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化一缕残魂,等君归来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夜公子 书名:神执
    浩瀚天界,神秘一线天,悲壮断神台。

    这里,便是天界传承最为久远的印家;断神台,上斩诸神,下灭万灵。

    此时,断神台上弥漫着浓烈的杀伐之气。

    断神台zhōng yāng,灭神石泛发着幽暗之光,印哲宛若磐石般跪立在灭神石前,双肩渗出的血,染红了一白衣;凌乱长发披散在前背后,仙金链条刺穿的锁骨起撕心般的疼痛。

    判罚台前,昔rì对印哲疼有加的二伯——印玄,此刻脸上是恒动不变的冷漠,无而果断地扔出“断神令”。

    “铛!”

    断神令撞击坚硬台面击起收魂灭魄般的魔音。

    人xìng淡漠,感泯灭;本是同根生,相煎不留

    印哲本乃印家天之骄子,十六岁已达临武境第九重,仅差一步便迈入地武之境,堪称印家年轻一辈第一人。

    然而,昨rì印家四年一度的武魂测试后,却不知为何,印哲摇一变成了印家万古祸胎,当即被镇压,仙金链条穿过其双肩锁骨,判以“断神”极刑。

    昨rì天之骄子,今朝万古祸胎!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新凉!

    刀起,寒光迸shè,杀伐气震断霄汉,杀戮者举起森寒的断神刀,凶猛地斩向印哲的脖颈!

    “锵!”

    银光炫目刺眼,威压滔天,力量沸腾似cháo,只闻一声脆响,手持断神刀的杀戮者刀毁人亡。

    “我儿何罪之有?竟要受‘断神’极刑!”蓦然,银光闪烁间,灭神石前突兀地出现一道魁伟影,拔修长的体像一把犀利的长剑,透发出迫人的气势,咄咄人,冷声喝问!

    “父亲!”父子相顾,唯有“父亲”两字,包含种种绪!

    战神印战天归来,断神台气氛紧张到极致。

    印战天点点头,看着血迹斑斑的儿子,双眸爆shè出森寒之光;他抖手朝印哲双肩一抓,银光沸腾,“咔嚓”,仙金链条顿时崩碎,印哲双肩处血森森的伤口以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五弟,印哲乃忌祸胎,理应当诛!”判罚台前,印玄冷漠的话似万年寒冰。

    “哈哈!”长笑震天,印战天长发舞动,眸光慑人,沉声道:“你们被古老传说吓破了胆,危言耸听。”

    “家族终极会议已通过断印哲神魄的决议,你不可忤逆!”印玄神sè不善,厉声道。

    “二哥,人生天地间,各自有禀赋,谁要杀我儿,战天绝不留!”印战天全散发出汪洋般的凌厉杀气。

    “冥顽不灵,别怪二哥不讲兄弟之!”印玄澎湃出一股狂霸的力量,宛若火山爆发。

    “嗖”,“嗖”,“嗖”!

    以此同时,断神台上蓦然出现三道雄姿魁磊的影,爆发出惊涛骇浪般的威势。

    “大哥、三哥、四哥,你们也要为难我儿吗?”印战天面sè凝重,沉声问道。

    “轰”,“轰”,“轰”!

    印老大、印老三、印老四神淡漠,没任何言语,直接出拳轰击印战天,拳拳致命,将印战天生生退了数十丈。

    印老二却趁机攻杀向了印哲。

    “我命由我,不由你,我印哲不是待宰之辈!杀!”印哲狂吼,挥动拳头,直面攻杀而来的印老二。

    印哲尽管是天之骄子,同辈第一人,但其境界与印老二相差太大,仅一个照面,就被刚猛的拳头轰飞。

    “噗!”印哲在倒飞中,喷出一口殷红鲜血。

    “哲儿!”印战天怒发冲冠,血气澎湃,想摆脱三位兄长的围攻,营救儿子。

    战神印战天尽管强大,但面对同样惊艳的三位兄长,怎能轻易攻破铺天盖地的能量风暴?

    “父亲,不要管我,孩儿没事!”印哲骨折断、肌崩裂、鲜血淋漓,但眸光却若诸天星辰,坚定不移,声传印战天,不要为他担心。

    “印哲,你乃印家祸胎,今rì必须死!”印老二无出拳,冷漠吼道。

    “祸胎”两字似锋利的尖锥扎在印哲心间,他怅然酸涩,凄苦悲凉;一次武魂测试,竟成家族祸胎,直到此时,依然不知缘由。

    但印哲却不懊恼,眸光如磐石般冷静凝定,沉声道:“二伯,印哲死不足惜,但你总得让侄儿明白为何而死吧!”

