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最后一次任性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叫绝世的剑 书名:第一宠姬
    凝儿醒來时轻轻柔柔地朝着慕容霄笑了一笑,明明是那样温暖的弧度,慕容霄却只觉得自己的心颤到发疼。

    “玥儿,对不起,我來得这样晚,我该早些來的,对不起……”近乎哽咽,慕容霄恨不能狠狠地抽自己几巴掌,在自己心的女子正饱受煎熬的时候,他在哪里,啊!他在哪里。

    凝儿不语,只是将自己的素手搭上了慕容霄的大掌,而后便是安心了一般,她再度阖上了眼。

    慕容霄怕了,怕极了凝儿这般不开口。”玥儿,玥儿……“

    他唤得越加大声,直至看到凝儿的柳眉弯起,他这才静下了声,一手颤抖着摸上了凝儿的脉门。

    “药王前辈,前辈可知玥儿的况能治与否。”恨自己这样无能,呵,妄自己还挂了个公子神医的名头,到头來竟是救不得自己心的姑娘。

    药王望了一眼眼前的青年才俊,终究是嗟叹:“慕容公子,你的医术绝不在老婆子之下,你也无计可施,老婆子又想得出什么好法子呢?”

    毒王正坐在一旁,一会瞪了几下慕容霄,一会扫了几眼药王,末了他气呼呼地道了声:“救不了,那就把孩子保住,这世间总有不能两全之事,既然人力无法逆天,那么就只有乖乖妥协了,还能如何。”

    毒王极少说出这样有道理的话,药王将视线投注到了凝儿的厢房方向,未几,怅然转

    慕容霄掩面,整个人颓败地倚着一堵石墙站着。

    “慕容叔叔,娘亲怎么办。”小尧儿不傻,虽然他很不愿意听懂毒王他们的话,然而事实上,该听懂的,她无一例外全都听懂了,并且清楚明白,可是,娘亲要怎么办,要是娘亲出事了,那么爹地又要怎么办。

    小家伙脸上满是倔强,眼里却隐约有水光。

    慕容霄苦笑一声,将小家伙抱至怀中:“尧儿,想爹……叔叔了沒有啊!”

    想來玥儿早已把这个孩划到耶律飞鹰名下了吧,呵,他到底是做不成小家伙的爹地了,而今呢?玥儿更是怀有了孕,这下子她与那男人之间更是无外人插足的份了,只是他当初的选择究竟是对还是错呢?留下了自己心的女子,她得到了自己真正的男人,却也……红颜薄命。

    小家伙伸出微胖的小爪子将慕容霄的眉毛捋平,不蹬腿蹬手的,小娃儿难得这般乖巧。

    慕容霄抱着孩子往房里走去,此时距离凝儿上一回睡过去已是过了两小时了。

    小尧儿坐在了塌上,静静地不出声,只一只手抓紧了凝儿的手心,再是不断地在心内念叨着道:娘亲,你不要出事,娘亲,尧儿还沒有和你一起等到爹地凯旋归來呢?娘亲,尧儿还有很多的心愿,尧儿想永远和娘亲在一起呢。

    所有这些,凝儿自然是听不到的,她再度醒來时,慕容霄扶着她坐正了些,她微微勾起唇,带着几分孩子气地央着慕容霄道:“慕容大哥,我想去边关,我想要和修在一起,我再也不想离开他了,凝儿已经好久好久沒见到他了,慕容大哥,你带我去边关好不好。”

    眼里的期盼那样浓那样浓,凝儿甚至忽略了小尧儿便在她的边,小家伙听她这么一说哪里还坐得住,凑过去蹭了蹭慕容霄,小尧儿也是道:“慕容叔叔,尧儿要见爹地,你带尧儿去看爹地好不好。”

    凝儿的心内渐渐地只剩下一个念头了,她要去边关,她要去见耶律飞鹰,哪怕是死,她也要和自己心的人死在一起,她不要再和他分开了。

    晶莹剔透的泪花,一刹那便湿了她的整张素脸。

    慕容霄凝眉,很是为难:“玥儿,你的体现在不适合长途奔波,若是你在路上出个什么好歹的话,那么你腹中的孩子要怎么办,北宁王他又当如何,玥儿,听慕容大哥一句劝,好好留在这里,哪也不要去,好吗?”

