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舍不得死的理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叫绝世的剑 书名:第一宠姬
    “后來,我听说了不少他为了那女子和自己的哥哥争风吃醋的事,那时候我想,能被这样痴的男子上,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只是那个女子,最后选择的并不是他,而是他的哥哥,即便是如此,他也时至今还未娶妻,有人说,他还在期盼着那女子能到他的边,与他同老,他们兄弟二人皆是这央央苍辽的大好男儿,都是那般杰出俊俏的人物,只是他们怎么就都栽倒在那一女子的上了呢?”

    故事讲完时,雪瑶一张涂着淡淡脂粉的脸上露出了几分喟叹之意,再望向凌烨时,却见对方神色莫名,若有所思。

    打赏了雪瑶好些银两,凌烨难得好心规劝道:“姑娘既认准了那人,何不早脱离这苦海,也好有个好些的份与那人再遇。”

    雪瑶点头谢过,之后便是盈盈一拜离开了。

    雪瑶走后,凌烨看着桌上的佳酿,却沒了那继续嬉戏作乐的兴致,段述珩再度走到他侧时,他抬眼,略显疲惫地发问道:“人说子无真,如今看來倒也不尽然呢?”

    段述珩回道:“主上说的是。”

    “可知那女子说的是什么人物,我倒是对她口中那男子有些兴趣。”凌烨说罢站起了,再是缓慢踱至窗边。

    “她说的是苍辽静王耶律毓烁,静王生平所之人便是北宁王妃,当年此事在苍辽算是盛传一时。”段述珩波澜无起地回应,只在心内又一次感叹凝儿那丫头当真是招人惦记了。

    “是吗?竟是这样。”凌烨喃喃,似是自语。

    段述珩只作未闻。

    翌一早凌烨便启程返回了凤轩,离国多,他对国内也不能太放心得下才是。

    凝儿如今的子稍显笨重,明明也就五个月的子,她倒是比寻常人家怀孕时小腹要大上些,清音这进到她房内时便见她正满脸柔地抚着自己的肚皮,眼里染笑。

    “清音,凝儿是胖了吗?还是宝宝太胖了,你看,凝儿的肚子比生尧儿的时候可要大上许多。”好在今天清音送來的只是炖汤,并非那苦苦的药,凝儿这才不至于皱巴了一张脸。

    “凝儿,不是你胖了,也不是宝宝胖了。”想起方才师母说与她听的话,清音脸上的喜色难以自抑。

    凝儿心下一咯噔,咕噜咕噜地转了两圈眼珠,她询问之时带着几分怯意:“清音,那是怎么了。”

    清音似是有意吊她胃口,故意不说什么,凝儿着急,不扯了扯她的袖口。

    “好了,瞧你着急的,我呀,告诉你,你这是……”刻意在关键时刻停下來,直到见前女子脸上已是染了继续忧愁了,清音这才公布道:“师母说,你这是怀了双胎,原先你的体一直沒多好,双胎的脉相并不多清晰,如今你子养好了许多,这脉相也便清晰了。”

    见凝儿此间一派震惊的模样,清音莫名地便是满足得很,轻敲了一把凝儿的额际,清音道一声:“凝儿,既然有两个宝宝,那你更要多吃些了,要是让我的干儿子干女儿给饿到了,我可绝对饶不了你。”

    凝儿终于笑开,带着几分孩童之气的满足。

    沙场骁勇,漫天滚滚的烟尘之间,血腥之味迎风吹拂,又是一度,,横尸遍野。

    从战场上退下來之际,耶律飞鹰眉目间难掩倦意,三天三夜,又是一次不休不止的战争。

    即便这片战场曾无数次见证过他的辉煌,然则此刻,他心内最奢望的不过是能抱住自己的妻,亲亲她,说些温软缠绵的话与她听,哪怕,他每每说的,一直是那么几句。

    “三皇兄。”搀起了耶律飞鹰的右臂,耶律毓烁并不放心他如今的状态,如今王兄不能动武,还要这样连累夜地经受着战场的厮杀折磨,长此下去,他只怕……

    不,他决不能让王兄有一丝半毫的损伤,哪怕……他自己死无葬之地。

    耶律飞鹰的体力早已透支,如今两军进入了短暂的歇息状态,他也不再拒绝耶律毓烁的帮助,换在以往,他大概会对这样的援手嗤之以鼻的吧,可今时,早已不同往

    进到营帐之中,耶律毓烁两眼猩红,耶律飞鹰躺到上,并不敢完全睡了过去。

    耶律毓烁在一旁低声说着一些话语,大多是关于耶律煌的事,他的声音嘶哑得很,连來的指挥,他自己也早是累得很了,有时候也会想着,算了,不打了,就这样吧,任由敌方的长枪刺入你的膛,然后你只要站得笔,成全你最后的盛名就好。