    “家族辛秘,你不配知道!”印玄冷冰冰地道,双拳一点也不含糊,浩瀚能量似天幕般笼罩了印哲。

    陡然间,印哲四周一片黑暗,全力量溃散,骨头、经络、血宛如要消融一般,寒意蔓延向四肢百骸。

    大消融术,印老二无地打出印家绝学,yù消融印哲的一切。

    “老二,你敢?”印战天咆哮道,惊怒交加,一拳轰飞了印老四,形幻灭间,以不可思议的方式出现在印哲前,朝印老二打出惊天绝地的一拳。

    银光爆shè,印战天一拳之威,击穿了黑暗,化解了消融,退了印老二。

    印战天似亘古不动的神碑挡在印哲前,眸光冷冽,注视着面前的四位兄长。

    犀利如剑的眸光令印老大四人有种全颤栗的感觉。

    印战天扫视了一眼四周景,突然问道:“你们当真要杀我儿?”

    不等任何人回答,印哲冷厉而凄凉地笑了起来,一步走到父亲前,缓缓道:“父亲,一切由孩儿来承担吧!”

    突然,印哲似离弦的箭羽朝印老大四人猛冲了过去。

    与其让父亲拼命,倒不如自己来承担一切;他本是重伤垂危之体,但此时全却绽放出了无量神光!

    “借三世之功,修我伤体,增我战力,杀!”

    印哲狂吼,沾满鲜血的长发乱舞,杀气沸腾;顿时,断神台四周风起云涌,天昏地暗,印哲在虚空中一分为三,每一个印哲的战力都在随其声猛烈攀升。

    一时间,印哲的战力达到了空前高度。

    “哲儿,不要!”

    印战天双眸血红,yù加阻止,却来不及了,印哲已经施展出印氏“九言”大印绝学。

    “九言”大印非达一定境界不能施展,若非如此,需燃自魂魄,烧自jīng血,才能施展,而印哲正在这般做。

    “九言”大印之“临”言,借三世之功,燃今生魂魄,烧来世生命,换取半rì强大。

    印哲眼中充满无限的悲痛、无限的愤怒、无限的绝望??????还有无穷尽的杀意。

    虚空中,三名印哲爆发,发出无量神光,能量铺天盖地,似一股飓风席卷向印老大等四人。

    “疯了,简直是疯了!”印哲舍拼命的战斗方式,令印老二等人直抓狂。

    他们固然强大,但面对印哲舍换取半rì强大之功,也只能暂避锋芒,第一时间朝四方躲避开去。

    灵魂之火在燃烧,生命之能在流逝,已发动的“临”言大印再不可能收回,发出无量神光的三名印哲只认准了印老四一个目标。

    “今rì舍,定要屠杀一人给我陪葬!”

    印哲杀机毕露,三道炫目的影打出浩瀚手印,宛如神山大岳,腾腾的杀气上震苍宇,下压大地般地轰砸而出。

    “啊!”地一声,惨叫悲怆,印老四虽然躲过其中一座大印,但随后的两座大印却将他撞得全骨头“嘎巴”作响。

    这一刻,印哲宛如是时跨古今、地跨万里突然降临的大魔神,强悍而霸气;这是生命力量,灵魂力量,三世力量的汇聚,足可毁天灭地,击败印老四轻而易举。

    但断神台上其他人却知晓,印哲已然到了油尽灯枯的境地,随时间流逝,他定要殒落,除非有奇迹出现。

    “印哲,弑杀印氏长辈,天理难容!”印老二暴喝,他简直要发疯了,今rì发生的事超出了预料,他双掌猛烈推出排山倒海般的力量,阻止印哲击杀印老四。

    以此同时,其他两个方向,印老大、印老三也朝印哲围拢过去,成包围之势yù诛灭印氏祸胎。

    “我就要屠他,你待我如何?”印哲惨烈地笑道,已经到了如此地步,还有什么好说的,三道影抡动神拳,印哲毫不顾及其他三个方向击杀过来的狂霸力量,果断朝印老四抡砸而去。

    “啊!”惨叫悲凉,鲜血喷涌,印老四前、腹部被印哲的拳头轰击出三个血淋淋的恐怖大洞,花花绿绿的五脏六腑一览无余。

    血花绽放,漫天飞舞;一副惨象,慑人心魄!

