后,将衔来的腐朽块一股脑儿地投入了潭中。

    旋即,深潭zhōng yāng掀起一股漩涡,漂浮的块都被席卷进了潭底,深潭也再次恢复平静,似乎什么都未曾发生过。

    这一幕,印哲看得目瞪口呆,小心脏被震撼得不轻,暗忖道:“这口潭底定然有惊天秘密,危险可能随时爆发,得赶紧离开这里。”

    “扑、扑、扑······”

    就在这时,那些盘旋的寒鸦,疯狂地震动着翅膀,铺天盖地,黑压压一片,遮蔽了苍穹,似黑sè的匹练般朝印哲飞扑而来。

    “天啊,不会看上我了吧,这也太疯狂了吧,靠!”印哲看着疯狂飞扑而来的寒鸦,浑都哆嗦一下,撒腿就朝山下跑去。

    然而,在他正前方,蓦然出现一群寒鸦,封闭了唯一出路,令印哲苦不堪言:“逃过了家族惩罚,若死在这群畜生手里,也太冤枉了吧。”

    感受到万千寒鸦滚滚而来的威压,印哲口陡然一,旋即一道七彩光华自膛激shè而出,震得率先飞扑过来的寒鸦化成了灰灰。

    “嗖!”地一声,一株七彩仙莲突兀地出现在印哲面前,散发着柔和的七彩仙光漾出去,将扑面而来的寒鸦全都震散了,仅仅是一个呼吸的时间,这些寒鸦就化为了青烟。

    轰隆······

    突然,天际雷声阵阵,一道炫目的闪电划破长空,旋即整个天空“唰”地黑了下来,大地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天地间,只有一株七彩仙莲散发着光芒,印哲借助七彩光华,想赶快从唯一山路离开,直觉告诉他,这里乃是非之地,决不能久留。

    然而,刚想迈步疾驰,却发现不知在何时,自己被一股浩瀚的力量束缚住了,难以动弹分毫;而在边的七彩仙莲也变得烦躁不安,摇摇晃晃,想进入印哲的体,但无论怎样努力,始终不能遂愿。

    嗤啦!

    一道紫sè闪电落到了远处的深潭中,那原本沉寂在潭底的十丈鳄鱼被劈中,立刻浮上了水面,体冒出汩汩青烟,旋即又是一道闪电劈在了已死亡的鳄鱼上,将其劈地四分五裂,顿时熊熊燃烧了起来。

    接着,数十道紫sè闪电全都劈在了深潭中,仿若要劈开一个世界,恣意肆掠,让人触目惊心。

    随着紫sè电芒肆掠,一股洪荒气息陡然自深潭内爆发出来。

    “咚!”

    一声似穿越宇宙洪荒的钟声自深潭下震响而出,千万分之一个刹那就在天地间远远传出去,整片世界的人都听到带着洪荒气息的钟音。

    “轰!”地一声,自那深潭中冲出一口古朴的大钟,旋即一道极其炫目的紫电自苍穹中劈落而下,恰到好处地劈在了这口大钟上。

    弹指间,“钟”浑电流缠绕,似一条条恐怖的电蛇狂乱的舞动着,令整个钟愈加古朴了。

    也就在这时,一道更加浩瀚的力量将印哲和七彩仙莲笼罩了,旋即,深潭上空的大钟直朝印哲飞了过来,“嗖”地一下没入印哲眉心。

    然后印哲就感觉到一股电流涌向了四肢百骸,以前受损的经脉恢复的速度似乎变得更加快了,印哲惊叹道:“因祸得福吗?哈哈······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话一点不错啊,终于在我上应验了。”

    “天啊!等了十万八千年,竟然等来一个经脉损毁的家伙,真晦气,还得给他修复伤体!”一道失望的声音突然在印哲脑海中响起。

    “额?咋回事?发生了什么?”印哲猛然一惊,双眸眺望四周,喝问道:“谁在给我说话?快出来!”