    可是,不行,他哪里可以那么任,他深着的女子,他还沒跟她说上一声“王嫂,恭喜你再度怀子”呢?即便只为这这份尚未出口的祝福,他也不能在这时候死了去。

    “五弟,先别说了,你也会去休息一会吧,如今士兵们都劳累得很,我明白,只是既然躲不过,我们便只能面对了,皇上如何,不是我们眼前三两句话便能寻出端倪的,先解决了眼前的困境,我们再回国去查皇上的事吧。”耶律飞鹰突然睁了眼,再是清冷着调子道了一声。

    耶律毓烁却能在那清冷之间觅出几分温滋味,王兄他……到底是被那个女子改造成了凡人了的,有了凝儿的存在,他也不可能再是那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神了。

    “我知道了,王兄,你好好休息。”知晓暗处还有暗影守着,耶律毓烁也不担心有人会对耶律飞鹰不利。

    耶律飞鹰走进了一个梦境里头,这一场清梦唱响,他入戏颇深。

    梦里头一个穿着暴露的女子在那暖熏的光下温柔浅笑,再是一把扑入了他的怀中,她告诉他:“修,我等了你许多年,如今你终于出现在我的面前了,我很欢喜。”

    女子有着一头柔软的长发,摸起來手感极好,她的穿着也是奇怪。

    对于这投怀送抱的女子,耶律飞鹰隐约觉得自己并不讨厌对方,虽然,他看不清女子的脸。

    可恶,他都在想这些什么,耶律飞鹰强迫自己醒來。

    抬了下臂膀,才知手臂上那并不严重的剑伤已是有人给处理了的,利索地翻,他缓缓走到外头去。

    说是停兵休整,然毕竟是军队里,该有的纪律仍旧如常,走出了帷帐,一路上不时有人朝着他请安,耶律飞鹰几番点头回应。

    “这战争什么时候才能有个尽头呢?坦白说,我当真是厌倦极了这样永无止境的争斗了,为什么凤轩非要挑起战争,莫不是两国真的不能和平相处么,哪怕是为了这天下的黎民百姓。”走到一处营帐外时听人这么说,耶律飞鹰驻足,并不出声。

    接下來便是另一人的回答:“虎子,哎,如今国家有难,我们來到这里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若是可以,这天下苍生谁不希望太平了,只可恨那凤轩欺人太甚,非要让这战场躺满尸体才甘心。”

    “只怕凤轩胃口太大,我们会陷入无休止的对战之中,可怜我家中上有七十老父,孩子还在妻子腹中等着出生,我只怕,來了这里,我就沒机会能回去见到我尚未出世的孩儿了。”语气转为悲怆,那人言语间不掩辛酸。

    耶律飞鹰低咳了几声,觉得口有些闷,那帐篷里头的人被惊扰,这会儿其中一人掀了帘子见到了耶律飞鹰,不由得满眼失措。

    那两人就要下跪,耶律飞鹰则是制止了他们,默默地站立了好一阵子,他才朝着他们道了一声:“本王也厌恶这战争,怎奈有**的地方变少不得要有算计流血,你们且都好好杀敌,留待他凯旋归家,好好和妻儿父母团聚,这样的话,不要再在别人的面前说了,对你们沒好处。”

    若是在以往,耶律飞鹰绝不可能说这样的话,沒准还会治这两士兵个乱生谣言的罪名,只念及自己还远在苍辽国都的妻儿,他心内不由得柔软了许多。

    这战场上的人,他们的后,该有多少老少妇孺在等着他们回家团圆,以往,他从不知战争原是这样残酷的,如今知道了,却也无能为力了。

    “王兄,你可是在思念王嫂了。”耶律飞鹰两手置于后,远眺前方,他眼里一派复杂,耶律毓烁出现时,他正好侧了子,望上了远处那一轮金黄的夕阳。

    残阳,如血,风起,啸鸣。

    “总有些让我们不得不活下去的理由,总有些,让我们舍不得离开人世的理由,我不能死。”耶律飞鹰并不正面回答,耶律毓烁却能看到他说这话时脸上的柔

    “是啊!我们都还不能死。”耶律毓烁应和,心内有个模糊的人影在闪动,不过片刻,他便强迫自己将那人忘了去,亦或是,深埋进心底。

    “凌烨近來可有什么动静,此前听闻他回了国,倒是不知他去我苍辽境内目的为何。”不咸不淡地提起此人,耶律飞鹰对凌烨这厮倒是有几分重视,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宠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