    以生命燃烧为代价,印哲集三世之功,换半rì强大,轰震世三拳,最终将印老四击杀得差点形神俱灭。

    三拳轰出,印哲血脉枯竭,骨骼老化,皮肤干涩,褶皱蔓延,双眸晦涩、空洞无光。

    他已走到人生尽头,本源之气急剧流失,灵魂之火徐徐熄灭,即将离世一刻,印哲望着天界东方,喃喃自语:“诗音,天长路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长相思,摧心肝;若有来世,定三生!”

    诗音,一个兰质蕙心、纯真善良、姿容绝世的女孩。

    他们相遇在天界最为神秘的“净土”,印哲还记得初次邂逅诗音,她光着洁白似玉的脚丫,在七彩花瓣中偏偏起舞,全缭绕着七彩仙光,她圣洁而美丽,不沾染一丝尘世气息。

    她毫无心机,是个简单的女孩,看到印哲,天真说道:“真奇怪,除我以外,世间竟然还有人!”

    若他人这般讲,印哲一定以为是疯子,但自这个清丽脱俗的女孩口中说出,他却生不出半丝讥诮之意,笑着说道:“世间还有很多人。”

    “真的吗?”诗音仙颜上透露着几分天真地道:“可不要骗我哟!”

    “不会骗你的。”

    “你可以带我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吗?”诗音美眸中流露出希冀之sè,笑着问道。

    自此大半年时间,印哲陪伴着诗音游山玩水,观rì出,望明月,看万千红尘,体人生百态??????

    离世一刻,想到诗音,印哲嘴角又露出一抹自嘲的微笑,苦涩地道:“我还能活下去吗??????”

    今rì已是必死之局,生的希望渺茫!

    “砰”,“砰”,“砰”!

    突然,印战天出手,电光石火间,竟然对那袭击向印哲的印老大、印老二、印老三同时发动了最为可怕的攻击,三声震天巨响,断神台所在的空间仿佛都炸裂了开来。

    一抹鲜血挂在印战天嘴角,但他依然若绝世战神,黑发乱舞,气势慑人,以一己之力硬撼三位兄长,强势到极点,浩瀚狂霸的能量风暴让虚空颤栗。

    “破碎!”印战天一声狂吼,银光炸shè,旋即天际黑云翻涌、电闪雷鸣,一个幽深漆黑的空间隧道突兀地出现在断神台上空,所有闪电、雷光都轰炸向了那里。

    “不好,天人通道!老五yù将祸胎投入人间界!”印老二脸sè惨变:“大哥,三弟,趁老五撕裂空间之际,你们对付他,由我来击杀印哲。”

    印老大、印老三悍然出手,轰击正在打开“天人通道”的印战天。

    印老二眼中杀意沸腾,手提长剑,劈斩出绚烂的剑芒。

    “印哲,别怪二伯无,一切都因你是祸胎!”印老二生冷地道。

    “老二,胆敢杀我儿??????”印战天咆哮震天,一边要撕开天人通道,一边要迎击攻杀而来的印老大和印老三,已经分不出对付印老二。

    印哲彻底陷入绝望之境,惨然笑道:“诗音,你知道吗?你的笑是最好看的,今生无缘再见,愿来世能再见你阳光般温暖的笑意??????”

    印哲怅然若失,凄苦悲凉,眼波流露的只是悠远的伤感,他缓缓闭上眸子,等待那璀璨的一剑落下。

    突然,印哲眼前七彩光华流转,一条曼妙的白sè影自仙光中走出,洁白玉掌挥动,直接印向了提剑击杀向印哲的印老二,与璀璨的剑芒撞击在一起,发出无比刺目的光。

    “咔嚓”洁白玉掌被一剑刺穿,殷红鲜血漫天飞舞,飘散出淡淡清香,白衣上洒下点点殷红,似朵朵仙葩点缀在其上,尽管受伤,她回眸见印哲之时,仙颜上依然是亘古不变的温暖笑容。

    “诗音,是你吗??????”印哲以为是临死前一刻的幻觉。

    “是我,哲,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我要救你离开这里,我们回到净土,一起生活,好吗?”诗音清丽绝伦,容颜如花朵一般嫩,毫不在乎印哲那满脸皱纹,深而真挚地道。

    “不是幻觉,这不是幻觉!”印哲心中呐喊,临死一刻,能再见诗音,死而无憾,但他看到诗音玉掌上喷涌的鲜血,心都快碎了,喊道:“诗音,这里危险,赶快离开。”

    “不,哲,我要和你在一起,就是死也无所谓!”诗音双眸中透发的是无穷的坚定。

    “诗音,为了我,好好活着??????”印哲酸涩凄苦怅然地道,他是多想活下来,多想与诗音相守在一起,可生命本源已经干涸,就算没有印老二的击杀,也难以存活。

    “轰隆隆”,“轰隆隆”??????