    “别看了,笨蛋,我在你的识海中,你怎么能看见呢?”那道声音略显鄙夷地道:“小子,你受伤严重的哈,又得麻烦我了,可惜我现在的实力还未恢复亿分之一,要花费一段时间才能治疗好你的经脉,哎,真晦气!”那道声音的主人感到非常无奈。

    “你在我的识海中?”印哲惊愕地问道:“你、你难道就是刚才那口钟!”

    “确切地说,我是‘钟灵’。”那声音解释道,随即又一声感叹:“哎,倒霉啊,等了十万八千年,竟然等来一个垂危之人,哎,若非当年发誓,我定要重新找一位钟主;现在要白白在你上浪费几年光yīn,倒霉啊,我咋个就这么倒霉呢?”

    “额?”印哲脑门直冒黑线,但心中也异常惊讶,就算他出生在天界最神秘的印家,见过很多神兵宝器,但都没见过有灵识的宝物;在古老的典籍中有记载,凡是有灵魂的宝物,都是天地间最强大的神器,是这个世界最终极的宝物,而现在这口钟的灵魂竟然说已经认印哲为主,他心中颇不平静,道:“你是说我以后就是你的主人了?”

    “说什么呢?小子,你是在白rì做梦吧!”那道声音没好气地道:“别痴心妄想了,我们之间只是合作关系,我辅助你走上武道巅峰,你帮助我将‘钟’复原;你的体简直糟糕透了,若非那株仙莲一直滋养着你的体,恐怕早就死翘翘了!”

    印哲苦涩地笑道:“是啊,多亏了仙莲,不然我真的死翘翘了。”

    “刚才出来浪费了我大部分jīng力,现在又昏昏沉沉了,我要去休息一会,你赶快离开这里吧!”那道声音说完就沉寂了下去,印哲试着沟通,可对方一点反应都没有,似乎真的像猪一般睡过去了。

    大钟消失,整个天地再次明亮起来,印哲沿着唯一山路,急速朝山谷外走去。

    这是一条绵长悠远的山路,印哲担心山谷内有意外发生,走得很快,天擦黑的时候,距山谷已经有十里之地了,这才放缓脚步。

    前方道路渐渐宽阔起来,两旁生长满了野花、草木;空气中,漾着花的幽香、草木的清香,两股香气交织在一起,令人如痴如醉。

    “那片山谷太令人窒息了!”走出山谷,印哲拍拍口,心有余悸地道。

    再走出三十里,印哲有种筋疲力竭的感觉,饥饿感也蔓延向了心头,腹腔中时而传出“咕咚”唱空城计的声音。

    “修为被剥夺了,今后肚子也得每rì进餐了!”印哲拍拍不争气的肚皮,无奈地摇摇头,他得尽快找到有人家的地方,弄点东西吃,若是饿死的话,就闹大笑话了。

    趁着夜sè,印哲看着前方一片点点星火的方向,强制压下饥饿感,他虽然在行走,但识海中全都是诗音清丽绝伦的倩影。

    想到诗音,怅然酸涩、凄苦悲凉的绪就充塞满了印哲整个心间,眼角不由自主地滑落下两滴苦涩、思念的泪珠。

    “愿化为一缕残魂,等君归来···哲,即便花开万年,花落万年,诗音也静等你归来···”诗音真挚的话不知在印哲耳畔响过多少次,这是多么痴重义的女子啊,为了心的人,甘愿化为一缕残魂,将所有生命力奉献给心的人。

    想到诗音,印哲一阵黯然神伤,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痛:“诗音,你知道吗?我是多么的你,多么的离不开你;诗音,待到千年莲花开,为伊拨得轮回转,你可一定要等我啊,我印哲发誓,一定要重返天界,与你定三生。”

    印哲感觉腔无比难受,似有恒河沙数的尖锥在猛烈扎刺他的心脏,喉间蠕动,一股血腥味涌了上来。

    “噗!”印哲喷出了一口殷红的鲜血,点缀着夜空,仿佛在诉说着一段悲凉的恋。

    “诗音!”印哲只觉眼前一道倩影闪过,随即就失去了知觉,倒在夜sè之中。

重要声明:小说《神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