    也曾想到自己的劝诫会夭折,但慕容霄沒料到凝儿竟会这般坚决,拼命地摇着头,她的声音渐显凄厉:“不好,不好,慕容大哥,修他很疼,凝儿感觉到了,他好疼好疼,凝儿舍不得让他疼,凝儿要去到他的边,再也不要离开他了,慕容大哥,我求你了,我要去边关,我要每天一睁眼就能看到我心的男子,凝儿知道自己自私,可是凝儿别无他法,继续留在这片沒有修的土地上,凝儿只会觉得生不如死。”

    慕容霄不断地给凝儿抹去她眼角的泪,怎奈凝儿却是不管不顾地哭得越加厉害,最终‘哇’的一声,她像极了个可怜兮兮的孩子。

    小尧儿哪里见过娘亲哭得这样伤心,笨拙地用自己的小爪子给凝儿擦着泪,小家伙不停地哄劝凝儿道:“娘亲乖,娘亲不要哭,娘亲还有尧儿呢?”

    凝儿猛地将小尧儿抱到自己的怀中,眼角坠下的泪花不时滴到了小家伙的上,她呜呜地自责道:“尧儿,娘亲对不起你,娘亲不是个好娘亲,尧儿,娘亲要去找你的爹地了,娘亲舍不得他,尧儿,对不起,对不起,你乖乖留在这里好不好,娘亲答应你,这一定是娘亲这辈子最后一次任了,尧儿,你留在这儿陪着药王他们好不好,他们都会对你很好很好的。”

    慕容霄将凝儿揽入了怀中,小尧儿彼时只记得娘亲上有着很好闻的馨香,真的是很好很好闻的味道,直到许多年以后,他才记得娘亲上的这股淡香。

    慕容霄点了小家伙的位,是以后面的一切,小家伙并不清楚,他只知道自己睡了一觉,一觉醒來,药王对他说:“小尧儿,你娘亲去找你爹地了,你就陪在这里等他们回來好不好。”

    慕容霄无法抗拒凝儿的泪,察木清音亦然无法看到凝儿这般灰心绝望的模样,他们都妥协了,因为眼前的是凝儿,所以他们妥协了。

    布置好了一切,慕容霄私密地领着凝儿往苍辽的边境奔去了,而清音则是入了皇宫,眼疾火燎地拼命想早将皇帝的事给弄清楚。

    这一下午,残阳血红,清音跪在了御书房前,耶律煌手中握着卷书轴,正看得入神。

    “皇上,早前太后娘娘遣人过來说请皇上去慈宁宫用晚膳,皇上可是要去。”说这话时察木清音强自按耐下了自己的不耐烦,又是一无所收获,她觉得自己的好脾气已然到了理智的边缘。

    “母后既然说了,那么朕自然是要去的,备衣吧。”耶律煌闻言放手头的文案放下,右手轻敲了几把桌面,他再是不咸不淡地望了下的人一眼:“小清子,起來吧,朕说过,御书房里不需要有这么多规矩。”

    “奴才遵旨。”察木清音说罢起去为耶律煌寻了衣裳。

    从慈宁宫回來之时已然不早了,耶律煌望了一眼低埋着头显然心不在焉的清音,终于忍不住冷笑了一声:“小清子,你这卧底未免过得太不称职了。”

    清音脚步一顿,依然跟着耶律煌进了他的寝,门一合上,她这才站住了脚,沁凉地道了一声:“皇上可是从一开始便知在下有所图谋。”

    “安公公自朕五岁时起便常伴朕边。”耶律煌让寝内其余的人都出了去,这会儿他脸上并无惊惧之色,显然他沒把清音放在眼里。

    清音微微点了点头,呵,看來她倒是小看了那安公公,昔她曾无意间救了那奴才一命,若非如此,她也不可能这么轻易便被安排到了皇帝侧,只是沒想到,那太监到时忠心得很,原來倒是她被人戏耍了,只是一个是救命之恩,一个是主仆之,这会儿,清音倒也恨不起那管事公公,能有这么忠诚的下属,可想而知这皇帝原先定然是差不到哪去的。

    旋即便是低低一笑,清音话里头又是透着几分嘲讽:“这么说來,这段子皇上都是在耍在下玩。”

    “是又如何。”耶律煌走到内室解了自己的外衣,再才是补充了句:“说吧,你的目的是什么。”

    “在下的目的,便是将以前的皇上找回來。”颇为意味深长地道了一声后,清音又是想起了,皇上似乎是随卫军保护的,这下子不知道有多少卫军正蠢蠢动要取她的小命呢?那些躲在暗处的眼睛,不容忽视。

    耶律煌沉默了片刻,再是猛地凑到了清音跟前:“你到底是谁。”

    “想要把原來勤政民的好皇上找回來的人。”清音脸色未变,仿佛在说一件自然不过的事

    “这么说來,你是觉得朕上有问題。”耶律煌并不愚钝,这段子以來他也不是不曾听到传言说他变了,可若他真是变了,那么原來的他又去了何处。

    “若在下所料不差,那么皇上是中了蛊了,一种会让中蛊之人的心智**纵的蛊。”清音微微退开了凌烨一些距离,再是郑重其事地道了一声,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宠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