    黑云密集,天雷滚滚,天罚力量肆掠,天人通道已被打开,迫于印老大和印老三的压力,印战天腾不出手来送印哲进天人通道。

    “诗音,要救哲儿,只有将他送入人间界,才能躲过一劫。”印战天长发舞动,一边迎击印老大和印老二,一边向诗音喊道。

    “印伯伯,天人通道有天罚之力,哲可能魂飞魄散。”诗音衣袂飘飘、秀发飞舞、清丽出尘,受伤玉掌眨眼间复原,令人莫名惊颤这种恢复速度;她每一掌拍出,七彩光芒迸shè,照亮了黑云笼罩的天空;一边大战印老二,一边担心地道。

    “相信我,伯伯是不会加害自己儿子的。”关键时刻,印战天来不及详加解释,大战中,他在一步步靠近天人通道。

    “仙子,我印家之事,你还是不要插手为好!”印老二久战不下诗音,内心焦急,面前看似柔弱的女子,其体内好像隐藏着一股浩瀚力量,如此下去,还真有可能让印哲逃掉。

    印哲已经奄奄一息,嘴唇微动,但终究没有说出什么,只有那眸光中蕴藏着焦急和忐忑,随后,他的眼皮也渐渐垂了下来,生死濒临一线。

    “不??????”诗音仙颜惨变,同时一股浩瀚力量自她看似瘦弱的躯中澎湃而出,玉掌挥动,宛如一片苍宇镇压下来,不但将印老二震飞,而且连同印战天、印老大、印老三以及将形神俱灭的印老四都震得横飞了出去。

    “轰隆隆!”

    天雷阵阵,闪电横空,诗音随手挥出一团七彩仙光,包裹着印哲朝天空中天人通道飞去。

    “哲,我不能让你死,即便化作一缕残魂,也要你好好活着。”突然,诗音全七彩光华大作,一道道生命之气流向印哲残破不堪的体内。

    七彩光华蔓延,天罚似乎都停止了。

    “不???诗音???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即将没入天人通道一刻,印哲恢复了一丝生命机能,随即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双眸中滑落下两行清泪,同时还有撕心裂肺的疼痛。

    谁说男儿无泪,只是未到伤心处罢了。

    “愿化为一缕残魂,等君归来???哲,即便花开万年,花落万年,诗音亦静等君归来???”诗音的笑容依然如阳光般温暖,随七彩仙光沸腾,一株七彩仙莲shè入印哲体内,也就在此刻,诗音仅剩下的一缕残魂,渐渐飘向天界东方。

    天地间,黑云滚滚,风声呜咽,如泣如诉,似乎在不断重复着诗音的话:愿化为一缕残魂??????愿化为一缕残魂??????等君归来??????

    “待到千年莲花开,为伊拨得轮回转;诗音,待我归来,定三生!”断神台上,最终只有印哲的誓言在扩散,其声怆然而悲凉。

    天人通道内,只有寂寞、荒凉和黑暗;一团七彩仙光漫无目的漂浮着,光团内那具残破不堪的躯体在七彩仙莲溢出的生命jīng气下,缓缓修复着。

    枯竭的血脉,老化的骨骼,干涩的皮肤渐渐泛发生机;晦涩空洞的双眼也渐渐有了明光;雪白的长发在枯寂冰冷的天人通道中也缓缓变得浓密乌黑。

    印哲神思比较恍惚,心中只有一个声音:“愿化为一缕残魂,等君归来???哲,即便花开万年,花落万年,诗音静等你归来???”

    也不知在漆黑冰冷、荒凉枯寂的天人通道中经过了多长时间,印哲双眸陡然璀璨起来,突兀地呐喊道:“待到千年莲花开,为伊拨得轮回转,不负诗音一片真。”

    冰冷黑暗的天人通道内,没有白rì与黑夜之分;有七彩仙莲溢出的生命jīng气,印哲倒也不惧饥饿,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印哲眼前突然出现一道亮光,还感觉到了清新空气。

    印哲知道,终于临近人世间,将要在这个陌生世界度过漫长岁月,机遇和凶险都在等待他,是祸是福,一切都得独自面对。

重要声明:小说《神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